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规则 > 互联网 >
律师建议上级机关“杀一儆百”
2017-12-19 22:24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来源:法治周末

原题:部分城市网约车政策被指违反公平竞争审查制度

律师建议上级机关“杀一儆百”

 

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对司机户籍、营运车辆标准要求太高了”“打车难、打车贵又出现了”“黑车再度卷土重来”……随着各地网约车细则的陆续出台,外界对其的争议声一直不断。

“如何让网约车这一新生事物在中国大地上顺利、健康地成长?毫无疑问,这离不开政府的规定;现在对政府出台的规定,有了新的规制手段和方法,那就是落实公平竞争审查,这是与老百姓密切相关的事。”12月15日,在第三届中国互联网法治大会的“聚焦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实施落地——以网约车地方新政为例”分论坛上,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吴汉洪如是说。

在业界看来,公平竞争审查制度是影响网约车管理问题的重要文件。资料显示,2016年6月国务院印发并实施《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由此确立;10月23日,国家发改委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实施细则(暂行)》,对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相关规定进行了解释和细化。如何运用该制度保障网约车领域的公平竞争,也为社会所关注。

 

多地细则被指过于严苛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14日,除直辖市外,已有28个省份发布了网约车实施意见,北京、上海、天津等175个城市已公布出租汽车改革落地实施细则,还有62个城市已经或正在公开征求意见。”北京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肖江平介绍,根据统计样本,一线城市出台的网约车细则均要求“司机为本地户籍”“车辆为本地牌照”,同时对车辆规格也作出了较为细致的规定,这些规定与交通部等七部委发布的网约车新政相比,条件明显更为严格;事实上,多地的网约车细则相较于网约车新政的条件,也存在不同程度的添加或更改。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反垄断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黄伟指出,以车价为例,网约车新政出台后,一些地方对网约车的定价作了规定,比如银川规定网约车的车价不能低于15万元,而2017年上半年银川市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是1.4万元,即买一辆网约车需要不吃不喝快五年才可以实现。

“此外,在网约车的准入车龄方面,有20%左右的城市规定网约车车龄需在两年以内,有50%左右的规定车龄在三年以内,甚至有的城市,比如哈尔滨、阜阳要求进入网约车必须是新车,这样的规定实际上是和发展共享经济的原则相冲突的,客观上限制了社会闲置车辆提供网约车服务。”黄伟说。

黄伟认为,为了鼓励共享经济的发展,国家确立了网约车的合法地位,但是政策在落地时,一些地方政府却通过严苛的标准和手段,刻意将出租车与网约车区分为两个不同的市场,以保护原有的出租车行业的利益;这种措施其实对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改革、满足广大用户的出行要求、促进共享经济的发展、提升公众出行的体验都是有害处的;因此,从公平竞争的视野,对涉嫌违反公平竞争的网约车细则予以审查是非常必要的。

中国政法大学中国国际反垄断和投资研究中心主任祁欢也认为,针对于网约车的弊端实施管理是正确的,但是一些地方网约车细则对户籍、车牌、排量、车龄等方面的限制,违反了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以及市场自主原则。

肖江平补充,我国城市类型多样,每个城市政治经济职能差异较大,如少数特大城市在人口规模调控上,与其他城市的政策有所区别;但根据此前参与的调查问卷以及学术讨论来看,大多数的专家都认为,北京、上海对车籍进行限制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不赞同对司机户籍进行限制。

 

公平竞争审查制度面临仨挑战

 

“新时代对经济体制改革目标的新定位,是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存在的前提。”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博士朱忠良表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在经济体制改革方面,将市场配置资源由基础性升格为决定性,其核心就是要让市场发挥主要的作用,而政府的作用是辅助性的;应明确市场准入和退出、商品要素的自由流动等应由市场来调控。

朱忠良表示,目前,公平竞争审查制度面临着审查对象量大面广、审查方式为自我审查、审查标准不明确等三方面的挑战;就审查方式存在的问题,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主要从以下两方面着手解决:首先,从程序上要求政策制定机关必须形成书面的审查结论,定期报告;其次,建立了监督举报制度,如发现问题,可向政策制定机关、其上级机关以及反垄断执法机关举报,促使该机关进行修正。

 

上级机关须严厉执法

 

那么,落实到网约车新政领域,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应如何有效贯彻?朱忠良以发改委查处的泉州、兰州两地的网约车细则举例——泉州、兰州在起初出台的文件里,对网约车的车辆、驾驶员、网约车平台的准入条件设定了较高的门槛,比如泉州市旧细则规定,网约车的厂方销售指导价不得低于15万元,且高于巡游车主流车型平均市场价格50%以上;而作为一个地级城市,如果按照此项规定,则只剩下1.46%的汽车达标,绝大部分的汽车就被退出市场,这样过于苛刻的标准会给市场竞争带来损害;在发改委介入调查之后,两地的网约车细则都进行了修改。

对此,黄伟也认为,要使各地的网约车细则,能够真正的符合公平竞争审查制度、把目前已经存在排除限制竞争的条款拿掉,还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仅从执法资源上看,全国出台网约车细则的城市已经有一百多个,还有的城市在陆续发布网约车细则,执法人员若一一介入这些城市,难度是非常大的;对此,建议将部分已明显存在排除限制竞争性条款的城市,通报给上级执法机关,通过执法机关的严厉执法,起到“杀一儆百”、以点带面的效果。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行政法律业务部主任张鹏建议,公平竞争审查机制如果要落实到位,首先,权利受影响的权利人必须要有救济渠道;其次,将司法审查引入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只有最终通过司法审查,才可能最有力度地把影响公平竞争的规定、行为撤销或废止。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