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陪审团:既关乎人类,也关乎你我
2018-03-20 21:47 作者:陈夏红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美国2007年发行的陪审团主题邮票。 资料图

 

陈夏红

最近,译林出版社推出电影《十二怒汉》剧本的中译本。也许因为1957年首映的同名电影实在过于有名,这本书尽管选题算不上大众,但其出版本身,依旧在法律图书圈掀起不小的涟漪。

美国的陪审团制度,是美国司法体制中颇具有克里斯玛气质的制度之一。而美国陪审团制度在全球范围的大红大紫,与1957年版《十二怒汉》电影的脍炙人口不无关系。在电影史上,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雷金纳德·罗斯以亲身经历改编并完成编剧的《十二怒汉》,因为亨利·方达、鲁迈特、鲍里斯·考夫曼等人的努力,成为黑白片时代一部爆款法律题材电影。

在形形色色的“影像与正义”的榜单中,《十二怒汉》绝大部分情况下都会毫无争议地排在第一位。可以说,美国陪审团制度在全球范围内的知名度,绝大部分是这部电影带来的。除俄罗斯、日本等国家外,就连中国,也在2014年推出向这部佳作致敬的中国版《十二怒汉》。

在欧美文明中,陪审团制度的发展史可谓源远流长。从古希腊到美利坚,绝大部分欧美国家司法体系中,都有陪审团有时彰显有时隐晦的发展史。甚至可以说,一部陪审团的历史,就是人类司法史、文明史乃至人类史本身的缩影。

陪审团制度的特色之一,首先在于其成员数量之多、来源之广。读者朋友们对于美国新闻人斯东所写的《苏格拉底的审判》当不陌生。人类历史上首屈一指的陪审团裁决案,当然就是苏格拉底之死。当雅典公民陪审团以360141票的投票结果,裁定苏格拉底蛊惑青年的罪名成立时,无不感慨其陪审团之大,毕竟该陪审团人数多达501人,理所当然视为雅典时期的大案要案。

然而,根据《十二怒汉》中译本译者何帆在译者序言中的说法,古希腊时期雅典的陪审团成员,来源于6000名年龄在30岁以上的公民。根据案件类型、重大程度,陪审团成员少则501人,多则1500人。由此看来,尽管苏格拉底之死在人类文明史上彪炳史册,但在当时的希腊,从其陪审团的规模来看,审判苏格拉底在当时算不上是一个大案要案。这恐怕与我们日常的观念大相径庭。

陪审团制度的另一个特色,即陪审员不需要精通法律。甚至可以说,陪审员只需要懂得生活,却不需要精通法律。这种制度设计的核心,即在于将法律层面极其细密复杂的专业问题,交由陪审员,依据良心和常识,加上一定限度内的共识,集体作出有罪无罪的判断。这种制度设计,归根结底在于公众对正义的渴求。在陪审团制度中,公众坚定不移地站在由律师、法官等群体构成的法律专家的对立面。就正义的输出而言,每一位公众都宁可相信身边目不识丁的低端人口,也不愿意相信衣冠楚楚的法律专家。

陪审团制度从古希腊进化至今方兴未艾,但其经历的变化,可以说是巨劫奇变、天翻地覆。以美国为例,短短60年间,陪审员不再是清一色的白人,不再是清一色的男性,不再要求12票完全一致才能作出裁定。而在我国,司法制度层面亦积极推动中国特色的陪审员制度,让和原告、被告一样的芸芸众生,能够实质性地参与正义的输出。在美国即便时不时有吐槽陪审团失控的论调出来,但这一制度本身看上去依旧稳如磐石。

当然,陪审团制度需要与时俱进。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如何保障陪审员能够秉持良心和常识判断,作出正确的裁定,成为各国司法机构不得不煞费苦心地设计的制度。在译者序中,何帆就提及,20122月佛罗里达州一位陪审员因为在社交网络上试图添加一位女性被告为好友,而不仅被勒令退出陪审团,还被判藐视法庭罪,处以3日刑罚;而在英国,亦有陪审员因与被告在审判期间通过社交网络联系而获刑的真实案例。

这让我想起洛丽·安德鲁斯教授的《我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你做过什么:隐私在社交网络时代的死亡》一书。安德鲁斯在该书中从法学角度对隐私在社交网络时代的死亡作出全面的论述,提出的“社交网络时代”对法律人尤其是法律职业伦理的挑战,诸如律师与检察官或法官互加好友是否违反职业伦理、陪审员在社交网络上征求裁决意见是否有违陪审制的初衷、法官或陪审员在网络搜索当事人信息是否会影响其公正裁判等,让人耳目一新。

可以说,随着网络技术的进步,人类社会中的绝大部分,已全面进入自媒体时代。由此开始,地不分南北,网不分东西,即时、迅捷的社交网络,给我们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也将每个人的隐私都暴露在网络下,熟练利用社交网络,引导陪审团作出有利于当事人的裁定,也成为律师的基本技能之一。比如,既然陪审员都可能有在评议案件前上网检索被告人相关信息的习惯,那么被告人的代理律师,就可以事先有计划地在网络上发表有利于当事人的信息,进而对陪审员作出潜移默化的影响;而对方代理人也有可能为获得有利的结果,而作出同样的行为。再比如,陪审员在开庭前,或许会在社交网络发个帖子,征求大家对该案裁定的意见,而其社交网络好友的点赞或评论,势必也会影响其独立地依据良心和常识作出判断。

更有甚者,如上述案例所示,陪审员在评议案件前,完全可以通过社交网络与被告方的代理人打得火热。而更为显而易见的是,在大数据时代,如何通过数据挖掘的技术手段,根据陪审员候选人的种族、性别、年龄、党派、信仰乃至星座、血型等信息,准确地选出可能有利于当事人的陪审员,势必也将成为一项大学问。

距离1957年《十二怒汉》电影首映,已悄然过去一个甲子。这60年间,人类社会发生了飞速变化,以前不可能的事情,如今都成为可能,陪审团制度也在发生天翻地覆巨变的同时,迎来一个又一个挑战。在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的背景下,接下来的将来,这种变化和挑战的节奏只会更快,这种变化和挑战的幅度只会更大。无论在哪个国家,陪审团制度如何与时俱进,既关乎人类,也关乎你我。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