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规则 > 互联网 >
空包网站的生意经
2017-12-05 22:51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来源:法治周末

 11.png

789空包网报价。资料图

 

原题:假交易真信息 25代发空包裹

空包网站的生意经

 

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一单一用,快递代签”“真实底单,物流信息和快递官网同步”……当刷销量、刷好评等行为被人们诟病时,刷“空包裹”的行为又渐渐暴露在人们的视野中。

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将于201811日起施行,根据新法,经营者采用刷单、炒信等方式,帮助自己或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宣传或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情节严重的,最高可处200万元罚款,吊销营业执照。

相比过去用行政手段打击刷单,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无疑加大了处罚力度。然而,在距离新法实施还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刷单活动依然以不同的形式“顽强”存在着。

 

25可发真实空包裹

 

在网上输入“空包网”进行搜索,会跳出“空包网90”“空包网100”“58空包”等上百家空包代发类网站,随手打开几家网站,只见其网站布置、功能分类等非常相似,最上方显眼位置列着“单号价格”“购买单号”等主要功能,下方则是“诚招代理”“行业动态”等板块。

记者浏览了多家空包网站的单号价格,发现一个单号的报价多在1.5元—2.5元之间。如“空包100”网站上有一份价格表,详细列出了阿里系、京东、拼多多平台上的卖家购买不同快递单号的价格:淘宝/天猫/阿里上的卖家购买一个天天快递的单号需2.5元,京东卖家购买一个全峰快递的单号价格是1.95元,而拼多多卖家购买一个全峰快递的单号价格是1.70元。

789空包网、空包7等网站的价格表中,还涉及美丽说、1号店、钱宝、贝贝网等电商平台。

了解大概价格后,法治周末记者以不同电商平台上卖家的身份咨询了几家空包网客服,后者均表示所谓的空包代发,其实与正常的发快递一样,只不过前者发送的快递盒子里是空的。

空包100的一名客服向记者解释,网店卖家提供发件人信息和收货人信息后,空包网就会按照该信息,通过快递公司发出一个空包裹,众所周知,每件快递都对应一个运单号,卖家拿到运单号后将其填写在网店后台的发货系统中即可。之后,后台的发货系统中就会和快递官网上的物流信息同步。

“它和真实发货一模一样,就是用来刷单的。这样淘宝等平台只知道你是真实发货了,但并不知道你寄出去的到底是什么,能保证不被封店、罚款等,很安全。”上述客服人员表示,公司还提供代签服务,即快递到达收货地区时,公司会通知当地的网点,用买家的名字帮忙签收,这样一来,物流信息也会显示是买家签收,“不要卖家亲自签收的”。

不过,当记者询问买家信息如何获得时,几乎所有客服都表示需要卖家自己想办法。“我们只提供商家发货服务,你的网店必须先有人下单买东西,然后才能使用我们的空包代发服务。”789空包网站的一位客服人员表示。

 

骗子混杂 模式易复制

 

对于空包网的运作,有些网友大呼是骗局。记者注意到,空包网早在2015年就已经开始活跃,一位曾在空包网上购买过单号的网店卖家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曾在两个空包网上买过单号,付完款拿到单号后,过了四五天后台都没有显示物流信息。问了一些技术人士后,才意识到空包网很可能是自己建立了单号生成软件和快递官网,半年之后那两个空包网都搜不到了。

而当记者向几家空包网询问单号真实性问题时,几乎所有的空包网客服都表示能保证一单一用,真实发快递。

“从我们这里买的每一个单号,都是真实有效的,可以在快递公司的官网上查询到物流信息。我们保证一单一用,可提供真实底单、盖章证明和内网截图。”789空包网站的客服人员表示,公司跟快递公司总部有合作,因此价格很低。

但也有空包网表示,单号是真实有效的,但并不会真的发包裹。

赵幸(化名)经营网店已经有7年时间,对于空包网及网络上的各种刷单行为,她都有所接触和了解。赵幸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几年前空包网大多采用的是购买快递单号、自建单号生成软件等手段“发快递”,但电商平台的反刷机制在不断升级,再加上快递公司几乎全部向电商平台开放了接口,因此以前的做法已经很难行通,目前很多空包网都采用真实发空包裹的做法。

记者搜索近两年新闻和社交网络发现,确实有不少市民频频收到空包裹,包裹中装的不是垃圾就是包装纸,而这种空包裹正是网店卖家用来刷单的空包。

“买单号的网店卖家大多都是先找刷单公司刷销量,只有把销量刷出来,才会去买单号发空包。而那些刷单公司又从各个渠道购买了大量个人信息去刷单,这才会导致一些市民莫名收到空包裹。”赵幸表示。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这些空包网不仅提供空包代发服务,还提供收藏店铺、增加搜索量、浏览量等服务,甚至还大力招代理。

“这些网站的模式太容易复制了。人们交点钱就能做代理,代理再花点钱做个类似的网站,一家新的空包网就出现了。”赵幸说。

 

空包网、卖家构成虚构交易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律师表示,交易、支付和物流信息构成了电子商务生态中三类最为重要的呈现载体,空包刷单也因此成为刷单产业链中的重要环节。

麻策指出,不管是《网络交易管理办法》,还是新修订的即将于201811日起施行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对于“虚构交易”刷单行为的规制一直是使用民事不正当竞争或行政处罚的方式进行。

“唯一跟以往不同的是,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一次将禁止虚构交易行为写入,并可施以最高200万元的罚款。”麻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空包刷单问题涉及多类主体,如提供空包撮合等服务的空包网、提供快递面单和物流信息的快递公司等,但不论是什么主体,其行为均已构成“虚构交易”,主管机关可以根据法律规定对其进行行政处罚,相关平台或其他商家亦可以提出不正当竞争的民事索赔。

但也有声音认为,若空包网通过正常发快递的方式发出空包裹,快递公司是不可能意识到该行为涉及刷单,因此快递公司不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中国电子商务协会调解中心副主任乔聪军则认为,快递公司根据空包发货特点、数量和运价,是有“明知”责任的,所以在刷单行为中,应当承担部分法律责任。

麻策还表示,因空包行为涉及到相关快递信息,若快递公司、相关空包平台或网店卖家,在用空包刷单的过程中,泄露或非法使用了用户的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话,还可能涉嫌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实际上,刷单问题早已为人诟病,各方也加大了对刷单活动的打击力度。今年620日,全国“刷单入刑”第一案在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刷单组织者李某某因犯非法经营罪被判五年六个月。

法律界人士认为,该案作为全国首例因炒信牟利而获罪的案件,向社会昭示了炒信刷单完全可能被追究刑责,给公众以警示。但在如此严厉的打击力度下,刷单活动依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

对此,乔聪军表示,随着“刷单入刑”第一案出现,以及随着反不正当竞争法、电商法(草案)陆续将刷单列为非法行为,标志着对刷单活动的打击行动已经开始,但在治理成效上,要依靠消费者、平台、执法机构、司法机构等多方主体参与,形成综合治理体系。

“建议政府、平台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互联网技术,吸引多方主体参与,着力解决举证难、处罚难等问题,相信随着综合治理体系的建立和完善,刷单行为会得到根本遏制。”乔聪军预测道。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