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医药 >
西部牧业的潜在危机
2017-12-05 22:32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代秀辉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西牧乳业被通报:至少1.8万罐婴幼儿奶粉使用过期原料。   资料图
   

“此时正值国产婴幼儿奶粉重拾国内消费者信心的关键之际,西部牧业旗下的西牧乳业暴露出如此严重的问题,可以说是给恢复国产奶粉信心的大好局面当头一棒” 


   法治周末记者
代秀辉

对于整个婴幼儿奶粉行业来说,这是一则坏透了的消息。

捅了大娄子的主角是上市企业新疆西部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部牧业”)旗下的一家全资子公司——新疆西牧乳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西牧乳业”)

112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食药总局”)在官网披露了对西牧乳业食品安全生产规范体系检查的情况。

检查结果显示,西牧乳业在生产许可条件保持、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落实等方面存在1219处问题。这其中甚至出现了使用超过保质期的食品营养强化剂作为原辅料生产婴幼儿配方乳粉的状况。

由于事涉婴幼儿奶粉安全,消息一出,业内哗然。

多位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谈到此事,言语中多是愤怒,甚至有破口大骂者。

“此时正值国产婴幼儿奶粉重拾国内消费者信心的关键之际,西部牧业旗下的西牧乳业暴露出如此严重的问题,可以说是给恢复国产奶粉信心的大好局面当头一棒。受此影响,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信心恐将再次受到打击。”中国食品产业专家朱丹蓬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用过期原辅料生产婴幼儿奶粉

 

时间回到今年7月。

2017725日至27日,食药总局组织食品安全生产规范体系检查工作组对西牧乳业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条件保持情况、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落实情况等进行了食品安全生产规范体系检查。

检查结果显示,西牧乳业在生产许可条件保持、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落实等方面存在1219处问题。

在这些问题当中,最引发公众关注的则是西牧乳业在生产婴幼儿奶粉过程中使用超过保质期的食品营养强化剂作为原辅料。

在检查结果中,西牧乳业的生产记录(奶粉干混信息记录)显示,其生产的西悦婴儿配方奶粉(生产批次:20170420)添加了超过保质期的营养强化剂“花生四烯酸(ARA)”。

“该营养强化剂生产日期为2016419日,产品标签标示:常温条件下,未开封的产品保质期12个月;冷藏条件10℃以下,未开封的产品保质期24个月。检查中发现西牧乳业常温保存花生四烯酸,保质期应至2017418日。”食药总局称。

此外,显示为2017041703A2017041803A的两批次西悦幼儿配方奶粉存在同样的问题。

西牧乳业的生产记录(奶粉干混信息记录)显示,其在这两批次奶粉中添加了超过保质期的营养强化剂“二十二碳六烯酸”;该营养强化剂生产日期为20151012日,保质期至2017411日。这两批次奶粉共计生产了18150听,并且销入市场之中。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问题曝光后,西牧乳业在1130日发布了食品召回公告,并将级别定为三级。

“截至昨天,涉事产品的召回已经差不多了,但是具体数据还没有出来。”124日,西牧乳业召回工作具体负责人周俊波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此外,西牧乳业表态坚决将存在问题整改到底。

“针对公司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环节存在的管理不规范、制度落实不到位等问题,我公司将正视问题,认真履行企业食品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不回避,不推诿,坚决将存在的问题整改到位。”西牧乳业在1129日发布的对外公告中称。

“西牧乳业此次暴露出的是对食品安全问题的漠视。”深圳中为智研咨询有限公司研究员张芳莉对法治周末记者说,“由于企业内部管理不严,为降低经营成本,导致产品出现以次充好的事件发生,属于违法行为。”

需要一提的是,西牧乳业的涉事品牌西悦系列1段、2段、3段在112日还通过了婴幼儿乳粉产品配方注册。

 

大手笔投入换来巨额亏损

 

然而,或许要一探究竟的是,西牧乳业到底在西部牧业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西牧乳业的前身是伊利集团旗下的子公司石河子伊利乳业有限责任公司。

20157月,西部牧业以9046.35万元的代价全资收购了伊利持有的石河子伊利乳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并将其更名为新疆西牧乳业有限责任公司。

收购西牧乳业后,西部牧业非常重视,并将其视为布局下游乳制品制造行业、打造全产业链的重要一环。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西部牧业财报发现,近两年来西部牧业对西牧乳业的投入很大。

2015年当年,西部牧业就增加投资对西牧乳业制罐车间412.5万元、502#奶粉标准罐自动灌装生产线设备186.67万元、奶粉气体输送系统设备129.91万元以及牛场基础建设419.49万元和15万吨牛羊饲料项目310万元。

此外,2016年西部牧业增加投资对西牧乳业罐装车间设备330.27万、502#奶粉标准自动罐装生产线设备317.33万元、奶粉气体输送系统设备239.32万元、100吨生鲜乳扩建及周转库房土建工程996.3万元。

然而,大手笔的投入却并未得到很好的回报。

财报显示,2016年西牧乳业净利润亏损4236.16万元;2017年上半年亏损2362.38万元。

对于亏损的原因,西部牧业在财报中解释主要是西牧乳业尚处在品牌创建初期,广告宣传力度较大,为拓展疆外市场,交通运输费用较高。

值得一提的是,在食药总局调查西牧乳业后不久,西部牧业似乎想要把西牧乳业卖掉。

法治周末记者留意到,西牧乳业安全事件曝光前的1118日,西部牧业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出售西牧乳业81%股权的议案。

对于放弃控股权,西部牧业解释是为了西牧乳业“能够引进新的投资者,吸收新的管理人才,更好地发展”。

“我估计出售计划要受到影响了。”朱丹蓬分析。

“西牧乳业此次暴露出的问题,将直接影响西部牧业的出售计划,可能导致企业难以出售,或者企业资产被迫贬值出售。”张芳莉对法治周末记者作出类似表态。

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法治周末记者发稿,西部牧业依然持有西牧乳业100%股权。

 

拿巨额补贴仍难维持生计

 

“其实,西部牧业这两年过得并不好。”谈到西部牧业的处境,朱丹蓬介绍说。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财报发现,西部牧业的烦恼不单单只是一个西牧乳业的问题。

913日,深证证券交易所曾对西部牧业作出处罚,原因是在披露2016年业绩情况时,西部牧业业绩快报披露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与2016年年报相比,存在重大差异且盈亏性质发生变化,业绩快报修正严重滞后。

也因此,西部牧业及相关当事人遭到深证证券交易所处分,公司也因违规被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与此同时,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的一个现象则是,多年以来,西部牧业一直在靠拿政府补助来维持生计。

2013年至2015年,西部牧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717.7万元、2248.94万元、2311.28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则分别为2900.24万元、2757.93万元、4157.18万元。

可以说,2013年至2015年西部牧业拿到的政府补助远高于净利润。

进入2016年,这样的情况更加的恶化。

2016年,西部牧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221.47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4914.52万元。这也意味着,来自政府的补助冲抵了西部牧业近一半的亏损。

而在2017年,政府补助已经难掩西部牧业的亏损。

2017年前三季度,西部牧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035.26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1943.64万元。

张芳莉判断,在现有局面下,目前市场又不景气,西部牧业未来将更加会受到食品安全问题的不利影响,而其经营业绩未来可能持续呈现下滑趋势。

“在没有外部资金进入或优势客户资源支撑的情况下,西部牧业要想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几乎不可能,反而有可能进入恶性循环的怪圈中。”张芳莉说。

“某种意义上来说,西部牧业已经处在一种潜在的危机之中。”朱丹蓬说。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