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墨西哥湾油污风暴
2018-01-16 21:10 作者:俞飞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201211月,时任美国司法部长霍尔德就2010年英国石油公司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召开新闻发布会。 资料图

 

俞飞

114日,在东海燃烧多日的伊朗油船“桑吉”轮沉没。16日,它在东海发生撞船燃烧,上海海事局第一时间展开救援,但伊方却指责中方救援不力,对事故损失赔偿也只字不提。

就法言法,1989年,阿拉斯加海域发生“埃克森·瓦尔迪兹”号油轮泄漏事件,漏油75万桶。事件催生1990年举世闻名的《美国石油污染法》,将海洋石油开发中的油污问题明确纳入法律规制。

2010年,墨西哥湾钻油平台大爆炸,损失惨重。美国总统、议员、民众、律师联手出击,招招致命,英国石油巨鳄BP(英国石油公司)不得不乖乖掏出600多亿美元埋单。

 

祸起墨西哥湾 BP万夫所指

 

2010420日夜945分,墨西哥湾“深水地平线”钻油平台发生井喷,甲烷引发大火,发生爆炸。36小时后庞大的钻油平台沉入茫茫大西洋海底。

沉没后,钻油平台当日下午1点开始漏油,并迅速蔓延,上千公里海岸线上的鸟类和鱼类染上了厚厚的油泥。此情此景,让世代以牡蛎为生的当地渔民手足无措。

事故导致11名工作人员死亡,17人受伤,420万桶原油泄漏,漏油点直到87天后才最终封堵,形成2000平方英里污染区。这场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油污事件,轰动全球。

BP危机的戏剧性足以拍成一部好莱坞大片:蔓延的浮油;紧急设置长达3000英里的障碍;美国人无望地凝视着大海;渔民失去了生计;腹背受敌的奥巴马总统巡视海岸,痛斥BP及其管理层;“灭顶法”行动失败;海底石油不停喷涌而出……。

一场史无前例的超级油污风暴,无情扑向元凶BP。法网无情,BP在劫难逃。BP大喊冤枉,“深水地平线”钻油平台为瑞士越洋钻探公司所有;美国哈里伯顿公司是出事平台的水泥承包商;美国安纳达科石油公司与日本三井旗下MOEX公司,与BP联手投资,分别投入25%10%股份。凭啥黑锅让自己一家去背?

岂不知,爆炸的石油钻井机系由BP租用。在其操作和使用的过程发生弥天大祸,依据美国法律,BP成为此次溢油事件当事人,丝毫也不冤枉,企业对承包商的所作所为承担全责。无论是进行外包、离岸操作,还是剥离部分业务时,都要记住一点:那些人以BP的名义运作。

9月,BP发布193页的调查报告:“一系列复杂的人力和机械原因造成了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海上原油泄漏和爆炸。BP愿意对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的灾难承担部分责任。其他合作伙伴也是造成钻井机爆炸的肇事者。”换言之,BP只承认50%的责任,另一半得让合作伙伴分担。

想拖自己下水,门都没有!撕破了脸的瑞士越洋公司痛批:BP报告太过自私,企图掩盖爆炸的真实原因,也就是该公司致命的缺陷油井设计。”哈里伯顿公司反唇相讥:“报告漏洞和错误信息多多,自己完全按照BP要求的规格来完成的,承建商并未设计油井,爆炸责任应归属BP。”

 

总裁黯然下台 成立理赔基金

 

美国众议院能源委员会火速召开听证会,四面楚歌的BP首席执行官唐熙华成了愤怒质询的对象,抗议者高喊着要对其提出刑事指控。批评者指责BP为节省时间和金钱,在安全措施上偷工减料,钻油平台下油井四周水泥浇注工程仓促完工,最终酿成空前惨剧。

3年前你出任首席执行官时,曾表示安全将成为重中之重,你会像一束激光紧盯着它不放。”能源委员会主席韦克斯曼开炮,“你是否兑现了这个承诺?”“BP已取得了大量进步……进行了重大改革。”唐熙华回答说,漏油事件让他心烦意乱。“在我看来,很显然你不愿意回答我们的问题。”韦克斯曼提高音量,“你面对其他调查人员也这样不予合作吗?别拖延时间。”

更糟糕的是,回到英国豪宅不久,唐熙华高调登上私人游艇兜风,由此引发美国舆论新一轮的口诛笔伐。此前,他曾声称,此次漏油对环境的影响将会“非常、非常轻微”。道歉时他又说:“我真希望我的生活可以一切照旧。”白宫幕僚长伊曼纽尔讽刺:“我想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唐熙华不会把公关当作他的第二职业了。”BP公关顾问惊呼:“这不是一场公关灾难;它就是一场灾难。”

“如果我执掌BP,首席执行官在发表上述任何言论之后就会被扫地出门了。我们会让英国石油为他们所造成的损害支付赔偿的。”奥巴马表示,“我们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帮助墨西哥湾海岸地区及其居民从这场悲剧中恢复过来。”

BP搞垮并不符合美国利益,对美国未来的能源安全也没有帮助。作为交换,唐熙华下台,美国人达德利出任新首席执行官。BP同意成立200亿美元基金,支付与原油泄漏事件相关的索赔请求。

“这只基金将不受BP的控制。为了确保一切正当索赔请求都得到公平与及时的支付,账户必须也将由独立第三方管理。”鼎鼎大名的美国“和解大王”——律师范伯格,应邀主持管理基金。

 

诉讼接踵而至 花费最大和解费

 

纵观美国历史,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没有新的立法、没有国会听证、没有政府的规章、没有法院的判决——只有一项总统精心安排的、美国司法部监督的私人协定,世界石油巨头BP就同意参与理赔,且200亿美元远远不是全部赔付的上限。

这是怎么回事呢?BP完全可以利用美国法庭作为自己的避难所,官司打上个十年八年,对法律责任装聋作哑,笑骂由人,花上几千万律师费而对索赔者一毛不拔。1989年阿拉斯加油污案,美国埃克森公司正是凭借“拖字诀”,将诉讼拖了20年。

BP自有苦衷:无与伦比的公关灾难,美国业务都需联邦监管机构批准,对抗山姆大叔成本高昂,得不偿失。几十年跨国官司充满法律不确定性,英国高管想想就头皮发麻。事故发生后,公司股价暴跌,财经专家纷纷预测BP可能破产,潜在投资者止步不前。不如花钱买平安!避免旷日持久的法律梦魇。

掏出200亿美元,就想逍遥法外?BP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索赔基金会一运作,麻烦不断,一百多万事故地申请者抢着要分一杯羹。多少人盯上了这块大蛋糕:200亿美元,而且是唾手可得的。一名索赔者作出了110亿美元的紧急偿付请求,另一位则要求将200亿美元全部赔给他一人。欲壑难填,恐怕两千亿美元也不够。

赔偿标准不一,理赔处理迟延,缺乏公开透明,赔付不再慷慨,加上文化差异,导致各界怨声载道。美国联邦议员邦纳评价:“墨西哥湾理赔机制是一个令人沮丧的败笔。”

为了取消刑事指控,BP破财45亿美元。4年时间,包括各种应急措施、政府刑事罚款、赔偿等,BP一共支付410亿美元。

9·11”基金等其他大规模赔偿方案相比,深水地平线索赔基金会提供的临时赔付,并未要求申请者签署声明,放弃起诉的权利,而是向所有适格索赔者进行无条件紧急偿付。再加上事故发生不久,已有3万余人以及诸多墨西哥湾沿岸公司,对BP提起民事诉讼,人数如滚雪球般扩大。美国法院决定对本案诉讼的管辖权合并审理,包括在一个庞大的集体诉讼内。

20113月,美国联邦政府作为原告,向路易斯安纳州新奥尔良联邦法院递交诉状,状告BP等公司违反1972年《清洁水法》和《石油污染法》。两部法律,对于赔偿限额均与重大过失的认定密切相关。如果被告存在重大过失,则行政罚款上不封顶。

2013225日,新奥尔良市联邦法官巴别尔宣布正式开庭审理,审理采用不设陪审团的方式进行,第一阶段主要是厘清事故责任,第二阶段是认定多少原油泄入墨西哥湾,第三阶段主要是决定最终罚金数额。

20149月,巴比尔公布了长达152页的裁决书,认定BP在墨西哥湾漏油事故中存在重大疏忽,应承担67%的责任。

在这份措辞强硬的裁决书中,巴比尔法官重建了事故的时间表,从冒险决定钻探更深的地方,后来才停下来,到最后几分钟出现地狱般的场景:气体嘶嘶作响,泥浆如雨洒下,爆炸形成火球,导致惨重伤亡。

“以不计后果的态度对待负压测试,这一行为满足了‘故意违法’的定义。与此同时,从这一过程来看,BP也符合‘重大过失’的定义。”新奥尔良联邦地区法院一锤定音,“爆炸事故中,BP存在重大过失和故意违法行为,必须承担事故赔偿的主要责任。”

BP面临美国《清洁水法》项下最高级别罚款,即每泄漏一桶原油罚款4300美元。此次事故总共造成420万桶原油泄漏,按此计算行政罚款180亿美元。消息传开,BP股价应声下跌近6%

墨西哥湾沿岸的各州官员对裁决表示欢迎,因为它可以作为他们自己独自发起损害诉讼的理由。“有了这一裁决,阿拉巴马州将做好起诉的准备,让BP赔偿损失,并支付惩罚性赔偿金。”阿拉巴马州检察长斯特兰奇在声明中表示。

败诉的BP,放出重话:新奥尔良法院的裁决有失公正,对“重大过失”的裁定难以让人信服,将会提出上诉。须知,英国养老基金七分之一投资于BP,本国最大公司连吃败仗,英国政府也出面帮腔:美国法院的判决引发“国际互信的严重担忧”。

BP恳请美国最高法院改变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的赔偿支付方案,他们认为那些没有在此次漏油事件中遭受损失的企业和个人在诈领赔偿金。201412月初,美最高法院宣布驳回上述请求。

20157月,BP提列430亿美元开支用以覆盖漏油事故的相关费用,但事实证明这一金额远远不够。媒体称,刚开始为漏油事故买单时,BP并没有什么异议,但随着赔偿金额如雪球般越滚越大,它急于为自身应承担的石油泄漏责任确定最终赔偿价格。

2015106日,美国司法部宣布BP将以208亿美元代价与美国政府和解,彻底解决此次漏油事故所有求偿请求。208亿美元的和解代价刷新了美国司法当局有史以来最大的单一个案和解金额。

“我们很高兴。”美国司法部长霍尔德说,“法院的裁决将确保该公司为其鲁莽行为承担全部责任。”对于这笔最新罚款,BP首席财务官吉尔瓦称:“在过去几个月,我们在解决漏油事故未决赔款的问题上取得了重大进展。BP已经有了一项明确的计划来管理这些成本,这将给投资者带来确定性。”

盘点此次事件,BP应对无方,进退失据,巨额理赔效果欠佳,最终难逃排山倒海的美国诉讼狂潮。支付完410亿美元,依然无法全身而退,接踵而至的208亿美元罚款,让BP情何以堪?

为应对这一笔笔天价赔偿金,BP忍痛采取削减成本、出售资产等措施,多位高管引咎辞职。BP出售了超过500亿美元的资产,市值缩水逾700亿美元,评级由AAA级降至BBB级,连降6级。

2014BP的资本支出约为230亿美元,2015年进一步降至约190亿美元,2016年和2017年该数字维持在170亿美元左右。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报道,BP裁员7000人,比例占到2014年全部员工数量的9%

曾记否?BP一度豪情满怀,夸口自己代表着“超越石油”。而今灰头土脸的BP,官司缠身,屡战屡败,外界讥为“谴责过去”“大额罚款”或许更为传神。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