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 焦点 >
揭秘租挂证“江湖”
2017-12-12 23:42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来源:法治周末

 13.png

某网站上的执业药师证持有者挂网租证信息。资料图

王乐帝直言,头些年,相关部门对租证行为的监管不是很严格,因此,挂证的操作相对简单,对社保方面的限制也很少,他最多时曾同时在不同单位挂靠了4个证,每年光挂证就有20万元的收入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在不少朋友眼中,王乐帝(化名)是个“神人”,明明没怎么见过他上班,每月却有着不错的收入。但只有跟他特别要好的朋友才真正知晓其中的“奥妙”,他挣的钱大多是靠“挂证”得来的。

今年30岁的王乐帝笑称自己毕业后其实和在学校时没太大差别,都是在走“学习——复习——考试”的常规流程。唯一不同的是,“以前是为了毕业证,现在是为了职业资格证”。

近期,随着药店租用执业药师证的“影子药师”事件曝光,租证问题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实际上,租挂职业资格证早已成为一些人挣钱的手段,围绕考证、租证的一条龙产业链也运作得风生水起。

 

“挂证一族”

 

自小就热爱建筑行业的王乐帝在大学时选择了土木工程专业,“这个专业毕业之后出路较窄,要不就花钱接着出国深造,要不就找个工地慢慢熬”,家境一般的王乐帝选择了后者,而这却让他踏入了“挂证”这个领域。

“你有注册结构工程师证吗?”一次吃饭时,工地上的一个朋友突然间的发问让王乐帝有点迷惑,不过,他清楚地听见了对方说如果有证,能够帮忙搭线联系把证“挂出去挣钱”。

自己一直不怕考试,考下来资格证,就算最后没能挂上也算是以后的“敲门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王乐帝报考了二级注册结构工程师,经过学习、考试,最终顺利拿到证书。

有了证书,这位朋友果然如承诺的那样,帮忙“搭线”联系了一家河北的建筑公司,将证书“挂了”过去。双方正常签了合同,约定挂3年,价格一共是5万元,对方一次性先予付清。

有证就能挣钱,而且价格还不低,最主要的是只需把证挂在单位,自己根本不用去上班也能照样拿钱。“如果多考几个证挂出去,比上班要合适。”尝到甜头的王乐帝后来又陆续考取了注册安全工程师、注册结构工程师等多张建筑领域的证书,正式成为了一名“挂证族”。

王乐帝曾和一些其他的“挂证族”聊过,惊喜地发现原本自己担心毕业后出路不多的建筑专业,竟然是租证领域的“香饽饽”。他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诸如建造师、注册电气工程师、结构师、监理工程师、安全工程师等资格证书都很有市场。

除了建筑行业,医药、会计审计等领域的资格证书也比较吃香。不过,相比之下还是建筑领域的证书“保值率”最高。

比如,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证,一般一年的挂证费都要在5万元以上;而以前很火的注册会计师证,随着持证人数的不断上涨如今已不是很“值钱”,行情价格已由最初的3万元至4万元一年缩水到1万元左右一年,不少持证人开始放弃挂靠,转而持证直接执业。

在王乐帝认识的“挂证族”中,大致可分为两类人,一类是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利用闲暇之余考证、挂证挣点外快;一类则是没有固定职业,专门参加各类培训、考试,以挂证作为主要收入来源。   但不论属于哪种,吸引他们成为挂证一族的都是“只出证,不出人”的模式,只要证挂出去了,就可以“坐着收钱”。

 

要证不要人

 

对比出租证书轻松盈利的“挂证族”,租用证书一方的企业似乎有些“不值”,耗费财力却连人都见不到,只能得到一纸证书。

“这就够了。”在一家拥有建筑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的建筑公司担任管理工作的思洋(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所在的公司就专门设有租证的“专项资金”,每年大概要几十万元。

“公司愿意支付这笔钱,自然是能够从中获得更大的利益。”他一针见血地指出。

根据相关规定,一级资质的企业必须拥有一级资质以上项目经理不少于12人,也就是说最少也要有12名持有一级建造师资格证的人员。

从往年情况来看,一级建造师考试的通过率一般也就在10%左右,考试毕竟不同于实践,因此,单位有些有着多年现场经验和管理能力的人,却并不一定能够通过建造师考试。

但不论是公司资质的保级、升级,还是承接工程项目,持证人员数量都是硬性指标,因此,除了会正经招来一些有证书的员工外,也会选择租用一些挂靠的证书。

综合这些年来看,一级建造师证的租价基本在3万元至5万元/年。尽管看似“价格不菲”,但思洋对法治周末记者直言,这对企业而言还是非常划算的。

一方面,通过租证使持证人数达到标准,用以承接工程将给企业带来更大的利润;此外,租一个证的费用远比给一个持证人开工资要低的多,建筑行业的生意时好时坏,企业更喜欢“养证”,而不是“养人”。

近日被曝光的药店租用执业药师证同样如此。

牛小文(化名)在河北邯郸经营着一家药店,她的药房现在就以每月700元的价格挂着一张执业药师证书,这样不仅符合检查要求,挂着药师证也可以为顾客开处方药。

与建造师证相比,出租药师证的人更是几乎不用露面。

牛小文坦言,一方面顾客大多不知道药店要有执业药师的规定,认为“只要是卖药的,就肯定是大夫”;此外,相关部门的日常检查也不是很严格,即便在抽查中被发现执业药师没上岗,一般也能以休假、出诊等理由蒙混过关。

近期,各地都在针对药店租证问题进行检查,法治周末记者走访了北京几家药店后发现,绝大多数药店均有执业药师坐诊,仅有丰台区一家小型药店表示,“药师今天有事请假,明天就会过来”。

 

催生一条龙产业链

 

在不少挂证者和租用机构看来,租证是一个能让双方都达到获取利益目的的“双赢”行为,因此,也逐渐成为很多行业内的“潜规则”。

租证市场的火爆,甚至催生了专门为租用双方牵线搭桥的中介和网站的出现。

法治周末记者在搜索引擎中输入“租证 挂靠”的关键词,立刻出现了很多租证网站的信息。“实力国企因办理资质的需要特聘注册一级建筑师,企业诚信可靠,报销来回差旅费,与企业直接面签”“个人护士证出租,已经通过护师考试,明年3月能拿护师证,仅限福州地区”……

尽管近段时间,租证问题引起了舆论的极大关注,但在这个名为“租证网”的网站上,各类租证业务依然“风生水起”。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还有一些招聘网站,打着招聘工作的旗号,但实际办的却是资格证招租寻租的业务。

各类租证网站的出现,也逐渐替代了曾经较为火爆的租证中介服务。

陈锋此前曾是一名租证中介,他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中介最初多以QQ群聚集,多通过熟人推荐,或在各大论坛贴吧搜集整理有意租证者的信息,为这些有需求的个人和企业牵线。

中介一般对出借证书的个人不收取任何费用,而是向用证单位收费,费用从几千到几万元不等,主要是依用证单位所需证书的种类和数量而定。

每类证件的租金有大致的“市场价”,但大城市、大企业的费用会更高,中介一般会从这类租金中赚取差价。类似注册电气工程师这类含金量高的证书,由于持证人数有限,租金普遍在10万元/年左右,中介费用自然也会收的高。

不过,中介里的猫儿腻也很多,除了抬价、两头吃钱、私吞定金等常见手段外,更有甚者会通过制作假证书来骗取租证方钱财。

随着越来越多租证类网站的出现,如今中介也主要选择在这上面发布信息。

陈锋表示,网站上虽然也有个人和单位直接发布的寻租信息,但更多是中介代理,“这些网站可以通过用户购买发布点发布信息或从中抽成等方式来获利”。

除了牵线搭钱的中介外,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想成为能“轻松赚钱”的“挂证族”,各类培训机构也应运而生。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网上培训机构的质量良莠不齐,有的自称可以花高价报“包过”班,还有的培训机构承诺即使不符合报考资格,也有办法通过“人为操作”来代报名。

法治周末记者向一家网络培训机构咨询报考二级注册消防工程师的条件,一位自称刘老师的客服人员在了解到记者既非消防工程相关专业毕业,也从未从事过消防安全技术工作后,主动提出可以帮忙代为报名。

“报名环节可以进行操作,不会有风险,不过,报名培训价格会相应提高。”刘老师并未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更多细节,但打包票地表示,考下证后公司可以直接提供挂靠,“一年能有3万至4万元的收入。”

法治周末记者从多方了解到,考下证后免费推荐挂靠,是许多培训机构向学员的承诺。

 

挂证族自述:没那么轻松

 

做了多年“挂证族”的王乐帝年初选择了在一家设计院正式持证上岗,自己手里的几张证书也暂时安静地放在了抽屉里。

“不挂了不是因为没有市场,而是因为现在风险很大。”每次听到身边朋友评价他“躺着就赚钱”,王乐帝总是无奈地笑笑,其实真没那么轻松。

想挂证首先得有证,单从考证来说,除了要支付必要的教材、培训、报名费外,更重要的是要花时间去复习,王乐帝最初考下的两个证就是在工作之余挤出时间学习的。

证件下来了,想要挂出去,不但要上各大网站论坛去了解大概的价位,还要提防中介的手段。

王乐帝的一个朋友就是因为轻信了中介,和中介直接签了协议,并把证交了过去,最后资格证被中介频繁挂靠拿不回来,一直受制于中介控制。

即便和企业直接签协议,要注意的也有很多。

王乐帝直言,头些年,相关部门对租证行为的监管不是很严格,因此,挂证的操作相对简单,对社保方面的限制也很少,他最多时曾同时在不同单位挂靠了4个证,每年光挂证就有20万元的收入。

但近两年各地不断完善监管政策,加之对社保方面的审核,一些单位为求保险,会在挂证时提出在本单位上社保的要求,对于一些自由职业者还好,但对于有固定工作的挂证族来说则增加了操作难度。

挂证和挂章是又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王乐帝解释称,前些年将建造师证等挂在建筑公司,一般只要求挂证,因为企业主要是在年审、资质等方面用这些证书“充数”。

但近两年,很多企业寻租建造师证,要求既要挂证也要挂章,这就意味着,你的证将被用到实际项目上,项目相关资料也会盖上你的执业章。

“如今实行项目经理终身责任制,一旦出现问题,将承担首要责任。”因此,尽管挂证挂章的租金很高,很多人也不愿承担如此巨大的风险。

市场的不断变化也使以前一些还算吃香的证逐渐没落了。

王乐帝举例称,比如,二级建造师证寻求挂靠,企业现在往往还会要求要有安全员证,而且随着抽查力度的加大和一些客户警惕意识的提高,即便是挂证,现在必须露面“出席”的时候也越来越多了。

国家对租证市场的严控,让不少像王乐帝这样比较谨慎的挂证族相继选择退出,但只要还有市场,就依然会有人接着做。

在王乐帝看来,考证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证虽然不好挂了,但毕竟是自己考下来的,对自身日后发展也有帮助。手握多张证书的他目前新工作的年收入就有30万元左右,“其实这要比挂证挣的多,也踏实”。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