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热点讯息 >
揭秘公众号上的“老中医”骗局
2017-12-12 22:53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一台电脑,几句话术。

不到20岁的小满(化名)接受完两天的培训后,摇身一变成了专治妇科疾病的“老中医”。

“不过‘老中医’没当几天,我们的办公室就被警察端了,当时在场的人都被带走了”,回想起两个多月前被抓进公安局的经历,小满至今觉着胆战心惊,“幸亏我只是个刚来打工的,录完笔录就放出来了。”

小满所说的,是今年9月底广州白云警方在“飓风2017”专项行动中破获的一起电信网络诈骗案。根据警方通报,该犯罪团伙打着“老中医”的旗号在微信上给人看病,高价售卖保健品,涉案金额达1000多万元,事主超过万人。

 

“老中医”骗局复盘

 

“当时培训的内容就是教你怎么跟患者沟通,怎么让对方相信你并且接受你的产品,培训老师还会模拟客户对你进行‘实战训练’,他觉得你可以应付患者了,你就能正式上岗了。”小满告诉记者,培训的老师并不教授医学知识,整个公司也没有一个人具备行医资格。

按照小满的说法,他从培训开始,就明白公司所做的业务并不是真正地给人看病,对自己冒充“老中医”的做法也有过顾虑,但当听说别的同事一天就能挣到几千块钱时,他还是心动了。

正式上岗的当天下午,小满就接到了第一个患者的添加请求:“公司开设了很多养生类的公众号,公众号的文章大部分是介绍诊疗故事,并在其中植入带有‘老中医’头像的二维码,患者扫描二维码就能联系‘老中医’。”

通过患者的添加请求后,小满得知患者想要咨询有关子宫肌瘤的诊疗方法,就主动跟患者介绍了自己的“从业经历”——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退休大夫,擅长各种妇科疑难杂症的治疗。

为了取得患者的信任,小满主动将伪造“中医执业医师资格证”的照片发送给患者,并传送了一些熬药视频。

“我这个患者是江西的,没提出要见面问诊的要求,但很多同事的患者都要求见面,这时候他们就会说现在预约只能约到三个月后了,要是能等也行,但会错过治疗的最佳时机。”小满告诉记者,他们的底线是绝不见面,“选择在网上看病的人也基本上不会真的到现场”。

取得患者的初步信任后,小满开始“开具处方”,他告诉患者,所用的药方中有一部分需要配合他的“祖传秘方”,而这部分药只能从他这里购买,一个疗程下来需要3万元。

让小满没想到的是,这个患者竟然很爽快地答应了,正当小满对“售药”胸有成竹时,警方的破门而入让他从“发财梦”中惊醒。

“还好警察来了,要是真的卖成了,我估计现在也被关着呢”,小满反省道,他根本不知道将要出售的药的成分是什么,“网上‘老中医’诊疗的套路基本都是这样的,骗钱才是目的。”

 

慢性病成主攻领域

 

记者在微信公众号中以“老中医”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类似于“老中医治祖传减肥”“老中医治内分泌失调”的公众号多达几百个,治疗的疾病主要包括减肥、妇科疾病、皮肤病等。

记者随机选择了一个“老中医治痘痘”的公众号进行关注后发现,该账号的注册主体为个人,进入公号后,页面立即弹出“我是你的私人医生肖甫媛,行医42年专治妇科”的字样,下方还显示有二维码图片,记者通过扫描二维码添加对方后询问后,“肖医生”就开始主动搭讪,并推荐药品。

记者提出要查看其执业医师资格证,对方回复“你可以在百度上搜索我的行医资格”;记者随即指出即使在查到有行医资格也不能判定提供诊疗的就是医生本人,对方指出可以进行视频问诊。

而当记者问及当面诊疗事宜时,对方以预约排队为由搪塞,第二天,记者再对此进行询问,对方就不再回复。

为什么会有不少患者选择在网上找“老中医”看病?互联网观察人士易北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从微信“老中医”广告的内容看,治疗的疾病多为易复发的慢性病。

“就像牛皮藓等,本身就很难治愈,药效是否明显的界定也很模糊、很主观,而且患者多数会遇到久治不愈的情况,这种‘有病乱投医’的心理也很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易北辰分析说。

 

在线问诊处灰色地带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已有多地警方对“老中医”骗局出手打击。例如,119日,湖北仙桃警方捣毁了一处公司化运作的电信网络诈骗窝点,该案犯罪嫌疑人通过网络推广“治疗”各种疑难杂症,成功“吸粉”后冒充老中医推销中草药膏,截至目前,全国共有2000余人受骗,涉案金额超过300万元。

“从案件描述看,不法分子的行为涉嫌非法行医、生产、销售假药和虚假宣传。如果行为人生产、销售假药不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但存在以诈骗方式进行销售的行为,则涉嫌诈骗罪。”北京律协医药卫生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道信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万欣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

按照执业医师法的相关规定,医师在实施医疗、预防、保健措施之前,必须要亲自诊察和调查,没有经过医师的亲自诊察不能做出处理决定。

“中医更讲究‘望闻问切’,对于不进行面诊就开药的诊疗行为,消费者应该万分警惕。”万欣提示,根据相关规定,为了保证患者的医疗安全和医疗质量,如果在线诊疗,医师也必须是在所在医疗机构里面、通过医疗机构的远程医疗服务设施向其他患者提供医疗服务,法律责任主体是医师所在的医疗机构。

“目前国家并没有放开互联网医疗,在线问诊行为处于灰色地带,严格来说纯线上的诊疗行为都属于非法行医。按照执业医师法,只有医疗机构才有资格开展远程诊疗服务。”万欣说道,对于网络平台上存在的“老中医”骗局,相关部门的监管难点在于调查取证较为困难,网络平台也应对非法诊疗类信息作出重点筛查删除,创造好的网络环境。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