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热点讯息 >
“品尚易购”玩失踪 千余刷手陷窘境
2017-11-28 22:50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刘嘉 来源: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刘嘉

本想借着刷单“挣点小钱”的李婷婷,不曾想不但收益没拿到,本金还“飞”走了。

10月底,在朋友的介绍下,她关注了一个名为“品尚易购商城”微信公众号。根据该商城的规则,下单购买商品后立马申请退款,7天后本金全额返还同时还支付佣金。这样的低门槛让品尚易购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集结了包括李婷婷在内的一千多名刷手。

然而,仅过了半个月,该公众号因违规无法被关注,刷手们无法查询订单、更拿不到刷单的本金和佣金。  专家表示,这种全额返款还给佣金的形式,对于初次接触刷单的买家很有诱惑,但是刷单行为是不合法的,刷手更不是一份正当职业,那些明知刷单而参与其中的刷手还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高收益吸引千名刷手

 

117日,山东潍坊用户李婷婷在一位朋友的推荐下,关注了“品尚易购商城”的微信公众号。这位朋友介绍,不需要真实交易,只要她下单随后申请退款,就能在7天后拿回本金,而且每单还能额外获取5-8元的佣金。

118日,李婷婷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花费19.9元在商城下单购买了一个手工钱包,付款成功后便向客服提出了退款,当晚她就收到了商城发来的消息,“同意退款申请,退款正在处理中……”按照客服人员的说法,1115日,她不仅能拿回19.9元的本金,而且还能额外获得5元佣金。

随后李婷婷便购买了许多件商品。李婷婷告诉记者,这些商品的单价基本都是19.9元和29.9元,包括魔术贴、洁面乳等,但她并不想要这些商品,只是为了赚取佣金。截至1111日,她一共花费了大约共350元左右;每个商品都有特定的退款群,购买后就会被客服拉到对应的退款群中。

然而,到了1112日,在没有收到任何退款和佣金的情况下,李婷婷被客服人员踢出了之前加入的所有退款微信群。

吉林四平用户张海洋也遭遇了同样的经历:114日至118日,他陆续从品尚易购商城购买了总价为8000元的商品,1113日,品尚易购以“超出微信单月支付限额”为由不再返还116日的订单佣金。次日,商城微信公众号被封、客服人员失联,他都不知道该找谁要回自己的本金。

李婷婷告诉记者,目前有类似经历的用户不在少数,主要以学生与宝妈为主,大部分人是通过别人介绍才知晓品尚易购商城的,目前大家已经建立了十多个维权群,她更是一个500人维权微信群的群主。另据中国质量万里行消费投诉平台统计,截至1114日,刷单人数为1012人,涉及金额近52.64万元。

1116日,记者在微信中已搜索不到“品尚易购商城”的微信公众号,根据刷手们提供的截图显示,公众号的认证主体是吉林市品尚易购商贸有限公司。随后,记者拨打吉林114查号台热线查询该公司电话,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司并未登记电话。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吉林市品尚易购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915日,法人代表为李铁军,注册资本50万元,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香水、化妆品、百货零售。

 

“背黑锅”的“代放”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品尚易购商城”为了推广自己的业务,曾邀请一些刷手担任“代放”:即在各自的微信群里给刷手们派单,然后根据订单数量从平台处领取报酬。

安徽宿州的刘洁(化名)就是这些“代放”中的一员,她告诉记者,她是10月底开始在品尚易购平台刷单的,也一直能拿到本金和佣金;114日,客服人员邀请她成为“代放”,依据品尚易购的规定,刷手每刷一单,作为“代放”的她可以获得2元至3.5元的佣金。

品尚易购商城失联后,一些刷手们便将矛头指向了“代放”,他们认为被“代放”所欺骗,个别刷手还向微信平台举报这些“代放”的微信号。刘洁也遭遇了刷手们的“围攻”。

刘洁告诉记者,在商城微信号刚被封的时候,她群内的一些刷手找她要钱,她便用银行卡里钱给这些刷手们退了款,“有的人生活挺困难的,都是为了赚点零花钱,我想先退给她们,之后再找商城要,退了几天银行卡刷爆了,我才发现卡里的8000余元都没了”。

尽管如此,刘洁仍被认为是品尚易购的“同谋”,面对其他刷手的指责,刘洁显得有些委屈:我只是把平台推广给刷手,赚一点佣金,订单的钱都是刷手直接打给商城的,我们根本没想到这是个骗人的平台,我同样是受害者。

记者了解到,跟刘洁一样的“代放”们,有的在协助刷手统计被骗金额,积极维权,有的则因为无法忍受刷手的谩骂,甚至解散了原本的微信群……

 

刷单违法 佣金权益难获保障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向海龙认为,品尚易购事件的重点在于平台疑似卷走了购买人的钱款,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平台的行为很可能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财产,其行为有诈骗之嫌。

向海龙表示,从刷单的角度来讲,刷单属于虚构交易,是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其主体不仅包括卖家和刷单平台的组织者,也包括参与其中的普通刷手,参与者行为不合法,但一般不作惩罚。

向海龙认为,直接侵财的是平台,而不是“代放”,刷手与平台之间的基础关系是买卖合同关系,卖方没发货就卷款走了属于平台的问题,“代放”充当了一个刷单中介的角色,但中介不承担买卖当事人的责任,当然,刷手是信任“代放”才导致最终被骗,但这些刷手自己的过错也很明显,找“代放”索赔有情理基础但无法律依据。

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表示,网络交易和现实交易有一定区别,消费者主要依据销售额、信用评价选择商家,因此普通消费者十分关注商品的好评和交易量,但是一些商品质量差、价格高、交易量少的商家,希望通过刷单等行为来增加好评、交易量,用虚假繁荣的数据误导和欺骗消费者,这是一种不正当竞争的行为。

此外,邱宝昌提醒消费者应当诚信交易,不能为了提高商家的交易量进行刷单,“如果商品没有实际交付,那么平台可能涉嫌诈骗;但刷单佣金是违法的收益,这部分很难受到法律的保护”。

对于“代放”是否需要对其他刷单者承担法律责任,邱宝昌认为,如果“代放”与平台恶意串通,则需要承担连带责任;如果“代放”只是推荐平台,没有参与平台骗取钱财其他的行为,那么不承担其他刷手的损失。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律师柴玲介绍,刷单本身是一种虚构交易的行为,本质上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损害其他的经营者,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对虚假宣传的内容进一步明确为——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销售状况、用户评价刷单,作出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内容,情节严重的处10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的罚款,甚至可以吊销营业执照。

“这意味着刷单行为将受到严厉惩罚,商城的经营者甚至会被吊销营业执照。如果平台在骗取消费者财产后跑路,其行为还涉嫌诈骗。”柴玲说。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