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上海舞女的怒与火
2018-01-30 21:10 作者:温禾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被舞女们冲击后的社会局一片狼藉。资料图

 

温禾

70年前的1948年1月31日,上海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事件:数千名以舞女为主的弱势民众,为反对国民政府的禁舞法令集体请愿,在遭到政府官员冷漠对待后,舞女们愤怒捣毁了社会局大楼,引发了一场军警与舞女的大混战。这就是“覆盖在老上海们对战后物价飞涨、工潮起伏、学运频繁、警车呼啸的散乱记忆深处,任岁月流逝而日渐淡忘、模糊”的上海舞潮案。

事后,有数百名舞女被警察羁押,数名舞女被判刑,但政府最终还是收回了禁舞令。在国民政府末期发生的这起女性集体暴力抗议事件堪称民国奇观,有人评价称:该事件之所以重要,不仅因为它在民国史、妇女史和上海史“三史合一”上是绝无仅有的,事实上,即使在单一的民国史或者上海史以及妇女史上,也是罕见的。

 

如何有了“禁舞令”

 

“禁舞令”的出台有多重的时代背景。最直接的则是《厉行节约消费办法纲要》的颁布。

1947年上半年,国民政府日趋衰败。经济上,通货膨胀,财政拮据,民生凋敝;政治上,国统区工人运动、学生运动风起云涌,国民政府威信严重受挫;军事上,败多胜少,损兵折将,士气锐减。为了拯救风雨飘摇中的统治,国民政府于7月4日发布总动员令,号召社会各界团结一致,厉行节约,以集中足够的人力、物力、财力应付危局。

在这一背景下,行政院提出了一个《厉行节约消费办法》草案,《中央日报》为此还配合发表了《为戡乱建国而节约》的社论。同年8月15日,蒋介石主持的第九次国务会议正式通过了《厉行节约消费办法纲要》。《纲要》成了上承“总动员令”,下启9月2日内政部拟定的《禁止营业性跳舞场实施办法》。根据《实施办法》,政府在9月5日的第八次临时政务会议上作了决定:在9月底以前一律禁绝(舞场)。这就是全国“禁舞”的法规性依据。

看起来,国民政府禁舞有其合理和合法的依据,前方在打仗,后方却歌舞升平、纸醉金迷,这有点影响士气民心,但他们根本没有考虑到弱势人群的生存。

十里洋场的老上海舞业发达,上海舞业自1920年开始发展以来,一直保持极为红火兴旺的态势。抗战胜利以后,上海共有大小的舞厅近20家。在这些舞厅中,领有执照伴舞的舞女最多时达800余人,到1940年代的时候已经发展到上千人。

更为重要的是,除了这些舞女还有在舞厅里的乐师、襄理、协理、账房、领班、侍应生、小郎等人员。其他还有依靠舞厅谋生的资方代理人、企业管理员和所谓社侦人员(俗称“抱台脚”)等。

当时,许多“红舞女”的收入颇丰,而被冷落,被称作“阿桂姐”的低档舞女,月收入也能维持生活。当时上海的舞女有着诸多叫法,如“弹性女孩”“货腰女郎”等,这些称呼大多已成为上海市民流传的口头语,足见当时舞业对上海娱乐业的影响。

当然,舞女们表面光鲜亮丽的生活,背后是心酸和泪水。她们中的大多数是因为家庭困难才投身舞业,大部分人都是在夹缝中求生存。她们一直是市民茶余饭后的绝妙谈资,在各色小报上,舞女的故事经常出现在诸如盗窃、轻生、情杀、舞弊等大字号标题之下。她们往往被形容成极不光彩的对象,充当各种丑闻中最不光彩的角色。

也正因此,早在1934年“新生活运动”发起时,蒋介石便认为舞场的风气与“新生活运动”背道而驰,且有损社会风化与社会治安,因此明令禁止公务员出入舞厅。这也为进一步禁舞埋下了伏笔。

抗战爆发后,国民党中的许多人物也纷纷主张禁舞,如原西北军将领张之江、上海市市长吴国桢、行政院副院长王云五等。王云五甚至一度扬言:“有我无舞,有舞无我。”当然,王云五有他的苦衷在,因为他的家庭生活被舞女折腾的不像样子。他的儿子爱上了一位舞女,而他的女儿更是因为舞女的介入导致婚姻危机。由此可见,王云五如此跟舞女势不两立是有原因的。

当然,到了1947年的禁舞,实则是转嫁危机。“禁舞令”迅速被执行,除上海之外,一时间,台湾、浙江、福建、河南、湖南、北平、南京、汉口、沈阳、天津、广州、重庆等省市的营业性舞场先后停业,青岛除了保留两家供盟军使用的舞场外,其余亦均停业。

 

舞动上海,捣毁社会局

 

在当时,舞女是最为悲情亦最为卑微的一个群体,但正是这样一群柔弱的、手无寸铁的舞女,竟然把偌大一个上海滩搅得天翻地覆。这其中缘由何在?

原来,随着舞业的发展,舞业团体不断发展起来。资方也意识到有必要组织联谊会,加强彼此间的业务联系,维护共同利益。

1942年7月25日,舞厅业同业公会正式成立,由米高美舞厅老板郑炜显任理事长。抗战胜利后,在上海市社会局和商会的指导下,舞厅业同业公会获得了新生。除了资方外,舞业职工、乐师、舞女也相继成立了自己的团体——舞厅业职业工会、上海市音乐师联合会、上海市舞女联谊会。这4个团体通过整合将舞业从业人员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在反对禁舞的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舞业同业公会作为舞业精英的组织充当了领袖。

其实,早在1947年8月禁舞令还在酝酿的时候,舞业同业公会已自行提出解决方案。舞业同业公会认为,禁舞与节约关系非但不大而且会使大量舞业相关人员的生活蒙受影响,不如提高税收,寓禁于征。舞业同业公会还选派代表到市府陈情,转达解决方案。

“禁舞令”迫在眉睫,舞业各方日益陷入恐慌之中。9月9日,全市舞业资方、舞女、职工、乐师在新仙林舞厅召开临时大会。《申报》报道称:“新仙林中人头攒动,内外无丝毫隙地,紧张热烈,实为本市舞业空前未有之盛大集会。”

1947年9月21日,中央“禁舞令”到达上海。社会局局长吴开先只能执行,但想出了缓解的办法:“第一步立即停止新设舞厅及舞女之登记。已设之舞厅则限期半年禁绝,每月抽签一次淘汰六分之一。”

9月23日,舞业的第二次临时大会在新仙林召开。《申报》报道云:“近四千余之舞女仍一律布履蓝衫,蓬头垢面,俯仰僵卧于新仙林前之草坪上,宛如难民一群。”

为了赢得社会各界的同情和支持,上海28家舞厅积极响应冬令救济,举行义舞,将“全部茶资、舞票、收入、乐师薪金、职工抬赏,全部捐献充作救济经费”。尽管舞业方面作出诸多努力,当局并未收回成命。

山雨欲来风满楼。1948年1月31日,全市28家舞厅经理、职工、舞女等共数千人,召开了第三次临时大会。最终,全体人员陆续赴社会局请愿。

社会局前人头涌动,群情激愤,贴满了愤怒的标语使得气氛很快达到了最高点。此时全场秩序已经完全失控,人们纷纷怒吼着要向当局去讨个公道。数千人一齐对空怒吼:“我们要吃饭!”“吴开先滚出来!”“政府禁舞,我们饿死!”呼喊声此起彼伏。

警察见状,如临大敌,赶紧把路上的几辆警车开来堵在社会局门前,又挥舞警棍以制止人群再上前。群众被打得头破血流,有人大呼警察打人,顿时秩序大乱。人群一轰而上,冲进社会局。人们将室内所有玻璃门窗、电灯、电话、文件、桌椅、杂物尽加捣毁,并将破碎的木板、文件等扔向广场。社会局顿时变得狼藉满目,混乱一片,这便是轰动上海滩的“舞女风潮”。

最后,警察局调来大批军警实行“弹压”,当场逮捕797人。当日上海所有警局监狱内人满为患。事后统计,此次事件中共有30多名舞女和40多名警察受伤。

“舞潮事件”很快便惊动了全国,各大报纸纷纷第一时间在头版头条对此进行了报道。在南京的蒋介石也被惊动,立刻招来了相关人员商谈对策。迫于各方面压力,南京当局不得不于3月31日宣布取消禁舞令,各大舞厅复又开始营业,上海滩紧张的氛围这才得到缓和。“禁舞令”这一仅维持两个月的法令也成为当时百姓对当局的一大笑谈。

 

充满了笑声的审判

 

舞女、职工捣毁社会局事件,酿成严重后果,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鉴于事态的严重性,南京中央政府及上海市政府决心“扑灭暴行恶风”。

不久,社会局以上海市舞厅业同业公会、舞厅业职业工会及音乐师联合会三团体行政越规为由,将之解散,同时还查封上海市舞女联谊会。在查封四团体的同时,上海当局也着手对肇事人员进行司法审理。经过初步侦讯,捣毁社会局被捕的舞厅职工及舞女经交保释放后,还剩116人,他们被移押总局,等待作详细侦讯。

因国民党内部的派系斗争,一些人推卸责任,将“舞潮事件”说成背后有“通共”人士策划。故而3月10日,“上海特种刑事法庭”正式成立,审理此案。在舞业、律师的努力及社会各界的关怀下,并且“通共”始终查无实据,该庭宣布对于此案不予受理,退回普通法院审理。

7月16日,上海地方法院对“舞潮案”进行审理,法院以“公然聚众对依法执行职务之公务员实施强暴胁迫”“毁损公务员掌管文书物品”“在场助势”等罪名,判决部分被告两个月至4年的有期徒刑,有6人被无罪释放。

而在审判会上,更是笑料不断。据目击者回忆,大部分被告众口一词说自己“并未动手,立在后头,谁动手没看见”。还有一个14岁的男孩被告,法官问他为什么请愿,他想了半天回答不出来,一时间旁听席上笑声不绝于耳。

“舞潮事件”在付出沉重代价之后,终于换来当局对舞业的让步。此后,当局虽然表示“分期禁绝”,但时局动荡,无暇顾及,“禁舞”不了了之。一场由当时社会底端女性发起的抗议浪潮就这样落幕了,而“舞潮案”也成了民国史、妇女史上的一则奇观。

应该看到的是,1947年1月1日,《中华民国宪法》公布,国民政府进入行宪准备阶段。但从“舞潮事件”及其审判中,可以看出民国行宪的落空。

从禁舞的缘起到禁舞办法的违宪以及舞业的理性诉求被阻,尤其是当局执行中的随意性,都让行宪成为一场虚幻的梦。于是,正如有人所评价的,“民国宪政的谎言也就在1948年上海的春意料峭里,像被舞女们砸毁的破物,悄然委地”。用张元济的长诗《哀舞女》中一句话对“舞潮事件”作一个总结就是:“宪政方权舆,奇事独首出。”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