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从王敏佳的作业本说起
2018-01-23 21:46 作者:胡杰 来源:法治周末

 
QQ截图20180123214705.png
《无问西东》剧照。资料图

胡杰

看了电影《无问西东》,脑子里装了不少问号。走出电影院时,女主角王敏佳那个中学时的作业本,就在笔者眼前变得越来越清晰。

在医院药房工作的王敏佳,和两个中学男同学相约,一起去看望当年最敬佩的语文老师。隔着高高的院墙,3个年轻人正好偷窥到语文老师遭遇师母的家暴。因为气愤不已,王敏佳与在同一家医院当大夫的男同学一时兴起,从病历上拓下不同的字体,写了一封羞辱师母的信,用砖头绑了扔回老师家的小院里。为此,本来就偏执、暴躁的师母不依不饶,通过翻找丈夫学生的作文本,破译了这封匿名信的作者。由此,王敏佳的命运被翻转,差一点被打死。

这位师母是怎么破译这封信的呢?这缘自王敏佳一个不大好的书写习惯:逗号一用到底,最后是3个惊叹号。

可是笔者认为,这个细节并不符合生活常识。学生这样一个书写习惯,除非老师本人或者同班同学,别人是无从知道的。除非王敏佳的作文是师母代老师批改的,师母知道这事儿还勉强说得过去。可王敏佳的作业本,分明是老师自己批改的。老师还特别用红笔将所有不该用逗号的地方圈了出来,并且写了批语,要求王敏佳同学注意,不要一逗到底。

不难看出,这位语文老师就是因为有这股认真劲儿,才赢得了学生们的敬重。如果老师这样明确地指出书写错误,学生还会坚持自己的错误不改吗?这样一个不好的书写习惯,难道真的会像遗传基因一样强大,以至于工作以后仍然会旧病复发吗?

再说那个作业本。学生毕业多年,作业本怎么还成捆地留在老师的家里?老师要这么多往届学生的作业本干什么?别说作业本,就是考试卷子,老师也早发给学生本人了吧。可是,老师家里的柜子上,却分明摆满了一捆捆的作业本。如果没有别的合理解释,作为一个普通观众,笔者就只能理解,这算是老师的一点个人癖好了。

还是回来继续探讨:老师给学生作业上的一次批语,师母是怎么知道的呢?笔者推测,渠道无非两条:一是数年前,一次饭桌闲聊,老师说给师母听的。言者无意,闻者有心。可是,片中老师与师母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紧张。两个人不仅根本不交流,连所有的东西都不共用,包括杯子、碗和保温瓶。师母摔了老师的杯子和饭碗,老师宁可用铝饭盒喝水,都不肯迁就她。

如果不是老师说给师母听的,那么就只能是师母私自翻老师批改过的作业看到的。如果说,第二次师母翻作业本是为了寻找罪证,破译写匿名信的作者;那第一次呢?改学生的作文是老师的职业行为,天天如此,师母为什么会对他学生的作文本有如此大的兴趣,以致于多年后还对其中一个学生的书写毛病记得牢牢的?

退一步说,前些年,老师与师母可能关系还好着呢。王敏佳作业本上的毛病,确实是他随口告诉师母、而师母无意间记下的。电影里,不是也有老师和师母一起拉手风琴的和谐追忆吗?以那个年代学生与老师的关系,王敏佳和其他同学应该是去过老师家的。那么,王敏佳等同学见到的,一定是一个和老师相处很和谐的师母。那么,有这碗酒垫底儿,王敏佳墙头上看到师母发飚打了老师,就会恨到要费挺大劲写一封匿名信来羞辱师母的份儿上吗?要知道,他们这会儿已经不是处在青春期的中学生,而是成年人了!

师母破了案,于是到王敏佳所在的医院撒泼;王敏佳用病例上拓来的字拼匿名信,就是为了不被破译。但这会儿,她却轻易地承认,信是自己写的。可是,这个行为即使不对,也并不能证明她就是勾引了男老师的“破鞋”吧?这事儿调查起来有多大难度?但她立即就被揪斗,并且在会场上几乎被打死。

有这样的可能吗?搞清楚,这是1962年,而不是“文革”时期。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1962年,中国仍处在“三年困难时期”里。特别是城市,包括北京,这个时候饥饿的警报还没有解除。片中,师母吃开水泡咸菜,就是一个真实的写照。

饿着肚子时,人们还没有后来“文革”中那样的疯狂,也没那精神头儿。何况,那时候,单位领导也不至于蠢到为一个泼妇组织一场对自己同事的批斗会,而且把人斗死也不闻不问。而在城乡二元化的背景下,理工男陈鹏要把没有户口、也没有钱和粮票来源的王敏佳藏到穷乡僻壤的老家,怎么可能?顺便强调一下,19629月,毛泽东刚刚提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口号。像王敏佳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是不大可能在乡下一藏好几年的。

像王敏佳的作业本这样的破绽,在这部说教味很浓的电影里,其实还藏着好多。比如,用战斗机定点投罐头和包子。还比如,理工男陈鹏声称,当年若不是那些“晃晃”投下来的罐头和包子,他这个被人背着和抱着去抢食的孤儿,也许早就饿死了。

别以为“神剧”只存在于“抗战剧”中。哪怕一部片子串起了从民国到当代的4个时代,用的还尽是章子怡、黄晓明这样的大牌演员,也只是换了个马夹而已。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