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热点讯息 >
共享单车开打别样之战
2018-03-20 23:59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资料图。

原题:免押金 不烧钱 正常收费

共享单车开打别样之战

 

不打价格战之后,共享单车市场的竞争才真正开始,这才回归到了商业的本质。今后精细化运营将是共享单车企业经营的重点,也是决定谁能赢得市场的关键因素

 

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319日早上940分,北京地铁14号线望京南站地铁口吞吐着大批行色匆匆的上班族,地铁口外一排排黄橙相间的共享单车严阵以待。

王莉(化名)也裹挟于人潮中,她还没完全出地铁口,眼睛已经将外边的共享单车扫了一遍,刚一踏出电梯,立马举着手机小跑上前,对着一辆ofo小黄车扫了一下,只听“滴”的一声,车锁开了。王莉暗自庆幸没遇到故障车辆,随即在和煦的春风中将车骑向公司。

又是一年春来到,气温回升,像王莉一样出地铁换共享单车的上班族越来越多,随着此起彼伏的开锁声,围在地铁口的共享单车很快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十辆。不过很快,几辆满载着共享单车的小货车和三轮车又火速驶来,为下一批即将到来的上班族做着准备。

熬过了漫长寒冬的共享单车行业,在暖春里又打响了新的战争。

 

ofo“倒戈” 格局存变数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共享单车行业进入“多事”之秋,企业资金断裂、倒闭、跑路、挪用押金等新闻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悟空单车等几十余家企业退出市场。

作为共享单车行业的两大巨头,摩拜和ofo双方一直在融资、市场占有率等方面紧咬对方,当市场上的第二、第三梯队的企业倒下后,合并也一度被认为是两者最终的命运。但在过去的这个冬季,一切都没有按照预想的发展,ofo和滴滴以及阿里三者之间的爱恨纠葛,给渐趋明朗的共享单车战局增添了新的变数。

20169月,ofo获滴滴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至2017年上半年,滴滴通过多轮融资跻身ofo第一大机构股东,拥有近30%股份和两个董事会席位。诸多媒体报道,ofo和滴滴在控制权以及企业的后续发展上逐渐产生了分歧,滴滴向ofo派驻高管后进一步激化了矛盾。

1月,滴滴在成都上线了自有共享单车品牌“青桔单车”;19日,滴滴宣布与小蓝单车达成单车业务托管合作。近日,小蓝单车已在北京、深圳再次上线。有分析人士称,滴滴种种关于共享单车的举动很可能是为了给ofo施压,迫使ofo回到滴滴的管理之下。

313日,ofo对外宣布完成新一轮共计8.66亿美元的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ofo在发布的新闻通稿中强调:“将在众多投资方支持下独立发展。”

在此之前,ofo深陷资金链断裂的传闻。上个月,ofo创始人戴维先后两次通过动产质押的方式,将平台上的自行车作为质押物,换取阿里巴巴共计17.7亿元的融资。

无论如何,经过这轮融资,ofo最终倒向了阿里的怀抱。而在去年年末,阿里已经促成了哈罗单车与永安行合并,并成为其实际控制人,如此一来,阿里旗下的共享单车矩阵有ofo小黄车、永安行和哈罗单车,与腾讯旗下的摩拜单车以及滴滴旗下的小蓝单车形成对垒局面。

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未来,从发展大出行的角度考虑,ofo和哈罗单车可能会合并。”

共享单车行业的未来,再一次陷入了未知。

 

押金安全久被诟病 免押金或成趋势

 

共享单车押金问题一直备受争议,去年,多家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停止运营,数百万人押金难以退回。今年央视315晚会上,共享单车押金难退的问题再被提及。

中消协指出,2017年,共享单车的押金退款难的投诉数量非常惊人,仅对酷骑单车的投诉就超过21万次。截至2017年已有酷骑单车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停止经营,粗略统计,未退还所收押金、预付费用逾10亿元,涉及用户数百万人。有用户称“押金不退,等于公开抢劫”。

两会期间,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杨传堂就“押金监管”表示:“交通运输部组织做了充分的市场调研,与其他部门已经制定了初步的押金和服务金的监管办法,会尽快发布实施。”

考虑到监管机构和用户对押金的关注,哈罗单车于313日打出了“全国免押金”的第一枪。哈罗宣布,即日起全国范围内信用免押金,芝麻信用分650以上的用户,通过支付宝“扫一扫”车身二维码,选择授权芝麻信用,均可在全国免押金骑行哈罗单车;芝麻信用分没有达到650分的用户,哈罗单车还将推出免押购卡“9元包30天用车”的选项,通过多元化的方式增加免押辐射范围。

实际上,采用信用免押,在共享单车领域已有先例。20173月,ofo曾发布消息称与芝麻信用在广州、杭州、长沙等城市实施信用免押金,芝麻信用超过650分即可使用;20178月,摩拜宣布在全国超过150个城市推出新用户免押金试骑活动;滴滴接管后的小蓝单车和青桔单车也在推行免押金。

不过,像哈罗单车如此大规模的全国免押金举动,业内还是首次。

哈罗单车CEO杨磊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交押金阶段会减少40%的用户,这么多的用户流失是很大的损失,所以哈罗才决定免押金。

对于哈罗单车的全国免押金行为,有观点认为,依靠挪用用户押金来维持企业经营的不健康模式将被取代,并且其举动让那些还在收取押金的单车企业感到了压力。不过,也有观点认为,推行全国免押无异于拿到了流量的通行证,但鉴于以往共享单车被严重损坏的情形时有发生,免除押金或将为企业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和损失。

 

停止烧钱 开启真正存亡之战

 

熬过了漫长寒冬后,如果说共享单车行业集体学习到了一点教训,那就是停止免费骑行的优惠政策。

2017年,摩拜与ofo之间,二三线共享单车企业之间,其目标均是短时间内消灭同一梯队的竞争对手,所以彼此都用力过猛,烧钱圈地,快速上量、快速抢国际市场、推出免费骑活动、推出1元月卡……今年春天,这一切都看不到了。

近日,不少用户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再也不能免费骑行共享单车了。如摩拜单车、ofo去年持续推行的“月卡2元”“1元包月”的优惠已经彻底不见了。记者登陆摩拜单车、ofoApp发现,两家的月卡的价格均涨至20元。

但对于共享单车的收费策略,很多用户表示可以接受,并称不会因此而放弃共享单车,“因为它真的很方便。只要故障率小一些,即使一个月20元,我也会继续使用的。”共享单车的忠实用户张龙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不打价格战之后,共享单车市场的竞争才真正开始,这才回归到了商业的本质。”互联网行业观察家洪仕斌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今后精细化运营将是共享单车企业经营的重点,也是决定谁能赢得市场的关键因素。

ofo方面也表示,未来会加强精细化运营,举例来说,在线下进行网格化运维,配备足够的线下运维人手,配合后台大数据等技术手段,来提升单车的管理和运维。

微创中国董事长唐骏认为,共享单车的下一步是找到成熟的盈利模式,共享单车企业一定要从根本上提升自己的盈利能力:一方面要靠技术创新,比如,解决单车损坏问题,提高用户体验等;另一方面是靠模式创新,分时租赁的盈利模式太过单一,未来可以考虑加强和广告、旅游等行业的结合,真正形成一个成熟且丰富的转化路径。

顾大松则指出,共享单车企业想要走得更远,还需要规范管理,整个行业的未来空间,还有赖于探索建立政府、企业、社会共治的模式,目前共享单车相关法律边界缺位,也没有典型城市拥有共治模式,这对于行业而言是一个问题。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