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亦法亦史,七十从心
2018-01-16 22:02 作者:杨玉圣 来源:法治周末


杨玉圣

程汉大教授是我读大学时的恩师。

36年前,在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读大二时,我们的世界近代史就是程老师主讲的。那时,程老师还是一个年仅三十有五的青年教师。在我的印象中,程老师不苟言笑,一板一眼,不急不躁。无论是备课、讲课还是批改我们的习作,特别认真,一丝不苟。当时,在我们班的同学中,大概我是和程老师接触最多的学生之一。

印象中,曾去过程老师的家几次,是一个二十几平方米的大房间,因为有两个孩子,卧室兼书房,很热闹、很温馨,也很拥挤。也时常在路上见程老师,骑着一辆永久牌的自行车,一前一后,送两个孩子上学。

世界近代史是我当时最爱学的专业必修课之一,也是大学四载分数最高的一门课,在程老师的课上,我还尝试写作了《论美国与第一次世界大战》这样的期中作业。1985年大学毕业时,尽管本系著名美国史专家刘祚昌教授招收5位美国史研究生,但我还是硬着头皮报考了北京大学历史学系齐文颖教授的美国早期史研究生,并侥幸被录取。

1988年研究生毕业后,我到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系工作,主讲的专业必修课即是世界近代史。这样一来,就和程老师一个大的行当了。在山东师范大学任教的时候,程老师的专业方向是英国史,侧重于政治制度史,并出版了《英国政治制度史》等专著,后又在此基础上,转向法制史,主编了《英国法制史》;被中南财政政法大学礼聘为博士生导师后,程老师在教学、培养博士生的过程中,彻底完成了亦法亦史的学术转型,其论文、著作,既有史学家的深厚根基,又有法学家的法言法语;既有微观考察,又有宏观思维。

在史与法的跨界探索中,程老师在英美法、西方宪政史等领域,厚积薄发,成果累累。《英美法原论》和《西方宪政史论》,就是程老师与高鸿钧教授等合作而成的相关领域的学术代表作。

也许是阴差阳错,也许是受程老师潜移默化的影响,自20035月到中国政法大学工作后,我也逐渐向法学转向,但与程老师自英国政治制度史而法制史、宪政史的进路不尽相同,我从美国早期史转型到中国的小区善治研究、县域法治研究。不过,与程老师已达致的亦法亦史这一学术佳境不同,我目前的学术境遇大致属于非法非史的尴尬状态。接下来,我准备用十年的工夫,从美国早期史而转向美国早期宪政史,努力实现亦法亦史的自由状态。

我自己自1988年秋季在大学里执教,迄今已逾28载;我本人也勉强算是尊师重道之人,而且对所有的授业师者均抱持感恩之心。在学术界,包括从读小学到研究生院的各个求学阶段,先后给我讲授过专业选修课或必修课的老师,保守估计,不会少于一百人。这些师者以其道德文章影响着我,尽管我做得还很不够,也没有像样的学术业绩。但对于这些前辈和恩师,一直心向往之,引之为艰难跋涉前行的学术路标。

跟程老师读书一年,现在回忆起来,给我影响最大的是其道德文章。然而,程老师对授课的认真、对学生的友好、与人为善的心态、平易近人的笑容,依然恍如昨日,历历在目。虽然程老师是老师,我是弟子,但这一师一徒,平等相处,相互尊重,可谓师生关系之佳话。

20173月,是程老师七十华诞。为此,历经好事多磨,这部《从心集》终于编定,这是一个学术蛋糕。

《从心集》一名,取自孔老夫子的至理箴言:“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这部文集,有专题论文,有学术评论,还有若干诗文,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程老师为人师表的学术人生。这部文集仅仅是程老师漫漫学术历程中一个小小的分号。以程老师的敬业精神、学术功底、勤奋用功和豁达的心态、健康的体魄,我期盼十年之后,即程老师八十华诞之际,再续华章,编纂出版《从心集(续编)》。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