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 人物 >
难以留住的乡村教师
2017-12-08 10:20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王京仔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资料图。


“年轻人的压力更大。”相比较快要退休的“老教师”们,像杨慧慧一样的年轻教师就成了教学的主力,“今年暑假,我们学校就走了十几个青年教师”,杨慧慧呢喃着“留不住,根本留不住”

 

法治周末记者 王京仔

“你稍等一下,我这边有事,早自习英语老师没来……”还没来得及正式“道别”,杨慧慧(化名)就匆匆挂断了电话,只留下学生一声“杨老师,你快来”的呼喊。

这一耽搁就是40分钟。早上8点,本来早上没有教学任务的杨慧慧还没来得及吃一口早饭,而此时距离她起床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

对于近期出台的《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再次提及“重视建好建强乡村教师队伍”的消息,身为湖南一名普通乡村教师的杨慧慧也有所耳闻。

然而,沉默半晌后,她最终还是留下了这样一句感慨:“如果有合适的工作,我不会选择再当老师。”

 

教师,非第一选择

 

对于大学期间选择经济学专业的杨慧慧来说,教师并不是她职业的“第一选择”。

2013年6月,从衡阳师范学院南岳学院毕业后,杨慧慧进入一家汽车公司当了会计,但不到3个月,“没有保障”的工作已经让她有了跳槽的念头。

看到自己手中的教师证,教师就成了她这次跳槽时的选择。

“可能因为是师范学院,我们在考证时都会选择考一张教师证备着。”尽管专业不对口,但全班的30多个女生中,至少有20个都考了教师资格证,杨慧慧回忆,“家长们也认为,对于女生来说,教师的稳定性算一份相当不错的职业”。

成功通过考试之后,杨慧慧成为了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顺县下属一乡镇中心小学的一名教师,也是这间学校仅有的5个“外地人”之一。

“我们当时这5个人都是20多岁的年轻老师,其他大部分老师都是上了年纪的当地人。”在杨慧慧的记忆中,当地的年轻老师实在为数不多,“有个22岁的小姑娘一毕业就去了,因为她家到学校走路只要10分钟。”

包括杨慧慧在内的80多个老师,承担起了全校1700多个孩子的学习任务,“根据学校需要,缺什么科目老师就当什么科目老师”。3年间,杨慧慧教过数学,也教过语文。

“那是我待过的最好的学校。”现在已回到家乡成为一名乡村教师的杨慧慧感慨,这包括她求学过程中所见识过的学校。

天气晴朗时,老师们就能带着学生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声令下,孩子们就爬上山去感受自然;每逢春游和野炊,孩子们的背篓里会带着家里的特产,老师们也会动手做几样拿手菜,席地而坐,几盆饭菜就能被瓜分得干干净净。

“人情味”则是杨慧慧至今惦念的原因,当地的同事在早上上班时就会将“好菜”带到学校,中午在办公室“聚餐”时,她根本不用开火。

而每每家访,质朴的家长总会往手上塞一把板栗,“不是什么好东西,就一点心意”。这是杨慧慧离开时总能听到的一句话。

“现在学校也实现了‘班班通’,每间教室都有了电脑。”从前同事那里,杨慧慧知道了这一年多来学校的变化,“尽管和城里有着差距,但确实在一步步变好。”

 

繁重的教学压力

 

尽管有着“最好的学校”的3年回忆,但当返回家乡找工作时,杨慧慧仍没有把教师作为她的“第一选择”。

“总要先有份工作。”在以3分之差和公务员失之交臂后,看到2016年湖南省特岗教师招聘的消息,杨慧慧不得不再次选择“老本行”。

“除非自己的家在那儿,一般人多会报镇上的学校。”再次与家乡镇上中学的1个岗位错过的杨慧慧,最终调剂到了湖南省津市市一下属乡的乡中学成了一名教师。

而这次,更坚定了她“不再当老师”的念头。

“实在太累。”6点起床,6点半备课,晚上10点才能下班,杨慧慧数着自己的时间表,这一次担任数学老师的她,不仅要带初一和初三两个班级,还是其中一个班的班主任。

“这里太缺老师了,每个老师至少都要担任两个班级以上的主科教学任务。”一共6个班的初中教学,像杨慧慧一样的数学、物理、生物老师一人要教两个班。

语文老师尽管只用承担一个班的语文教学任务,但还要另外承担历史、政治、地理的教学,“地理老师甚至要教4个班”。此外,所有的老师还要兼任美术、体育等副科的教学。

“26节课”是杨慧慧一周的基本课时,为此,一个月她至少要准备36篇教案。另外,兼任健康课、研学课的她,还要额外准备至少4篇教案。

“年轻人的压力更大。”相比较快要退休的“老教师”们,像杨慧慧一样的年轻教师就成了教学的主力,“今年暑假,我们学校就走了十几个青年教师”,杨慧慧呢喃着“留不住,根本留不住”。

 

留不住的年轻教师

 

如今,杨慧慧也即将成为这“留不住”的一员,“我还是想考市里的公务员”。

除了繁重的教学压力,最让杨慧慧“厌烦”的就是那些教学之外的任务,研讨、论文、研学等填满了她本就不富裕的闲暇时间。

“一周至少一篇政治学习笔记,一学期至少15篇听课笔记。”这些都让杨慧慧“头疼”。

同学和前同事们的选择,则让杨慧慧的心更加“动荡”,“我们寝室4个人考了教师资格证,最终只有两个人当了老师”。而杨慧慧的另一位“战友”如今也已考上了公务员。

每当看到工资单时,2000元出头的数目总会提醒着杨慧慧“该走了”,“当然,根据工作年限增长工资会提高”,但还是“有点少”。

国家对乡村教师有生活补助政策。但从去年到今年,近一年半的时间,2400元左右的“补助”对于杨慧慧来说实在“杯水车薪”。

“能留下来的快退休的老师,基本都是当地人。”作为“外乡人”的杨慧慧,“始终还是要离开”。

公务员考试的教材已经再次摆上了杨慧慧的案头,明年就要结婚的她已经为离开在做着准备,“总要为以后的家庭考虑”,她的未来“老公”在市里面等着她。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