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当“阿姨”们老去
2017-12-05 21:41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在北京做了10多年保姆的王俊岭,面临养老难题。 资料图

失衡的供求关系,使得这一行业生长野蛮,行业不规范、信息不透明等问题,正成为家政服务行业科学发展的绊脚石。与此同时,因为缺乏明确的可以依据的行业标准和质量体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作为非正规就业人群的一部分,庞大的家政工群体也长期面临法律的窘境

  

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袁敏(化名)不喜欢住家的工作,反而更愿意接小时工的活计。尽管每天都要从北京东北五环边上的费家村,折腾到到城区东二环的一家公司食堂,但在辚辚滚动的车轮里,她有着自己的坚持和算计,“小时工时间自由零活,到休息的时候,还可以逛逛市场,和丈夫做顿好吃的,过过自己的日子”。

相比于保姆和阿姨,她更习惯称自己干家政工,因为听起来“很专业,像个正式的工种”。

尽管20年前初来北京时,还极少有人听说过这个词儿。然而在随后的20多年里,随着二孩政策放开、人口老龄化日趋严峻,大城市对家政服务业从业人员的需求正呈爆发式增长。

据商务部2016年数据,我国需要家政服务的城镇家庭已达到近40%,雇主需求量达到7000万户。“阿姨来了”创始人周袁红表示,目前国内家政服务员缺口依然庞大,“至少缺2000万人”。

 

再难,也得坚持

 

2005年,来北京打工那年,张兰(化名)刚刚22岁,“真的是谁也不认识。”在此之前,她从未出过远门,去过最远的地方是离农村老家30多公里的县城。“那时候一下火车,整个人都懵了,根本不知道要去哪儿,能干什么。”最穷的时候,她的兜里只揣着几元钱,连地下室都租不起,每天的饭食就是一个干馒头。“要掰成三份啃,一顿啃完了,一天就都得饿着。”

而坚持下来的理由,是家里女儿的笑脸和邻村大姐回乡时的一句秘密耳语,“孩子奶粉、上学,都要花钱,她们告诉我,北京打工每个月最少也能挣个800元。”此前半年和丈夫离婚后,抚养孩子的担子就落在了这个年轻女人一个人的肩上。

找到第一份工作已经是20天后。张兰回忆,她是靠着街口的招工小广告,摸到了一家家政公司的大门。入职很简单,只需要一份体检报告。4天后,就有雇主通过公司找上门来。

“接到的第一份活儿需要住家,帮助雇主照顾她刚刚出生的小女儿。”张兰说,她生养过女儿,照顾起孩子得心应手,“雇主脾气也好,遇到我做不好的,从不骂人。”

最初,她每天能赚20元钱,加上工作包、吃住,“每个月能给家里老人、孩子寄上将近500元钱。”偶尔,面对孩子的笑脸,她也会情不自禁想起自己的女儿。“但再难,也得坚持,为了孩子。”

彼时,这个年轻的姑娘还不知道,自己接下的工作,会在不久的未来有了专业的称号——月嫂。此后10年,月嫂行业慢慢规范,她专门去考试,取得了催乳师资格、营养师资格……各种各样的证件,高高的一摞摞在柜子里。

如今,随着“月嫂”行业的水涨船高,张兰的生活好过了许多。即便也会时不时遇到些“糟心”的客户,但张兰应付起来,也已得心应手。

袁敏的选择和张兰截然不同。

来北京的第20年后,她依然坚持着“小时工”的工作。每天7点,她的电动车会准时驶出村口,这是她在城市里工作的通勤工具,省钱又方便,带着她一天穿过半个北京城,去往3个雇主家。

整个上午,她都在择菜、洗菜、切菜中度过,麻利地挥动着锅铲炒菜是她上午的最后一项工作。中午12点,做好了食堂二十多个人的饭菜,她能松下口气,筹划筹划第二天的菜谱和食材。

下午5点,在三环边上的公寓里做家务是袁敏一天中的第三份小时工。“在这一家里已经做了两年多,算是得心应手了。”袁敏解释道,由于雇主的衣服大都需要手洗,尤其是白色衬衣,要用很多清洁剂才能洗得雪白透亮,“每天活一干完,手上都要脱一层皮。”

晚上9点,工作结束。一天下来,她可以得到220元工资。如今,她和丈夫在北京五环外的一个大院里租下了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平房。周边一直在拆迁,夫妻二人也要不停搬家。

虽然这里能租的房子越来越少,房租也从每月120元一路涨到500元,但是对于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的袁敏来说,“只要不拆掉我住的那间屋,我就会一直住下去。”因为比起城里的地下室和昂贵的房租,这里,是她最好的选择。

 

砸掉3颗门牙带来的维权窘境

 

不时,也会有意外发生。3个月前,在替雇主出门买菜时,骑着电动车的袁敏被雇主家小区大门的起落杆砸掉了3颗门牙。出事当天,女主人热心地把她送去医院治疗,垫付了医药费。

但在得知换三颗牙要花销上万元人民币时,雇主一家再没过问过此事,并换掉了袁敏的工作。“我也不知道接下来去哪里找这笔换牙的钱。”顶着说话严重漏风的门牙,袁敏也有些不知所措。

袁敏的遭遇,正是所有家政工都可能面临的窘境。

“家政工工伤这块儿一直突破不了。”多年来一直关注家政工生态的公益组织“一元公社”创始人韩红梅解释称,由于家政工多来自农村,一旦发生工伤或生病,虽可报销其在城市医院的部分费用,但由于需要在老家办理相关手续,很多人还是会选择“绕着麻烦走”。

韩红梅直言,虽然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家政行业正逐渐壮大,但家政工权益保护的问题,始终徘徊难进。“很多时候,意外发生之后,家政公司和雇主都认为应由对方承担后续费用,双方反复推诿,最后不了了之。”

尽管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为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应认定为工伤。

但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市场上的正规家政公司虽是按照流程注册的,但大多实际上只承担中介机构的职能。家政工通过中介和雇主建立联系,二者之间建立的是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

“由于不属于劳动关系,家政工的权益不受劳动法保护,其受伤也难以认定为工伤,解除聘用合同或聘用期满后终止也没有经济补偿金。”在学法律出身的韩红梅看来,由于法律制度、管理措施尚不完善,作为目前市场中主流的经营模式,“中介制”在劳动安全、劳动权益、服务质量等方面均存在一定风险。“但办法,现实就是这样。”

此前,曾有业内人士提出在家政服务行业实施“员工制”。然而,长期从事家政服务业研究的中华女子学院法学院教授刘明辉对此并不看好。“家政中介的老板不愿意‘分蛋糕’是最大问题。”刘明辉认为,“缴纳社保导致用工成本提升是阻碍‘员工制’推广的重要原因,而人员流动性太大是另外一个原因。”

此外,日常休息也成了难题。按照现有的行业规定,家政工每周可以休息1天。然而,总有家政工向韩红梅吐槽,自己的休息日,“几乎不出门,也很少往远走,怕迷路”。

但这看似被浪费的一天,却是许多人通过十几年的努力才争取到的。“从没有休息日到两周带薪休息一天,再到现在,大的家政企业都是全年63天带薪休息。”韩红梅说,这个争取权利的过程,花了整整10年。“其间艰难,很难概述。”

 

行业尚不能审核信用

 

而由于家政与中介公司之间的松散关系,产生的失序、失范等问题也让整个行业备受争议。据袁敏介绍,每次在正式达成雇佣关系之前,雇主筛选家政服务员的手段有几种,其中最重要的是面试和试用。

面试时,准备证书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健康证、育婴师证、营养师证……”袁敏坦言,但这些证书其实很容易拿到。今年央视的“3·15”晚会也曾曝光,拿着各种资格证的月嫂其实一堂培训课都没上过。看似名头很大的资格证,其实只需要交钱即可买到。粗陋的筛选机制下,信息不对称在家政行业内普遍存在。

更大的软肋,则是家政服务公司缺乏信用审核的手段和工具。“比如犯罪记录、信用记录、个人病史等。”“阿姨来了”创始人周袁红表示,由于家政服务公司没有信用审查的能力,行业就容易“藏污纳垢”。周袁红形容现在的家政行业状态是“走夜路,撞大运”,整个行业还没有浮出水面。

为规范目前良莠不齐的家政市场,今年7月,国家发改委、人社部、商务部等17部门印发《家政服务提质扩容行动方案(2017)(以下简称《行动方案》)。《行动方案》要求加强家政服务行业诚信体系建设,建立家政服务企业、从业人员信用记录,并相应纳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和“信用中国”网站。

“即便在对家政工群体的法律认可及保障上,《行动方案》依然捉襟见肘。”韩红梅表示,“但对于整个行业来说,这是一个方向,也是一个信号。”

 

“再往外搬,可怎么上班呢”

 

在韩红梅看来,中国城乡间收入差距大,但大多数进城务工的农民工群体没有被纳入城市的福利保障、户籍保障体系中。“客观来讲,你越是不欢迎外来劳动力来城市扎根,它的供给就越短缺,行业生长就越野蛮。”

袁敏对此深有感触。在北京生活了20年,她仍旧觉得,像在海里漂着,看不到岸。“我们养老该在北京吗?生活成本太高……但回老家,老家也啥都不剩,只剩一个户口。”在袁敏身边,她的许多家政工同伴,当了一辈子北漂,工资都寄回给了老人、孩子,自己的养老问题毫无着落。

“北京未必让我们把这里当成家。”袁敏说,“没有社保,等到老了,干不动活儿了,我们可能就不得不回老家了。”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一天被无限提前了。不久前,她收到通知,由于出租屋存在安全隐患,她和丈夫要在10天内搬离自。

袁敏手足无措:她如今已经住在城市的最边缘,但雇主们却大都住在城里。“再往外搬,可怎么上班呢?”而她最常使用的电动车,也已不让在室外充电了。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