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热点讯息 >
2017:共享单车 贵圈有点乱
2018-01-09 21:05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资料图。


虽然国家层面明确了共享单车押金“专户监管、专款专用”的要求,但要求并未真正落地,现在当务之急是出台相应的细则

针对乱停乱放问题,政府要予以动态监测,引导企业加大线下维护调度力度,有序投放

滴滴接手小蓝单车、腾讯主导摩拜、阿里主导的哈罗单车和ofo,共享单车或将回到三足鼎立的时代

 

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本厂为小蓝单车代工厂之一,由于小蓝单车运营公司倒闭,现有大批量库存,成本价1200元的货,全部低价处理……”

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天津市武清区王庆坨镇的一位自行车生产厂商张裕(化名),在淘宝上做起了销售单车的生意。除了小蓝单车之外,他还销售ofo、摩拜等品牌的同款单车,样式一样,只是车上贴的是自己本厂的LOGO。然而,即便是最热销的ofo同款单车,月销纪录也才只有49笔。

对于共享单车,自行车生产厂商恐怕是又爱又恨。一方面,共享单车给自行车生产厂商带来了机遇;另一方面,共享单车又给自行车用户零售端带来了巨大冲击。时至如今,像张裕这样的自行车生产厂商,还要面临“单车已造好,企业却倒闭”的尴尬局面。

不过,近日传来了好消息——滴滴与小蓝单车达成业务托管合作,用户将可通过滴滴出行App继续使用小蓝单车。据悉,“重生”后小蓝单车,将在春节前与供应商伙伴展开债务重组,以最大限度降低供应商的损失。

而张裕的经历,只是共享单车漩涡中的一朵浪花。

2017年年初,共享单车的浪潮蔓延全国,色彩斑斓的共享单车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城市的街道,市场整体投放量超过300万辆;2017年下半年,随着资本收缩、政策收紧,行业洗牌加速,诸多二三线品牌,比如悟空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单车等,纷纷宣布退场。

从火热风靡、野蛮生长的上半场,到行业洗牌、回归理性的下半场,这期间共享单车领域的乱象也频频出现——共享单车押金难退的抱怨层出不穷,押金挪用被曝已是行业“潜规则”;单车过量投放催生新型城市垃圾,车辆乱停乱放影响了城市交通秩序,各种被损害的“僵尸车”被弃街头、无人认领……

时过一年,反思共享单车领域,如何将共享融入共建共治,从而取得共赢?下一步,行业巨头是继续竞争还是合并?这些答案,在2018年仍然值得期待。

 

押金监管:去向成谜 有待规范

 

“你的押金退了吗?”成为2017年备受关注的话题之一。共享单车企业倒闭或资金紧张导致消费者押金难退的投诉,在中国消费者协会的投诉榜上位居前列。

2017年12月18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打响共享单车公益诉讼全国第一案,就小鸣单车拖欠消费者押金、资金账户管理不规范等系列问题,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紧接着,中国消费者协会举报酷骑公司及其主要负责人涉嫌刑事犯罪,申请公安机关立案侦查。12月底,北京市律师协会称,将面向社会征集小蓝单车受害人信息,对小蓝单车进行集团诉讼。

实际上,早在共享单车兴起之初,押金沉淀存在的潜在风险,就备受社会关注。根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7年6月,中国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已达到1.06亿。有观点指出,按用户平均超过百元押金估算,共享单车行业的存量押金规模或已超100亿元。

为了鼓励和规范共享单车发展,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明确要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在多地出台的共享单车新政中,也均对用户押金作出规定。

虽然监管政策密集出台,但实际执行并不尽如人意。金融法税服务平台——有法365首席经济学家李虹含指出,此前大部分企业以存款形式将押金放入银行,享受利息等服务,并未以托管户形式存入。

以酷骑单车为例,酷骑单车曾称在某银行设置了“专门账户”,但该银行表示,酷骑单车开立的只是一般存款账户,银行并未与该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

“共享单车出现押金难退的问题,从根源上来看,还是共享单车企业没有将用户押金与自有资金、融资资金进行区隔,进而将用户押金当作自有资金挪作他用,比如投资、理财或扩大再生产。”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谈道。

李俊慧分析,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有三方面因素:首先,用户押金监管缺失,共享单车平台收了多少押金、存在哪儿、用在哪儿,除了平台自己,可能谁也不知道,包括相关管理部门;其次,共享单车平台普遍不守信用,道德滑坡严重,收取用户押金时承诺了退款时限和条件,而用户申请退还时却不依法及时退款,形成普遍性违法现状;另外,利益的诱惑太大,由于共享单车不同于传统押金形态,具有集资的客观效果和作用,所以,大多数共享单车平台都禁不住挪用的诱惑。

“从监管层面,虽然国家层面明确了‘专户监管、专款专用’的要求,但由于相关实操细则未出台,使得相应监管要求并未真正落地。现在当务之急,是按照《指导意见》的要求,出台相应的细则,落实用户押金监管要求。”李俊慧说。

记者了解到,2017年11月初,交通运输部等部委召集全国17个省份及北上广深等城市交通主管部门,举行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指导意见政策推进研究会》,其中重要议题之一就是共享单车押金监管问题。据悉,央行正和交通部商讨下一步的具体监管措施。

另一方面,央行于1月4日公示受理了“百行征信”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意味着个人征信市场有望得到重塑。易观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王会娥指出,随着国家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逐渐成熟,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共享单车企业采用信用免押的方式。

 

乱投乱放:考验社会管理智慧

 

1月7日下午,在北京市海淀区上地十街,一位穿着橙色马甲的摩拜单车工作人员,正在维护摩拜单车的停放秩序,看到有停放不规范的摩拜单车,他就将其搬放到指定的停车区域。在距离他不远处,还有一位穿着黄色马甲的ofo工作人员,也在做着摆放ofo单车的工作。

“我负责管理这条街的摩拜单车停放,在其他主要街道上也有工作人员在管理,仅西二旗这一片,就有12个人;因为这有地铁站,一到下班晚高峰,还得从附近调过来4个人,我一个人根本摆放不过来。”上述摩拜单车工作人员说。

相比“退场”后才凸显的押金危机,共享单车过度投放、乱停乱放的问题,在共享单车企业跑马圈地的上半场,就显露无疑——大量闲置的共享单车扎堆挤在地铁、公交站附近;在非机动车道、步行道,甚至机动车道上,都可以看见随意停放的共享单车;瘫倒在路边的、扎在草丛中的、扔进河里的,共享单车的“泛滥”,对城市环境秩序以及出行安全产生了影响。

据交通运输部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7月,全国共享单车累计投放量超过1600万辆,且绝大部分集中在一二线城市。面对共享单车的疯狂增长,上海、广州、深圳、北京等城市,纷纷推出“禁投令”。

然而,2017年11月,广州市交委通报称,摩拜、ofo两家企业仍有私自投放的行为;从2017年9月以来,现场检查已发现这两家企业违规投放新车共计2933辆。据了解,摩拜、ofo是利用新旧混投、零散少量投放、将车辆故意做旧后投放、深夜时段投放等方式逃避监管。

记者了解到,在规范共享单车停放秩序上,各地都采取了多种措施。以北京为例,从2017年上半年开始,各区就陆续在人车密集的主要街道两侧设置共享单车停放点;朝阳区、通州区等还试行了电子围栏技术;摩拜、ofo也先后在多地推出了“摩拜智能停车点”“ofo推荐停车点”;在交通枢纽站点、主要街道,还有人工管理的方式。

以上种种措施,虽然对共享单车乱停放问题起到了一定的改善作用,但并没有完全根治这个“顽疾”。1月5日中午,在海淀区花园北路,法治周末记者看到,依然有个别用户未将单车停放到指定的停放点,随意停在马路上;1月7日下午,在西二旗地铁站附近,诸多ofo单车堆在人行道上,还有一些单车停在自行车车道上,而不远处的共享单车站点还剩多半的位置没有停满。

“共享单车无序投放的问题,既有恶性竞争的原因,也与欠缺准入性要求有关。从市场竞争角度来看,谁的车辆投放量大,谁才可能最大限度地触达用户,所以,为了抢占有利位置,各大单车企业争相无序超量投放。”李俊慧指出,对此,还是要加大监管力度,包括对特定区域或位置的车辆投放上限的动态监测,以及超量投放或堆积时,引导企业加大线下维护调度力度,减少特定区域车辆堆积而其他有需求区域无车的尴尬现状。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认为,共享单车企业要有数据公开的义务,将单车数量、运营数据提供给主管部门或者向社会公开。在掌握共享单车数量后,主管部门再设立一套评价体系,从经营管理、社会评价等方面,为企业的经营服务状况作出评分,是治理共享单车“围城”乱象的出路之一。

“发展的问题在发展中是可以解决的。”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在2017年12月公开谈道,一方面,共享单车企业需要与政府密切合作,构建上通下达的高效沟通机制,针对问题可以迅速得到反馈。另一方面,企业发挥自身技术优势,通过科技的手段进行调度运维;政府根据用户大数据合理布局自行车停车场。通过企业和政府的配合,加上用户的行为自律,共享单车的规范化运营将不再是行业难题。

 

资本纠葛:格局尚存变数

 

2017年6月起,以悟空单车为代表的二三线品牌,在竞争中开始不断地倒下,当围观群众以为“彩虹大战”就要落幕、两大巨头合并呼之欲出时,共享单车市场烽烟再起。

1月2日,有消息称,滴滴接手了小蓝单车的部分资产,并试图运营自己的共享单车品牌。还未收到双方的回应,便又有重磅消息传出:1月3日,媒体报道,有知情人士称,阿里即将完成对ofo的10亿美元投资。不过,阿里和ofo对此并未置评。

1月9日,滴滴出行和小蓝单车作出回应,小蓝单车将托管给滴滴,未来用户可在滴滴App内免押金骑行小蓝。滴滴同时表示,将于近期在App端推出共享单车平台,陆续汇集ofo、小蓝单车等更多单车品牌,推出免押金骑行服务。

据了解,小蓝单车的品牌、押金和欠款等各项事务将继续归属于小蓝公司。但此次托管合作之后,滴滴将为小蓝用户额外提供一种转换押金、特权卡和充值余额的方式,用户可自主选择是否转换为等值的滴滴单车券和出行券。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分析,滴滴布局共享单车的意图,应该是为了扩大自己的出行版图,覆盖到用户所有的出行场景;共享单车作为出行最后一公里的解决方案,可以满足滴滴用户短距离的出行需求,符合滴滴构建智慧城市、共享出行、开放生态这一战略。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一名接近阿里的业内人士声称,滴滴和ofo的矛盾由来已久,滴滴系作为大股东,一度尝试主导摩拜、ofo合并,试图将共享单车纳入滴滴的出行大生态版图,遭到了摩拜、ofo的合力抵制,随后ofo与滴滴之间出现裂痕;滴滴想要卖掉ofo的股份,自己做共享单车,并且并购了小蓝,ofo不得不紧急寻找接盘侠,希望阿里出手挽救。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曾多次注资哈罗单车,目前蚂蚁金服已经成为哈罗单车的第一大股东。业界人士指出,如果阿里投资ofo的传闻属实,将意味着ofo已选择站队阿里;对于阿里而言,在手握哈罗单车的前提下,继续押注ofo,将扩大阿里在共享单车行业的控制力;同时,这将令共享单车两个头部企业摩拜、ofo合并的可能性降低,行业格局增添了更多变数。

不过,王会娥指出,合并依然是共享单车下半场的主题和归宿,“大家都希望掌握控制权,奈何现在谈不拢,只能寻求增加合并的筹码,增强控制权”。

“共享单车或将回到三足鼎立的时代,包括腾讯主导的摩拜、阿里主导的哈罗单车和ofo、以及滴滴主导的小蓝单车等。未来,阿里作为ofo和哈罗单车的资方,会起到什么样的推动作用,合并会优先出现在哪方,还有待观察。”上述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说。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