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规则 > 互联网 >
地方政府网站泄露居民隐私暴露“困惑”
2017-11-28 23:12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资料图 

  

尽管经媒体曝光后,这些泄露个人信息的文件已从当地官网上撤下,但在目前个人信息频遭泄露、公众备受电信骚扰甚至诈骗的背景下,自己的个人信息在政府网站上遭到泄露,让公民对自己的隐私多了一份担忧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病情信息、孕检日期、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号……这些原本私密的个人隐私,却在政府官网上能轻松查到。

近日,有媒体连续曝出,安徽合肥、铜陵和江西景德镇、宜春等地的政府信息公开网站,存在泄露居民隐私情况。尽管经媒体报道后所涉名单已从当地网站上撤下,但个人隐私在政府网站“裸奔”引发了舆论关注。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施行9年以来,在今年6月首次启动修订,尽管在放宽范围、加强监督方面都有所加强,但是具体到执行标准的细则,还没有清晰的规定。

有专家认为,这几个地方的政府官网“主动泄密”,违背了政府信息公开的审查把关义务,暴露出审查机制的缺失和漏洞,最终会损害政府信用。

 

不经意的信息泄露

 

1031日,在江西省景德镇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官网上,一则名为“大学生一次性创业补贴人员花名册”的文件,普通用户无需登录即可下载。表格中,14名创业大学生的学号、身份证号、手机号码等信息均有载录。

公示单位为景德镇市劳动就业服务管理局,责任部门为景德镇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此外,江西省宜春市财政局1010日于宜春市政府信息公开网发布的《关于公布2017年会计专业技术初级资格无纸化考试宜春考区合格人员名单的通知》,其中包括了详细个人身份证号码的人员名单。

相关公民的个人信息,就这样不经意间在政府的信息公开中被泄露了。

而类似的事情并不只在江西发生。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杏林街道办事处在市政府信息公开网上,发布的城市医疗救助对象花名册(1-10)中,公开了居民住址、联系电话等个人信息,还包括尿毒症、肺癌、慢性肾衰竭等个人病情信息。

安徽省铜陵市铜官区翠湖社区在市政府信息公开网上发布的《2017年孕前优生检查参检人员名单》中,也完整披露了23对夫妻的姓名及检查日期。

除了政府信息公开网的信息泄露以外,还有一种新型的公共部门“主动”泄露公民隐私的案例。

用来奖励特别优秀学生的国家奖学金,在江苏、广西、陕西一些高校进行名单公示时也出现了隐私信息泄露现象。河海大学、广西民族大学、西安音乐学院等高校,近几年在进行国家奖学金候选人或获得者名单公示时,均披露了学生完整的公民身份证号码。

尽管经媒体曝光后,这些泄露个人信息的文件已从当地官网上撤下,但在目前个人信息频遭泄露、公众备受电信骚扰甚至诈骗的背景下,自己的个人信息在政府网站上遭到泄露,让公民对自己的隐私多了一份担忧。

2016年中国网民权益保护调查报告显示,去年有37%的网民因各类诈骗信息而遭受经济损失,84%的网民受到个人信息泄露带来的不良影响。

 

缺乏统一的执行标准

 

在基层执行中,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标准一度成为难题。

比如,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明确提出,行政机关不得公开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但是,经权利人同意公开或者行政机关认为不公开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影响的涉及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可以予以公开。

在今年6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布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中,对涉及公民个人信息的内容,作了更加详细具体的补充,明确行政机关“不得公开涉及他人身份、通讯、健康、婚姻、家庭、财产状况等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

那么,究竟哪些信息属于不应公开的个人隐私呢?据基层反映,由于缺少标准化的实施细则,一定程度上导致办公人员“很困惑”。

法治周末记者发现,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第14条、第23条和第33条第2款是我国政府信息公开中关于对公民隐私权保护最为直接的法律依据。但是,实际规定的内容都并不明确。

例如,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虽然对涉及个人隐私的信息在政府信息公开的过程中应当不予公开,但是对于如何认定个人隐私以及个人隐私的范围、判断标准问题,该条例并未明确规定。

在具体执行中,对于公示内容的要求并不充分。一些地方部门部署工作时,不会对公示信息具体内容作详细要求;同一项工作各地公示内容差别很大。

如江西省“大学生一次性创业补贴”工作,一些单位和机构仅公示了姓名和学院等,但也有一些公示了联系电话、公司名称地址、补贴金额等更多信息。

 

如何保护公民隐私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长王敬波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不明确、不到位是造成上述问题的重要原因。

比如,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关于“主动公开”的四条标准过于原则,缺乏统一的操作标准;条例第十三条关于“依申请公开”的申请范围只是简单规定“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这也可能出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局面。

同时,我国政府信息公开立法缺乏对知情权和隐私权的平衡保护。

从世界立法实践看,建立政府信息公开法律制度的代表性国家——瑞典、美国,他们的政府信息公开立法和个人隐私保护法完全形成互补制度,对法律的适用范围也很清楚。

无论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基本规范还是从国际立法范例来看,通过特别立法对个人隐私进行保护已经成为趋势,如日本制定了个人信息保护法、美国制定了隐私权法。

那么,在我国,面对公民个人隐私,如何既能保证信息公开,又能保护个人隐私不受侵害?

王敬波认为,加强基层政府的政府信息公开规范化建设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面对涉及复杂法律权利义务关系的政府信息,如何规范进行保密审查,如何屏蔽涉及隐私的个人信息,基层工作人员的工作能力和规范化建设水平都有待提高。”王敬波说。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