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专栏 >
欧莱雅掌门人的万金之赠
2017-11-28 20:43 作者:罗浏虎 来源:法治周末


今年9月21日,贝滕科特仙逝,告别了欧莱雅女继承人的光辉与荣耀,也结束了晚年的纷纷扰扰。红颜一笑与万金之赠,孝义与贪婪——这是贝滕科特的哀愁,可能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忧伤

 

罗浏虎

作为法国化妆品巨头,欧莱雅可谓家喻户晓。在过往的几十年间,欧莱雅的掌舵人都是利利安·贝滕科特女士。从15岁开始,她就进入父亲创办的染发厂当学徒。随着欧莱雅商业帝国的扩张,贝滕科特成了世界女首富,资产高达400亿美元。也许,在叱咤了一辈子风云之后,87岁的她只想安详地侍花弄草,颐养天年。然而,她却因为财产馈赠问题而深陷司法诉讼的泥淖。

2007年,贝滕科特的女儿弗朗索瓦丝·贝滕科特·梅尔斯起诉贝滕科特的摄影师弗朗索瓦-玛丽·巴尼尔在其母亲罹患痴呆症期间骗取财产。

起因是贝滕科特向巴尼尔赠送了总值10亿欧元的现金和毕加索等人的艺术品。贝滕科特更是一度将其指定为唯一继承人,并且疏离了其唯一的女儿。就连巴尼尔的律师都承认,巴尼尔被金子海洋所淹没。不过所赠财产并不包括欧莱雅集团的股份,因为贝滕科特早已将股份转让给她的女儿以及两个外孙。

她的女儿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家族财富旁落。就像其代理律师所言,天底下没有哪位女儿会在日渐虚弱的老母亲受控于财产的“掠夺者”时选择袖手旁观。

贝滕科特事件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并引发了一段小插曲。2009年12月10日,《要点》杂志刊发了一篇文章,曝光了贝滕科特与警方的谈话笔录,并取了个博眼球的标题《独家:利利安·贝滕科特对警察如是说》。2010年2月4日,《要点》接着刊发了另一篇题为《贝滕科特韵事:如何不劳而获十亿欧元?》的文章,并详尽地披露了警方与曾在贝滕科特家里服务的人士的谈话记录。

贝滕科特大怒,马上向巴黎高等法院起诉《要点》杂志、主编与写作该文的记者。贝滕科特诉称,在媒体上将警方的程序性调查文件公之于众的做法违反了1881年《新闻自由法》第38条以及《法国民法典》关于保护个人私生活的第9条的规定。法院支持了贝滕科特的诉求,判令《要点》杂志赔偿6000欧元。《要点》杂志上诉至巴黎上诉法院,法院驳回其上诉,并将赔偿额增加到1万欧元。

2010年3月,巴尼尔也在巴黎高等法院起诉《要点》杂志。巴尼尔认为,该杂志侵害了其受到公正审判的权利,也违反了无罪推定原则,因而请求法院判令该杂志赔偿其精神损害等损失。巴黎法院驳回了巴尼尔的诉讼请求,然而巴黎上诉法院在2012年推翻了巴黎高等法院的判决。

《要点》不服判决,申诉至欧洲人权法院,不过没有得到支持。欧洲人权法院认为,《要点》杂志、主编以及记者们不可能不知道文章中所曝光文件的来源以及信息的保密性。就文章内容而言,记者所推断的结论是巴尼尔有罪。文章通过引用巴尼尔的几处话语来突出其表述上的矛盾性,以向公众传递这种偏见。此外,记者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更是直接指责巴尼尔操纵着精神痴呆的贝滕科特。这会给公众带来误导,并影响法官的公正审理。

那边厢,弗朗索瓦丝关于巴尼尔的起诉并不顺利,开庭时间一再推迟。直到两年后,检察官才愿意提起控诉,因为贝滕科特一直拒绝进行精神健康测试。贝滕科特矢口否认自己遭受财产诈骗,并认为自己是享有自由意志的人,而其女儿应该服从她关于财产处分的安排。贝滕科特在评价巴尼尔这位老朋友时说,“只有他能令我微笑”。

巴尼尔应和道:“贝滕科特在赠与之时头脑很清晰,我拒绝了好长时间才接受这些馈赠。”巴尼尔说,他22岁时就认识贝滕科特夫妇,并曾与其丈夫在一位记者家里谈诗论文。在数十年间,他与贝滕科特夫人的通信多达千封。这些馈赠也是在1995年至2005年这十年间所获得的。他说:他与贝滕科特夫人的关系不能被贬抑为金钱之交。

2011年12月,法院开庭审理了弗朗索瓦丝诉巴尼尔诈骗案。事情的转机是,弗朗索瓦丝向法院提交了贝滕科特管家的录音带。据传,弗朗索瓦丝为了收集证据,买通了贝滕科特的男管家,并让其偷偷录下贝滕科特与财务顾问的谈话。

随着检察官对贝滕科特税务问题展开独立调查,这一案件的影响便不仅限于财产赠与之争了,这甚至牵扯到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从流传出来的7盒录音带可知,贝滕科特为萨科齐等法国政治家提供了政治献金,并存在逃税行为。

2012年,随着萨科齐连任失败,他失去了总统所享有的豁免权。法国检察机关随即展开对萨科齐的调查,不过这项调查因为缺乏证据而在2013年被撤销了。然而,这依然使得萨科齐的名声一落千丈。

2015年,法院认为巴尼尔在道德以及心理上都控制了贝滕科特。法院判决巴尼尔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3年,对其处罚金35万欧元,并赔偿弗朗索瓦丝各项损失共计1.58亿欧元。2016年,上诉法院将刑期改为4年,将罚金调整为37.5万欧元。

与此同时,法官判令贝滕科特须由亲人作为监护人。根据医生的检查报告,贝滕科特罹患混合型痴呆症,并自2006年始遭受阿尔茨海默病的折磨。这会导致贝滕科特在记忆以及推理能力方面的衰退。贝滕科特律师回应说这尚待进一步诊断,而贝滕科特更是一度声明道,如果法院判令其女儿作为她的监护人,她就移居国外。

谁作为监护人呢?这成了一大问题。贝滕科特与女儿势同水火,所以女儿并非适当人选。最后,这一重任落到了她的外长孙子头上。据传,贝滕科特和这位外孙的关系比较亲近,在往后的岁月里,他便成了贝滕科特与弗朗索瓦丝沟通的纽带。

今年9月21日,贝滕科特仙逝,告别了欧莱雅女继承人的光辉与荣耀,也结束了晚年的纷纷扰扰。红颜一笑与万金之赠,孝义与贪婪——这是贝滕科特的哀愁,可能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忧伤。


责任编辑:孟 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