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但见子出生 不见母抑郁
2017-12-19 22:26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201348日上午,郑州市一名患有产后抑郁症的女子抱着3个月大的女婴从小区内的高层住宅楼上纵身跳下,母女双亡。      资料图

 

近九成的母亲曾出现产后抑郁症状,感觉生活琐碎、容易烦躁、爱发脾气、容易疑虑敏感,但仅有2.8%的母亲求助过专业的心理咨询。由于产后抑郁导致的自杀已经成为分娩后产妇死亡的主要原因

 

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何佳(化名)很久没有正常休息了。

已经凌晨,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绷紧着神经,牢牢盯着睡在身侧婴儿的一举一动。孩子的一个咧嘴或哭泣声,都可能让她的情绪世界末日般爆发。

“我知道自己是产后抑郁,但没办法,我控制不了自己。”3个月前,刚刚结婚就意外怀孕的何佳,几乎是在仓皇之间,选择生下了女儿。

那一刻,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危险”——产后抑郁。所谓产后抑郁,通常指女性于产褥期出现的明显的抑郁症状,与产后心绪不宁和产后精神病同属产褥期精神综合征,是女性分娩前后常见的并发症。

这一病征会对患病女性及其家庭带来破坏性后果,包括显著的功能障碍、情绪低落以及与抑郁症相关的症状,如食欲不振、睡眠障碍、注意力不集中等。

“在中国,产后有抑郁情绪爆发的产妇比例已经在60%以上,但最终通过科学渠道、确诊为产后抑郁症的却少之又少。”在长期关注女性孕产期困扰的心理咨询师白莹(化名)看来,由于产后抑郁导致的自杀已经成为分娩后产妇死亡的主要原因。

今年1129日,2017年中国零岁至3岁婴幼儿生长发育现状行业报告正式发布。根据报告调查结果显示,近九成的母亲曾出现产后抑郁症状,感觉生活琐碎、容易烦躁、爱发脾气、容易疑虑敏感,但仅有2.8%的母亲求助过专业的心理咨询。此外,另有57.8%的父亲也曾出现产后抑郁症症状。

为什么,一些母亲选择在最美好的年华按下了生命的停止键?

 

一切太过艰难

 

一切太过艰难,这是何佳活着的唯一感受。在外人眼中,她拥有着美好的生活,父母健康、夫妻恩爱、生活富足……新添的小生命也可爱得让人羡慕。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活下去有多么艰难。”何佳说,在孕期时,她就时常被自己的抑郁情绪困扰,常常觉得心力交瘁。“最开始我以为,生了孩子就会好了。”但她没有想到,孩子出生后,自己的抑郁情绪转变成了抑郁症,全面爆发了。

由于工作需要,孩子满月刚过,丈夫便接下了单位新派下的任务,开始频繁出差。

为了照顾儿媳,何佳的婆婆搬来与她同住。但婆婆传统的“月子”法却让她吃尽苦头。

“不让我洗头、洗澡,不给吃水果,家里也不能开窗通风……房间暖气很足,却一定要给孩子裹着棉被。”更让何佳忍无可忍的是,眼看自己被乳腺炎折磨得痛不欲生,下奶艰难,婆婆却依旧不肯给孙女冲泡奶粉。

生育之前,奔着科学育儿的想法,何佳也曾读过相关书籍。“我知道孩子哭不一定是因为饿,可能是因为给穿得太多太热了,而且婴儿的食量也有限,每天吃太多不一定是好事。”

然而,何佳的想法,并没有说服婆婆。“孩子只要一哭,婆婆就会催着我喂奶,还嫌弃我奶水不够,说我得乳腺炎就是太矫情。”

慢慢的,女儿只要一咧嘴,何佳的神经就会绷成一张紧弓,“有几次,甚至焦虑到本能地去捂她(女儿)的嘴,生怕她哭出声音,引来婆婆”。

她变得越来越钻牛角尖,经常半夜叫醒丈夫,说:“这坎我过不去了”。丈夫无法理解何佳的行为,吵架变成了曾经甜蜜小两口间的家常便饭。

逐渐,事情开始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一次乳腺炎发作,何佳发起高烧,昏昏沉沉地起床喝水时,她偷听到了婆婆向丈夫告状的电话。

“她(婆婆)就躲在卫生间,很小声地在和我老公打电话,吐槽我不喂奶、不懂事,还娇气。”情绪崩溃的何佳转身回到卧室,缩在床脚哭了起来。

“坐在床上那一刻,头脑几乎一片空白,眼前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对面墙上的窗户,明晃晃对着自己。”何佳回忆道,“那扇窗户好像一下子变得特别大,我想大口呼吸,想出去喘口气。”

就这样,住在25楼的何佳,爬上了窗台,打开了窗户……“其实我还挺恐高的,但那天打开窗户以后,凉风一阵一阵吹过来,我只觉得通身畅快。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车辆、行人,觉得好像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而就在这时,女儿醒了过来。“可能是被风吹到了,她开始哭了起来。”何佳始终记得,她回头的那一刻,女儿就躺在床上看着她,大大的眼睛里,满溢着委屈。

“那个眼神刺得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缓过神的何佳想不通,是什么让自己失去了曾经的活力,“我不知道,为什么生活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变成了这样?”

 

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情绪的失控,也影响了身体。

“经常头晕头痛,注意力无法集中,每次上街的时候,走几步就得坐着休息一会儿。”何佳说,“就是觉得做什么都累,没有动力。对什么都没有欲望,了无生趣。”

最初,何佳和家人都没有意识到她“生病”了。

“很多人以为,这是敏感、多疑、没事找事。”由于怕被贴上“精神病”的标签,何佳从不敢把自己和“抑郁”一词挂上钩。

在选择找白莹寻求帮助前,她不知道,产后抑郁,早已是当今社会的一种常见疾病。“正是这样的误解,让我和很多人一样,独自煎熬了很久,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是病了。”

其实,早在1968年,就有精神病学专家首次提出了产后抑郁症这一概念。

“产后激素水平急剧下降就是产后出现精神症状的生理基础。”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副主任医师陈斌解释道,在女性怀孕、分娩期间,原先稳定的体内激素需要寻求新的平衡。而胎儿娩出以后,体内雄激素、孕激素分泌会发生紊乱和比例失调。“产后初期发生的精神症状,原因是由于类固醇类激素分泌增多;产后后期出现精神症状,则是由于甲状腺功能减退和垂体前叶功能减退所造成的。”

此外,伤口疼痛等身体不适及初为人母的家庭关系、心理变化都可能引发产后抑郁症。

但抑郁程度不同,表现出的症状也不相同。

根据美国精神病学会1994年制定的产后抑郁症的诊断标准,在产后两周内出现情绪抑郁、对全部或多数活动明显缺乏兴趣或愉悦感、体重显著下降或增加、失眠或睡眠过度、精神运动性兴奋或阻滞、疲劳或乏力、遇事皆感毫无意义或有自罪感、思维能力减退或注意力涣散以及反复出现死亡想法……以上临床反应,占据5条及以上者,即可被确定为产后抑郁。

“这个病(产后抑郁症)其实早就应该引起重视,现在还远远不够。”在陈斌的研究中,近些年,由于产后抑郁导致的家庭悲剧层出不穷。

 

产后抑郁的治疗率很低

 

“现在一说到关爱母婴,其实关爱的都是婴儿。根本没有人讲1岁到3岁孩子的妈妈应该如何重建自我价值观。”在白莹看来,许多家庭对患病母亲精神状态的不干预、不关心,都会给悲剧埋下隐患。

今年9月,专注于抑郁症防治工作的北京尚善公益基金会发布一段名为《看见产后抑郁:丈夫无法逃避的真相》的视频。

在视频中,6对来自不同领域的新生儿父母分别进行了一场单独的对话。最初,几乎所有丈夫都认为妻子产后情绪失控是小题大做。

此外,根据视频中透露的数据,目前产生抑郁但没有被诊断出来的产妇比例高达60%,而50%被诊断出来的产妇都没有接受任何治疗,20%的产后死亡为自杀导致,而抑郁恰恰是导致自杀的第一成因。

“目前产后抑郁症的识别率很低,很多人不认为这是病,这才是通病。”在白莹接触的产后抑郁案例中,由于主动寻求帮助的人少之又少,因而产后抑郁的治疗率很低,“更不用谈规范治疗的问题。”

“问题的关键在于很多母亲都是独自在面对产后困境,而得不到社会资源的支持和来自家庭的关爱和投入。”白莹直言中国女性的心理健康问题始终没有得到重视。“所以有很多女性,其实没有人看到她们的需要,她们自己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

回想起站在窗口的感觉,何佳自己也觉得后怕。直到找到白莹,被确诊为产后抑郁症后,她开始下决心着力于解决自己的现实问题。

“我不知道解决了夫妻两地分居或者和婆婆之间的矛盾之后,病情会不会缓解,但我想试一试。”她已经不再奢望丈夫和其他家人的理解,只希望周围的人“不要打扰,不要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就好”。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