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巴黎警察拉贝之死
2018-01-23 21:37 作者:陈夏红 来源:法治周末

QQ截图20180123213833.png
1998年,法国纪念现行宪法颁布40周年纪念邮票及首日封。资料图

陈夏红

1750523日,拉贝死了。

拉贝是个巴黎的底层警察,他的死亡极不寻常。1750523日,拉贝路过巴黎的玛丽桥。据说,在那里,有人认为他试图抓捕一名男孩,立刻喊来了大批围观者。群情激愤的群众解救了男孩,但没能防止拉贝逃脱。

拉贝在被气势汹汹的群众处死之前,他经过了漫长的逃亡。他从玛丽桥出发,逃到了他的辖区圣端诺累市场,他想着在自己的地盘上更容易逃生。但在那里,几乎每个人都认识他,他逃无可逃、躲无可躲。拉贝两次摆脱了抓捕他的人流,但两度被抓回去。最终他逃到了一个阁楼里,躲在床底下,但他还是被围观群众揪出来,带到住在附近的警察局长德·拉维尔热的家。

面对气势汹汹的群众,德·拉维尔热局长甚至来不及调查来龙去脉,便需要在噪杂的人群面前表态。德·拉维尔热局长自以为知道群众爱听什么,知道群众想要什么。他向大家表态,“我的朋友们,我将主持正义,将此人送入监狱。”但已歇斯底里的群众,对此毫不理会,他们只想手刃拉贝。

人们围住了囚车,砸了囚车,逼退了警察,抢走了拉贝。值班警察不得不开枪警告,但是警察的枪声,彻底点燃了群众的怒火,群众阵营也传来枪声,当警察再次连续开枪发出警告,并试图驱散围困德·拉维尔热宅邸的群众时,群众开始施暴,开始对拉贝拉拉扯扯。拉贝奋力再次挣脱,但在圣克罗克大街,他的逃亡之旅抵达尽头。当他被群众带到圣罗克教堂前,身上飞矢如蝗,他的生命也到了终点。

拉贝的死亡,没有唤醒巴黎群众的理智,反而,他们认为拉贝是罪有应得。这种仇恨,不仅反映在拉贝身上,也殃及了他的情妇。524日晚上,拉贝死去约24小时后,一小簇人来到了洛琳家的门口。洛琳是个女房东,曾是拉贝的情妇。人们在篝火的光芒下割开一只猫的喉咙,为死猫祝圣,然后把猫尸丢到火里。他们认为,所有警方密探的下场都如同这只猫,或者如同拉贝。

拉贝死得不明不白。每个人都是凶手,也就意味着实际上没有凶手。我们应该借着《谣言如何威胁政府:法国大革命前的儿童失踪事件》,追寻拉贝之死的前因后果。

人们都说,拉贝早上抓捕了一个妇女的孩子。尽管在德·拉维尔热局长面前,好几个人都说已派人去找那个妇女,但在拉贝被群殴致死前,甚至在之后两个多月的调查中,这个妇女都没有出现过。这个导致拉贝之死的谣言很重要,真相并不重要。值得追问的是,对于这样一起莫须有事件,人们为什么乐于相信这一事实:1750523日,警察拉贝在巴黎的玛丽桥一带逮捕了一个妇女的孩子。

这故事至少得从1747年开始的饥荒讲起。1747年,饥荒席卷了法兰西,慌不择路的饥民们,从四面八方涌入巴黎。巴黎除了遥远一无所有,但对所有饥民来说,却给了他们安慰:巴黎毕竟是首都,或许有财富,或许有工作,或许有其他转机。尽管没有任何人承诺,但饥民们宁愿相信,首都巴黎就是希望,那里正是粮食满仓、瓜果飘香。

越来越多的无业游民涌入巴黎。他们无所事事,每天都在广场上消磨时光。他们没有什么事可以做,也没有力气可以做事,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是无所事事地晒太阳。偶然,有些捣蛋鬼会搞点恶作剧,比如打碎别人家的窗户,或者搞坏路灯。

巴黎警察可不是吃素的。他们对付无业游民,早已有一整套极为娴熟的操作流程。法律已经授予他们足够的权力,他们随时可以逮捕、囚禁、驱逐街头的流浪者。1749年,随着越来越多的无业游民涌入巴黎,路易十五颁布新法令,再度重申并强化了警察的这些权力。

174912月到17504月,四五个月时间内,警察对无业游民的逮捕和驱逐愈演愈烈,而为非作歹的巴黎警察早已把自己置于市民的对立面,巴黎市民又常常和无业游民在一起。据说,短短四五个月时间,巴黎就发生了15次规模不小的警民冲突。

在这种背景下,有种说法开始在巴黎流传:警察不仅逮捕无业游民,也抓捕小孩,然后会向小孩的父母索要巨额赎金。这种说法,开始尚在小范围传播。但没几天时间,就变成了全巴黎公开的秘密,甚至巴黎之外的人们,对此也洞若观火。

这种说法在某种程度上是符合事实的。比如175051日,确实有值班警察抓走了6个在圣劳伦斯区玩闹的年轻人,公众的骚乱和阻挠并未阻止警察直接将他们送入夏特莱监狱。

再比如516日,连续一周多人们都在谈论遍布巴黎的便衣警察,如何偷偷摸摸绑架青少年;这一天两位警察坐马车路过某条街道,马上被人发现行踪,尽管他们可能什么也没做,但一个带孩子的妇女马上喊,“这些无赖正在找机会绑架我们的孩子!”这两个警察立刻被人潮包围。他们历尽千辛万苦才逃到德·拉维尔热局长的宅邸,获得同事们的救援……用法尔热和勒韦的说法,“在任何时刻,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被怀疑的对象”。

整个巴黎都陷入了恐怖之中。大街小巷都贴满了海报,甚至有老师公开提醒家长,不要让孩子单独去上学,否则安全无法保证。就连圣热尔韦教堂里抚育的85个贫苦孩子,大多数都作鸟兽散,数量锐减到12人。

就在这种地狱般的气氛中,尽管几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拉贝有过错,但人们愿意相信这个事实:警察拉贝确实在1750523日在玛丽桥绑架了一个妇女的孩子。人们愿意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利用群众的力量,手刃拉贝,向以拉贝为代表的当局表达满腔的愤怒。

1750年,一个叫拉贝的巴黎警察死了。他死于群众之手,他的死,源于谣言。      (待续)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