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对话唐钧:要建立综合性的养老运营模式
2017-11-28 21:0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来源:法治周末

 396.png

山西省太原市娄烦县农村,庙会上看戏的老人。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中国正处于人口老龄化的急速发展期。

有数据显示,“十二五”以来,中国社会的人口老龄化进一步加速。尤其是2013年以后,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每年以1000万的速度增加。到2016年,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31亿人。据国家老龄委发布的预测报告:中国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2026年将达到3亿,2037年将超过4亿。为应对老龄化社会带来的养老问题,近年来,政府、社会正不断推出新的养老模式与概念。

对此现象,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专访时表示,政府应该大力培植和扶持综合运营的老年服务运营商,让他们在居家、社区和机构三个层次同时发力,形成完整、科学的综合性养老运营机构。

 

法治周末:在“十三五”规划提出“创新公共服务提供方式,能由政府购买服务提供的,政府不再直接承办”的方向后,近两年,在老年服务领域,服务机构的发展均以社会资本投资创办为主,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唐钧:当今中国,老年人多,老年服务的需求量当然也很可观。但是,有能力支付服务费用的老年人却很有限。用经济学的语言表述,就是老年服务的潜在需求很大,但有效需求却很小。

2016年,中国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平均每月只有2362元,但现在北京、上海一般的老年服务机构收费都在5000元至6000元,三四线城市也得3000元上下。这就意味着,起码有六七成的退休人员凭自己的退休金是支付不起机构的服务费用的。

但是,一些房企、险企投资老年机构,但目标都盯着“高大上”,收费极其昂贵,非普通百姓能够承受,并不符合老年人真正的心理需求。

总而言之,就是当前民营老年服务机构还存在着供需不对路的问题,用一个时髦的词来表述,就是问题出在了“供给侧”。

 

法治周末:去年7月,北京市民政局正式发布并解读了《关于贯彻落实〈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的实施意见》,对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工作作出详尽部署。居家养老,成为北京未来养老市场最重要的方式之一。您如何看待这一变化?

 

唐钧:在老年服务方面,“十二五”规划提出:“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发展策略已经成为全国上下的共识。

但是,由于前几年过于强调增加“床位数”,致使老年服务床位翻番但入住机构的老年人数的增长幅度跟不上,结果是空床率将近一半。于是,机构服务被降为“补充”,而社区居家服务被推到了优先发展的地位。

其实从国际经验来看,20世纪后半期,发达国家也大力发展过大型老年服务机构。但是,效率和效果都差强人意。因此,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发达国家的老年服务都转向以居家养老为基础,尽可能地让老人在习惯居住的家庭和社区中度过晚年,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尤其是社会、人文环境。

在这一点上,中国的发展策略是与国际接轨的。

 

法治周末:您认为这一模式是否值得大力推行?

 

唐钧:但是,另一方面,如果要对社区居家服务的可持续性进行考量,必然要求其本身具有自我生存、自我发展的能力。

这是因为大约三分之二的老年人实际上收入有限,服务需求多表现为潜在需求而难以形成有效需求,因此社区居家服务难寻赢利点。即使是由社会组织以非营利的模式去经营,最基本的“成本核算,收支相抵”也难以做到,因此只能靠“政府购买服务”勉强维持。也正因为如此,对于老人而言,也谈不上获得感。

尤其是当老人自理能力日渐衰退丧失,有更多的时间甚至24小时都需要有人陪护照料时,理智的选择还是去老年服务机构,尤其是在独生子女家庭居多的城市居民中更是如此。

在规模化经营的老年服务机构中,老年人可以得到更专业、更安全的长期照护服务。

 

法治周末:您对我国的养老服务体系发展有何建议?

 

唐钧:这两年中国的老年服务存在一个误区,就是将机构服务与社区居家服务割裂开来了。实际上,机构服务和社区居家服务应该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当这两个方面能够做到能够功能耦合时,就能发挥出“1+1>2”的整体效应。

从长期照护服务的提供者,或称老年服务运营商的角度去考量,其实应该将上述的各种服务归入同一个工作服务框架中去通盘考虑。

譬如,在一个有一定人口规模的地区,首先设立一个专业的老年服务机构,为完全失能老人提供机构服务;然后以机构的专业力量延伸到基层社区去建立社区中心,为部分失能的老人提供日间照护服务或喘息式服务。

再次,从社区中心延伸到居民家庭,为有各种需求的老人做上门的居家服务。

这样的综合性的养老运营模式,才是养老体系科学发展的目标。

所以,政府应该大力培植和扶持综合运营的老年服务运营商,让他们在居家、社区和机构三个层次同时发力,进而形成“自我生存、自我发展”的能力,这样才会有真正的老年服务产业、事业和市场。

 

法治周末:在对待失独老人群体上,您认为应该实行哪些供养保障措施?

 

唐钧:我认为失独老人在物质需求上有欠缺,那么毫无疑问政府和社会应该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包括资金和服务。另一方面,在对他们提供物质帮助的同时,也应该照顾到心理和精神层面。

但我认为,有一点可能需要注意,就是在对他们给予关怀和帮助的过程中,不要过分强调他们的“失独”,因为越是强调对他们失独,越会勾起他们的伤心往事。用社会学的术语说,就是要使他们“正常化”,带领他们走出心理阴影。

因此,政府和社会要给予他们适当的精神和心理的关怀,尽量使他们在社会生活中感觉到他们和普通老人一样。


责任编辑:姜冰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