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比《马桥词典》好看的“马桥事件”
2017-11-28 20:57 作者:杨志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评论家、文化学者张颐武。  资料图

杨志

1997年,有媒体将“马桥事件”排在当年“十大文艺圈风波”之首,认为“马桥事件”“比《马桥词典》好看”。这一事件轰动全国,阵线拉得很长,前后大概3年的时间。

最近,该事件的当事人之一、批评家王干接受采访,以《社会转型夹缝中的“马桥事件”》一文再谈当年这件事。他觉得“马桥事件”“不是简单的由作家和评论家的笔墨引起的一个法律问题”,而是“一个很复杂的文化转型期的现象”。

1996年12月,中国文坛骤然分裂为两派,多名作家挥笔相向,纸上打成一团,最后演变为名誉权官司,有人称为“马桥事件”。此次笔战,源于一部形式奇特的长篇小说——著名作家韩少功的《马桥词典》。

 

《马桥词典》“抄袭说”如何来的

 

《马桥词典》是一部很奇特的小说。它半辑录半虚构了湖南乡村“马桥人”的日常用词,计115个词条。韩少功把虚构的故事掰碎,揉进词条里。这样写,好处是更贴近乡土的历史文化(用社会人类学的话讲,叫“地方性知识”)

韩少功原是“文化寻根派”的代表作家,相对于他早期的《爸爸爸》那类单线叙事的小说,《马桥词典》是一个突破。韩少功自称,以往几百年的小说,叙事基本都按时间顺序推进,属于“因果链式的线型结构”,他对这种叙事模式特别不满意,认为已经脱离时代。因此,他尝试采用词典的叙事形式打破这种模式,找到每一个人物、每一个细节与整个世界的同构关系,革新传统的小说叙事模式。

《马桥词典》在1996年第2期《小说界》上一刊载,便好评如潮。但意想不到的是,剧烈的批判也接踵而至,同年125日,北京《为您服务报》刊发了时为北京大学副教授张颐武的《精神的匮乏》,认为《马桥词典》“是一部十分明显的拟作或仿作”,并写下了这段争议最大的话:“我只能说它无论形式或内容都很像,而且是完全照搬《哈扎尔词典》。在这位叫做帕维奇的塞尔维亚作家面前,中国作家韩少功无疑是一个模仿者。”

同日同版的《为您服务报》还刊发了时任《钟山》文学杂志副编审王干的《看韩少功做广告》。该文也提到“他的《马桥词典》模仿一个外国作家,虽然维妙维肖,但终归不入流品”(据王干2015年回忆,这段话是编辑擅自加入的文字,其实并非出自他的手笔)

二文激起千重浪,国内媒体纷纷传播张王的批评。12月15日,《经济日报》记者曹鹏(笔名文敬志)在南京《服务导报》上发表《文艺界频频出现剽窃外国作品公案》;紧接着,1217日,《文汇报》刊登《〈马桥词典〉抄袭了吗?》一文;1220日,《劳动报》发表了评论《翻〈马桥词典〉查抄袭条目》。次年13 日,武汉《书刊文摘导报》摘发了《劳动报》的评论,并修改题目为《〈马桥词典〉——抄袭之作》。

这其中,《文汇报》出版后,还被送进当时正在北京举行的中国文联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国作协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场,这在会上引起轩然大波。而媒体把张颐武的关键词“模仿”改为“抄袭”,《马桥词典》“抄袭说”也由此不胫而走。

一时间,《马桥词典》的支持者与反对者激烈论战,文坛分裂为两个阵营。1997年11日,《中华读书报》发表文章,首先将此次争论称为“马桥事件”。就在这一天,作家史铁生、汪曾棋、蒋子龙、方方、迟子建、何立伟、余华等联名致函中国作协权益保障委员会,呼吁委员会聘请权威作家和评论家组成评审委员会,对韩少功的《马桥词典》是否“抄袭”“剽窃”“完全照搬”的争执进行评审,得出结论,公之于众。

 

“马桥事件”:文人的断桥

 

此后,文坛论战从文艺批评最终演变为名誉权官司。1997年328日,韩少功委托律师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状,起诉张颐武、王干、《为您服务报》等6名被告。原告指责6名被告在发表、刊登和转载有关评价《马桥词典》的文章过程中,严重贬损了原告的人格尊严和社会评价,损害了原告的名誉权。为此,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侵害、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合计25万元整。

突如其来的一场文坛论战,最后演变成为名誉权官司,这引起了一些文艺评论家和作家的忧虑,质疑以法律手段来解决文坛纷争的办法是否妥当。时任中国作协副主席陆文夫也出面调解,未果。

事情越闹越大,媒体更乐于参与其中。4月26日,《文艺报》头版刊登《韩少功海口起诉 六被告如何应对》,并制作了6个被告对此回应的标题新闻——《第一被告:名誉侵权四大要件缺一不可 第二被告:有理还要有钱 王干集资去海口 第三被告:非常平常非常遗憾 第四被告:走遍天下不去海南 第五被告:“散布认定”无从谈起 第六被告:依法转载何罪之有》。

12月24日,韩少功诉张颐武等6被告侵犯名誉权一案在海口开庭。第一至第五被告均没有到庭,在两个半小时的法庭审理中,韩少功的两位律师陈述了对全体被告的起诉原由,随后,韩少功就张颐武、王干等对《马桥词典》一书的诽谤中伤进行了驳斥,也对《马桥词典》的创作及形式等问题向法庭作了解释说明。

1998年518日,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马桥词典》诉讼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张颐武败诉:“原告韩少功所著的长篇小说《马桥词典》和《哈扎尔词典》是内容完全不同的两部作品,到目前为止,尚无证据证明《马桥词典》与《哈扎尔词典》之间存在着抄袭、剽窃和内容完全照搬的情形。被告张颐武在其撰写的《精神的匮乏》一文中,指称《马桥词典》在内容上完全照搬《哈扎尔词典》,这一评论超出了正常的文艺批评界限,已构成了对原告韩少功名誉权的侵害。”法院判王干胜诉,“被告王干发表的题为《看韩少功做广告》一文,内容并不涉及对原告韩少功名誉权的侵害”。

张颐武和他的律师接到判决后随即发表了声明:“这一结果深深地损害了我们。我们不得不问,文艺批评与文学创作的关系将向何方发展?以判决的形式干涉文学界的学理之争,不仅无助于正常的文学和创作发展,还将扰乱已初步形成的多样而活跃的文化格局。”他们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19993月,海南省高院二审改判王干败诉,其余维持原判。至此,这场“马桥事件”告一段落。

据统计,当时有关“马桥诉讼”的文章和报道多达数百篇,为此光明日报出版社还出版了《文人的断桥——〈马桥词典〉诉讼纪实》一书。

 

《哈扎尔辞典》又借鉴了谁

 

因为《马桥词典》,原先在中国默默无闻的《哈扎尔辞典》也声名大振,从此反复被人提起,至今已多次重版。

《哈扎尔辞典》是南斯拉夫(现塞尔维亚)小说家、诗人、历史学家米洛拉德·帕维奇的代表作,问世于1984年,轰动欧美文坛,同年就获得了南斯拉夫最佳小说奖,至1998年已有26种译本问世。1994年,中译本由戴聰、石枕川参照英法俄3个版本译出,首次刊发于《外国文艺》第二期。

该书讲述一个古老民族哈扎尔人的兴衰史,哈扎尔人乃是中古欧洲一个剽悍的游牧民族,建立过一个强盛的王国,后来突然消失。帕维奇创造了“辞典小说”这样一种小说形式,“复活”了这个早已消失的民族。然而,《哈扎尔辞典》里的“哈扎尔人”其实只是幌子,内容是虚构的,帕维奇故意混淆了幻想与现实的边界,以制造似真非真、似幻非幻的效果。他还搞得神秘兮兮,把小说分为阴版和阳版两种发行,现有的20多个译本也不例外。

有意思的是,《哈扎尔辞典》也可称为“模仿之作”,这一点,“马桥事件”的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注意到。帕维奇的模仿程度,远远大于韩少功。不特如此,他模仿的作家也不是什么冷僻作家,正是拉美著名小说家博尔赫斯,而模仿的具体作品则是博尔赫斯的短篇小说《特隆、乌克巴尔,奥比斯·特蒂乌斯》(下面简称《特隆》)

《特隆》写于1939年,收入小说集《小径分岔的花园》,是博尔赫斯的代表作,也是博尔赫斯最长的小说之一。这篇小说诡异而晦涩,但主题倒很清楚,是探讨现实世界和幻想世界的关系。

故事的叙述者是博尔赫斯自己。他和朋友们在一部盗版的《英美百科全书》里发现了一则文字,介绍一个名为“乌克巴尔”的世界,介绍得甚为诡异:“能留下印象的只有一点:乌克巴尔文学有幻想特点,它的史诗和传说从不涉及现实。”更诡异的是,这则文字只出现于一两本《英美百科全书》里,其他《英美百科全书》里都没有,而其他书里也查不到关于这个世界的介绍。

两年后,博尔赫斯读到一部《特隆第一百科全书》才得知,这“乌克巴尔”原来是一个由“天文学家、生物学家、工程师、玄学家、诗人、化学家、代数学家、伦理学家、画家、几何学家等”组成的秘密社团用了几百年时间虚构出来的世界。小说大段复述了特隆世界独特的几何学、宇宙观、语言、心理学等。在小说的“正文末尾”,博尔赫斯注明了写作时间和地点,接着又补充了一段“说明”——其实这“说明”还是正文——翻起波澜,说世界的实物突然出现在现实世界里,两个世界混淆起来了!

《哈扎尔辞典》模仿《特隆》,在笔者看来,痕迹是很明显的。

两者的主旨都是混淆现实世界和幻想世界的边界。《特隆》里写《特隆第一百科全书》的是世代相传的秘密社团,《哈扎尔辞典》里写《哈扎尔辞典》的则是世代相传的“捕梦者”。结构也很像,套用侦探小说的结构来翻起波澜,是博尔赫斯的老“伎俩”,《特隆》后半段的补充突然揭示了两个世界的混淆就是如此。

《哈扎尔辞典》结尾也用一个“补编”翻起波澜,就是对此的模仿。甚至,包括用“辞典”这一招,帕维奇也是从《特隆》的“百科全书”那学的,搞阴版和阳版这一招也是。至于《哈扎尔辞典》从头到尾都在讲的追梦、捕梦、记梦,熟读博尔赫斯的都知道,那是博尔赫斯小说的一大主题,他的《圆形废墟》写了一个“梦中说梦两重虚”的故事,尤其著名。

帕维奇小博尔赫斯30岁,从《哈扎尔辞典》看,他显然熟读博尔赫斯小说,是博尔赫斯的粉丝。《哈扎尔辞典》的叙述方式和叙述语气,都在模仿博尔赫斯,《哈扎尔辞典》里的许多话,完全可以放在博尔赫斯的任何一篇小说里。但从博尔赫斯一篇中译不到20页的小说,生发出这样一部熔政治学、历史学、神学、考古学、民间传说、侦探小说、辞典形式于一炉的长篇小说,帕维奇学而善变的能力委实令人惊叹!

有趣的是,俄罗斯评论家萨维列沃依认为:《哈扎尔辞典》使帕维奇得以跻身于博尔赫斯、科塔萨尔和艾柯这样的当代文学大师之列!这话要是传得广了,是不是也会闹一桩“《哈扎尔辞典》抄袭风波”呢?

于是,我们又回到20年前有些评论家对《马桥词典》诉讼案的忧虑:运用法律手段来界定文学作品的模仿和抄袭,尺度应如何把握?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