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布拉格式罚款
2018-01-02 21:08 作者:吕田 来源:法治周末


吕田

人生第一次“被逃票”,有些委屈。我惊讶于他“方才义正辞严,这会儿打个折也成”的“灵活性”,也对这种独特的罚款机制设计颇有微词

 

捷克首都布拉格是一座极具魅力的古城,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学、音乐等人文内涵,被称作“万城之母”。在这里,“音符、色彩、人流和一种重新确认的自由生态一起涡旋,淋漓酣畅”,无数到访的旅人,用眼用心,尽情汲取着她的馈赠。近日,笔者则收获了她赠予的一场关于逃票罚款的思考。

布拉格的大众交通四通八达,闻名于世,但车票种类与条款繁多。于是笔者与家人一行6人一到当地机场,就咨询工作人员,买了几沓覆盖全城、限制较少的单人单次车票,每张有效期为打卡后1.5小时。我掌票,每次自觉打卡6张,一天约能用到30张。旅程中遇到两次查票,都很合规。

在离开布拉格的那天早晨,我因误将6张昨天的旧票当成新票重复打了卡(机打油墨也比较浅,不易分辨),而在机场巴士被查票员判为“逃票”,每人需支付800克朗(约240元人民币)的罚款。可我肯定昨天特意预留了去机场的票,一番查找,翻出了几十张旧车票后,终于找到了那崭新的6张,原来是出发时匆忙拿错了票。

本以为这是几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误会,毕竟不是有意“逃票”:一来票金已付,巴士公司没有实际经济损失。诚然,严格地说,客观上我们的确存在“占便宜”的可能,如转手倒卖,或者下次再来时用,可是赚取人民币“巨款”共计几十元,只是主观上如此苦心经营的人,估计也是万中无一;再诚然,故意持空白票乘车钻空子,一经发现就以“粗心”为借口,碰运气的人也确实存在,但我们之前每一天合规打卡的票,都至少存有两套,重复打卡的昨日旧票与空白新票不多不少都是6张,且我们已在离开的机场巴士上,空票带往国外何用?  那边厢,查票员的回应斩钉截铁:这都不是理由,你们就是逃票,交钱吧。周围乘客都在好奇地向这边张望,作为唯一一队中国人,出于自觉,我试图解释清楚,毕竟罚款事小,定性事大:虽然形式上不是百分百合规,但实质上,“六新六旧+去往机场”,应足以证明“诚实付费乘车”。“故意违规”与“无心之过”在程度上还是有很大区别,这种情况不应算作逃票。看明白原委的附近乘客也加入了讨论,一位自称在香港工作的欧洲人用中文对我讲:我同意你。

查票员依然不为所动,“解释没用,交罚款。”我:“请问哪里能上诉?我不同意你们的处理方法。”查票员:“没有任何上诉机关。”这简直匪夷所思,我随即提出在机场下车,去找警察理论。

行至半路,家人叫住查票员,讲明飞机延误不得,愿意就此交罚款了事。但因购物大都刷卡,克朗现金所剩无几,只有些欧元在身,不如悉数给你,大家彼此行个方便。查票员的表情立即缓和:“你有多少?”将我们约100欧元外加零散克朗硬币装进口袋后,查票员随即脚步轻快地离去,无收据。

人生第一次“被逃票”,有些委屈。我惊讶于他“方才义正辞严,这会儿打个折也成”的“灵活性”,也对这种独特的罚款机制设计颇有微词。诚然,故意逃票,“能买票而不买”当然有错,理应受罚。但将“未持有效票”一概而论为“逃票”,不细分各种情形,可谓之粗放;罚金高低其实也无妨,毕竟其主要作用在于事前威慑并遏止逃票行为。但罚执合一,无执法凭证,亦无上诉救济机制,则将相对人置于了极弱势的境地,可谓之不公。这一切不免有创收取向之虞:罚款成了目的,而非手段。

想想笔者见闻较多的荷兰公共交通系统,进站口硬件设施到位,一人一闸,无效票在此阶段即被过滤。布拉格则大门洞开,打卡机并不识别新旧票,一律“咔嚓”放行;荷兰查票员穿戴统一制服,罚款必开罚单,并当场告知异议提交路径,有向更高一级作出解释的可能。布拉格查票员则是休闲便衣,仅以亮出一枚手持小徽章证明身份。至于异议可能性,是一个大写的零。

令笔者惊讶的是,事后得空查询布拉格公共交通系统的相关规定,发现法令健全,对于收据、异议、直至地方民事法院的参与,都有着完备的规定;但同时,“布拉格式粗暴一锤定音无收据罚款”在全球各大主要旅游类论坛早已是常青话题,有过类似不愉快经历的各国游客颇多,而鲜有当地人吐槽。

这也不难理解,布拉格市民使用的季票、年票价格极低,平均每天花费10克朗即可不限时乘坐所有公共交通工具畅游全城,实在不值得逃票。再者,即使疏忽忘带票而被罚款,因游客停留时间有限,也大都无意纠缠,重复博弈的可能性极低,这恐怕也助长了查票人员专挑游客小肥羊下手,“罚你没商量,罚后无下文”的风气。

回望历史,1914年夏天,布拉格推出查票员制度,向逃票者宣战。彼时,罚金约等于单程票价。百年后的今天,查票员的工作内容变化不大,但罚金数额飙升,执法人的动机与目标群体似乎也有所改变:在他们阅人无数的眼中,谁是故意逃票,谁是观光客初来乍到容易吃哑巴亏,怕是一目了然。当地数据显示,小小布拉格,每天在岗的官方查票员约有150人,月均抓获“逃票者”两万人。若以800克朗每位计算,年罚款额近6000万元人民币。这其中,如笔者的遭遇,已然发生但未留下记录的“罚款”又有多少,恐怕永远是个未知数了。

也有声音称,粗放的罚款制度只是捷克文化中侧重强调个人责任的一种良性体现,“便衣持徽章即可执法”亦是社会信任度高的佐证之一,这不无道理。但愿“锁定游客”只是游客的认知偏差,“不开收据”只是极少数执法者的个案行为。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