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事件 >
AI,这次“狼”真的来了
2017-11-07 20:21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人工智能正在法律界带来一场革命。 资料图

 

在沙龙现场,几位学者也纷纷表示,以后对于法律人的培养模式也会发生很大的改变,法科学生不需要读背太多的内容,因为人工智能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律所可能会取消低年级律师;而从法院的书记员,到助理法官,最后到法官的工作路线应该也会发生改变……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郑戈最近忙于谈论人工智能和法律这个话题,11月4日,在北京大学法学院的一场“法律如何应对人工智能”的沙龙上,郑戈作为主讲人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改办规划处处长何帆、京东集团法务部高级总监丁道勤、腾讯研究院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蔡雄山、华宇元典公司副总经理黄琳娜等法律界实务人士一起探讨了人工智能给法律从业人员带来的挑战。

郑戈现在是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教授,此前,他已经在中国人民大学、华东政法大学等学校做过“人工智能与法律的未来”的系列讲座。

近两年来,与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简称AI)有关的新闻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最近,沙特阿拉伯政府宣布授予机器人索菲娅公民身份,成为第一个赋予机器人公民身份的国家。

而距离1987年在美国波士顿东北大学举办国际人工智能与法律会议,将人工智能与法律的结合也已经过去30年。如今,人工智能对法律的影响涉及法律行业的方方面面,有关这个方面的研究和论说正在成为热门,谈论了多年的人工智能,这次“狼”真的来了。

 

法律领域的AI革命

 

早晨8:30,我到达办公室,机器人送来一杯咖啡并帮我呈现今日的工作安排。

上午9:00,我坐在办公室的座位上,虚拟法庭呈现在我面前的大屏幕上,诉讼各方均进入虚拟法庭中,一切井然有序地进行。

上午11点,庭审结束,机器人已经完成庭审实录、证据审核以及类案推送,通过智能分析直接生成了一份判决书初稿……

上海徐汇区人民法院刑庭法官助理李晓萍,在参加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团委和上海市高级人民检察院团委联合举办的“2017法检·PLUS演说会”时,如此描述自己2040年某一天的工作状态,李晓萍说这是她所畅想的未来法官的工作。

李晓萍将这一天设定在23年以后,但是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无疑会将这一天提前。

英国大法官首席信息技术顾问、《法律人的明天》一书的作者理查德·萨斯金在1980年代就曾在博士论文中提出,“人工智能和计算机会改变未来的法律服务领域”,这在当时被视作一个大胆离奇又难以实现的幻想,但是今天,当他说“法律服务机构和律师们正站在十字路口,将面对未来20年间的剧烈变革,其变化程度将超越过去两百年”,这应该已经无人质疑。

在今年的“法律+科技”领军者国际峰会上,理查德·萨斯金总结了过去30年间,人工智能给法律领域带来的两场革命:第一次革命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机器协助人们起草各种各样的文书,帮助解决各式各样的问题;第二次革命则与大数据相关,机器可以作出各种各样不同的预测,能够分析数据和文档。在尽职调查和诉讼中,能够帮助人们准备最准确的材料,还能够分析各种不确定的风险因素。

据他介绍,现在,一些国际大型律所都有自己的分析系统。通过这样的系统,可以帮助律师分析非常复杂的数据、梳理大量的信息。法律科技公司已经在尽职调查产业跑马圈地。

据媒体报道,2011年,美国的一家科技公司就开发了一款人工智能软件e-discovery为客户提供法律分析服务,它效率极高,用数天时间就分析了150万份卷宗,仅收取了客户10万美元的费用;而在过去的一次诉讼中,庞大的律师团队用了数月时间来分析600万份卷宗,客户为此花费了220万美元。

在欧洲,科学家们打造出了一台人工智能计算机“法官”。这位“法官”已经能够准确预测欧洲人权法庭大多数的裁定,或许在未来还能对案件作出重要裁定。它能够评估法律证据同时考虑伦理问题,然后决定案件应当如何判决,其背后的算法参考了584个关于折磨、侮辱、公平审判和隐私的案例数据库。科学家表示,人工智能法官对案件预测的准确性达到了79%。

2015年5月,英国博闻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向他们研发的合同机器人发出了第一个指令:处理在线文件的审阅。两秒钟后,合同机器人提交了首批资料分析结果,这是专业律师团队大约几个月的工作量。

11月4日的沙龙上,北京大学副教授车浩认为,工业文明社会之后,从机器人取代人的体力劳动,到今天早已发展到取代人的智力劳动。这也让人工智能将取代很多法律人的工作,变得不再是杞人忧天。在场几位北大法学院的学生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他们以后进入律所的最初几年,承担的便是这些随时可能被人工智能代替的工作。

根据牛津大学的研究报告显示,20年内将会有47%的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所替代,而法律助理不幸入围了十大最可能被取代的行业。在国外律师事务所办公中,现有的法律机器人已经能取代初级律师的工作,它们快速收集、处理、分析法律数据,并挖掘出数据中的价值,提高律所管理和决策效率,节省律师的时间和客户的花销。

2016年,由IBM公司研发的世界第一个人工智能律师Ross诞生,更是惊艳了众人。它会首先阅读大量史料、法律条文、之前的判例,然后能扮演律师助理的角色,专职律师只需像与同事对话那样询问Ross,它就能迅速给出答案并索引来源。

郑戈在沙龙中也专门提到,法律研究是传统律师业务中最耗费工时的工作,但是Ross目前可以代替美国律师70%的工作,而且准确率高达90%以上,远远高于顶尖法学院毕业生从事同类工作的准确率。

按照理查德·萨斯金的说法,接下来,法律领域转型升级还将面临第三个阶段——颠覆。越来越多的人工智能和技术进入到我们的工作,并且这样的转变会发生在所有的领域,包括律所以及法学院等。当然也包括医生、教师、甚至出租车司机等传统行业,郑戈认为,农业也将包含其中。

 

AI在中国如何实现

 

2016年,由无讼创始人蒋勇主持研发的法律机器人“法小淘”面世,预示着中国首个法律机器人的诞生。“法小淘”基于阿里的语音识别和裁判文书网的大数据,通过提取客户咨询的关键字,来分析案由,然后根据客户提供的诉讼法院,从30万名律师信息中找到合适的律师,并提供了律师所在的律所、同类案数量、同法院案件数量、标的额区间等信息。

“法小淘”的诞生打开了中国法律人工智能产品的大门。今年,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检察院推出的实物版机器人“吴小甪”、湖南真泽律所合作研发的“法狗狗”,四川崇州市法院推出的法律问答机器人“小崇”等法律机器人陆续亮相。

今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加快建设智慧法院的意见》提出“2017年底总体建成、2020年深化完善人民法院信息化3.0版”的智慧法院建设任务。对人工智能在法律行业的应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今年8月18日,杭州互联网法院正式揭牌,成为中国首家互联网法院。除了法官和书记员,其他的当事人都在千里之外,从起诉、立案、举证、开庭、送达、判决、执行全部在网上完成。

人工智能改变法律行业传统的做法,已经越来越多。在沙龙现场,法官何帆分享到,现在许多法院的立案大厅都配有一个诉讼服务机器人,通过机器人与当事人有效的互动、问答,不仅能够缓解当事人的情绪,还能够告知当事人立案需要什么材料、应该到几号窗口等原来需要人工指引的工作。据媒体报道,截至目前,全国至少已有一半以上省(区市)地方法院将人工智能引入司法判案。

今年7月广西桂林市象山法院上线的“智能机器人”“法官助手”语音系统,提高了办案效率。同期,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研发的“刑事案件智能辅助办案系统”,可用于证据标准指引、证据合法、合规性校验以及证据链完整性审查判断。此外,在专业案件审判方面,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试点的“人工智能平台”可实现金融类案件裁判文书稿自动生成。

江苏苏州各级法院应用“智能平台”5分钟就可生成一份法律文书,“同案不同判系统”给法官判案提供参考。智慧审判“苏州模式”,引入先进的音视频处理技术、语音识别技术、数据协同交互技术,实现庭审同步录音录像、智能电子笔录、电子质证三大应用,可将庭审时间平均缩短30%至50%,大幅减轻庭审人员工作负荷。

何帆进一步介绍说,以前法官说话的语速非常慢,那是为了方便书记员的记录;如果公诉人要求查看侦查卷,就会由法警抱着侦查卷分别给律师、被告、证人、法官一一展示,费时费力……但如今在苏州各级法院,这些问题都已经不存在了。

在审理案件时,法院工作人员可通过集控系统一键开启庭审设备,科技法庭解决方案能够实现对庭审现场的全程同步录音录像;智能电子笔录将庭审过程中,审判员、诉讼各方、出庭证人等角色的语音陈述自动转写为文字,形成庭审笔录,极大地减轻了书记员的工作强度;电子质证功能可提取案件电子证据并在庭审过程中同步展示,支持同屏标注、多方交互。

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根据法院工作人员提出的意见,电子质证模块得以升级,改成触摸式宽屏,左边显示电子证据,右边同步语音笔录,何帆称之为“左看右写功能”。

同时,中国法院系统一直在探索和推进人工智能在司法领域的应用,目前理想的一种呈现模式是上海刑事案件智能辅助办案系统。该系统将公检法三方的所有办案信息打通,以人工智能对过去海量证据规则和法律规则吸收的基础之上,对办案人员进行提醒,重构刑事案件的办案流程。

如果因此就认为中国法律行业迎来了真正的人工智能时代,显然还言之尚早。在沙龙现场,蔡雄山认为,人工智能分三个大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弱人工智能,第二个阶段叫强人工智能,第三个阶段叫超人工智能。目前我们还处于弱人工智能时代,机器人代替法律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人工智能技术,法律人介入的不够深入

 

过去一年,黄琳娜所在的公司都在做一个关于被告主张欠条签名伪造的案例,机器可以识别出“名字不是我签的”“这个字不是我写的”“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张欠条”等主张,却在“这张借条上×××签名的落款时间是2015年8月,×××在2015年3月就死了”这句话上出了错。

黄琳娜对沙龙现场的人表示:“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可以迅速得出一个判断,这个签名是伪造的,但是机器人不明白其中的逻辑推理关系。”

黄琳娜也曾专门撰文写到,围棋的世界,封闭、明确、不存在随机因素,法律,这个包罗了人类万千情态的领域可不是如此。“没经过法律专业训练的普通民众可能会以为法律也足够明确,‘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多么干净利落,但法律人却深深懂得这其中有太多模糊、冲突、似是而非,刑事案件中怎样的行为可认定为‘自首’,民事案件中某种情形能不能被认定是‘不可抗力’,每个部门法都有数不胜数的类似争议,让无数法律人在庭上庭下争得面红耳赤。”

人工智能也许能储存法律人需要的所有信息,但是,显然还无法应对这种“争议”。

另一方面,何帆则认为,工程师和法律人的互不了解也是人工智能受阻的原因之一,“人工智能的实现需要大量专业人员的参与。虽然现在很多法院希望开发一款裁判文书自动生成的软件,自动协助法官进行证据或法律的分析,但进展得并不是很理想。其中存在的问题就是法官参与太少,工程师不知道法官或律师的要求。法律人工智能之所以推进缓慢,就是因为法律人介入得不够深入、投入的‘人工’太少。换言之,投入多少‘人工’,机器就有多少智能”。

为此,黄琳娜还专门提出一个职业,法律知识工程师。法律人去做工程师,打通知识与技术的壁垒。法官出身的黄琳娜便是其中的实践者,“法律人不会在这个时代失业”。

在沙龙现场,几位学者也纷纷表示,以后对于法律人的培养模式也会发生很大的改变,法科学生不需要读背太多的内容,因为人工智能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律所可能会取消低年级律师;而从法院的书记员,到助理法官,最后到法官的工作路线应该也会发生改变……

责任编辑:孟 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