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无助老人的“代理儿女”们
2017-11-21 22:01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来源:法治周末

1.jpg

北京全市现有常住老年人口340.5万,占常住人口总数的15.7%。资料图


“代理儿女”服务,需要围绕关怀与关爱老人为中心,不能将为老人服务仅仅当成公事公办,需要设身处地为老人着想,需要注入更多感情,把服务变成温暖的行动

 

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您只需要感受我们提供的服务是否到位就可以了,如果不到位,您可以随时投诉。”电话铃响起时,是下午3点,志愿者梅莉(化名)放下刚刚举起的水杯,匆匆拿起听筒。

电话另一头,老人高虹(化名)不时地询问着自己的疑虑。

像这样的咨询电话,梅莉每天都会接到数十个。

去年初,她所在的基金会受北京市民政局委托,开始为北京市特殊家庭老年人提供“代理儿女”服务。

所谓特殊家庭老年人,主要是指失独或者独生子女无民事行为能力家庭的老年人、孤寡及无子女家庭老年人和空巢老年人。

据《北京市“十三五”时期老龄事业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统计数据,北京全市现有常住老年人口340.5万,占常住人口总数的15.7%。其中独居老人数量已达到30万,无子女家庭也已超过5万。

然而,由于没有监护人,入住养老院时无人担保,突发急病住院就医时无人签字,让这些本已脆弱的老人们的晚年,更显风雨飘摇。

直到2015年7月,北京市民政局印发《特殊家庭老年人通过代理服务入住养老机构实施办法》,提出由民政局公开招标选定社会组织为北京户籍的特殊家庭老年人提供担保入住养老机构等服务。

“我们的‘代理儿女’,就是为这些特殊家庭的老人们在入住养老机构时提供担保服务,也包括后续的就医签字、维权、理财等事务。”梅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人口老龄化加速发展的大趋势下,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是每一位老年人的愿望。“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帮助他们实现愿望。”

 

新型养老服务方式

 

72岁,丧偶,无子。

在知晓“代理儿女”服务前,独居了近10年的老人高虹曾无数次想象自己在小屋中挣扎着死去,却无人发现的场景。

儿子和丈夫相继离开后,她独自一人在北京生活,靠每月不到3000元的退休金维持生计。

“当年给孩子看病,把家里的积蓄都折腾进去了。再等老伴儿一走,就只剩下这一套房子陪我了。”和很多独居老人一样,高虹极少与外界接触,剩馒头就白开水是一顿早饭,一盘炒青菜可以吃上好几天,天气好的时候,就下楼走走,天气不好,就坐在窗边发呆。

“最怕的就是哪天起不来了,连个搭把手的人都没有。”去年冬天,高虹曾在上卫生间时不小心滑倒,但电话不在手边,她只能一个人躺在冰凉的瓷砖上,等着腿脚慢慢恢复,再挪到卧室里向朋友求助。

朋友接通电话的那一刻,高虹忍不住泪流满面。

也曾想过入住养老院,但由于没有担保人,多家养老院委婉地拒绝了她的申请。

尽管2013年年底,卫计委在发布的《进一步做好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扶助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对60周岁及以上的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成员,特别是其中失能或部分失能的,要优先安排入住政府投资兴办的养老机构。

但实际操作中,这扇养老之门并不顺畅,不少中小型养老院则因为种种顾虑并不愿接收这些特殊家庭的老年人。

“我们‘代理儿女’提供的就是担保人的服务,说白了就是老人的监护人,入住养老院或者生病需要送医院,大家都会第一时间赶到。”梅莉解释道。

所谓“代理儿女”是一种新型养老服务方式。

2016年1月17日,北京市民政局正式启动特殊家庭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项目,即日起,失独老人、子女无民事行为能力、无子女及子女不在身边尽孝等三类特殊家庭的北京户籍老人,可委托北京市民政局指定的英硕扶老公益基金会,代理老人办理入住养老机构的签字等事宜,此外,该基金会还可以接受老人的授权,代理财产管理、维权等一系列涉及老人需要帮助管理事务。失独老人、空巢老人等特殊家庭老人入住养老院、生病住院时将有“代理儿女”帮他们跑腿办手续了。

梅莉成为了提供“代理儿女”服务的志愿者之一。据梅莉介绍,该服务运作模式是政府启动项目,引进相应的资质主体,并对其进行前置性把关和过程监督。受委托的社会组织则需要建立一套完善的运作流程,在与老人们完成委托协议并签定合同后,提供全程服务。

“比如在老年人出现疾病或特殊事故等紧急情况需要接受医疗救助时,代为办理住院登记、手术签字等相关事项。也可以代为打理申请人的资产,照顾重残儿女,处置自己的身后遗产。”梅莉表示,“甚至在申请人权益受到侵害时,代理进行维权,帮助老人利益最大化。”

至于当初为何会想到“代理儿女”的点子?

“主要是因为现行的法律框架下,代理服务可以受到法律严格的制约,也没有完全剥夺老人的权益。”北京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副处长李树丛坦言。

 

谁可以申请

 

目前,“代理儿女”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三类京籍特殊家庭老人,即失去独生子女的老人、独生子女无民事行为能力的老人、其他无子女家庭老年人及子女不能在身边尽孝的空巢老人。

“需要基金会担保入住养老机构的老人,首先须向基金会承诺自己确实是特殊家庭老年人,然后我们双方会签署授权委托书,即老人授权基金会代理自己的养老机构入住事宜。”梅莉解释道,“若需基金会代管资产,则可以将自己的资产详情提供给基金会。”

“资产管理是完全自愿的,如果老人不愿意我们代管,也完全没有问题。并不是说我们做了‘代理儿女’,老人就必须毫无隐私地把资产状况透露给我们。”梅莉表示。

在上述文件签署完毕后,基金会就会开始替老人筛选养老机构。

“我们有一个养老规划的制订,会综合考虑老人的经济能力、身体情况和养老需求,一般在民办机构、公办民营机构、老年产业投资公司的汇编里进行筛选。”梅莉称,“有的身体不好,我们就给他推荐医疗型的,经济条件有限但身体蛮好的,那就推荐到郊区的养生养老机构。”

在选定机构后,基金会还要对资金使用进行规划。

“比如头两年,老两口花掉十万元,那后两年可能就要十五六万元,因为你的身体状况在下降,服务级别是要提高的,费用就要上涨,我们得按这个规律再去规划后面五年的。”梅莉介绍道,“代理儿女”服务本身全程免费,但代理过程产生的合理支出,需要老人自行支付。

“比如老人进手术室了,相关费用都由老人支付。”梅莉称。

 

最难获得老人信任

 

此外,根据服务流程,梅莉所在基金会接受特殊家庭老年人委托后,双方将签订书面委托代理协议,申请人可以选择以资金或者资产作为保证手段。

“我们会收取一定数量的现金保证金,以备紧急情况时使用,但必须按照老人给基金会的授权委托书执行。”梅莉解释道,若没有足够现金,也可以选择转让资产,获得基金会的担保服务。“但这种方式比较复杂,需要经资产评估机构出具的评估报告,并签署相关资产转让协议,便于在特定情况下,基金会可以按照老年人的委托授权书处置资产。”

而这笔钱,也成了误解的最大来源。

“有些老人一听到要提前交钱,就认为基金会是骗子,甚至外界还误传老人走后,基金会将没收老人登记的资产。”对于老人们的质疑,李树丛也很无奈,“其实为了保证老人资产的安全,‘代理儿女’项目的外部和内部监督机制也极为严密。”

据其介绍,在民政系统内部的监管系统内,既有基金会管理部门对基金会的监管,也有福利部门对养老行业的监管,还有老龄办权益保护部门对老年人权益维护热线反映的监管。“外部监管方面有市场工商行业和媒体的监管,也有公众举报的监管。”

而为了帮助基金会在担保时获得养老机构的信任,北京市政府还提供了200万元作为基金会保证金。

“这部分钱主要是体现政府的兜底作用,帮助基金会取得公信力。”在李树丛看来,要想把“代理儿女”这项特殊养老服务推开,公信力必不可少。“老人实在没钱了,基金会也没募来钱,可以用这200万元先支出一点,募来钱后会把这200万元补齐。”

 

试点成功可推广全国

 

“目前我们的‘代理儿女’服务还处在试点阶段,一旦成功,可能会推广到全国。”梅莉认为,在我国老龄化趋势加剧的情况下,其他省市完全可以借鉴甚至复制北京的做法。

对此,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副研究员董文勇提出,“代理儿女”制度的实施,解决了特殊家庭老年人无法入住养老院的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它建立了一种机制,在政府难以做到大包大揽的背景下,通过引入社会组织的参与,实现了市场供需之间有效对接。”

但同时,作为一项新生事物,“代理儿女”制度还有需要进一步明确和完善的地方。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首先要解决的可能就是公众对其信任问题。”董文勇表示,除了代老人办理入住养老机构等事宜,更需要信任和规范的就是老人的资产管理等事宜,包括保证金的使用、老人房产的管理等。“这些代理业务都需要在合法的操作流程以及严格的监督机制下进行。否则,不仅不能解除老人后顾之忧,反而会给这些特殊老人晚年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也有评论指出,“代理儿女”服务如能有效运行,当能很大程度上代替子女起到的作用。但从民政部门到代理机构,需要认清一点:“代理儿女”服务,需要围绕关怀与关爱老人为中心,不能将为老人服务仅仅当成公事公办,需要设身处地为老人着想,需要注入更多感情,把服务变成温暖的行动。

关键是要把自己当成老人的亲生儿女一样,让老人有尊严、有保障地安享晚年,不至于成了骗子眼中的肥肉,也不至于让老人在孤苦伶仃中孤独老去。

在银发社会,相关部门应该尽量把为数众多的无助老人纳入怀抱予以保护,这不仅事关老人的尊严,也是在体现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文明与尊严。

责任编辑:孟 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