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1815:拿破仑的百年预言
2018-03-07 12:34 作者:罗浏虎 来源:法治周末

1.jpg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资料图


    1815年,拿破仑兵败滑铁卢,远囚荒岛。回眸一生,拿破仑留下了百年预言:我的真正光荣并非赫赫战功,而是永垂不朽的民法典

  
    罗浏虎   
    在
15世纪,法国大部分法律都是习惯法,全国居然有多达300个习惯法体系。这造成了法律适用的不便,学者因而开始出版习惯法汇编。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纪,法国朝野虽曾讨论过各地法律的差异问题,但是法律统一几乎没有进展。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法国历任皇帝的意愿左右着法典编纂的前途,而大多数学者也认为没有必要编纂全国性的法典。

进入18世纪之后,一些启蒙学者的观点对法典编纂问题产生了重要影响。法兰西思想之父伏尔泰旗帜鲜明地倡导法律统一。他感慨道:旅人在穿越法国之时所遇上的法律门类比其需要更换的马匹更多。他认为,法国各地迥然有异的法律是封建残余,这与启蒙运动是格格不入的。不过,伏尔泰毕竟还是君主的支持者,他并没有主张变动法国的宪法架构,而是将法律统一限制为地域上的统一。

除了思想界,法国政界也逐渐关注法典编纂问题。

随着法国大革命的发展,革命者攻占巴士底狱,制宪议会成立。一开始,制宪议会的成员在法律统一问题上相对保守。他们最关心的并非通过法律来统一全国,而是希望借助法律来保障公民自由、平等与司法正义。

17909月,制宪委员会奉命在现行法基础上起草一部宪法。尽管现行法中存在关于起草一部一般性法典的规定,然而制宪委员会并没有在前两稿宪法草案中纳入该条款。这说明,它并没有将法典编纂视作迫切的宪法问题。

1791年,事情发生了转机。制宪议会听从建议,在宪法中加入了编纂法典的条文,明确规定要起草一部普遍适用于法国的民法典。913日,国王路易十六批准了这部宪法,宪法自颁布之日起生效。

在宪法生效后不久,人们琢磨出很多方案来践行宪法中的法典编纂条款。与此同时,有匿名人士出版了呼吁顺应新时代起草民法典的宣传册。有些代表更是引用杰里米·边沁的《法国司法组织新法典草案》一文来佐证编纂民法典的必要性。

在制宪议会完成使命之后,罗伯斯庇尔力主成立立法机关——立法议会。不过,事情却没有如想象中的那样顺利。立法议会为自己的定位问题忙得焦头烂额。许多代表对此前颁布的宪法不满,并要求制定新宪法。自顾不暇的立法议会便暂时搁置了法典编纂计划。1792年,批评者得势,新设立的国民公会成为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最高立法机构。

在之后的几年,时局变化频仍,宪法几经更迭,法典编纂问题更是雷声大雨点小。

17995月,人们重新看到民法典编纂获得成功的曙光。埃马纽埃尔·约瑟夫·西哀士被任命为督政府成员,而且他自1788年开始就是法典编纂的忠实拥趸。更为聪明的是,他寻求拿破仑·波拿巴的合作。彼时的拿破仑刚从埃及的军事行动中返回法国。5月的一天,西哀士和拿破仑被立法议会任命为临时执政官。立法议会成立了两个委员会,为起草民法典做准备。

通过对新宪法施加影响,拿破仑限制了立法机构的权力,并成了第一执政。尽管立法者没有将编纂民法典写入新宪法,甚至有人认为编纂法典是天方夜谭,但是拿破仑出奇地对编纂民法典感兴趣,这反而使得过程变得顺利起来。

179911月雾月政变之后,拿破仑成立执政府,颁布《共和八年宪法》。拿破仑组建了4大立法机构:参政院、元老院、立法院和保民院。由资深法学家组成的参政院司职研究法律草案,保民院负责讨论草案,立法院负责投票表决,而元老院提名执政官并捍卫宪法。

1800年的夏天,拿破仑亲自负责民法典编纂问题。他以4名法学家为班底组建新的编纂委员会,成员包括曾为路易十六辩护的法学家弗朗索瓦·丹尼斯·特隆歇。拿破仑亲自担任委员会主席。

1807年至1808年的文章中,拿破仑坦露了这样做的心迹。他认为一个良好的政府需要统一法律。法国长期四分五裂,导致出现以联邦制宪法为特征的君主国,而这是不明智的。在写给他弟弟、荷兰国王路易斯·拿破仑·巴拿巴的信中,他认为通过统一法律可以统治民众,故而罗马人每征服一地,就将罗马法施行到当地。在写给威斯特伐利亚国王的信中,他说《法国民法典》将促进国家秩序和统治。

出于政治上的原因,拿破仑时常积极参与民法典具体问题的讨论。在他18066月写给另一位弟弟、那不勒斯国王的信中,他说他利用继承法来维护自己的统治。他给予政治盟友头衔和财富,而又通过规定继承人平分财产来打压可能与之为敌者。

18011月,法典编纂委员会完成了草案的撰写工作,并在3月送呈各地法院征询意见。多数法院对草案表示欢迎。当年7月,法典编纂委员会与参政院开始讨论草案。在初步通过之后,草案被送往立法委员会讨论。支持者认为,法国多年深陷战乱,一部统一的民法典可以带来和平。反对者认为,草案赋予法官过多裁量权,无法保障法律的安定与公民权利。

见此情形,拿破仑撤回了这一民法典草案,并改组保民院。原因在于,保民院自成立以来,人事架构就没有发生过变动,而里面有不少反对雾月政变的人。此外,执政府在许多场合都阐述民法典对于团结法国人的重要性。

1804321日,拿破仑得偿所愿,立法院批准并颁行《法国民法典》。时任保民院主席弗朗索瓦·若贝尔感叹道:“法国终于成为了一个统一的国家!”历史表明,法国民法的法典化问题不仅是法律统一问题,而且涉及对君权的限制,对民权的彰显,对革命果实的保护。

1815年,拿破仑兵败滑铁卢,远囚荒岛。回眸一生,拿破仑留下了百年预言:我的真正光荣并非赫赫战功,而是永垂不朽的民法典。

责任编辑:马蓉蓉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