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真相 > 热点调查 >
十一路记者同时直击闯红灯现象
2017-11-07 22:14 作者: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一个地区的法治建设水平如何,民众的法治素养如何,交通安全意识如何,站在路口看行人、车辆过马路,就可作出初步判断。

行人闯红灯,非机动车闯红灯、占道行驶,这种现象看似小事,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城市中交通出行的一种陋习,也严重影响到了交通安全,更反映出了交通行为参与者法治观念的淡薄。

“凑够一撮人就可以走了,和红绿灯无关。”早在2012年,就有了“中国式过马路”一词,颇含讽刺意味。

11月6日,《法治周末》派出十路记者奔赴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区、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山西省保德县、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河北省石家庄市栾城区、福建省漳州市龙文区、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道,在当天早上8:00至8:10分,对行人、车辆过马路的现象同时观察、拍摄。

从我们记者拍摄的现场显示:行人和非机动车、电动车闯红灯的现象在一些地方还很严重:有带着小孩一起闯红灯的;有一大群骑着电动车的人逼停机动车硬闯红灯的;有看着他人闯红灯,自己也跟着闯的。

闯红灯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骑自行车或电动车的。比如记者从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区一十字路口拍摄的视频中,发现竟有50多台电动车同时闯红灯;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一丁字路口有17台电动车、4辆自行车闯红灯;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一十字路口闯红灯者中也以电动车和自行车(10台电动车、2辆自行车)居多。而这3个城市都是第四届全国文明城市。

而且,有的电动车或自行车上还载着人,多数都是家长骑着车带孩子一起闯红灯。“父母是孩子的启蒙老师,孩子在成长中养成的习惯有不少来自于父母的言传身教,如果孩子从小被家长教育有机会就可以闯红灯,我们真不敢想象,这种错误的认知伴随着他们的成长会带来怎样的危害。”一位一线执勤民警曾向媒体发出感叹。

通过百度搜索发现,非机动车和行人因闯红灯引发的交通事故在全国各地时有发生,并呈增长态势。很多地方已认识到行人、自行车和电动车闯红灯陋习带来的危害,已经开始采取行动。

2016年10月,河南省洛阳市交警就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文明交通·亮剑行动”。对闯红灯的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行人闯红灯等交通违法行为处以罚款外,还对闯红灯者录入诚信档案和通过媒体曝光。

今年6月,上海也对非机动车闯红灯乱变道、行人乱穿马路加大了整治力度。除了加大现场执法管理力量的投入,还加强了“电子警察”执法管理以及创建非机动车、行人严管示范线。2016年4月15日,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就在官方微信“黄浦公安”上开设“曝光台”栏目,以照片配文的形式,曝光了12名闯红灯的行人。

河北省沧州市自2016年4月,在市区范围内开展行人、非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行为专项执法行动。对行人、电动车闯红灯,停车越线、逆向行驶等交通违法行为进行处罚。

江苏省南京市在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在重要路口和人流量大的路口安排专门的交通协管员对行人、电动车和自行车过马路进行协调管理,并在上下班高峰期加强警力对交通疏导。

当前,很多行人和非机动车驾驶人的交通安全意识和法制意识淡薄,普遍认为闯红灯等行为不构成违法。

其实,对于行人、非机动车闯红灯等违法行为,现行法律并不缺少处罚办法。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十九条明确规定:“行人、乘车人、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五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罚款;非机动车驾驶人拒绝接受罚款处罚的,可以扣留其非机动车。”

对于机动车与行人、非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后的责任划分,法律也有明文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不闯红灯,文明出行,不仅体现的是我们每个人的法治素养,更体现了一个地方政府的法治建设水平。

敬畏红灯就是敬畏生命,杜绝闯红灯等交通陋习,应该从每个人做起。“中国式过马路”,你是跟进还是摒弃?

法治周末将陆续推出类似行人过马路这样的法治建设系列主题采访报道,持续关注出现在记者镜头里的十一个地方,为法治建设提供一个鲜活样本。

 

法治周末记者 答笛

时间:2017年11月6日上午8点

地区: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

地点:青山区和平大道与建设一路十字路口

闯红灯数:3名行人、2辆自行车和10台电动车

红灯亮起的45秒中,3名行人、2辆自行车和10台电动车闯了过去,其中身着校服的中学生、家长电动车后的儿童尤为引人注目。

和平大道是青山区主干道,记者观察的路口位于该区奥山、众圆两大商圈之间,周边有许多居民小区及学校,高峰时段交通十分繁忙。

长江南岸的青山区是武汉市主城区,因境内有武钢集团,素有“十里钢城”之称。该区总面积80.58平方公里,户籍人口43.37万人,登记流动人口6万多人。

记者注意到,2015年,武汉市曾荣获“全国文明城市”称号。事实上,近年来该市加强了对闯红灯行为的教育和治理,街头出现多种引导、规范行人过马路的设施,包括行人闯红灯抓拍系统、人行道口马路闸机和“机器自动拉绳系统”等。

6日,在青山区友谊大道与园林路路口,记者见到交通志愿者在红灯亮起时拉绳拦阻行人,秩序井然。不过,在无人值守的非高峰时段,该路口仍不时有闯红灯的行人和电动车,令人想起毛主席那句“扫帚不到,灰尘是不会自己跑掉的”。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时间:2017年11月6日上午8点

地区: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

地点:香樟路与洞井路交叉口

闯红灯数:2名行人、1台电动车

11月6日上午8点,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香樟路与洞井路交叉路口。

两位闯红灯的女孩子,走到马路中间时,被两边的车流夹在了马路中间,进退两难。

这是法治周末记者在此路口看到的一幕。该区常住人口80万人,流动人口40万人。长沙市目前机动车保有量已超过200万辆,早晚高峰城市道路交通拥堵较为严重,为了缓解交通压力,2016年5月,长沙党政机关实行“朝九晚五”错时上下班,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交通压力。但在一些路口,行人闯红灯现象还是时有发生。

香樟路与洞井路的交叉路口是长沙市车流量超大的路口之一。香樟路连通长沙市内最繁忙的主干道韶山路与长沙高铁南站的一条主要通道,每天的车流量巨大。

记者在现场看到,早上8点不到,就有两名交警在此执勤。虽然现场有交警,但在记者拍摄的一分钟时间里,还是有两位行人和一辆电动车闯红灯。两位闯红灯的女孩走到道路中间时,被两边急驰而来的车流夹在了中间,进退两难。有位女孩干脆停下来看起了手机。同时,一辆电动车也迎着红灯急驰而过,险象环生。 

 

法治周末记者 孙立昊洋

时间:2017年11月6日上午8点

地区: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

地点:新城区太华南路与银河坊路丁字路口

闯红灯数:21名行人闯红灯

新城区位于西安市城区东北部,跨越城墙内外,是西安市三个中心城区之一,总面积31.2平方公里,户籍人口50.7万人,常住人口60.78万人,人口密度为平方千米19481人。

太华南路西临大明宫遗址公园,南临西安市火车站,是贯穿西安市南北的要道之一,车流量比较巨大,早晚高峰即便没有事故,车通行起来都比较慢。

2017年11月6日上午8点,法治周末记者在陕西西安市新城区太华南路与银河坊路丁字路口蹲点拍摄的一分钟视频内,共有21名行人无视红灯,鱼贯而行。

其中4人骑自行车闯红灯,1人骑电动三轮车闯红灯,剩余的皆是骑两轮电动车闯红灯。俨然,两轮电动车在记者这次蹲点采访中成为“闯灯”大军中的主体。

 

法治周末记者 王亚蛟

时间:2017年11月6日上午8点

地区: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

地点:锦江区锦华路二段路口

闯红灯数:5名行人,1辆自行车,4台电动车

锦江区地处成都市东南部,辖区人口69.93万,流动人口40余万人,面积62.12平方公里,辖区内有国务院确定的“商贸繁华区”,其中跨国公司投资性和代表处75家。

锦华路是进入锦江区的重要路段,机动车、行人、非机动车密度大,交通压力相当大。

11月6日早上7点40分,记者在该路段没看到执勤交警,就在信号灯由绿灯转变为黄灯时,等候在斑马线外的一个骑小黄车(自行车)的女士冲了出来,等她冲进道路中央时早已是红灯,紧接着一位老人带着1名小学生跟着上前,1名女士带着两名小学生走进道路,直到她们走到道路中间,信号灯才显示绿灯。现场的记者着实为她们捏了一把汗。

据记者观察,大多数闯红灯的行人,都是选择在红绿灯转换的前几秒钟通过马路。往往是只要有一个人踏出了第一步,其他人就会跟上去。

 

法治周末记者 吴毅文

时间:2017年11月6日上午8点

地区:福建省漳州市龙文区

地点:新浦东路与路南昌东路交叉路口

闯红灯数:1辆自行车、2台电动车

龙文区,福建省漳州市核心城区之一,国家级生态文明区、全国文明城市,是福建著名的侨乡之一,素以“鱼米花果之乡”著称。占地面积126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53687万,流动人口58166。

11月6日上午8点,龙文区新浦东路与南昌东路交叉路口附近是龙文区交警大队和漳州市实验中学,路上全是上班、上学的行人,该路口虽有值勤交警,但法治周末记者看到,一台后座上载着孩子的电动车已开始闯红灯,紧随其后,又有一台电动车跟着闯红灯,接着,一辆自行车不顾红灯也不顾红灯强行通过。

 

法治周末记者 周孝清

时间:2017年11月6日上午8点

地区: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区

地点:解放西路与上海路交汇点

闯红灯数:50多台电动车

青云谱区位于江西省会——南昌市区的南部,常住人口26万人。青山湖区位于南昌市城东,全区呈城乡合一的格局,常住人口为68.3万人,流动人员30余万人。

该路段处于青云谱、青山湖两区交界,周边商圈发展繁华。上午8点,上班高峰期,解放西路东、西方面来往的车、人流量较大。通过记者短短44秒的拍摄,细数闯红灯电动车数量就超过50台,大批骑电动车的人无视红绿灯的提示与机动车抢道硬闯红灯,人车混行的场面令人提心吊胆。

记者注意到,解放西路由东向西闯红灯的电动车上还有儿童,这些电动车与横向和对面左转弯驶来的汽车、电动车交错通行,整体处于“看车不看灯”的混乱局面。电动车闯红灯后有的直接驶入机动车道,也有少量汽车驶入非机动车道。该路段现场没有交警执勤。

此路段四侧虽有斑马线,但行人过马路闯红灯的情况屡有发生。上海路街道办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交汇点地处两区边界,属于插花地带,行政管辖分界线表述起来有点复杂,但上海路的交通明确归属青山湖区,主干道解放西路的交通管理则归属青云谱区。

记者随后来到青云谱区井冈山大道与洪都大道的十字路口处观察,该路口车、人流量也很大,十分钟内记者在现场没有看到行人与电动车闯红灯现象。

 

法治周末记者 张贵志

时间:2017年11月6日上午8点

地区: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道

地点:阜通东大街与花家地南街交叉十字路口

闯红灯数:1名行人,1辆自行车,3台电动车

阜通东大街与花家地南街均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道,街道该成立于2000年6月,东起机场高速路与酒仙桥街道、将台乡接壤;西至京承高速路与来广营乡、大屯街道相望;南起北四环路与太阳宫乡为界;北至湖光北街、宏泰西街与东湖街道、崔各庄乡相邻。辖域面积10.36平方公里,总人口约30万,流动人口约5万人,其中外籍人约3万人,分别来自84个国家和地区,其中韩国人占84%。

社会单位近万家,规模以上300余家,是朝阳区区域国际化和首都现代化的重要窗口区。

11月6日上午8点,法治周末记者在朝阳区阜通东大街与花家地南街十字路口观察,发现无论哪个路口的红灯亮起,都会有行人和自行车、电动车闯红灯。在记者1分钟的视频里,不仅有3人骑电动车和1人骑自行车闯红灯通过,还有1名滑着滑板闯过红灯的年轻人。

 

法治周末记者 梁平妮

时间:2017年11月6日上午8点

地区: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

地点:市南区香港中路与山东路路口

闯红灯数:未发现闯红灯现象

市南区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南部,是青岛市的政治、文化、金融中心,市政府所在地,该区常住人口为54.4万,流动人口为9.9万。据了解,该区连续3届获得“全国平安建设先进区”,今年9月,捧回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最高奖项“长安杯”。

11月6日7点30分,法治周末记者来到市南区香港中路与山东路交叉口,该路口所在区域有政府办公大楼、大型商场、写字楼等,车流量、人口流量很大。由于时间还早,行人和车量并不多,未见行人闯红灯和车辆拥堵。8点左右,进入上班高峰期,行人和车辆逐渐增多,从记者拍摄的一分钟视频中可以看到,斑马线两端虽然站满了等待通行的行人,但依旧未发现机动车、电动车或行人闯红灯现象。

记者据此采访了青岛市交警部门相关负责人,据介绍,青岛市交警部门近年来持续开展专项治理活动,加大路面警力、交通志愿者投入,严查违反交通信号灯指示、乱穿马路的行为,每天全市有近3000名交通志愿者在各大路口教育和引导行人。今年8月开展的交通秩序大整治活动中,行人和非机动车路口遵章率已达到95%以上。

 

法治周末记者 杨东风

时间:2017年11月6日上午8点

地区:河南省登封市

地点:少林大道与守敬路交叉口

闯红灯数:1名行人,7台电动车

红灯亮起时,一行6名大人牵着一个小孩,对红灯熟视无睹,横穿马路而去,对面五米处,交警从路边正走向路中间,伸手拦下一逆行而来的电动车……

11月6日上午8点左右,法治周末记者在河南省郑州市下辖县级市登封市少林大道与守敬路交叉口探访时,看到了这样一幕。

登封市位于河南省中西部,中岳嵩山南麓,东临省会郑州,西接古都洛阳,全市总面积1220平方公里,总人口71万,流动人口9万。

该路口为登封市主要交通路口之一,毗临登封市法院、市政府,距该市交警大队也不远,拍摄时该路口还有交警值勤。

1分23秒的拍摄中,前1分钟只有1人骑电动车逆行。1分钟后,东西向红灯亮起时,该路口共有7辆电动车及1个行人闯红灯,南北向红灯亮起时,守敬路西侧有6个大人和一个孩子,步行闯红灯横穿马路。

 

法治周末记者 刘立民

时间:2017年11月6日上午8点

地区:河北石家庄市栾城区

地点:栾武路和兴安街十字路口

闯红灯数:未发现闯红灯现象

栾城区位于石家庄市东南,现有人口33万,外来流动人口4万人左右。据栾城区政府网站公布的数据,2015年生产总值即达到205亿元,财政收入完成17.7亿元。

栾武路是区政府所在地,而且这条路上有许多机关和学校,是栾城区最为主要和繁华的街道,兴安街路口的东侧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商城。早晨7点20分,记者来到这个路口,无论是机动车还是电动车以及行人,未发现一例闯红灯或越线行为。

与栾城这样的城区相比,记者在石家庄市区内反倒经常发现闯红灯的身影。


责任编辑:孟 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