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家居 > 房产 >
长租公寓租金贷可能被利用
2018-03-14 15:15 作者: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郝若希 来源:法治周末

 QQ截图20180314151941.png

 

如果租客有需求,并委托中介公司协助租客办理房租贷款,本无可厚非。但是,如果租客在没有需求且不知情的情况下,中介公司利用租客身份信息去办理贷款,而且贷款没有用于租房事宜,那么中介公司侵犯了租客的合法权益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郝若希

 

“在租客不知情的情况下恶意贷款”“美其名曰线上支付房租”“被租房贷款”,这是“315投诉”官方微博上对一家长租公寓运营商“爱公寓”的投诉。

公开资料显示,“爱公寓”是上海歆禺房屋租赁有限公司打造的长租公寓品牌,业务已经覆盖上海全部城区。不过据多名租客向法治周末记者反映,他们签约时,在并不知情的情况下,爱公寓在平安好房平台上为其申请了一年期的租金贷,即便中间退租,仍然需要偿还租金贷。

而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爱公寓目前遇到了资金链问题,正在通过出让股权的方式筹集资金。

 

租客称“被贷款”

 

租金贷是金融机构、金融消费平台为租客提供的房租分期付款的服务,让租客告别押一付三、半年付、年付等传统的交租模式。

上海镇平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越表示,租金贷是目前长租公寓公司融资的重要方法之一。

据爱公寓的租客描述,爱公寓在平安好房平台上以租客的名义进行贷款,爱公寓得以一次性获得全部房租贷款后,再按月付给房东,剩余款项则用于投资、扩大经营规模。

在租金贷的支持下,爱公寓在半年内掌控的公寓数量从600间发展到了4000间。

但是据多名租客反映,爱公寓从今年1月份开始便停止向房东支付房租,使得部分租客面临被房东清退的窘迫局面。2月初,爱公寓工作人员采用上门或电话的方式,要求租客不再支付房租至平安好房,转而在蘑菇租房上重新建立租约支付房租。

同时,爱公寓并没有偿还平安好房的贷款,一些租客不知道自己背负的贷款尚未结清,平安好月付亦未解绑,因此有些租客不时被平安好房催缴欠贷,不但要偿还租金贷平台的欠款,个人征信也受到了影响。

法治周末记者多次拨打爱公寓客服热线欲核实相关情况,但截至发稿日,该热线总是一串电子语音,却无人接听。但据前述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上海歆禺房屋租赁有限公司法人王征凯曾公开表示,承认爱公寓遇到了资金链问题,但不肯透露目前公司的负债情况。此外,王征凯还表示,爱公寓确实为一些租客申请了租金贷,但都是在租客知情的情况下,申请贷款需要客户手持身份证牌照,小贷公司都有记录,而且会对租客进行电话回访,不存在暗中操作的可能。

平安好房方面表示,申请租金贷需要客户通过支付宝申请,而电话回访并没有完全覆盖,监管要求也并没有这一条。

“房屋中介以租客的名义获得贷款,可以看作是一种融资甚至是套利的做法”。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严跃进直言,现在一些中介所推出的租金贷,可以说是非主流的业务模式。在租客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其开通租金贷,如果出现违约,租客还需要偿还贷款,对于租客来说是不公平的。

上海浦东新区爱公寓租客金先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租客组建了维权群后,事件发酵,平安好房给出了解决方案,但前提是租客拿到爱公寓的退租合同。平安好房发布声明称,已退租的租客可申请终止平安月付,相关款项将与爱公寓结算;租客正常居住但要求终止平安月付的,也可提出申请,其后租金自行与爱公寓协商处理。

李越分析,就借贷关系来看,如果租客不能按时还款便会构成违约,那么就有可能影响到租客的征信。不过,平安好房表示,如果因为爱公寓的原因搬离房源,可以暂时不用还贷,且不进入征信数据。

相关维权群显示,目前有500多名租客尚未解除租房合同、结清贷款,有租客多次与爱公寓工作人员交涉无果。

 

刘女士的“不知情”

 

类似的事情不只发生在上海。

225日,初到北京工作的刘女士通过一家名为梦想大熊的房屋租赁中介公司与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昊园恒业)签约租房,并在工作人员的要求下,用手机绑定了元宝e家,通过该线上平台缴纳租金。

不久,刘女士在网上看到了元宝e家的相关新闻,意识到中介是在贷款平台为其开通了小额贷款。

公开资料显示,元宝e家隶属于元宝亿家互联网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是一家消费金融平台,提供房租分期业务。租客绑定成功后,该贷款平台将租客一年期的租金贷款全部汇入中介公司账户,每个月租客绑定的卡中会自动扣除一个月租金。租客事后发现,租客每月缴纳的租金实际上是在偿还元宝e家的贷款。

“签订的合同中规定房屋租金交付方式为押一付一,完全没有提及贷款。"刘女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将押金和中介费微信转账给工作人员后,工作人员告诉她绑定元宝e家只是为了方便交租。

刘女士称,觉得该付款方式不安全想解绑,但中介并未同意解绑,甚至还威胁要清退租客。仔细翻看合同才发现,大多数条款是针对乙方违约规定的,极少数是关于甲方违约,如果现在违约,中介不会退押金,租客还要继续还贷。

在刘女士提供的合同末页,是关于了解使用租房分期平台业务的附件,加盖了昊园恒业的印章。该附件说明,甲方(中介公司)与元宝平台是战略合作伙伴,为乙方(租客)提供房租分期服务,分期相关的手续费和利息全部由甲方承担,乙方因未按时还款导致逾期,元宝平台将采取相关措施,结果将会导致乙方征信记录不良。

刘女士说:“贷款产生的利息由中介支付,所以我并不知情是租金贷,合同里也没有‘押一付一’是以还贷支付房租的约定条款,中介隐瞒了这一事实。"

李越认为,如果在贷款过程中租客是不知情的,如果贷款过程中租客是完全不知情的,那么中介就可能涉及到无权代理的问题,这样就侵犯到租客的知情权、信息安全权以及财产的处分权。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表示,从合同法角度来看,租客“被贷款”违反了合同法所倡导的契约自由,包括平等、自愿、意思自治的基本要求。可以说,如果没有得到消费者同意,事后也没有获得消费者追认,就不应确认合同关系有效存在。

 

租金贷可能被利用

 

2016年以来,在“房住不炒”的政策东风下,已有约十家知名房企大举进入长租公寓市场,建立了自己的公寓品牌,耳熟能详的诸如万科的泊寓、旭辉的领寓、龙湖的冠寓,以及2017年年底才入场的碧桂园BIG+碧家国际社区。

2017年年底,中信银行、建设银行等银行纷纷推出住房租赁贷款产品,对符合条件,有长租需求的个人发放,用于一次性支付租金等租房相关费用。互联网巨头支付宝和京东也进入租房领域,通过“在线支付+信用租房+消费金融”打造租房平台。除此之外,还有元宝e家和平安好房等消费金融平台。

当前,越来越多的长租公寓利用消费金融平台向租客提供租房信用贷和租房消费贷。

“房租贷本身是一个中性的工具和手段,既解决了房东回收房租的难题,又能使租客避免个人信用因为拖欠房租而受到不利的影响。另外,金融机构以及消费平台可以从中赚取一定的贷款利息。”刘俊海表示,这是一种多云共享的融资模式,但必须建立在契约自由、契约公平、契约严守的基础之上。

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邱宝昌强调,如果租客有需求,并委托中介公司协助租客办理房租贷款,本无可厚非。但是,如果租客在没有需求且不知情的情况下,中介公司利用租客身份信息去办理贷款,而且贷款没有用于租房事宜,那么中介公司侵犯了租客的合法权益。

邱宝昌指出,如果中介公司与金融机构串通,或者中介公司以租客信息骗取金融机构的贷款,却由租客来承担债务,中介公司这样的行为应当受到规制、进行处罚。

针对爱公寓、梦想大熊“被贷款”的租客,邱宝昌建议向消费金融平台提出解除合同,严重者可向公安部门举报,以防中介公司卷款跑路。

此外,李越提醒广大租客,在签约过程中一定要仔细阅读合同条款,明确资金流向,必要时最好请律师来披露法律风险。

在北京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秘书长赵庆祥看来,住房租赁不宜过度金融化。租金分期看似减轻了租客租房的压力,实则是将中介的风险转嫁至消费金融平台或其他金融机构,如果中介过度依赖金融化产品,可能会产生经营的风险,而租客也会受到中介经营不善带来的影响。

责任编辑:郑少东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