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西安往事: 我办的一起“冤案”
2018-01-16 22:04 作者:车强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西安街景照片。 资料图

 

车强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西安,交通还不算拥挤,而我们还被称作“马路上的警察”。我刚入警时,执法的对象主要是查骑自行车带人、闯红灯、查扣走禁行线的马车、查处乱鸣“气喇叭”的机动车……

“气喇叭”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讲是个陌生的词语,许多人别说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几乎所有的大卡车、轿车、就连吉普车、拖拉机除了配有“电喇叭”,还都安装有“气喇叭”。用今天的时髦话说当年那可是“标配”!

鸣放“气喇叭”时,那“清脆、响亮,震耳欲聋、威风八面”好比火车鸣气笛般的情形,至今仍让许多老司机津津乐道。

为了降低交通噪音,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西安市开始限制机动车鸣放“气喇叭”的范围。为了落实这项措施,当时每个交警中队都配发了专门检测汽车喇叭音响的仪器。而我办的一起“冤案”便是因查处鸣放“气喇叭”引起的。

 

1982年的一次执法

 

1982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我在西安市朝阳门外东五路与环城东路什字值班。刚入警的我,马路中间一站,工作的热情劲、认真劲别提有多高了。我起劲地喊着,不停地奔忙着,一丝一毫的交通违法行为,也不容在我眼皮下出现。

东五路、环城东路当时是西安市交通流量较大的交通要道之一。车水马龙中,我一边指挥疏导车辆,一边招呼自行车不要和机动车争道。

这时身后几声尖利的“气喇叭”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转过身去,“笛、笛”又是两声!这回看清楚了,是在什字南边排队、等红灯的一辆八成新的蓝色解放牌大卡车。

“好家伙,你竟敢在这繁华闹市,在这城墙边上按气喇叭!”我气呼呼地向那辆解放车走去,并冲着司机吼道:“三桥以东,灞桥以西,张家堡以南,吴家坟以北不能按气喇叭,知道不知道?”

司机急得解释道:“他的车往后溜呢,我不按他就撞上了”!我回头看了一下,的确前边的一辆“嘎斯车”后帮子快碰到“蓝解放”的保险杠了。但我仍恼怒地喊道:“溜车,你不会按电喇叭!”并命令道:“靠边停下,把驾驶证拿过来!”说话间,南北方向的红灯变成绿灯,停下来的一大串汽车缓慢地向前移动了。

不一会儿,“蓝解放”司机便一路小跑着来到了我的身边。他大约有40多岁,中等身材,脸盘宽宽的。他一边将驾驶执照递到我的手上,一边继续解释道:“我按了几声电喇叭,他没反应,还往后溜呢,我才按的气喇叭。”

“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能按气喇叭,按规定罚钱!”我生硬地回答着。司机说道:“我又不是故意的,算了吧!”好说歹说就是不行,气得这位司机大声喊道:“你不能这样处理问题,更不能穿了这身警服欺侮人嘛!”违章不认错还嘴硬,我一听气更不打一处来。

于是我俩你一言我一语吵得脸红脖子粗。围观的人在路上站了一大群,差点将什字南口的交通诸塞,不知那位司机怎样,反正当时是把我气得够呛。

说来也巧,就在我与司机争吵那会儿,灰蒙蒙的天空突然起了风,并下开了小雨,人群也渐渐散去。这时从停在什字北口的那辆“蓝解放”上走下来一位文文气气的中年男子。他一边劝着司机,一边向我解释道:“我是东关丝绸厂的工程师,今天他们太华路丝绸厂生产上出了点问题,叫我去帮助解决。你看为了鸣气喇叭,已经耽误好半天了,能不能先让我们走,事情回头再解决!”我好半天没吭声,最后看了看满天飘落的雨点,才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可没过多长时间,刚才那辆“蓝解放”又驶回到了什字口的北侧。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我没给司机驾驶执照,没过北边什字就给挡了回来。这时我看见刚才那位文静的工程师,直冲司机发脾气:“今天下午的事,全砸锅了,我不去了!”因为我们之间还有一段距离,我听不清楚他们往下说了些什么。只看那位司机在阻着、拦着,工程师挣着、走着……

天越变越暗,风刮得树叶子哗哗直响,豆大的雨点开始从天而降。我和同岗执勤的小郭赶忙跑回“岗楼”。我记不清在岗伞下站了多长时间,才发现那位司机淋着雨静静地站在路边的“岗楼”旁。看着他那浑身湿透的祥子,我心里顿生怜悯之心,几次想招呼他过来,但最终没能拉下“面子”、放下“架子”。

也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当我又转过身瞧的时候,早已不见那位司机的身影。我扭头向北望去,那辆“蓝解放”也不见了踪影……这件事情随后是怎样处理的,我现在也记不清了。

 

1987年的一次相遇

 

一件忘记的事情,没想到却又因一次偶然的相遇,勾起了我的记忆。

1987年一个初秋的上午,我从东郊纺织城乘11路公共汽车在环东路下车,准备换车前往大雁塔。那天路上的公交车特别少,我在什字南侧的22路公共汽车站等车。出于职业的习惯,我仔端详着过往的每一辆汽车。

忽然,我看到一辆由北向南行驶的面包车司机十分面熟。也许是我这身警服“扎眼”,他也注意到了我。就在这辆面包车即将驶过公共汽车站牌的时候,司机突然将车刹住,并转过身招呼我上车。我赶忙跑了几步,拉开车门跳了上去。

司机一边开着车,一边转过头笑着问我:“还记得我吗?”我仔细看着,这是一张黑黑的、宽宽的脸,“怎么这样面熟啊”!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我是太华路丝绸厂的,几年前咱俩在这吵过一架,因为我按汽喇叭,那天我拉着一个工程师……”

我开动脑筋努力搜寻,终于想起来了:“你开的是‘蓝解放’,前边的车往后溜呢。”“对!对!”司机急忙应道。他接着说道:“我这人有胃渍疡,那次一吵架一生气,再加上淋了一场雨,胃病犯了好一阵子,可把我整惨了。再说那天开大卡车去接工程师,工程师本身就有意见,路上再耍麻达,不但把工程师气坏了,把我们厂的生产也耽搁了……”

等了一会,他继续说道:“我的好警察同志,你可把我冤枉‘扎’了!你说他前车朝后溜呢,我按电喇叭他听不见,我不按气喇叭咋能行呢,不能眼看着让车撞上!”听着司机的诉苦,我的脸一阵发烧……

下了面包车,前边所述的一幕像放电影一样再次映现在我眼前。那一次处罚他正确吗?突然间,我意识道:“错了,那一次肯定是我错了!”那位司机按“气喇叭”是为了避免前车撞向后车,是为了避免财产损失!这不就是一次“紧急避险”行为吗?这时,“紧急避险”的定义立刻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为了使公共利益、本人或他人的人身其他权利免受正在发生的危险,不得已而采取的侵犯法律所保护的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利益的行为。

显然,司机按“气喇叭”符合以上要件,而“紧急避险”是不应该受到处罚的。想到这,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自己理直气壮,自认为从严管理、依法纠正的一起交通违法,没想到却是一场“冤案”!

这件事,对我触动极大,可以说影响了我一辈子。每每想起,内疚、自责、懊悔之情便会萦绕心头。从那以后,我就反复告诫自己,警察是一个特殊职业,拥有特殊权利,执法办案时,头脑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允许对方说话,一定要认真听取辩解,一定要搞清原委。罚错款、扣错车、关错人这样的错误千万不能再犯!这也成了我几十年从事警务工作的“座右铭”。

35年过去了,不知那位司机师傅可否安好?那位工程师是否还在怄气?好想找个机会,当面向他们赔礼、道歉。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