文化 > 专栏 >
案子不是律师之间的比赛
2018-03-27 21:44 作者:盖瑞·斯宾塞 来源:法治周末

我意识到我给了对方律师太多的力量,所以他的案情陈述要比我的可信的多;我意识到我没有分清谁才是我的真正的敌人


盖瑞·斯宾塞

美国著名律师和作家

  

作为一个年轻的律师,我曾在无数个夜晚盯着天花板,沉浸在一个严重伤残的委托人的案子中,对如何面对对方律师的力量而深感忧虑。

曾经我有一个被吊车弄成脑损伤的委托人,他丧失了记忆,不知道他是谁,他在哪。他应该受到公平对待,但保险公司连一分钱都不赔给他。就像他们常做的那样,保险公司让他们的资深律师来为他们辩护。为了让我的委托人得到公正的审判,我必须打败这个人。

在那个官司里,我认为对手的力量是胜于我的,对手有更巧妙的天分,更讨喜的性格。我觉得陪审员们一定会更喜欢他,因为他们会觉得他是更有魅力的人。保险公司更倾向于聘用那些有迷人的微笑和性格的人,不管走进哪个法院,你可以一眼看出谁是保险公司律师。

他们仪表堂堂,留着完美又规矩的发型。他们经常穿着洁白的衬衫,领带总是和海军蓝细条纹的西装搭配得当。他们还很随和,很谦逊,很亲切,很温柔,从头到脚都很恰如其分。人们总是不经意间就把目光聚集在他身上,不由得听他讲话,因为人们总是倾向于相信看起来和善的人,所以他总是在赢。

在法庭上这是极不公平的。可悲的是那些坏心肠的“讼棍”往往深谙此道,引导着陪审员们深信他是体面而和善的,但事实是他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要剥夺绝望伤者的正当权益。我发觉我完全沉浸在对这位万人迷的恐惧之中,无法自拔。我和我认识的所有同行聊天,希望可以获得关于他的信息。我听得越多,越觉得他无懈可击。而且似乎所有人都喜欢他,即使是被他打败过的那些人。我绞尽脑汁构思要向陪审团陈述的论点,最终我想出了一条。

各位陪审员:

伦道夫·海托华先生是一个大好人。但是当这个案子结束,他得不到什么,也不会失去什么。不论输赢他的薪酬一分钱都不会少。无论最终的裁决是什么,当这个案子结案后,他又会代表同样的委托人重新站在这里。(法律不允许我们告诉陪审团其委托人是保险公司)

当他再次踏进法庭,不顾案情事实真相,他会对不同的陪审团露出同样的狡黠微笑,同样的完美举止,同样的和善外表。我吓坏了。不管事实如何,不管正义在哪,不管他的委托人、他的诉因有多邪恶,他永远都是那样——那么不可思议地泰然自若,不由自主的让人信服——总之,他太厉害了。

我很害怕你们看他会更顺眼一点,实话说,因为他比我可爱多了。我害怕比起我,你们会更亲近他,说真的他看起来就像那种让你想去结交的人,而有时候我有点粗鲁,不好相处。我害怕司法系统把你们聚集到了这里,你们会作出对他有利的判决,因为你们喜欢他。这就是我所害怕的,我想了很久。

后来我确实对陪审团这样说了。被我刺激到的陪审员们对我们这边作出了不利的判决。再后来,有一个陪审员非常和善地和我谈论起了我的辩论。

“斯宾塞先生,你不信任我们吗?”

“当然信任。”我迅速回答,“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煞费苦心的想要告诉我们你害怕我们将这个案子当成个人角逐。这个案子不是律师之间的比赛,斯宾塞先生。我们根据事实作出判决,不是根据律师的优秀程度。”

我突然意识到这证明了我确实不够好。我发现的太晚了,我意识到我一直在花费时间和对方律师较量,而不是向陪审团陈述案情事实;我意识到我给了对方律师太多的力量,所以他的案情陈述要比我的可信的多;我意识到我没有分清谁才是我的真正的敌人。

这些年过去了,我现在明白了作为一个有天赋的优秀律师,他只是尽他所能去维护他委托人的利益。话说回来,我面对的是我自己创造的无法被征服的巨人,我自食其果。我组装起了这个巨人——事实上是我的巨人——用尽全力打败了我。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再给我的对手任何力量。我自己积攒着,用它来准备我的案子,关心我的委托人。我学会了跟从我内心的声音:“你很好,你能行。如果你能把力气花在探索真实的自己上,如果你能尽可能地展现你的才华,像孩子一样直言不讳地说出要点,说出受害人的心声,这才是所有力量的真正源泉,这就足够了。”还要一点要说的是,“我就是这样有了赢的力量。”

当我还是个年轻律师的时候,在一些案子中,我都把力量和策略用在了驳倒任何一个反对我的证人身上。但陪审团只用了15分钟就作出了不利于我方的裁决,我惊呆了。难道我没有赢吗?难道我没有驳倒对方的证人吗?难道我在盘问时太咄咄逼人吗?

当陪审员们从法庭鱼贯而出时,一个女人走近我。她抬头用满含泪水的眼睛看着我。很显然,我的这位重伤的委托人,在庭审后输了官司,她一无所获。她怎能甘心离开法庭?

“斯宾塞先生,”她飞快的叫道,“为什么你让我们这么恨你?”

几个月来,她的话一直在我耳边回响。“为什么你让我们这么恨你?”然后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我不仅驳倒了证人,还讽刺了他们,让他们成了众人的笑柄。我曾经看不惯那些和蔼的公司老职员,他们一辈子都在笑——对他们的老板笑,对那些明知是残次品还要尽力推销的顾客笑。我讨厌伪善和不讲道义的人,所以我抨击他们。

我看到谁就抨击谁。我抨击那些伪善而狡猾的公司律师;我抨击那些只会虚与委蛇、诡计多端的学者专家。随后整个法庭都被我殃及,我甚至抨击了陪审团,因为我的“残暴”行径逼着他们倾向了对方。我释放了我全部的力量,而这也将我自己击败。  

 (本文由孙林翻译)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