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在通往民主的路上一路狂奔
2017-12-05 21:09 作者:陈夏红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1976年,西班牙发行的卡洛斯国王邮票。资料图

 

陈夏红

197749日,苏亚雷斯趁复活节假期,宣布西班牙共产党的合法化。这是西班牙历史上的重要时刻之一,当然也在政府内部引起了轩然大波:保守的佛朗哥分子视之为背叛和挑衅,来自军方的海军部长率先提交辞呈,陆军部长和包括财政部长在内的其他文职领袖们,也都动了挂印而去的念头。

整个4月,苏亚雷斯不得不专门安排时间,与形形色色的军方领袖商谈。最终军方接受西班牙共产党已经被合法化的事实,但对苏亚雷斯的怨恨也不再遮遮掩掩。军方甚至专门致函卡洛斯国王,表达他们对苏亚雷斯的不满。据说为了防止军事政变,有段时间苏亚雷斯甚至悄悄减少了给军队的汽油配给。

与共产党合法化同步,政府方面与埃塔组织的关系也大为缓解。一方面,政府通过中间人,与埃塔组织展开直接谈判;另一方面,政府屡次颁布大赦令,释放数量可观的埃塔分子。为保证大选平稳举行,政府以承诺520日全面大赦为条件,与埃塔组织内部最重要的两派势力达成了停火协议。

除却两个心腹大患,西班牙迎来民主转型最终的条件。19776月,西班牙大选如期举行,共有1800万人参加大选,这意味着将近80%以上的选民认可这次选举。而参加选举的绝大部分民众,都明确地表达出改革的意愿。

事实上,选举是一个相对公平的政治观点大超市。无论是佛朗哥分子,还是西班牙共产党,当然也包括相对温和的各个党派,都可以向选民兜售其政治观念。在大选中,佛朗哥分子当然也阴魂不散,试图卷土重来。

比如,佛朗哥逝世后担任首相的阿里亚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公然表示,他经常前往佛朗哥墓前拜谒,请求佛朗哥在冥冥之中回归,收拾混乱的局面;在竞选集会上,阿里亚斯甚至公然号召与会者大声呼唤佛朗哥……至于选民愿不愿为此买单,则既取决于政治团体长期以来的立场和观点,也取决于短期的竞选策略甚至选举前夕的宣传。比如,西班牙工人社会党与西班牙共产党,在竞选期间都未直接攻击苏亚雷斯领导的中央民主同盟,这为各自都加分不少。

苏亚雷斯的竞选策略更为精巧。在大选期间,他有意识避免与任何政党领袖的辩论,却默默地动用政府控制的媒体等所有资源,为中央民主同盟造势。遍及西班牙大街小巷,出现了大量临时搭建的围栏,中央民主同盟的竞选广告迎风招展,十分靓丽。

苏亚雷斯和他的中央民主同盟在吸引女性选民方面,更是卯足了劲。每家每户的家庭主妇,都收到一份苏亚雷斯署名的信,信中苏亚雷斯诚意十足地承诺提高生活水平;媒体也刻意地把苏亚雷斯塑造成顾家好男人的形象。苏亚雷斯的这一策略无疑是成功的。据统计,中央民主同盟的得票中,近一多半来自女性。

1977615日,一场前所未有的民主选举在西班牙大地轰轰烈烈展开。这是佛朗哥时代从未见过的盛况,也是后佛朗哥时代开天辟地的伟业。以这场选举为标志,佛朗哥体制被彻底地扫入历史的垃圾堆。

最终的投票结果,并未出乎苏亚雷斯的预料:中央民主同盟赢得34.3%的选票,社会党人赢得28.5%的选票,西班牙共产党则赢得9.3%的选票,其他包括人民联盟在内形形色色的政团,瓜分最后不到30%选票。显而易见,中央民主同盟、社会党人、西班牙共产党、人民联盟等代表中间路线的政党,获得了民众毫无保留的支持。

选举之后,西班牙全社会进入前所未有的乐观预期,民主化成为全社会的共识。除了最清醒的政治家还会对军队和巴斯克地区的极端势力有所警惕外,绝大部分西班牙人都认为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度,已平稳地走进了新时代。

在这个继往开来的时刻,中央民主同盟的分裂却似乎无法避免。这个同盟或许形成的过于仓促,因而使得不同派系之间的差异压根就没来得及辩论和融合。中央民主同盟尽管在议会中成为第一大政团,但既未占有议会的绝对多数席位,也未能在内部尽可能求同存异。甚至在重大投票前,中央民主同盟内部就得先花费大量的精力形成同一立场,进而与其他政党再交涉。这种分歧,极大地削弱了苏亚雷斯建设“美丽新世界”的能力。

更别忘了,巴斯克地区的埃塔组织内部不同派系都还在虎视眈眈,军方对苏亚雷斯的不满也与日俱增。民主政权的建立、地方自治的加强,似乎都还不足以消除这两个隐患。1977年年底,西班牙军方发生了好几起针对政府的颠覆活动,同时还极力游说国王将苏亚雷斯解职。尽管这些图谋都未能成功,但苏亚雷斯也不得不分身应对,甚至由此使得部分来自军方的内阁领袖被解职,苏亚雷斯政府处在风雨飘摇中。

无论如何,改革才是硬道理,苏亚雷斯决定展开力所能及的改革。无论是在应对军方的颠覆,还是以巴斯克为代表的地方分裂势力,苏亚雷斯都竭尽全力。比如,为了处理加泰罗尼亚问题,苏亚雷斯早在1977627日,便与时年77岁的加泰罗尼亚地区流亡主席塔拉德利亚斯谈判,并由此建立了很特殊的关系。

塔拉德利亚斯是一位老军人,尤其看重自己能否得到完全的军人荣誉。苏亚雷斯利用这种心态,不仅满足了塔拉德利亚斯的要求,苏亚雷斯也意识到军方可能默认放任权力。苏亚雷斯与塔拉德利亚斯的特殊关系,为苏亚雷斯赢得来自加泰罗尼亚的支持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加泰罗尼亚地区政府资助的政党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最终,西班牙中央政府与加泰罗尼亚达成协议:中央允许加泰罗尼亚按照1932年的《加泰罗尼亚自治法案》而重建自治区,而塔拉德利亚斯亦承诺加泰罗尼亚地区忠于西班牙国王,尊重西班牙的军队,同时拥护西班牙的统一。

接下来,处理巴斯克问题、重建西班牙宪制,就成为苏亚雷斯在大选之后要优先处理且容不得半点失误的大问题了。     (待续)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