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真相 > 最新资讯 >
24年,他在惊恐中度过
2017-11-21 23:25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王 春 特约撰稿 单巡天 胡妮娜 来源:法治周末

QQ截图20171121232712.png 

庭审现场。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供图

 

心狠手辣,行事冷静,是徐利在屡次作案中给人留下的印象。但事实上,累累罪行在24年间始终以另一种方式折磨着徐利

 

原题:“浙江第一悬案”一审宣判

24年,他在惊恐中度过

 

法治周末记者  

特约撰稿 单巡天 胡妮娜

1121日,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轰动一时的宁波、绍兴系列抢劫案公开宣判,被告人徐利一审被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该系列抢劫杀人案发生在20多年前,被公安部列为督办案件,浙江警方在全省乃至全国范围内展开摸排、侦查工作,曾被称为“浙江第一悬案”,直到今年329日,犯罪嫌疑人徐利在诸暨市一家棋牌室内被抓获归案。1020日,绍兴市检察院依法以涉嫌抢劫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对徐利提起公诉。

 

庭上交代杀人动机

 

1110日上午,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审理,绍兴中院院长张宏伟作为主审法官担任该案审判长,绍兴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胡东林出庭支持公诉。

上午9时,庭审正式开始,身穿黑色上衣的徐利中等身材,看上去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很难想象他就是那7起骇人听闻的抢劫凶案的实施者。

检察机关指控认为,徐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暴力劫取公私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且具有抢劫银行、多次抢劫、抢劫数额巨大、抢劫致人死亡、持枪抢劫等严重情节,部分系未遂;徐利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其行为还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且情节严重。

由于该案合议庭已通过召集庭前会议,就回避、非法证据排除等与审判相关的问题,归纳了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明确了庭审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一开始,审判长张宏伟就对庭审思路进行了释明:“鉴于本案案情复杂,时间跨度大,今天的法庭调查将围绕起诉书指控的被告人徐利抢劫犯罪、非法持有枪支犯罪和侦破经过等综合事实三个部分来展开。”

在法庭调查阶段,徐利对指控罪名均表示无异议,只是“后悔不该杀人,谋财害命,不该贪婪做违法的事”。

当公诉人问及为何会选择台州医院进行抢劫?徐利回答说:“我生病,在那里住过一个多月院,当时带了一把手枪,穿白大褂,戴帽子和口罩伪装自己,掐值班人员脖子进行威胁,最后抢了8000多元。”

为何选择长兴龙达公司进行抢劫?徐利说:“我去看过有卖金器,作案时带了撬棒,对值班人员直接打头部致死,抢了黄金饰品、玉器、手表、现金,还有香烟,剩下的钱埋在老家地下。”

徐利交代,他抢来的钱买了两套房子,临海和诸暨各一套,剩下的钱都赌博花完了。

而至于为什么选择在2004122日大年三十晚上去诸暨第一百货作案,徐利则回答:“我想着鞭炮声可以掩盖枪声。”

“在诸暨市第一百货抢劫的时候,你有没有条件杀死保安?为什么没有杀死他?”在回答辩护人这样的提问时,徐利说:“实际上是可以的,但考虑到以前的事情已经后悔了,我当时有女儿了,压力也很大,就没有杀他。”

对于徐利的回答,公诉人在答辩时表示,“徐利也说了为什么选择大年三十去抢劫就是为了爆竹声掩盖枪声,足以说明当时还是有开枪杀人的意念。故被告人的社会危害性仍然巨大”。

庭审中,当审判长问到最受关注的宁波绿洲珠宝行抢劫案时,徐利回答:“在自己印象中,宁波是港口城市,会富裕一点。”

“在宁波作案时,两个被害人已经被你控制的情况下,你为什么又用枪把他们打死?”

徐利则回答:“在作案过程中,由于出汗,把头套拿掉了,他们看见我的脸了。”

对于庭上出示的手枪、撬棒、面罩、手雷、消音器等物证,徐利均回答“是的”,只有一件记不清了。

 

先后作案7起杀害4

 

20171017日,隔着铁栅栏,徐利向前来提审的绍兴市检察院检察长供述自己曾犯过的那些事——1993年以来发生在台州临海、湖州长兴、宁波市区、绍兴诸暨等地的系列抢劫杀人案,确认7起抢劫案系自己所为。

为慎重办理这起重大案件,绍兴市检察院成立了由该院检察长胡东林任组长、公诉部主任杨琦等检察官组成的办案组,经过近一个月审查分析相关事实、证据,形成了长达236页、14.7万字的公诉案件审查报告,逐渐还原了这尘封20余年系列抢劫杀人案的真相始末。

徐利1972年出生于浙江临海,家中兄弟姐妹众多,随着父亲去世家中也失去了经济支柱,全靠母亲打零工维持生计。徐利从初中毕业就开始打工,常处于“打工——待业”的循环期,每次工作时间都不长。未满18周岁的徐利就因盗窃,被临海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

19939月,21岁的徐利因经济拮据动起了抢劫念头,曾因住院一个多月而有所熟悉的临海台州医院就成了他的目标。

起诉书指控,199396日晚21时许,徐利携带事先购买的假手枪等作案工具进入台州医院,窃得一件白大褂,把自己伪装成医生,伺机作案。

次日凌晨1时许,徐利潜入住院部一楼挂号收费间内,见值班人员在睡觉,遂一手掐住对方脖子,一手持假手枪进行威逼,又用绳子将人手脚捆绑,当场劫得8000余元后逃离现场。

徐利的下一个抢劫目标是金融机构。

起诉书指控:1994722日凌晨,徐利携带事先准备的撬棒、尖刀等作案工具,通过爬窗、撬门等方式进入临海市城南信用社实施抢劫,见值班人员在一楼营业厅内睡觉,遂用尖刀朝其猛刺数刀,致其被刺破心脏大出血死亡。嗣后,徐利用撬棒撬金库门未果,逃离现场。

隔了不到4个月,116日凌晨,徐利经多次踩点后又对浙江省长兴县长兴龙达股份有限公司实施抢劫,他通过换气扇入口爬入公司一楼,见值班人员正在睡觉,遂用事先准备的撬棒朝人猛击数下,致其严重颅脑损伤死亡。随后,用撬棒和现场的台虎钳、菜刀等工具撬开公司金库门及金库内的铁皮柜等,劫得黄金饰品、珠宝玉器、手表、现金等财物共计70余万元。

作案后,徐利将劫得的黄金饰品等熔化成块,与部分玉器、手表分批卖出,将剩余玉器等财物装在瓦罐内埋于老家住宅地下。

“之前销赃的钱花得差不多了,我又产生了抢劫的想法。当时临海有去宁波的直达车,我就坐车去宁波踩点。”徐利供述道,1995126日凌晨,他携带两支手枪、撬棒及尖刀等作案工具,来到宁波市中山东路的绿洲珠宝行。通过珠宝行顶楼电梯机房内的电梯井道攀爬至一楼,撬开电梯门后进入一楼营业大厅,见值班保安徐某良、郑某荣正在大厅内看电视,遂持手枪对二人进行威胁。其间,发现徐某良欲转身取物,便用手枪朝其背部开了一枪,并用枪猛砸其头部数下致其不动,后来用绳子将二人双手反绑,并用毛巾堵住嘴。将两名保安制服后,徐利用撬棒、尖刀撬开了珠宝行里的饰品柜、保险箱等,将黄金、白金饰品等共计110余万元财物搜走,临走前用手枪朝两名保安头部各开一枪,致二人颅脑损伤死亡。

“绿洲珠宝案”中,徐利卖掉劫得的黄金饰品等,获利上百万元。

这段时间,他与曾是同学的女友杨某丽结婚,由于妻子在绍兴诸暨一家医院上班,徐利婚后就住在了诸暨。

然而,徐利经常没有节制的挥霍,加上又染上赌博恶习,他一直骗老婆说是在做药材生意,实际上是出门赌钱,而且屡赌屡输,差不多过了两年,钱花完了,又想到去抢劫。

据起诉书指控:199847日凌晨,徐利携带事先准备的手枪、撬棒及自制手雷等作案工具,蒙面攀爬进入踩过点的绍兴供销大厦,行至二楼珠宝柜附近时,碰到值班保安正在巡逻,用手枪朝保安开了一枪,见保安未被击伤并逃开呼救,遂离开现场,途中将自制手雷、撬棒等丢弃于附近。

在诸暨成家的徐利,不仅有贤惠的妻子持家,还生了一个乖巧的女儿,但是这些都没能使他停止犯罪的步伐。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和赌博的开销,徐利选择隐瞒妻女继续实施抢劫。

2004年,就在千家万户阖家团圆过除夕迎新年的时候,诸暨市第一百货商店发生了一起劫案。

根据指控,2004122日凌晨,徐利携带手枪、尖刀、撬棒等,蒙面攀爬至诸暨市第一百货商店三楼平台进入店内,行至二楼时,见值班保安正在睡觉,便上前用尖刀捅刺,刺中保安脸颊后遭对方夺刀抵抗并逃跑呼救,徐朝保安大腿开了一枪后逃离现场。

为了还赌债,徐利把一家居住的房子卖掉了,但仍欠下不少赌债,便又打起抢劫的主意。

根据起诉书指控,经对诸暨市嘉瑞珠宝店多次踩点后,2007116日,徐利采取以高压电击晕值班人员后,爬窗入内的方式作案。他将电线一头用扎钩连到附近配电房内变压器上,另一头挂于珠宝店值班室的防盗窗上,然而,因防盗窗遇高压电发热并冒出火花,被店内值班保安发觉,徐利只好仓促逃离。

 

证据跨越时间还原真相

 

起诉书指控,从1993年到2007年,15年时间里徐利前后共实施了7次抢劫,造成4人死亡、一人轻伤,劫取财物数百万元,社会影响极大。正因此,该系列案件的告破、徐利的落网,一度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热点。

考虑到案件的重要性、侦破时间跨度大,案件告破后,绍兴市检察院在第一时间提前介入,先后通过8次与侦查机关的联席会议,对有关现场痕迹、作案工具等客观性证据的收集,现场勘验检查、鉴定意见等关键性证据的瑕疵补正,赃款去向的追查等方面提出100余条意见建议。

如何还原尘封20多年的血案真相,使指控的犯罪与事实无误?证据体系如何全面完善、无可辩驳?如何让客观性证据跨越20多年的时间间隔,“讲述”事实真相,替被害人“说话”?

927日至1017日,办案组成员胡东林、杨琦、章丹先后多次来到诸暨市看守所提审徐利,对其供述犯罪事实的真实性,有无被指供、诱供等情况进行核查。同时,他们审查案件的全部材料,严格按照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对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现场勘查笔录、鉴定意见等大量证据,进行了仔细的梳理、审查。

为了让犯罪事实的细节问题得到印证,检察官们审阅了20多年前现场拍摄的视频资料,从中找出答案。还举行庭前会议,把所有证据一一进行展示,充分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

而为了更好地了解徐利的犯罪心理、作案动机等主客观因素,930日,检察官还专门询问了徐利的妻子,核实徐利的生活轨迹及异常情况,也了解了徐利的个人成长经历、家庭背景、性格特征等。

在办案组最后一次提审讯问徐利时,他在坦白罪行的同时,更表达了自己的忏悔。在铁栅栏的那一侧,他跟检察官说,犯案后,自己也会在夜里做噩梦。

 

夜半常被噩梦惊醒

 

法庭辩论结束后,徐利从被告席中站起来,低着头忏悔道:“此刻站在法庭上,面对法律的制裁,我内心平静但却充满悔恨。自从走上了抢劫犯罪这条不归路,一时获得金钱的快感,却无法掩盖我内心的惊恐和不安,不但终日处在惶恐之中,夜半也常常被噩梦惊醒”。

徐利说:“像我这样一个双手沾着别人鲜血的罪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是我自食其果的下场,我的悔恨无法挽回别人的生命,无法复原那些被我毁坏的家庭。”

心狠手辣,行事冷静,是徐利在屡次作案中给人留下的印象。但事实上,累累罪行在24年间始终以另一种方式折磨着徐利。被捕之后,他表示:“其实作案之后,我的压力一直很大,就用抽烟麻醉自己,一天要抽三包,所以烟瘾很大。”甚至说,“我觉得这世上真的有鬼,那些被害的人,都回来找我,就像我平时想好好干事情,都干不成。”

在庭审过程中,徐利多次回头看向旁听席。他在自述材料里写到:“自己做错了事情没有后悔药可以补救,对于我这个双手沾满鲜血,杀人如麻,穷凶极恶,对社会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的罪恶之人,我唯有跪求死者及其家属,不求谅解,愿以生命来补偿对他们所造成的伤害。”

1121日上午9时,徐利案在绍兴中院二号法庭公开宣判,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徐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暴力等手段,当场劫取公私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且系抢劫银行等金融机构、多次抢劫、抢劫数额巨大、抢劫致人死亡、持枪抢劫;被告人徐利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其行为又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且系情节严重。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徐利在1997101日前后分别实施抢劫犯罪,应适用1997年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被告人徐利一人犯数罪,依法对其数罪并罚。虽被告人徐利抢劫绍兴供销大厦、诸暨嘉瑞珠宝店系抢劫未遂;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主动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本案第一至第三节抢劫事实,但被告人徐利主观恶性极深,犯罪手段极其残忍,情节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论罪应处极刑。

法院判决,被告人徐利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谈及本案的启示,公诉人说,“二十多年前,徐利第一次实施杀人抢劫时,限于当时侦查技术,未能及时破案。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今天的审判,如证人陈某某、郑某等人所言‘终于可以告慰逝者’”。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