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低俗直播”荒诞生长
2017-12-19 22:23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网络直播的特制“混合饮料”。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管依萌

26份的十三香(13种各具特色香味的中草药物)、两份的醋、两份的劲酒、10份的辣椒……但是,这并不是“深夜食堂”,而是一档“深夜直播”。

该直播间的主播“诸葛网络”直播内容之一便是将上述调料混合到一起,而后一饮而尽。虽说这种方式在各大直播平台上见怪不怪,但真正令其显得突兀的是,此款特制“混合饮料”的容器是一个普通无比的塑料洗手盆。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洗手盆中还有23只面包虫。

那么,究竟是何动力促使主播有勇气喝下这令人作呕的“混合饮料”?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2017121日至1231日,某直播平台举行转盘争霸赛,直播内容仅限转盘互动游戏。比赛期间,每位参与转盘比赛的主播可以根据自己的直播风格,设置各种有趣的、诱人的,甚至是低俗的奖励和惩罚的游戏环节。

而作为游戏胜负的评判标准,无非是各位主播在活动周期内所获得的礼物价值排名。与之相对应,作为“周榜”前三名主播的奖励,依次可以获得连续七天、五天、三天的每日一小时直播平台户外置顶推荐。因而,这也成为“诸葛网络”等众多网络主播趋之若鹜的目标。

然而,就在“诸葛网络”喝下这含有23只面包虫的“混合饮料”的同时,另一个直播间正同样上演着“38只面包虫、38个辣椒、19倍白酒……”的低俗举动。

 

“真的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还有没有上车(一起玩游戏)的。”再确定没有看客一起“上车”之后,主播“诸葛网络”转动起转盘。随后,他将飞镖扔向了正在转动的转盘……

“面包虫。”指针“毫不客气”地在这一栏停止了,而“诸葛网络”需要按照指针的指示来完成看客的“下注”。

此时,有观看直播的多位网友纷纷用弹幕表示GG(Good Game,这里暗含讽刺之意)”,更有网友问道,“这是大补汤?”还有网友评论道,“吓得我关掉直播。”随后,便离开房间。

此时,主播的脸色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但是,“我相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愿意喝掉这些面包虫。”常看网络直播的姜磊(化名)说道,他观看转盘月的直播已经好几天了,据他透露,“诸葛网络”已经喝了好多次这样的“混合饮料”了。

“转盘一转,老板发财。”另外一个直播间的女主播也在玩着同样的“游戏”,不同的是,她所玩的转盘上面少了“面包虫”等选项,却多出了“屁股开花”(屁股开花是指主播自己用一根木尺拍打臀部)

“真的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姜磊认为主播吃虫子的行为荒谬、无聊,甚至是低俗,“无奈,这年头,能吃的人都能做主播。”姜磊的戏谑并无道理,如今,有直播吃肘子、吃汉堡的。总之,其胃之大,超乎你的想象。

“因此,我来看看。”喜欢看网络直播的丁盛(化名)很好奇这款“混合饮料”如何下咽,便有所期待地进入直播房间。

凌晨3点半,一名主播边喝着令丁盛好奇的“混合饮料”,边说着“转盘月,不能不拼啊”。在吞下之后,几度捂嘴忍住呕吐无果,终究还是低头并躲开镜头将刚吞下不久的混合饮料经过“人体喷泉”了出来(人体喷泉是指胃和肠道内容物由于受到强力积压经过食道由口腔吐出的动作)

不过,丁盛相信:“他一定吐不干净,肚子里肯定还有虫子。”而此时,有观看直播的网友表示“爽的一匹”“这酸爽”“主播继续开车啊”以及“何时看你吃翔”……

满怀“期待”的丁盛还在等待后续的表演,可谁知,一阵反感从丁盛的胃底冲刺出来,无奈之下,丁盛也离开了直播房间。“我也是有问题,竟去看如此恶心的直播,倒不如去看看性感美女的直播”。丁盛说道。

 

年轻人的寂寞无聊与孤独

 

近来,关于对网络视频直播乱象的声讨,随着“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吴永宁的坠落再次掀起。从“生吃活虫”到“吸毒驾驶”,从“夜闯故宫”到“极限玩命”,越来越多的“视频秀”变成“玩命直播”,不断挑战着人们的感官底线。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截至2017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共3.43亿,其中真人秀直播用户1.73亿户,占网民总体的23.1%;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业超过300家。庞大的市场,给了全民参与直播狂欢的舞台。

今年25岁的刘鹏(化名)经常看网络直播,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称,自己也就是没事的时候看看——闲着也是闲着,不看网络直播看什么?刘鹏表示,除了看篮球比赛,网络直播是他的第二选择。他觉得网络直播平台有不少劲爆的直播,能刺激他。不过,刘鹏也觉得一些直播非常“令他恶心”,他看那些直播也是出于好奇。但主播靠这些行为挣钱,他也能理解,总要挣钱生活吧,“谁和钱过不去呢”?

随着网络直播看客群体的增大,近几年,网络小视频、网络直播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自然需要大量的内容来满足平台的播出需要,也满足观众的观看需要。但是唱唱歌、聊聊天这种一般性的视频或直播,已经很难吸引观众,获得流量和打赏。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视频制作者和网络主播们开始剑走偏锋,通过各种各样的“荒诞直播”来吸引眼球,赢得关注,进而实现真金白银的变现。生吃猪肉、男扮女装、裸露挑逗,甚至是“吃虫、喝醋、饮酒、吞辣椒”……

网络直播红火,反映的是年轻人的寂寞无聊与孤独。

当面包虫蠕动在滑过主播的舌尖,其恶心程度实在难以想象,相信众多观者无法感受这段低俗故事的过程。但是,低俗可不止于此。

不久前,刘鹏还看过一个直播:哈尔滨有一位怀有9个月身孕的孕妇,以“怀孕9个月,放纵一把”为标题吸引了他,孕妇在网络直播平台上直播狂饮啤酒、吃烤串、吃麻辣烫,看到这个直播后,刘鹏也很困惑:这样真的好吗?

有评论称,没有哪位孕妇会不了解酒精的危害,但是为了博眼球引起关注,该名孕妇还是冒着危险,豪饮啤酒。其伤害的不仅是自己和孩子,更是社会公众。因为,直播视频经过网络大肆传播,对公众尤其是对于心智不成熟的未成年人的价值观,影响不可谓不大。

 

网络直播的“野蛮生长”格局

 

“那种生吃虫子、生吃猪肉、男扮女装等低俗直播,属于打擦边球性质。”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旻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在他看来,娱乐本无罪,但是“娱乐至死”的精神要不得。这种看似并不违法的网络直播行为,会对青少年造成影响,甚至会造成心理问题。他期待着,“玩命直播”以及任何形式的“任性直播”都要远离公众的视野。

在李旻看来,低俗直播也是一种具有类似性暗示的直播。“看这一类的大多都是男性。”姜磊凭借自己多年“经验”向法治周末记者讲述,“穿着吊带裙的美女,时不时露出胸和腿,再发出一些令人无限遐想的声音。”

刘鹏认为,年轻一代的寂寞无聊催生了网络直播产业,“打赏”让网络主播挣了大钱,网络主播为了成网红,获得最大利益,出名获利,只要能博得网友的关注,哪还管什么法规条例、公序良俗。

其实,正如姜磊所说,不管是美女的挑逗,还是各大“胃王”的吃相,争相在直播平台进行直播,无非就是为了利益,“直白点,就是钱”。

据姜磊透露,一次在他看直播的时候,一名主播在直播间中提到了自己曾经最多的一个月赚了13万多元,而现在即使月入七八千元,也绝非他的工资所能匹敌。

虽说一些低俗的直播在利益的驱动下充斥着各大网络平台。而众多的网络直播平台、视频网站,为了自己的利益,对此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而李旻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由于法律法规滞后和监管缺失,网络直播已经造成了“野蛮生长”的格局,在规则已经施行的语境下,违法成本太低,就是纵容。监管一方面要靠平台自身监管,包括准入、主动检查、投诉介入等制度的规范;另一方面,就是政府需要加大对网络平台违规进行及时处罚。

此外,他还表示,低俗直播对青少年的影响是个很大的问题,即便网络平台方面要求实名登记,并且不会为未成年人提供账号。对于时常游走法律和道德边缘的,或者曾经已经戳破网络直播底线的主播、相关公司及平台,都必须毫不留情地疏于清理或严惩,不能搞“下不为例”,也不要“罚酒三杯”。不管怎样,这是个需要重视的社会问题。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