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马背上的昭苏
2018-01-09 20:42 作者:张海龙 来源:法治周末


张海龙

骑手的使命,就是不断激发马的最大潜能。比赛的成败,正如草原的荣枯,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享受最好的,承受最坏的,才是真正的成人礼

 

特克斯河,全长430公里,横贯昭苏全境,这是新疆唯一没有荒漠的县。

昭苏位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境内错落有致地分布着高山、草原与河流,年平均气温只有2.9摄氏度,几乎半年时光都与白雪相伴。

昭苏天马是伊犁最著名的物产。在古代,天马到哪里,哪里就是游牧的边疆。公元前119年,张骞二次出使西域,从昭苏所在地带回乌孙良马,让汉武帝欣喜若狂,赐名为“天马”。从此,对天马的神往,构筑了几个世纪以来最为波澜壮阔的传奇。

克德尔可西,哈萨克族,今年67岁,世代在昭苏沿河而居,以牧马为生。每年冬天,他和家人都会居住在俗称冬窝子的冬牧场。这种生活虽然看似简陋,却是游牧人千百年不变的生活方式。他们需要说走就走,所以从不在这世上占有过多的东西。

怒河春醒之时,克德尔可西家有20多匹马要产驹子,这是草原上特别重要的大事件。午后,两匹小天马顺利降生。克德尔可西给马驹耳朵上烙下可以保留终生的印记,这是牧人最直接的欢迎方式。伴随着母马分娩的疼痛,新生的马驹已经感受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伴随春天而来的新生命,让大雪覆盖的草原立刻有了勃勃生机。

从前,昭苏曾经拥有超过一万匹战马,中国最大的军马场就在这里。昭苏马场始建于1956年,前身为新疆军区昭苏军马场,这些驰骋于风雪中的马儿大都是军马的后代。雪地拉练,是昭苏人驯马的特别方式。他们认为,只有敢冲进漫天风雪,才有资格称之为天马。

天马如此强悍,牧人也不示弱。克德尔可西42岁的儿子努尔兰,每年都要与其他牧人比拼一番,仿佛那就是他活着的最大乐趣。

据说,世上路走得最多的是哈萨克族,世上搬家最勤的也是哈萨克族。

5月上旬,草原上覆盖了近半年的冰雪开始融化,克德尔可西一家开始向春牧场挺进。转场与迁徙,与哈萨克族终生相伴。他们的家就在马背上,除了春夏秋冬4次大规模长距离的转场外,牧民平均每隔十天半个月就要迁移一次草场。一年之中,哈萨克牧民要搬家90多次。这种“逐水草而居”的生活方式,已经延续了将近3000年。

两天之后,克德尔可西一家顺利抵达春牧场。他们要在这里度过两个月的时光,而后,还要继续转入夏牧场、秋牧场、冬牧场,就如同河流一样,只有不停地向前流淌,才能寻到一线生机。

传说中,“哈萨克”就是“白天鹅”的意思,它象征着聚居和迁徙的传统。自诞生之日起,哈萨克族就骑在马背上游牧。四季轮回,往复循环,他们的生活就是从一个草场到下一个草场,那是天地之间一场流动的盛宴。

200匹马、400只羊、30头牛与这片草原山河相伴而生,它们是克德尔可西一家全部的财富与骄傲。

日头落下,日头还会照常升起。这个哈萨克族老人的血管里依然响着马蹄的声音。天马不会老去,永远志在千里。

初夏,草原丰盈而浪漫,大地上各种生灵蠢蠢欲动。

与那些欢快奔跑的马儿相比,哈萨克族少年阿合交力正应付着中考前的各种测验。天马故乡的孩子,从前的课堂就在马鞍上,如今的教室显然让他有些憋闷。他是昭苏喀尔坎特学校的初三学生,小的时候喜欢马,厌过学也逃过学,后面被爷爷骂了也被打过,让他先把学习搞好然后再骑马。爷爷的话当然要听,可是学习数学方面还是有点差。

成绩一般的阿合交力对未来早有打算,马背民族的后代总想做与那些马有关的事情。2017年,为了传承天马文化,当地政府特地组建了全国唯一的马术班,17岁的阿合交力第一个报了名,并被大家推选为班长。年纪不大,他的资格倒挺老:6岁骑马,9岁就开始比赛,马术班里最老的队员现在就是他。

冲出课堂,奔向草原,马背上的阿合交力犹如天神附体。马背和草原,才是他施展英雄抱负的人生舞台,手握缰绳比他手握钢笔显得更为潇洒。作为当地有名的赛马手,阿合交力是众多马主经常邀请参赛的对象。

2017年,全国速度赛马大奖赛(昭苏站)如约而至,阿合交力应邀参赛。赛马,既需要勇气也需要运气。阿合交力在两项比赛中都没获奖,只有经验老道的爷爷在一旁安慰着他。出师不利,让很多马主对一个月之后的天马节有了新的盘算。此次大奖赛是天马节的试金石,赛马手如果状态不佳,就意味着接下来无人邀约。

不疯魔,不成活。为了备战这场最大的赛事——昭苏天马节,阿合交力直接搬进了马厩里,他想与这些伙伴们离得更近些。这些都是来自于世界各地的纯血名马,其中就有传说中的汗血宝马。

2017年昭苏天马节终于开幕,这一个心跳的日子终于来临!

可是,鉴于上个月大奖赛阿合交力状态不佳,很多马主都放弃了他。好在,老朋友范斌把那匹绰号“天山雪”的两岁伊犁马交给他,希望阿合交力再振雄风。可是,这匹马之前没怎么参加过比赛,并不被人看好。阿合交力别无选择,只能指望奇迹发生。

比赛开始,阿合交力身披3号战袍一马当先,1600米的赛道是他恢复自信的关键之战。问题在于,这一次,他能赢吗?

“天山雪”成了一匹黑马,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让阿合交力极为诧异。那个马主也说,自己生平头一次见它这样疯跑,养了它两年了,真的是第一次见它这样跑。

爱拼才会赢,阿合交力不负众望:他在分组赛里拿到了第一名。在他的驾驭下,那匹“天山雪”超水平发挥,马主高兴得忘乎所以。

骑手的使命,就是不断激发马的最大潜能。比赛的成败,正如草原的荣枯,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享受最好的,承受最坏的,才是真正的成人礼。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