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事件 >
儿童性侵:没有永远的旁观者
2017-12-07 10:33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电影《嘉年华》中的女主角小文。她背后新娘穿的白婚纱,象征着被强加在女孩身上的纯洁。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即便我业余时间从事儿童防性侵方面的公益工作,对于儿童性侵问题了解颇多,仍然被电影中呈现的故事与细节,戳中内心。但同时我又深知,比起电影,现实中的儿童性侵问题,要残酷的多,也更让人揪心的多。”“女童保护”公益项目联合发起人之一、记者梁超在观看了电影《嘉年华》后,写下了这样的话。

今年,已经是梁超参与“女童保护”公益活动的第四个年头,而这部讲述女童被性侵、中国女性普遍生存状态的电影《嘉年华》,也在编剧、导演文晏筹备4年之后正式上映。

未成年遭遇性侵,不仅是《嘉年华》中的一个故事,更是每天都在上演的悲剧,根据“女童保护”公益项目提供的数据,2016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案件433起,受害人778人,平均每天曝光1.21起。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6年4年间,平均每天审结的猥亵儿童案件超过7起。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童小军认为,在儿童受到的所有伤害中,性侵带来的影响是最严重的。《嘉年华》也通过电影的形式,向观众讲述了一个女孩在遭到性侵后,来自家庭、社会以及司法的二次伤害。

 

纯洁,一个虚伪的概念还被强加在女孩身上

 

“叫你穿那些不三不四的衣服!整天披头散发像什么样子!”在听说12岁的女儿被强奸之后,因为外出喝酒跳舞晚归,已经好几天没有跟女儿联系的妈妈,疯狂地扔掉女儿小文衣柜里的裙子,并将她拖进卫生间,剪掉了她的长头发。在此之前,她在医院的走廊里狠狠地打了小文一巴掌。

12岁的小文和新新,因为和新新的干爹——一位商会的刘会长,一起外出唱歌而夜宿宾馆,当晚,这个中年男人闯入房间,强奸了两位小学生。两个小女孩对此懵懵懂懂,只是从同学那里要了治疗肚子痛的药片。直到新新将事情告诉妈妈,她们才被带到了医院进行检查。

在医院的走廊里,新新天真无邪地问小文:“处女膜是什么?”直到那时,她们也不明白,性侵是怎么一回事。这是电影《嘉年华》中的一个片段。

梁超在工作中发现,现实当中,很多孩子的家长很难在第一时间就发现孩子受到了性侵害,很多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监护人才能发现。她认为,很多父母无法从孩子的异常中判断出可能存在的危险,比如,孩子很喜欢去玩的一个地方突然不想去了,不想上学了等,有时候是因为互相之间没有建立信任感,家长没有耐心,导致孩子不愿意说,甚至是提到了却没有引起家长的重视。

导演文晏在创作剧本的过程中,为了了解这些孩子的行为心理,读了很多心理学书籍,拜访了一些和未成年人打交道的社工、律师和心理咨询方面的专业人士。她发现,发生这些事的时候,他们普遍年龄很小,还处在比较懵懂的状态,因此不一定会表现出非常强烈的创伤反应,好像把这个事情忘记了,看上去没有问题。“这种一次性伤害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处在这种状态。但是很多年以后,这些东西会重现于她们的生活,甚至给她造成非常巨大的困扰。”文晏说。

但这并不是结束,“这种事情往往到成年以后又回来,这个伤害会重新浮现”。文晏一直在想,为什么性侵儿童这样的事情会一直存在,她也觉得很困惑。“这些孩子如果一个个都有心理问题,十年以后会发生什么?影响的远远不是发生案件的孩子,会辐射到他们的生活中,他们的后代、他们的家庭,很多问题都会发生,甚至以我们无法想象的方式发生。”文晏忧虑道。

一部由英国全国防止虐待儿童协会拍摄的宣传片,将性侵的阴影比作一条蛇,在她年幼时,在她的童年时光里,在她是个大学生时,甚至当她已经子孙满堂,与家人谈笑时都会悄悄的出现,缠绕着她,取代脸上难得的笑容,直到她躺进棺材的那一刻,象征着性侵阴影的蛇形才慢慢离去。

童小军也认同这种观点,“这种伤害是不可逆的,对于受害者来说,主要体现在亲密关系、婚姻关系的建立,对异性的信任等方面。一般来说这种影响是终身的,受到侵害之后,他可以存活下来,可以像别人一样的工作、生活,有些孩子甚至无法正常生活,但是对于异性关系,未来的家庭、孩子都会产生影响”。

在《嘉年华》这部电影里,伤害不仅仅来自怨恨女儿的母亲,还有警察的一次次问询、质疑。事发当晚,两个少女曾经向前台点了4罐啤酒。喝啤酒似乎不是一个“好女孩”该有的行径,于是警察不停地追问着喝酒的细节,“谁点的啤酒?你喝了几罐?”

小文的妈妈和警察为此起了争执,小文借故上厕所离开。由史可扮演的律师发现了小文的异常,跟了过来,在厕所里挨个推门寻找,最后发现了蜷缩在杂物间的小文,并为她披上了自己的西装。这是在事情发生后,小文感受到的唯一温暖和理解。

这样一部压抑的电影,导演却用了一个繁华的名字《嘉年华》,文晏解释说:“这个社会如此浮躁、如此喧嚣,就像是嘉年华。但在浮躁和喧嚣的背后,有太多东西被遮挡住了。”

文晏凭借《嘉年华》获得了第54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导演奖,同时这部电影还获得了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3项提名,文晏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说:“《嘉年华》不仅是中国的故事,也是全世界正在发生的故事。我特别感谢两位女主角为那些没有发出声音的孩子发出声音。”

今年更早一些时候,《嘉年华》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是今年唯一入围的华语片,用的英文名字是Angels Wear White——《穿着白衣的天使》。文晏说,她看到穿着白婚纱拍照的新娘,意识到直到今天人们还在探讨女孩子的纯洁,“这是唯独对女性还在说的,仿佛受到侵害以后你就不纯洁了。其实孩子是无辜的,她没有做任何的错事。所以我就突然意识到这个白色,这个纯洁,其实是我们当今社会一个极大的虚伪的概念,还被强加在女孩身上”。

 

公道呢?失职的是整个社会

 

11月29日,在单向街举办的《嘉年华》主创见面会上,作为主持人的资深制片人戢二卫开场提到,“剧本创作于多年前,如果说跟现实生活重合了,那就是生活抄袭了创作”。然而,如同梁超在文章中提到的一样,其实,现实比电影残酷的多。

最初,文晏在报纸上读到一则儿童性侵的新闻,随后,她发现类似的案件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到处都有,很多不了了之,有的敷衍了事”。看到越多这样的故事,她越发忧虑,“我一直在想,这些孩子究竟该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

当时文晏作为《白日焰火》的制作人,正在为此忙碌,但是这些新闻、这些孩子却久久地存在于她的脑海中。沉淀了很久,她决定用电影对抗现实的无力感。“希望人们能给予这些孩子真正的关心,而不是简单地消费这些事情。我觉得这是旁观者的一种责任。”文晏说。

因为这部电影题材涉及到儿童性侵,被很多人称为中国版的《熔炉》,然而不同于《熔炉》的表现方式,电影中既没有女孩们遭受侵害时的画面、内心的恐惧,甚至也没有家人讨回公道时的愤怒与艰难。

“跟预想的不一样,叙事很平淡,没有过度煽情和渲染恐怖氛围……戏剧冲突不够。”一位观众看完电影留下这样的观影感受。

故事并没有把重点放在侵害的过程中,甚至施害者刘会长也仅仅是一个模糊的影像,没有一个特写镜头。电影关注的是孩子们受到侵害之后,她们将面对怎样的生活,而这也是导演的有意为之。“我觉得煽情的电影是在低估观众的智商。而且我觉得,就像这个问题,它开始触动了我,也不是简单的,就是个情绪,或者就是愤怒,就是悲伤,我觉得光是愤怒和悲伤都不能持久,而能够持久的是,它给你的思考。”文晏说。

饰演小文爸爸的耿乐甚至因此产生了辞演的念头。耿乐透露,自己第一次看剧本时心情很沉重、很气愤,总想着“能帮孩子做点什么”,但到故事结束,他依然什么也做不了。他找到导演,希望可以有爆发的机会,有释放的戏份,甚至希望能演警察的角色,演警察的话就不用那么委屈、那么心痛。但是导演劝服了他:你觉得现实生活中有这样的英雄吗?这种无能为力更是社会常态。

新新的爸爸是刘会长的下属,他带着一台全新的苹果手机找到小文的爸爸,“即使刘会长被关到监狱里待几年,出来依旧呼风唤雨,除了孩子们被指指点点,我们又能得到什么?还不如收点钱,让新新上个好中学,有个好前途”。他们选择了妥协,收了手机和新新的学费,放弃起诉刘会长。

看着那台被推过来的手机,小文母亲口中那个窝囊、无能的父亲狠狠地掐灭烟头,喃喃地说道:“公道呢?”

当然公道并非那么简单,司法部门请来省里的医生再次进行检查。小文两腿张开被固定在冰冷的仪器上,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医生戴上白手套检查她的私处,然后是一名女医生,机械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随后他们在记者会上为施害者作伪证,声称女孩并未受到性侵。这样的反转在电影院里直接引起了观众的谴责。

一位观众直接对文晏表达了疑问:片中这位官员只是“民间商会会长”,怎么可能具备如此巨大的能量。文晏说,她做了很多研究,也对这样的现象感到震惊,“孩子是社会的一面镜子,反射出社会的样态”。

当然电影的最后,文晏设计了一个“得到公道”的结局,涉事人员都受到了相应的惩罚,当地也开始开展儿童保护的工作。但是文晏笑言,这是一个有时代烙印的结局。在文晏看来,“失职的是整个社会,哪怕一个人做到了他该做的事情,这些事情也可能会被叫停”。

 

打破沉默

 

关注女性话题的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张红萍,在《嘉年华》上映之初就推荐大家去观看这部电影,“在这个性侵害事件频发的社会,这部电影把这个情况真实的反映了出来,让我们看到一个女孩的成长是多么的艰难”。

在张红萍看来,近几年关于儿童性侵的案件频繁曝光,这并不等于以前没有,即使现在已经曝光的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犯罪心理学专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估算,性侵害案件,尤其是针对中小学生的性侵害,其“隐案比例”是1:7——有7起案件,才有1起进入司法程序。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方向明在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的一项报告中称,其研究文献中提及的女童被性侵的比例为7.5%至11.5%;男童被性侵的比例则是6.5%至9.6%。

梁超曾经在自己的朋友圈分享过一篇关于一名女性在遭遇性侵后,对自己的成长、生活所产生的影响,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有5个人向她倾诉曾经被猥亵、性侵的经历,其中包括四女一男。虽然他们已经长大成人,幼时的很多事情已经忘却,但是这段经历却被留在了记忆深处。

梁超一再强调心理干预的重要性。同时她认为,在事情发生后让孩子反复去回忆当时的情况,是一种粗暴的执法方式,对孩子也是一种伤害。

目前,宁波、绍兴等多地已经开始实行“一站式询问”并设立了专门的场所,增加受害者的安全感。一次性开展案件询问、身体检查、证据提取、心理疏导等工作,方便后续办案单位在办案过程中调取材料,减少反复询问。

童小军提出,受传统观念的影响,遭到性侵的孩子在原来的生活圈子生活是很艰难的,通常他们会选择搬家,到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这需要做儿童保护的人能够广泛而密集地向公众宣传儿童性侵究竟是怎么回事,应该如何对待这样的孩子,家长应该提供怎样的环境和态度。”童小军发现,许多家长在事发后,都会指责自己的孩子,甚至用“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这么笨、你让我们丢脸了”这样的话进行责骂。

除此之外,童小军认为,在立法方面应该增加《儿童性侵罪》,“删除嫖宿幼女罪是一种进步,但是儿童被性侵和成人被强奸需要有不同的认定和量刑,应该重罚”。张红萍则在朋友圈呼吁大家推动《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信息公开实施办法》的立法。

在这个方面,江苏已经开始尝试首次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人员”信息。12月1日,江苏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依法对4名涉嫌强奸、猥亵未成年人的被告人集中宣判。司法机关表示还将向社会公开这4人信息,公开内容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照片、年龄、案由等事项,并禁止其从事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工作。在今年8月,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也正式启动了“限制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从业工作”。

从事“女童保护”这几年来,梁超发现,其实一切都在改善,人们对于预防性侵越来越重视,家庭中的父亲、社会上的年轻人也开始慢慢受到影响,关注儿童保护。

而这也是文晏、童小军、张红萍希望看到的,不论是通过电影、公益组织的活动还是专家的宣传,人们能够有所思考、有所改变。就像这部电影前期海报上的4个大字:打破沉默。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