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巴黎警察为什么爱抓小孩
2018-01-30 21:02 作者:陈夏红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美国发行的“法律与秩序”邮票。资料图

陈夏红

1750年5月23日,巴黎警察拉贝死于群众的围殴。

在任何一个社会,警察都是官方、当局乃至公共秩序的代言者。因为一个拘捕孩子的谣言,警察被民众打死,而且连凶手是谁都找不到,这无疑是极其让当局丢面子的事情。再亲民的当局,再民权至上的体制,恐怕这个时候都没法处之泰然。

当然,官方的应对措施,也可以有强硬与温和之分。比如,官方可以蛮横地“亮剑”,调来更多军警,面对手无寸铁的民众大开杀戒,报复性地清洗或屠杀,纵然国际层面会招来道德化的谴责,丧失道义上的制高点,但对体制内的兄弟们,毕竟是个体面的交代,并且还可以杀鸡儆猴,警告民众以后更为老实。

再比如,官方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甚至检讨警方的不是,大力讨好民众,修复官方在民间千疮百孔的公共形象。这两个措施应该说是两个极端,面对警察被杀这种公共危机,更合理的官方应对,应该是在这两种极端之间寻找平衡。

5月24日,巴黎城内陷入沉寂。而警察总长、国王律师及高等法院院长则紧急召开特别御前会议,共同商讨如何恢复秩序。但官方能打的牌其实十分有限:一方面,他们要处理叛乱的恶果;另一方面,还得追查叛乱的起因,对体制内的兄弟和体制外的民众,都需要有所交代。对于一个文明的政权来说,这些都需要时间和耐心。

高等法院站在这次调查的第一线。5月25日,高等法院发布声明,任命高等法院法官塞韦尔负责从如下三方面展开调查:第一,深入调查叛乱,找到引发暴行的时间节点;第二,找到散播警察绑架儿童谣言的人,由他或他们为此后发生的暴行负责;第三,调查是否有真正绑架儿童的人。高等法院的这份声明,既顺从了行政当局的意愿,也致力于恢复民众的恐慌。

调查持续了一个多月,进行的很不容易。几乎所有的目击者都试图将自己置身事外。比如,一个市场上的鱼贩,她承认看到拉贝“满脸是血,穿着一件红色的夹克或上衣”,从肉铺逃跑,人们追着他拥进市场。但当调查的法官追问后续时,这个鱼贩则表示,没有看到任何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当时只是在保护自己的鱼摊。

另一个目击者同样如此,他目击拉贝正在被袭击,但“这种场面吓得我魂不附体”,所以扭头就跑,“不久拉贝就死了,我看到他的尸体被拖到贝里耶大人的住所”。还有一个被控参与骚乱的马车夫,干脆一问三不知,“我没干任何事,也没有在巴黎看到任何叛乱和冲突,即使在圣端诺累大街也只是看到一具尸体”……每个被调查者,不管他们是如何被锁定成为调查对象,他们都相信一点:知道得越少,越说明他们本身未参与叛乱与袭警。

尽管如此,官方的调查慢慢有了人所共知的结论:有幕后黑手主导了这次袭警叛乱。这里之所以用“人所共知”,是觉得“幕后黑手论”太套路了,几乎所有的当局都会用。负责调查拉贝之死的官方,随着调查的深入,也越来越坚定地认为,“如果和平受到威胁、暴力突然出现,一定是有黑恶势力渗透进巴黎社会的结果”。

那么,谁是导致警察拉贝遇袭而亡的幕后黑手呢?最先被怀疑的是1749年法令颁布后被捕的第一批流浪汉和妓女。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可以说源远流长。

上期“方寸正义”专栏提及,随着1740年代大饥荒的出现,更多的流浪者涌入巴黎。1702年时,巴黎的流浪者已有近9000名,在当时已经人满为患;而1750年时,巴黎街头的流浪者则多达1.5万名,而且呈高速增长的态势。为此,当局颁布1749年法令,试图遏止这股势头。

1700年代初,当局就试图解决首都的流浪者问题。起先,当局对流浪者采取驱逐政策,试图将他们赶出巴黎;但过不了多久,他们又回来了。驱逐政策失效后,当局开始抓捕流浪者,将他们关进监狱或送去服役,但这个政策在道义上毫无说服力,而且也不能解决问题。

后来,警方又想出设立公共工厂来改造流浪汉的政策,但也收效甚微。所以尽管官方始终三令五申任何工人、商人都不得为流浪汉提供帮助和保护,但整体来说,这些恩威并施的政策都没起作用,警方对流浪者可以说束手无策。就在这种情况下,1717年有人提出另一个思路:将这些流动人口,通过强制移民,送往法国的殖民地,加强拓殖和开发。

于是,从1720年代开始,有几个监狱联手制定了需要警方注意的不良分子名单,这个名单上包括私盐贩、诈骗犯、妓女、少年犯等,这些人只要身体健康、有用,都可能被警方逮捕,再由法官判决送往殖民地服务。

1749年的法令,再次强化了警察的权力:“陛下要求所有在巴黎街头发现的乞丐和流浪汉,无论他们是在教堂里面还是门口,在乡村还是在巴黎周边地区,无论年龄和性别,都应当予以逮捕并关进监狱,这项必要的措施已耽搁太久了。”

有了这样的政策,又有显而易见的利益驱使,那么警方在执行起来就十分卖力,甚至不加区分地抓捕所有人。巴黎陷入恐慌之中,谁也没法保证,行走在街上会不会被警察逮捕并送往遥远的密西西比。更严重的是,越来越多的流浪者来到巴黎,是为了寻找希望,但在这里等待他们的只有冷冰冰的手铐。

如果警方仅仅将目标瞄准外地来的流浪者,可能还不会引起巴黎公众的注意与反感。但警方在权力的滋润下,越来越肆无忌惮,他们盯上了巴黎人的孩子。

起先,可能真的有父母亲去求警察,帮着教育教育家里的不良少年。但后来,这些“警察叔叔”们,慢慢把逮捕青少年和儿童,也当作完成任务和创收的手段,那就为警察拉贝死于他抓捕儿童的谣言所引发的众怒,埋下了重重的伏笔。   (待续)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