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 热点讯息 >
国盈金服逾期 背后的“羊头”劫
2017-11-07 22:37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来源:法治周末

QQ截图20171107224037.png 

返利网上曾发布的国盈金服广告。投资者提供

 

“羊毛党”能为互金平台很快聚集人气,但这都是“虚假繁荣”,一旦平台选择了“羊头”这些推手,就注定平台的命运和前途被“绑架”,会一直受制于人

 

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还未安全撤退的投资者赶紧组队维权,经核实,目前平台的办公场所已人去楼空,官网电话也无人接听,已成死雷……”最近,P2P平台国盈金服的投资者并不好过,平台疑似跑路的消息,让每个投资者人心惶惶。

张帆(化名)就是其中一位。“我在91日通过返利网的推广链接,注册了国盈金服平台,投资了5万元的新手标,101日到期;没想到,国庆假期回来后,国盈金服就出事了,投资的钱至今未回。”张帆介绍。

113日,法治周末记者加入国盈金服维权群,群人数超过一千五百多人;据管理员不完全统计,目前涉及投资金额上千万元,每天还不断有受害者在加入。

网贷行业第三方机构——网贷之家发布的《P2P网贷行业20179月月报》,截至9月底,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达到3925家。不过,记者注意到,国盈金服“特殊”的一点在于,其在阐述逾期原因时,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渠道商”(俗称:羊头)

 

国盈金服:借力“渠道商”如“吸毒一般”

 

公开资料显示,国盈金服于今年3月上线运营,该平台隶属于豆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豆比科技公司”)

对于逾期的状况,1010日,国盈金服在官网发布了一则《关于国盈金服现状公告》。公告中解释,其成立时间短,面临了在借款人项目筛选门槛过高所造成的项目匮乏,以及出借人营销渠道过窄两方面困境;此时有一些行业中的专业推手,所谓的“渠道商”联系,称如果能发布短期项目,并且支付相应的“倒量”费用,他们可以帮平台快速形成规模效应;并需要由国盈金服说服部分客户将长期借款拆分成短期借款,在下次到期前再次通过平台借款,借新还旧以达到资金持续使用的目的。

“但这无异于与虎谋皮,为本次危机埋下隐患。”国盈金服表示,“这些‘渠道商’根本不在乎平台的正常运营,只在乎自身如何更快更多的收平台的钱;与他们合作使平台背负了高额的营销成本,平台甚至无力负担其他额外的营销模式……但这犹如吸毒一般,使平台无法自拔,当平台无利可图时,这些‘渠道商’会第一时间撇清关系,背信弃义。”

国盈金服称,其已自食恶果,为自己最初的抉择付出了代价;虽然平台启动了应急催收机制,奈何前期“渠道商”所造成的资金亏空过大,借款人根本无以为继,平台也没有足够的资金以帮助出借人;最终作出了艰难的决定,平台暂停运营,集中力量处理逾期催收工作。

为此,国盈金服发布了还款方案:所有投资短期项目的客户(90天以内),到期后当月,将由借款人向出借人支付已到期本金的1%;到期后第二月支付已到期本金的3%;到期后第三月支付已到期本金的10%,方案于1012日正式实施。

不过,国盈金服的兑付方案并未如期实现。张帆称,截至目前,只有少部分投资者收到了回款;再后来国盈金服就成了失联状态。

113日,法治周末记者拨打国盈金服的官网电话,提示已成“空号”;向官网邮箱发送的采访函,截至发稿也未收到回复。根据工商信息显示,豆比科技公司于201410月在北京市海淀区成立,不过在今年1020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该公司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搜索发现,国盈金服的办公地点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中环世贸大厦。张帆介绍:“在国盈金服逾期后,有投资人找到过此地,但电脑等物品都已搬空,只剩下一些桌椅。”11319时左右,记者来到中环世贸大厦国盈金服的办公地看到,公司玻璃门上贴着上述其发布的公告,里面一些椅子杂乱无章地摆放着,诸多废弃物散落在地上。

 

返利网否认自己是“幕后推手”

 

记者了解到,不少投资人在发现国盈金服失联后,纷纷到北京市朝阳区经侦大队报警,目前已被警方立案。投资人一边等待案件进展,一边向广告发布平台返利网展开维权,因为在投资者看来,上述国盈金服发布的逾期公告,所指的“渠道商”正是返利网。

公开资料显示,返利网是一家电商导购平台,号称“专注返利10年,拥有超1亿用户”,提供“商城返利”“理财返利”“全网秒杀”等业务。

国盈金服维权群管理员介绍,返利网从7月初到9月底期间,不定期地在其页面滚动式地播放国盈金服的广告;粗略统计,群里有95%左右的投资者是通过返利网的广告链接投资的国盈金服。

投资人提供的截图显示,923日至925日,返利网App上首页焦点图还在展示国盈金服的广告,上面显示,国盈金服为国资全资控股,已签约攀枝花市商业银行资金存管,首次投资最高奖励5188元,现金奖励由国盈金服发放至投资人国盈金服账户。

作为广告推广方,1019日,返利网发布《关于国盈金服逾期补助方案》,决定针对通过返利网广告页面投资国盈金服平台,且有未兑付本金的返利网用户提供补助,以未兑付本金5001元至10000元为例,该区间的投资者将获得补助金额600元。

不过,这并没有平息投资人的怒火。群里有投资人介绍,除国盈金服外,国庆前后,在返利网推广的理财平台中,还有金豆包、普天今安、田金所这3家互金平台相继发生逾期。彼时,返利网对这3家未兑付本金的返利网用户提供的补助更高,例如,未兑付本金5001元至10000元,可以获得补助金额1000元。很多投资人表示不满,与返利网展开多次交涉。

随后,112日,返利网又发布了《取消国盈金服逾期补助通知》,通知中表示:虽然返利网只是广告发布平台,但基于社会责任以及同理心的考虑,决定为用户提供补助,但补助方案发出后,因不满足补助金额,众多用户频繁拨打客服热线,辱骂工作人员,同时,部分用户在网上散播与事实不符的谣言……基于此,决定将永久取消对国盈金服逾期事件的补助计划,并将对于有恶意造谣、侵害我司名誉及利益等行为的相关人员,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针对外界对返利网就是国盈金服公告中所谓“渠道商”的指控,113日,返利网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予以了否认。其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返利网所做的就是正常的广告行为,所谓的“渠道商”应该是指一些非法的个人推手,其才是行业的“毒瘤”。

当记者咨询通过返利网注册投资国盈金服的用户数量时,该负责人解释,通过广告导入到国盈金服的用户数据,需要国盈金服提供,返利网是按照天数收费,并不是根据推广人数收取提成。

 

“尽到审查义务”难认定

 

针对返利网的澄清说明,张帆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原本是相信返利网这个老平台才投资国盈金服的,但国盈金服出事的前几天,返利网还在发布它的理财项目,试问返利网是如何审核广告商的?”

记者注意到,在返利网发布的国盈金服广告中有提到“国资全资控股”“已签约攀枝花市商业银行资金存管”。据企业注册信息查询平台“企信宝”显示,所谓的“国资全资控股”,是缘于此前豆比科技公司是由山东济宁好顺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00%控股;而济宁好顺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则为金乡县县社农业科技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即金乡县供销合作总社下属的独立法人企业。不过,国盈金服逾期后,1013日,豆比科技公司“投资人”一项,由济宁好顺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变更成自然人股东徐某。

而记者在查询时得知,金乡县县社农业科技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于1016日在县供销社官网发布声明:公司业务范围不涉及投资、控股、参股、担保及委托业务,自公司成立以来从未与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生过合作关系;对盗用公司名义的侵权行为,公司已报请济宁市公安局中区分局立案依法查处。

另一边,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客服也告诉记者,此前和国盈金服只是谈过要合作,但最终没有真正达成资金存管。

对此,返利网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解释,“国资全资控股”“已签约攀枝花市商业银行资金存管”的内容是国盈金服提交的材料,其公司当初在审核这些资料时,根据工商信息了解到国盈金服所谓的国资背景;也看到了国盈金服与攀枝花市商业银行的盖章协议,并不知道所谓的国资背景存在疑点,也不清楚国盈金服并没有真正将资金存管在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其无法做到实质审查。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联网金融从业者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谈道,要认定广告发布平台是否承担责任,要看其是否产生“助纣为虐”的行为,除非P2P平台已经流露出跑路迹象,而广告发布者还在进行宣传,在有证据的情况下,可以将广告发布者按照共犯进行处理。不过,就目前形势来看,很多广告发布者与被宣传公司会签有严格的合同,来规避自身的风险;其次,广告发布者可能会声称自己也是被骗者,因为现在的一些广告发布者的审查工作,基本都是形式审查,未做到实质审查;而互金领域周边的一些服务机构,可能忙于开展业务,很多业务员只是例行书面性的审核,对客户的了解并不透彻。

不过,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互联网法律部主任李亚认为,从相关材料可以看出,返利网并未对国盈金服的广告内容尽到严格的审查义务;因为是否为“国资全资控股”、是否“已签约攀枝花市商业银行资金存管”的内容,均可以通过相关的公开渠道进行查验核对;返利网没有核实或核实错误就发布相应广告,涉及到发布虚假广告的问题。

“网贷返利平台在做推广时,首先需要了解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的真实性、合法性等问题,然后要了解广告推广是否存在夸大承诺和误导的问题,最后要了解宣传内容是否有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行业主管部门明令禁止的内容。”李亚谈道。

京师律师事务所互联网金融法律事务部主任左胜高也认为,根据广告法的相关规定,广告发布者应查验有关证明文件,对内容不符或者证明文件不全的广告,广告发布者不得发布;发布互联网金融广告时,返利网作为广告发布平台,应该尽到审慎的查验义务,对国盈金服等广告主的主体资格、经营项目以及各项资质等进行核查,对需要发布的广告内容的真实性进行核验,保证发布广告的真实性。

 

深度依赖 “羊毛党”会导致平台被“绑架”

 

对于国盈金服公告中所指的“羊头”到底是否为返利网,目前还不得知。但是通过国盈金服此次的遭遇,“羊头”的危害性已昭然若揭。记者通过搜索发现,在一些互金“羊毛党”QQ群里活跃着一群专业的推手,他们掌握多个P2P平台的标的信息,每天会发布不同平台的链接让投资人选择投资,然后给投资人不菲的返利。例如,在“P2P羊毛”群,渠道商“大侠”为投资人推出了摇财树、万家贷、幸福钱庄、前海航交所等大大小小的平台,其中,在前海航交所投资1000元,7天就可“撸”22(包含返利的20),年化约116.3%

针对网贷行业存在的“羊毛党”乱象,今年10月,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关于坚决打击“羊毛党”模式的通知》,协会坚决反对任何个人或机构以“羊毛党”模式投资网贷平台以获取不正常的高收益,有组织的“羊毛党”模式的投资收益主张不受法律保护。

左胜高指出,“羊毛党”能为互金平台很快聚集人气,但这都是“虚假繁荣”:虽然“羊头”获得了收益,投资人得到了返利,但“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一旦平台选择了“羊头”这些推手,就注定平台的命运和前途被“绑架”,会一直受制于人。

李亚也认为,在互金平台发展的初期,“羊头”为互金平台带来了很多流量,催生了所谓的“羊毛党”“薅羊毛”等情况;在“羊头”的帮助下,短期内互金平台能有一个好看的报表,投资人的增长率和增长规模都很高,但是从长期来看,“羊头”的存在大大增加了互金平台的运营成本,“羊毛党”留存率非常低,这一现象也加速了一些在合法合规上存有漏洞的互金平台出现倒闭、跑路等现象。

“此次事件,如果国盈金服是在合法、合规经营的情况下出现了逾期,属于合同法中的违约行为,投资者可以根据各方签订合同中的相应条款,向借款人或国盈金服主张相应的民事权利;如果国盈金服因违法、违规经营出现了逾期、失联、跑路等情况,那么就有可能会构成刑事犯罪。”李亚补充道。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