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哈萨克父子的较量
2018-02-06 21:54 作者:​张海龙 来源:法治周末

提列西心事重重,他担心儿子离去之后自己独木难撑。他知道,牧羊人的生活当然幸苦,经常有大雨,洪水来了过不了河,有时还会露宿野外,可是那份自由自在哪儿也比不了啊

 
    张海龙

每年8月盛夏,九曲十八弯的阔克苏河,正是一年里水量最丰沛的时候。

趁着大好时光,哈萨克族老牧人提列西张罗着准备盖一幢新房子。眼下第一件要紧的事,就是要把盖房子需要的五十根大木料从河对岸运过来。

盖房子是一家人的大事,提列西的小儿子赛勒森江已经长大成人了,他必须代替父亲提列西出头,协调人手,运输材料,搭建新房。

木屋是哈萨克族传统住房,常年的游牧并没有让手艺荒废,扎惯了毡房的双手,做起木工来同样井井有条。这种木屋从屋顶到墙壁全用木头建造,地面木板也镶嵌在一起,屋顶铺有草皮,墙壁抹有泥巴,不怕风雨,冬暖夏凉,还能防震。这样一幢木屋至少可以安住半个世纪,所以特别受到哈萨克族牧人的青睐。

山里的牧人散居各处,每家至少都相隔数公里,却保持着很好的守望相助习惯。无论谁家有什么事,远近邻居们都会主动来帮忙。特列西家盖房子这些天,就是大家相聚的好日子。

哈萨克人盖木屋不用一根钉子,全部都是用整根木头相互咬合搭建而成。提列西给新房的主梁搭上一条白毛巾,祈祷工程顺利完工,期盼未来生活吉祥如意。

在当地,和赛勒森江同龄的小伙子,至少都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可赛勒森江却还没有成家,父亲提列西盖这幢新房子的目的,其实也是盼望着他能早日结婚。提列西还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女儿已经嫁出去了,大儿子在丈母娘家,只剩下这个小儿子还没结婚,一直是他心头放不下的事情。

按照哈萨克族习俗,最小的儿子是要和父母一起生活的,继承父母的家产,承担起放羊游牧以及照顾父母的责任。提列西希望小儿子能在新房里继续过传统的生活,可是小儿子却有自己的打算。他看着特克斯县城的赚钱机会多,生活条件好,于是就决定进城去创业。

驯马是每年开春的重要活动,提列西家所有的男人都要参加。在冬窝子里蛰伏了一个冬天的牧民,开始把两三岁的小马从马群里分出来,捕获、摔倒、套索、狂奔、踢踏,释放浑身的野性和精力。年轻的马,只有经过训练才能成为牧人的翅膀;年轻的哈萨克,只有学会驯马才能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往年,家里驯马的工作都是由赛勒森江来完成的,可是今年小儿子赛勒森江却不在家。

十岁就开始骑马放牧,提列西至今还有力量驯服最烈的伊犁马,但他对最小的儿子赛勒森江却束手无策。提列西想知道,到底城里有什么吸引着儿子,让他不愿做一个安分的哈萨克牧民。

为了让父亲理解自己的心思,赛勒森江主动提出带父亲进城去转转,他想让父亲看看城里的生活。到了尼勒克,儿子带父亲上了摩天轮,因为只有从高处才看得清八卦城的全貌。

儿子问:你年轻的时候上过这么高的地方吗?

父亲答:高高的山上过,但是在特克斯的上空是第一次吧。

包扎墩是特克斯县最偏远的牧区。这里是和阿克苏、巴音郭楞3个地区的交界处,是当地人冬季放牧的“冬窝子”。每年冬天,几十万头牲畜和上千牧民都会在这里过冬。

提列西的家就在这条牧道的尽头,卫星电话是这里和外界保持联系的唯一工具。17岁时,提列西就结婚成家,他早已习惯了长年安安静静地生活在这里,只有在家族中有婚丧嫁娶这类大事时才会走出大山。见惯了山外繁华世界的赛勒森江,却不愿意把自己的一生都放在这个手机都没信号的深山里。

提列西家拥有3万亩草场。他的草场全都位于海拔3000米左右的高山上。从家里到草场,骑马要走七八个小时,那是属于提列西的领地。特克斯,那座被人们称作八卦城的县城,距离包扎墩这个牧区九十多公里。早都习惯了山高水远的提列西不明白,为什么儿子会喜欢那个到处是人和楼房的小城。

从前的每年,父子俩都这样在草场和家之间奔波,一年要在山里待十个月时间。

现在儿子要进城,父亲知道拦不住。今年,或许是父子俩最后一次一起上山。

提列西心事重重,他担心儿子离去之后自己独木难撑。他知道,牧羊人的生活当然幸苦,经常有大雨,洪水来了过不了河,有时还会露宿野外,可是那份自由自在哪儿也比不了啊。

雄鹰飞得再高也要回巢,牧人走得再远也要回家。

提列西决定,让赛勒森江尽快成家,让家把儿子留在这片哈萨克人早已习惯的草场上。而赛勒森江也正想借婚礼证明自己有能力担负家庭责任,他想在村外建一处给城里人玩的牧家乐,夏天自己在这里经营,冬天再陪父亲回去放牧牛羊。

出发点不同,方式却相近,父子俩算是各有妥协,终于有了大体一致的想法。

从包扎墩向北,翻越一个海拔3800米的冰达坂。有一个四面环山、依水而建的小村庄——琼库什台村。这里是阔克苏河的上游,牧民们大多聚集居住在河流两岸。最大的收入来源是旅游业,接待天南海北的游客。赛勒森江的牧家乐,就在距离村子不远的牧场边上。

7月是牧民们最悠闲的时光,也是草原最丰美的时候。提列西选择在这个季节,给小儿子赛勒森江完婚。赛勒森江决意将婚礼放在山口毡房里举行。这一次,父亲没有反对。

这位饱经风霜的牧人知道:鸟兽也需要巢穴,牧人更要从旷野回到家中。先让儿子安顿下来,牧家乐搞起来了,或许他脑子里就不会再有进城那些怪念头了。

他知道,不管城里还是村外,家在哪里心就在哪里。赛勒森江其实也早作好了自己的计划,他在牧家乐里建起了马队,调整了哈萨克菜单,重新装修了房间,他还想把姑娘追、刁羊、哈萨克刺绣都一系列民俗活动都组织起来。有了小家之后,他才知道养家不易,反而更深地理解了父亲。只是,他不过重复父亲那样的游牧生活,他想做好自己的事,那也是对父亲最好的交待。

阔克苏河汇入特克斯河,特克斯河再汇入更大的伊犁河,一路上不断壮大自己。

年轻的牧人赛勒森江也被生命中更大的事物召唤,随时准备冲向山外,去开辟新的天地。老父亲提列西终于知道,山再高也挡不住奔腾的河流,路再长也阻止不了儿子的梦想。

哈萨克族自从来到世间就不停在迁徙,你又怎能让一个游牧人待在原地不动。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就是川流不息的天命。


责任编辑:马蓉蓉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