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阅读 >
“我用我的杯喝水” ——关于钟叔河的书
2018-03-14 14:14 作者:朱航满 来源:法治周末

6.png
钟叔河。资料图


 

朱航满

近日偶得一套《旧锻坊题题题》四册,翻读一过,很有佳趣。

此套书由自称“旧锻坊”主人的萧跃华君策划,并由其与钟叔河、邵燕祥、朱正、姜德明四位文化老人合作完成。所谓合作完成,乃是由萧君先搜购几位文人的各类著作,然后请他们逐一进行题跋,随后由其为每册著作写成一篇杂感文章,最后再结集出版。

这四位文化老人我皆熟悉,其中的邵燕祥、朱正和姜德明三位,均与鲁迅有关,邵先生的杂文创作有鲁迅风,朱先生侧重于鲁迅史料探究,姜先生也曾写过多部关于鲁迅的书话文集,唯有钟先生以编选知堂文集而闻名。此四人中,钟叔河与朱正、姜德明两位还同为非常优秀的出版家,他们不但出书多,编选的书也很成规模。

 

我最讨厌书名重复

 

策划此书的萧跃华是位有心人,他锲而不舍地搜罗各类著作版本,为这些老先生们保存了一份珍贵的纪念,又想法设法请他们题跋,也留下了不少颇见性情的研究素材,诚为可贵也。我因喜读知堂的文章,故而对于编选和出版周作人文集的钟叔河先生这一卷最感兴趣,而这册《题锺题》也有不少可供谈资的话题。诸如关于“书名”这个不起眼的事情,钟先生在为萧跃华的题跋中就曾多次谈及。

钟叔河先生谈书名,其实还曾引起过一个小小波澜。这册《题锺题》中便介绍了事情的原委。《书前书后》系钟先生199210月由海南出版社出版的一个序跋集子,在给萧跃华的题跋中,钟先生这样写道:“《书前书后》这个书名,自己觉得也还别致,但随后便见到同名的书一种又一种地出现。有的人不知道我有这本书,属于‘撞车’,犹有可说;有的人明明知道有此书,还要故意重复,事后又以‘陶渊明年谱’和‘中国文化史’也有重名的来强辩,那就太没有意思了。”  针对这本书及钟先生的题跋,萧君写了一篇文章,谈及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散文集《书前书后》出版后,山东画报出版社又出版了一册徐城北的《书前书后》,几年后三晋出版社还出版了一册来新夏的文集,也用名《书前书后》。虽然来先生此书的书名系编辑建议修改,但钟先生还是非常生气,后来在第三版序言中强调说:“有的人明明知道有此书,还要故意重复。”针对钟先生的意见,来新夏先生也写过一篇文章来表达歉意,但钟先生似乎并未就此释然,在新版的前言中又提到:“爱用《书前书后》做书名的都来用吧,物竞天择,就让时间和读者来‘择’好了。”

对于书名的重复,《旧锻坊题题题》的策划者萧跃华的态度倒是通达一些。在198711月岳麓书社出版的《文人笔下的文人》一书上,钟先生又一次谈到书名的重复问题,依然对坊间的抄袭及因袭等现象意见颇大:“文章是别个人写的,书名是我取的。从这以后,‘××笔下的××’正合‘书前书后’一样,重复使用的起码有十几二十本了。”此书系钟先生主编的“凤凰丛书”之一,由秦人路和孙玉蓉二位编选,收录1919年到1948年的文人回忆文章一百零三篇。此书的编选缘由,乃是“这些文人离我们今天并不遥远,但他们执著追求民主、自由、科学,执意守护道义、责任、担当,却与我们相去甚远。”

萧君在介绍了此书编选的价值之后,也对钟先生题跋中谈到的书名重复进行了解释:“先生这次题跋又提到‘书前书后’书名被人袭用一事。我建议他忘却此事,不再重提,让来新夏先生在九泉之下得以安息。中国汉字有限,出书又多,每个书名都标新立异何其难哉,您的《念楼集》一不小心不也与道光进士刘宝楠的《念楼集》同名了吗?您就权当见到同名同姓的晚辈,亲近还来不及呢,怎能责怪他‘为什么与我同名同姓?’一笑。”

萧君在文章中提及的《念楼集》同名之事,在这本《题锺题》中也有谈及。在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2月出版的《念楼集》上,钟先生题跋如下:“我最讨厌书名重复。此书印成后,吕焕斌君告知,台湾‘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续编第十六辑’中,有清道光进士刘宝楠‘念楼集’一种,为未刊清稿本,则我的书名亦病重复矣,书此志警。”在随后的文章中,萧君则专门作文谈及此书的书名重复问题。钟先生因迁居二十层高楼,而“念”与“廿”同音,系二十之意,故为方便客人来访,他便请人集周作人手书,刻“念楼”二字悬于门上。由此一来,钟先生便有了“念楼”之称号,而先生为他的这册文集取名《念楼集》,也有认可之意。

虽然自己最讨厌重复书名,但当湖南广播电视台吕焕斌台长将台湾影印的《念楼集》复印件送到了念楼钟先生处时,先生说他“哑然失笑”了。对此,萧君的评语也有趣:“竟与道光二十年庚子科二甲第四十五名进士刘宝楠如此心心相印。”这位刘宝楠,号念楼,与钟先生的名号也历史性地“撞车”了,萧君为此写道:“先生‘书此志警’,说明‘最厌’重复尚有可能重复,其他著作取书名不可不慎也。”

 

命途多舛的出版生涯

 

钟先生作为著名出版家,以主持编选“走向世界丛书”引起学界关注,此丛书收录辛亥革命前国人亲历东西洋的笔记和游记,原计划出版一百种,后总计出版三十六种。1985年,中华书局以《走向世界》为名,辑录钟先生为这些著作所写的序言,并以“近代中国知识分子考查西方的历史”为副题,列入该社策划的“中华近代文化史丛书”出版。钟先生在给萧君搜购的《走向世界》一书的题跋中写道:“本书后记引缪赛句云:‘我的杯很小,但我用我的杯喝水。’其实要坚持只用自己的杯喝水,亦大不容易也。”

钟先生的另一个壮举,就是以个人之力编选知堂文集,而他对于自己编选的知堂文集的书名也是颇为得意的。诸如在1986年岳麓书社出版的《知堂书话》前,就有如此题跋:“此为四九年后中国大陆以周作人姓名印行的第一种书,也是我编印周作人著作的第一种。两个‘第一’,弥足纪念也。”再如,1987年,岳麓书社出版《知堂序跋》,钟先生又为萧君淘来的著作题跋如下:“《知堂序跋》与《知堂书话》互为表里,编是接着编的,读也最好能接着读或同时交错着读也。”  由此可见,钟先生作为出版家,在乎的是编辑出版的创造性,而不是人云亦云。

对编选和出版周作人文集,钟先生是有着特别的感情的。上世纪五十年代末,钟先生被打成“右派”,随后又被开除公职,他白天卖苦力拉板车养家,晚上则挑灯夜读周作人的文集,后来他写信给周作人,周氏不但很快回信,而且还赠送了书法条幅和签名著作。因此,被平反后,他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重新出版周作人的著作。

在为1989年岳麓书社出版的周作人散文集《艺术与生活》上,钟先生所写的题跋也是颇值回味的:“所谓‘周作人自编文集’,其实岳麓书社在二三十年前就开始出了,读者反映普遍良好。本可一气呵成,可惜因故中断,不然就轮不到别的出版社来出风头了。”岳麓书社出版周作人文集19种,但终因钟先生去职而停息,钟先生自然也耿耿于怀此事的善始而未能善终。

此处提及的“周作人自编集”乃是后来止庵主持校订的36册周作人文集。对此,萧君特别强调钟先生是对于自己未能“一气呵成”完成心愿而生气,而他并不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之人”,并认为钟先生是“欢迎大家来做周氏著作的编订工作”。此处还有议论,钟先生曾不止一次对其说:“止庵的书名取得好,我看过他的书,书名就是取得好。”萧君果然机智,文末又补充说:“其实,先生的书名也是颇有特色。”

 

钟式书名里的深深寄托

 

钟叔河先生的书名取得好,这本《题锺题》中也多次论及。且不说钟先生颇为得意的《书前书后》与《文人笔下的文人》,在为萧君淘来的《小西门集》《鸟笼集》《青灯集》《记得青山那一边》等书的题跋中,他就对于这些书名分别做了进一步的解释,言辞之间也有几分的自得之情。

2014年,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文集《左右左》,书名乃取自先生的一篇同名文章,内容乃是回顾自己平生从“左”倾学生到反动“右派”,再到1979年平反后的人生波折。钟先生在此书序言中写道:“每出一本书,每写一篇文章,都翻来覆去地宣扬民主自由理念,使人们觉得不民主不自由总是不好的,现在的政治和文化还不完美,不是一种理想状态。”对此,萧君在文章中有论述,也是有见识的:“其实,‘左’和‘右’是相对的,并且可以互相转化。但无论怎么‘转’,民主自由是任何一个正常国家绕不过的坎儿,不论执政者对其有什么样的爱恨情仇。”钟先生对于此书名的自得,还体现在此书序言中的一番调侃:“但愿它不会像《书前书后》那样,又引起第二、第三、第……回‘书名雷同’来,那就真成了小学生齐步走了。”

与上述的《左右左》相类似的一本书,则是2004年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天窗》,书名也是取自钟先生书中收录的一篇同名文章。《天窗》一文的内容系先生谈其从7岁到50岁没有住过通明透亮的房子,每每半夜从黑暗中醒来,只有头上的一块天窗的微明,故而他对于“天窗”这个词语特别有感情。此书原名为《天窗集》,出版时被出版社的编辑删去了“集”字,最终只留“天窗”二字,但书中内容还是保留原有的两辑,一为“念楼杂抄”,一为“天窗小集”。对此,钟先生解释说:“《天窗》之外又开个小‘天窗’,所以不嫌重复,无他,亦只是表示我对天窗的特别纪念而已。”

由《天窗集》改为《天窗》,钟先生“从善如流”,算是接受了出版社的意见。但也有坚决不接受的事情。2002年湖南文艺出版社策划出版《百家文库·散文方阵·钟叔河卷》,就使得钟先生很不高兴,在题跋中他这样写道:“这是人家好意为我出的一本书,我却不喜欢它,因为我是向来不愿排在什么‘方阵’里头齐步走的。所以后来将送来的一百本样书扯掉封面和序跋,换上一个‘偶然集’的封面拿来送人了。此属原本,萧君购得,亦属难得。”

由此其实也可见,虽然只是小小书名,对于钟先生,还是有着一种深深的寄托的。

责任编辑:马蓉蓉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