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谁是更伟大的法律人
2018-01-09 20:42 作者:杜如益 来源:法治周末


杜如益

首席法官马修·黑儿对古罗马法、科学文艺的广博多才不逊于培根,热爱普通法不亚于柯克。他性格温和、刚毅勤勉、善良虔诚,对普通法的现代塑造功不可没。黑儿的成功或许意味着:普通法非要存在一定比例的柯克因素和培根因素,才算健康

 

弗朗西斯·培根不仅是一位伟大的哲学家,他还是一位英国法律史上的开拓者。无论是哲学领域还是法学领域,他都开启了新纪元。有趣的是,培根与年长他10岁的法学家爱德华·柯克既是棋逢对手,又可互为镜鉴,从其中一个人的某闪光点总能照出对方的另一闪光点。

如果套用斯宾格勒的模型:培根无疑是一位具有古典精神全能的“阿波罗式”人物,而柯克或许可以归为现代西方专攻术业的“浮士德式”人物。两人虽然都求学于剑桥大学的三一学院,柯克对文学、哲学不太感冒;可培根却醉心于古希腊、古罗马的经典。

培根不仅有深厚的古典语言基础,而且对于柏拉图以降的哲学脉络、中世纪的经院哲学,都有独到的体会;不仅如此,培根还对当时初现端倪的现代科学兴趣浓厚;他还是文学和艺术大师,对文艺有着非凡的天赋。

相比之下,柯克更像一位“纯法律人”,而培根可称得上是一位百科全书式的学者。这也决定了培根的法哲学的维度和特色。

培根比起专注于英国普通法的前辈福特斯丘和圣哲曼,他的早期作品《法学原理》更多地放眼罗马法和教会法,注重归纳和整体性。他从总结300多个原理中,精选出25个,作为英国法理性的代表,意在从思路上指导司法实践,因为这些原理本身并非法的渊源。培根称它们为“万法之法”。

培根深具人文精神,他认为仅仅法律规则和原理不足以自行,尚需“由好的区分技术、好的扩张和限制方法来充实,并由好的执行者来保障”。更为可贵的是,培根意识到自然哲学和法律哲学的差别,不随便越界。

培根还注重体系性。虽然柯克有很多的法学“评论”,但是仍有神学评注的痕迹,以“原典”为中心进行现代扩充和反思;培根则不然,他高屋建瓴,以一种亚里士多德式的体系构建为目标。他的体系性不仅见于他的一些法理学著作,也见于他宏大的司法改革计划,即注重法律史、实体法、法学教育和法律技术的统一。

培根曾不无自负地跟国王聊起他在法律技术方面的作品:“陛下,我确信我有更好的希望:若《柯克报告》跟我的《法规与判决》传之后世,并产生(无论现在人们作何想)谁是更伟大的法律人的疑问。”

培根从担任副总检察长,到总检察长,再到出任大法官,前后30余年,深深影响了英国法律的进程。比如,他在1608年的开尔文案中,提出英国法有三大基础:“保护生命、保护自由、保护男人和女人组成的社会。”普通法同样也认可这些价值。

英国衡平法号称良心之法,詹姆士判定衡平法效力高于普通法之后不久,培根就继任为大法官。故而他也是英国衡平法的一位杰出开创者。衡平法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普通法注重苛刻程序和复杂令状的弊端,注重个案实质正义,给受侵害的权利提供了更为便捷的救济路径。

培根作为法哲学家的深刻带给了他得天独厚的优势。而且培根深信,只有政治家最有天分掌管法律,因为他最了解市民社会的前提、人民的康乐、自然公正、民族传统以及不同的政府形式,从而得出最为最合适的法律、政策和自然公正。

有学者称“柯克在英国普通法上的地位,一如莎士比亚在英国英语文学上的地位。”柯克出身不算显赫,是从林肯会馆的律师做起的。而且柯克做律师时的一个习惯就是喜欢整理自己和他人的案例,多年的律师生涯造就了他对普通法判例、原理和古法的熟稔,这让柯克一生受用无穷,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柯克的学术路径。

柯克成为了一位普通法的信仰者。他有一句名言:“旧田必能长出新谷子。”这似乎成为培根与柯克君子之争的开始:恰如培根的传记作家所说,培根是一个革新精神入骨的人。

培根于1616年推出了号称英国史上空前的法律改革方案。他司法改革的立场是为了推进普通法的发展,而非否定普通法。面对普通法不够精确和缺乏安定性等问题,培根旨在提高普通法的理性维度、可预测性和衡平色彩。

然而,他的改革方案无疑是大胆和超前的。其宏大的司法改革计划包括3部分:一为法律史汇编,以编年的形式,找出至今仍然有意义的法律规范,此为法源论;一为从爱德华一世起到17世纪的英国法判例编年,以明确普通法的躯体和论辩逻辑,此为法体论;一为法律科学的辅助丛书,包括学生的标准教材“法学阶梯”以及法律的规范,主要涉及法律解释技术等,此为方法论。他认为这对于法的良善、稳定性和法律教育都很重要。可惜大部分设想都因培根的罢黜而终止。美国法学家罗斯科·庞德不乏洞见地指出,如果培根后期没有因为贪污而失势。今天的英国法很必定是另一番面貌了。

柯克的主张在后续的共和时期赢得了空前的认可,衡平法院的影响力一度沉入谷底。然而柯克给普通法设定的道路,可谓狭窄而崎岖。好在后继者中出现了一位马修·黑儿首席法官,此君对古罗马法、科学文艺的广博多才不逊于培根,热爱普通法不亚于柯克。他性格温和、刚毅勤勉、善良虔诚,对普通法的现代塑造功不可没。黑儿的成功或许意味着:普通法非要存在一定比例的柯克因素和培根因素,才算健康。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