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 时政 >
反贪局谢幕
2017-11-14 23:42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来源:法治周末

 123.png
资料图。

在马军检察官看来,反贪局就像是“继往”,监察委则是“开来”,反贪局近三十年来留下的这诸多办案经验和理论,必将在反腐败体制机制的深化中被完善和再运用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201723日,春节上班后的第一天傍晚,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文三路379号的浙江省人民检察院门口,一群人在忙乎着。当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和反渎职侵权局的匾额从大门口被缓缓摘下的那一刻,有的检察官举起了手机,记录下这最后的时刻,也有的悄悄背过身,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天下大事,熙熙攘攘,皆难游离于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定律之外。”正如一位长期奋斗在反贪一线的检察官在微信中所感慨的那样,他们心里其实早已做好了反贪局落幕的准备,只是亲历这一刻的到来,仍难掩悲伤。

2016122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获通过,这标志着监察体制改革获得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正式授权。

根据《决定》要求,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及所辖县、市、市辖区设立监察委员会,行使监察职权,同时将试点地区人民政府的监察厅()、预防腐败局及人民检察院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部门的相关职能整合至监察委员会。

监察委挂牌,昭示着我国一个新的反腐败机构正在逐渐成立,纪检监察机构的反腐力量和检察院的反腐力量将最终合流;反贪局摘牌,也是新时代来临、旧时代落幕的必然选择。

只不过,那些曾经奋斗在一线的反贪检察官们希望,在人们期待监察委为我国永不停歇的反腐败事业书写新的篇章之时,也不要忘却了反贪局曾经的努力和创造的辉煌。

 

意料之中却难说再见

 

坐在宾馆的椅子上,马军(化名)点开了手机音乐,找到并播放了那首他从年轻一直听到现在却依旧最为喜爱的歌曲,谭咏麟的《讲不出再见》。

“离别最是吃不消,我最不忍看你,背向我转面,要走一刻请不必……”听着那再熟悉不过的歌词,马军轻轻闭上了眼睛,这一刻,尽管微信朋友圈已经被铺天盖地的监察体制改革全面推开方案印发的消息所刷屏,但他不想过多关注,“毕竟去或留不是我能决定的,还不如静静享受最后这仍在反贪局、仍然属于反贪人身份的时光”。

作为一名在反贪战线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反贪局局长,马军自然早就关注到了反贪局将并入监察委的消息。近一年的试点,多方打听消息,原本以为自己内心早已波澜不惊的他,在真的看到于20171029日公布的《关于在全国各地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后,心里却还是有一种“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感受。

《方案》中提出,党中央决定,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继续深化改革试点,其他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省、市、县三级监察委员会,完成相关机构、职能、人员转隶,在今年底明年初召开的省、市、县人民代表大会上产生三级监察委员会,各地党委对试点工作负总责,成立深化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小组,由党委书记担任组长。

“全国推开”“今年底明年初”“成立监察委员会”全文中几处关键的表述,让马军这位“老反贪”深刻意识到,“该来的总是要来,想留的也无法挽留”。

曾几何时,当两鬓已有些斑白的马军拿起那些微微泛黄、记录着自己年轻时反贪工作的照片时,以为自己最终一定会在反贪局的岗位上退休。

但如今,反贪局却要先于他而“退休”了。就像我国公务员法“公务员工龄满三十年,可以申请退休”所规定的那样,在临近三十年之际,反贪局也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更多人了解到反贪局这一“熟悉又神秘”的机构还是通过今年热播的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尽管如今看来这似乎更像是一部检察院反贪局的谢幕剧,但却让人们知道了在中国,除了纪委外还有反贪局这一反腐“利器”。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纵然难说再见,但随着监察体制改革的全面推开,反贪局也将成为历史,但正如一位检察官所说的那样,反贪局对中国法治反腐的推进起到的决定性作用,必将被中国的反腐败斗争史所铭记。

 

“三十年磨一剑”

 

在人们的印象中,各类政策机构大多是自上而下逐步建立的,但反贪局却是一个例外,我国第一家反贪局成立于广东省。

先将时间回溯到1978年,当年宪法的修改颁布使我国的检察制度在遭遇不正常中断以后获得了新生。恢复重建后的第一年,1979年下半年,最高人民检察院便设立了经济检察厅,开展对贪污贿赂以及偷税抗税、假冒商标等经济犯罪的检察工作,地方各级检察院也陆续设置经济检察机构,反贪局的前身就以这样的形式正式登上了我国法治反腐的历史舞台。

此后国家对贪腐犯罪的惩治不断加码。1982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严惩严重破坏经济罪犯的决定》,检察机关开始逐渐把职务犯罪侦查工作的重点转移到查办贪污贿赂犯罪上来;198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惩治贪污罪贿赂罪的补充规定》,首次在刑法中将贪污贿赂犯罪规定为一类犯罪,次年最高检也将经济检察厅更名为贪污贿赂检察厅。  

19896月初,时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刘复之给当时的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肖扬下了一道指令,内容简单明了,要求组建一个强力、有效的反贪污、反渎职机构,“要设在检察院系统下,由广东省带头,成功之后其他省市跟进”。

短短两个月后的818日,广东省人民检察反贪污贿赂工作局便揭牌成立,中国由此成立了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反贪局,它并不是一个行政建制意义上的行政局,而是设立在检察院内专司反贪污贿赂职责的职能部门。

19899月,最高检在北京召开第一次全国性反贪污贿赂侦查工作会议,自此之后,全国检察机关陆续成立起各级反贪局。截至1995年年底,全国共有28个省级检察院和296个分、州、市检察院以及1283个县、区检察院建立了反贪局。

同年1110日,经中共中央批准,最高人民检察院正式成立了反贪污贿赂总局,这也标志着中国检察机关惩治贪污贿赂犯罪的工作步入了专门化、正规化的轨道。

2015年,最高检又将调整职务犯罪侦查预防机构,整合组建了新的反贪污贿赂总局,进一步加强一线办案力量,强化了直接侦查、指挥协调等工作。

同为反腐机构,不少人其实一直分不清反贪局和纪委的区别。对此,一位老检察官曾言简意赅地介绍,反贪局主管国家工作人员贪污、贿赂犯罪案件,而纪委是党的机构,主抓违背党纪的行为。当然,很多情况下违背党纪的行为也已触犯到刑法,这时纪委就会把涉嫌犯罪的线索移交给检察院的反贪局或反渎局,由司法机关进行继续侦查,专门处理。

 

反贪人的“既往开来”

 

从我国第一个反贪局在广东成立至今,虽然只有短短的近30年时间,却将包括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许永盛、新能源司原司长王骏、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等在内的多名贪官拉下了马。

“目光如炬髯怒张,钟馗拔剑鬼胆丧。魑魅魍魉须诛尽,清平世界乾坤朗!”不少反贪检察官至今还记得这首献给他们的诗。这是在2013年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全体会议上,在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作了关于检察机关反贪污贿赂工作情况报告后,由《人民日报》创作并刊登的。

20081月至今年8月,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犯罪案件151350198781人,提起公诉167514人,通过办案为国家和集体挽回经济损失377亿元……”从当时披露的这一组数据足可见反贪局反腐工作的成果。

骄人成绩的背后,是无数“反贪人”多年来日以继夜的奋斗。

其实不仅对普通民众,就是在检察院内部,很多同僚也对反贪局的人感到“陌生”,由于接触的官员们关系网都极为复杂,为避免打草惊蛇,反贪工作的保密性极高。一位检察官曾直言,其他的同事只知道你出差了,却不知道你去干什么了;进办公室如果发现有人在谈和你无关的案件,必须立刻回避。

根据保密规定,对家人也不能透露案情,有检察官则笑言,即便想违规也没机会,因为自从进了反贪局的大门,家门就变得越来越远,熬夜加班几乎是所有反贪人的标配。

“只要嫌疑人还未归案,你就不可能真正下班。”直到自己的父亲因脑溢血变成了植物人,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陈成华都没能来得及去看一眼,由于当时正在查办某集团公司董事长李某涉嫌贪污受贿特大案件,在全国各地展开侦查的他已有近一年没有回家了。相比身体上的疲累,更令他们难受的是对家人的亏欠。

侦办贿赂犯罪,必须通过审讯获取口供证实犯罪,而这也是最难的一环,因为他们面对的都是些拥有高智商、高学历和高职位的对手。

在圈内,湖南省株洲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黄建湘以擅长审讯出名,在他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中见识过绝食、装病、装傻,甚至随地大小便等各种对抗手段。“这就需要与犯罪分子比耐心、比勇气、比技巧。”每次在审讯前,他都会做足功课,除犯罪嫌疑人的基本信息外,配偶的工作、爱好和子女情况等都要了解,没准就会在哪个点上找到突破口。

他还记得自己有一次在审讯某厅级干部时,正是其幼子生日当天,黄建湘的一句“今天是你小儿子生日”让嫌疑人的精神防线瞬间瓦解。

除了与嫌疑人的针锋相对,反贪工作同样是一个展示检察官文明执法、心系群众的过程。

在查办某公司原总经理李某涉嫌受贿特大案件时,陈成华得知李某的妻子身患癌症急需手术,但此时李某的个人财产已被查封,家中还有年幼的儿子无人照顾,为此,陈成华通过多种途径帮助筹款,最终及时凑齐了手术费用。

“我们侦查办案是在帮助嫌疑人完成自我救赎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法律手段、强制措施是最有利的武器,人性化的关怀更是化解对抗的最佳良药。”这是一位反贪人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在马军检察官看来,反贪局就像是“继往”,监察委则是“开来”,反贪局近三十年来留下的这诸多办案经验和理论,必将在反腐败体制机制的深化中被完善和再运用。

正如他在《再见,反贪局》一文中借由郭沫若的《凤凰涅槃》向所有反贪人所说的那样,“反贪局的撤并与监察委员会的建立是我国反腐败斗争史的浴火重生,是凤凰涅槃,必将更加强大”。

“反贪局并不会消失,只是在以另一种方式继续进行下去。”这也是所有反贪人所坚信的。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