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规则 > 互联网 >
主播制售山寨化妆品拷问抖音责任
2018-03-21 00:2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来自抖音平台上主播LZ.兰子自制口红”发布的视频截图。资料图

 

原题:Dior”“Chanel”口红79元一支

主播制售山寨化妆品拷问抖音责任

 

在互联网视频行业,现在的技术水平已经可以做到在主播上传视频时,就能判断其中是否存在广告和违规内容;现在很多平台都用避风港原则为借口,很少自觉删除这些视频,因为不想减少平台的流量,就像“打着灯笼的瞎子”,假装看不到

 

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风头正劲、备受追捧的短视频平台——抖音,因部分主播发布“造假”视频,开始走下“神坛”。

近日,有网友发现,在抖音平台上,有主播公开发布自制“大牌”化妆品的视频。由于自制的化妆品容器均为知名化妆品品牌,因此引起外界热议,不少网友直言“这是明目张胆的造假行为”。

“自制”为关键词搜索,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在不少短视频平台上,都有主播发布自制产品的视频,包括自制化妆品、自制美食、自制宠物零食等。这些主播不仅发布制作过程的视频,也会将自己的微信等联系方式放在简介中,用以售卖。

那么,自制产品存在哪些隐患?作为UGC(用户原创内容)视频平台,平台应该尽到怎样的审核义务?

 

主播公开教你自制大牌口红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上曝光,在抖音平台上,一位名叫“多余 一心向阳”的主播公开发布自制“大牌”化妆品的视频。

记者在“多余 一心向阳”发布的视频中看到,其将自制的粉底液、口红,直接罐装到印有“YSL”、“Givenchy”等知名化妆品品牌的包装盒中;自制完成后的成品,从外观上看与正品几乎无异。

以自制口红为例,该主播先将口红原材料按照比例进行调配;然后把口红溶液倒入模具中进行固定;变成膏体后,将知名品牌的口红管体插入膏体中,即完成“大牌”的制作。

这并不是个例。以“自制”为关键词在抖音上进行搜索,出现不少自制化妆品的主播。“LZ.兰子自制口红”便是其中之一,记者在该主播的账户页面看到,其共发布了140多个关于自制口红的视频,包括多款热门口红色号,个别视频还附带了“广告宣传语”。

“元宵节活动,TF三件套带标口红只要111元,名单不多,加我微信吧。”在元宵节之际,“LZ.兰子自制口红”就曾发布了一个自制“Tom Ford”口红的视频,并附带了上述宣传语。记者在视频中看到,这款口红的相似度也是极高的,甚至连口红膏体上的“TF”标志都与正品无差。

记者以用户身份向该主播咨询是否出售口红,其回复:“卖的,加主页微信。”记者从其主页的个人简介中看到微信号码,加入其微信后了解到,该主播在自己家里开了一间工作室,除了自己自制口红之外,还招收代理和学徒。

“购买两支口红再加10元就可以当代理,想学的话可以选择当学徒,材料一整套都有,用完再补就好。”“LZ.兰子自制口红”介绍,DiorChanel等定制款口红为79元一支,并坦言“只是高仿,比不上专柜”;代理拿货每支低于原价15元至20元,代理可以随意卖,自由加价;学徒的话,收费498元,提供全部材料,一对一视频聊天教学;长期做的话,建议当学徒,一支口红的成本不超过20元,“自己做,赚得肯定多”。

“以后缺少什么材料,过来进货就好啦。这边都是纯天然的材料,从这进货可以给你保障售后服务;如果没有从这进货,出问题一概不负责。”当记者咨询材料渠道以及是否有相关资质证书时,“LZ.兰子自制口红”回复称,“我们卖的是纯手工,不是品牌,要什么证书呢。”

自制“大牌”化妆品的情况在其他短视频平台上也有出现。例如,记者在快手平台上看到一位名为“姬蓉口红彩妆”的主播,也发布了大量手工自制口红、自制气垫粉底的视频,其中涉及到“Armani”“YSL”“MAC”等品牌;该主播粉丝量已达到23万,其也在个人简介中填写了自己的微信号。

“姬蓉口红彩妆”在其微信朋友圈介绍,本店所有产品采用纯天然手工制作,可能会存在刮痕、气泡,不影响使用;所有颜色都可以定做,免费大牌管子可以自己选;99元招代理,一件代发无需囤货,350元包教会。

 

自制化妆品、食品并销售涉嫌违法

 

对于自制化妆品等自制产品在短视频平台上聚集这种现象,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向法治周末记者分析,电子商务经过这几年的发展,脱离了在淘宝开店的粗浅印象,已经进入了新媒体电子商务阶段;随着越来越多内容平台的诞生,“内容生产+电商变现”成为了个体创业的新逻辑,而短视频目前正处于风口之中,互联网的流量被大量导入,从而吸引了大量的自制产品个体进入短视频生产领域,通过富有个性化博眼球的方式,聚集大量用户,并通过商品销售或广告进行变现。

可以看到的是,在自制化妆品在短视频平台上“大行其道”时,这些产品的安全性也引起不少网友质疑。麻策指出,根据商事活动监管的原则,一般来说,如果自制产品只是自我炫技、制后自用等非营利性活动,法律是不加限制的;若自制产品进行销售,则可能让潜在消费者的人身健康受到侵害,特别是化妆品以及食品这类需要行政审批准入的产品,影响更甚;我国目前仅明确销售自产农副产品、销售家庭手工业产品等产品无须取得许可,所以,自制化妆品和自制食品并销售的行为,违反我国法律规定。

记者注意到,北京康普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吴立宏在今年3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自制化妆品涉及商业买卖行为,大量加工生产,按规定需要办理化妆品生产许可证,否则就是涉嫌无证生产的违法行为;正规的化妆品必须保证有生产许可证、检验合格证明、生产厂名、生产厂址、规格、生产日期等要素缺一不可,缺少任意一项就是“三无”产品。

 

平台称对宣传假货账号进行封禁处理

 

319日,抖音公关部负责人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上述被网友曝光的“多余 一心向阳”账号因涉及宣传假货和恶意广告营销,已被平台封禁。

“用户发布垃圾广告、售卖假货的问题在全网的各大平台都普遍存在,为了防止垃圾广告破坏抖音站内的用户体验,侵害抖音用户的利益。我们对站内的垃圾广告内容进行了限制。”该负责人介绍。

记者了解到,抖音的具体措施是,根据系统识别、人工审核以及站内外的举报反馈,平台对垃圾广告内容的创作者进行标注;一旦被识别为垃圾广告账号,平台会停止对该作者视频的推荐,并向其发送消息告知;如果该用户在收到平台信息后仍然坚持发布垃圾广告,情况严重时,抖音会对账户实行封禁。

“如果用户后续能够发布正常的内容,平台会考虑解除限制。”该负责人表示,至于账号封禁的时间长短,需要根据用户的表现、发布垃圾广告的严重程度决定。

快手公关部负责人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快手平台严格管理与用户相关的推广与销售行为,任何用户行为只要触犯了广告法、工商法或其他相关法律,平台都将严厉处理;平台对涉嫌传播教授制假售假行为的账号,进行限制部分功能直至封禁等阶梯式处罚,行为严重者,平台还会报请国家相关管理部门进一步处理。

 

专家称技术上已能判断视频是否违规

 

麻策认为,视频平台的法律性质属于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平台的审核义务主要包括主体审核和内容管理;例如,《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就明确移动应用程序平台应当“建立健全信息内容审核管理机制,对发布违法违规信息内容的,视情采取警示、限制功能、暂停更新、关闭账号等处置措施”。

“因此,对于自制‘三无’产品、侵害知识产权的明显违法行为,平台应当及时审查下架,即使平台信息海量无法做到一一审核,平台也应当在接到相关用户举报后进行处理。”麻策谈道。

不过,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通过短视频平台卖货也是微商的表现形式之一,不同于B2C或者C2C的电子商务平台,这种通过短视频卖货的形式,类似于C2C,但还不完全一样,因此,短视频平台承担的责任跟传统电商平台也不一样。”

“传统观点普遍认为,平台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只有在明知或应知的情况下才承担责任,比如该视频投诉量非常高或者是抖音将相关视频推荐成热门、精选等方式,平台才会承担相应责任。但是,在互联网视频行业,现在的技术水平已经可以做到在主播上传视频时,就能判断其中是否存在广告和违规内容;现在很多平台都用避风港原则为借口,很少自觉删除这些视频,因为不想减少平台的流量,就像‘打着灯笼的瞎子’,假装看不到。”朱巍表示。

专注直播和网红行业的自媒体“今日网红”创始人彭超也认为,不同于直播平台的实时互动,短视频平台的时效性不强,主播上传的视频内容,理论上平台是可以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和人工手段进行审核的。

 

建议平台加强内容过滤

 

麻策指出,以自制“大牌”化妆品视频为例,平台在鉴定这些视频是否违规时,也存在一定的难点,即必须形成“产品自制+产品销售”的证据闭环,如果只是有产品自制的内容并不代表其就一定违反法律规定,关键是在产品自制后是否存在预留二维码等联系方式,以明示或暗示的方式向用户进行兜售的情况,所以仍然需要综合判断。

朱巍则认为,首先,卫生用品、化妆品、保健品等产品,必须要先行取得许可后才能经营,不允许私人加工制作;其次,这些自制的“大牌”化妆品,也涉及假冒伪劣商品、侵犯知识产权,这种行为本身就存在问题,因此是不能在平台做广告的,这是违法广告的问题,与商品本身是否在平台上售卖是两码事。

“一方面可能是平台对法律责任的理解并不到位,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利益考量、担心会把主播赶走,所以不能全靠平台自律,政府应当有所作为,譬如,给平台进行培训,让其明白相关的法律责任;对涉嫌侵犯知识产权等违法行为的主播,给予封号等处理措施,以此起到示范作用,快速净化环境。”朱巍说。

麻策建议,平台在发现该类违法视频后,采取建立敏感字段限制发布、依法建立黑名单制度、平台页面或视频水印警示等方式,完善平台治理。同时,针对自制产品并销售的行为,若情节严重且符合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相关主管部门也应当依法处置。

彭超指出,应注意到这种做自制“大牌”化妆品背后潜藏的产业链,卖家利用短视频平台等信息平台进行传播,但其背后的产业链具有一定的隐蔽性,会给监管带来一定的困难;基于此,从把控假货传播这一环节上看,平台加强内容过滤,是很有必要的。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