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人工智能是人类在玩火自焚吗
2017-11-07 20:14 作者:巴哑哑 来源:法治周末


巴哑哑

《读库》1705期开篇是一篇长文《未来的人会是怎样》。一直读到最后,才明白埃隆·马斯克为什么要发展脑机接口,也就是在人的大脑里植入数字脑,在边缘系统和皮质之外,为人类的大脑再增添一个新的硬件。

马斯克是当代人工智能威胁论的代表人物。他所谓的生存危机,并非地球可能遭遇外星袭击,旦夕不保,而是来自人类执意要唤醒计算机巨灵的集体冲动。这个领域的发展非常迅猛,最突出的例子就是阿尔法狗横扫人类智商的围棋大战。马斯克认为,人类要创造出一种比自己聪明的存在,这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因为它们既然比人类聪明,便极有可能摆脱人类的控制。

 

人类全脑接口:变成人工智能

 

如果依照地球上已有的生存经验来看,最聪明的物种无疑会获得统治性的地位,就像我们今天对其他生物的统治一样。人类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仅仅是我们的智力高于其他生物。那么,人工智能有没有可能产生“自我独立”的意识?它们摆脱人的控制后会发生什么?显然,如果真有这样的时刻,人就会和其他生物一样沦为“被统治者”。人类乃万物之灵长的历史彻底终结。

从进化论来看,人要创造比自己更聪明的“后代”并不难理解。一代人总是比上一代人有所进步。到了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人类已经有能力不通过生殖繁衍而用技术实现这个梦想。阿尔法狗的胜利会让很多人沾沾自喜,认为它是人类的创造,是人类智慧的宣示,这固然没错,但是另一方面,这其实也令人心生畏惧。因为它太聪明了,并且我们无法从内心认同它和人类是同一族类。换句话说,人对人工智能其实抱着一厢情愿的热望,认为它们是服务于人类的。

但是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说,它们摆脱人类获得独立性的冲动却未必不存在——既然它们比人类聪明,为什么要甘于听从人类的控制、做人类的服务者?这一点是很容易想到的。乐观的人会说,机器毕竟是机器,机器怎么可能比人聪明?但是看看我们现在的生活,日常的多少细节已经镶嵌在机器的操控之中。

回到埃隆·马斯克的危机感。据说想到人工智能飞速的发展,他晚上辗转难寐。怎样才能应对这个正在发生的人类危机?他知道要阻止人类唤醒计算机巨灵的集体意志是难以做到的。就算人类能够达成共识,像禁止核武器实验一样形成国际公约,但是依然无法保证不存在地下实验。而最危险的莫过于一种毁灭性的技术垄断在少数人手中,从而对所有人形成压倒性的专制。与其如此,不如实现所谓的民主化,即将最新的技术进展公开透明。

另一方面,马斯克加紧了全脑接口的研究,这是他能想出的唯一可以与强大的人工智能相对抗的办法——将人类的大脑也进行智能化升级。升级方案就是在人脑的基础上添加一个可以和计算机相连的数字脑。即:“在一个人工智能和‘其他所有生物’组成的未来,人类只有一条路:变成人工智能。”

大胆设想一下未来人类可能的两种处境:一、人工智能轻而易举统治地球,人类沦落到和其他生物一样的地位——被统治者。二、两大高手PK,人工智能与人工智能化的人类形成制衡,人类也许并非绝无胜算。如果我们继续开发人工智能,而不同时对自己的大脑进行升级,结果就是第一种情形——差不多就是我们今天去动物园逛猴山的感觉吧。我们会认为猴子是人类的祖先而肃然起敬吗?今天我们怎么观看猴子、用猴子来做实验,未来人工智能也有可能怎么看待我们这些蒙昧的“原始人”。所以,马斯克才会感到时间紧迫,睡不着觉!因为相对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人脑升级的进展太复杂、太慢了。

 

重新定义人类

 

人工智能是人类在玩火自焚吗?即使每个人都隐约知道其中包含的危险,但还是“根本停不下来”。这就是人类集体冲动潜藏的巨大力量。和单个的人不是理性存在一样,整个人类更无法听从理性的警告。而马斯克想做的事情,就是要给正在玩炸药的人类穿上防爆衣。这是一个争分夺秒抢时间的过程,很可能炸药桶嘶啦啦就要引爆了,防爆衣还差一点没有研制出来。这就是我们未来可能的处境。

在还没有看到马斯克的真实意图前,我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研究这个全脑接口。我把他理解成和对人工智能的研发是一拨的。远看他们的确是一拨的。我最担心的是这种对大脑的硬件植入会变成对人的控制。也就是说,它让机器对人的控制变得更加彻底。更不用说这种脑机接口也会彻底改变我们与世界之间的关系。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们现在已经无法写出古人的离别诗了,因为即时通讯让我们不再有离别。这是技术对人很内在的一种影响。在马斯克看来,对于大脑而言,人类的语言是一个分辨率很低的交流媒介,充满了词不达意和误解,全脑接口最终可以实现脑与脑之间的信息流传递,就像两台电脑之间的信息传递一样,人不再使用不够精确的文字语言,而是使用计算机010101的数字语言。那么,语言就会变成一个被摒弃的原始工具,就像现在博物馆里几千年的冷兵器或旧农具一样。那个时候我们再去读一首诗,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很可能是没有心情——因为我们跟机器一样了。

我们的感知方式也会被颠覆。比如说,现在我们观看一朵花,这个过程是我们的视觉神经收到花朵反射的光子信息,大脑皮层接受到了从视觉神经传递过来的电波,使我们产生了“视觉”,于是我们“看见”了一朵花。而在未来,并不需要真的有一朵花在你面前,直接刺激大脑相应的皮层,你便可以在脑中“看见”一朵花,就像我们晚上闭着眼睡觉,梦见一朵花一样,是一种非常真实的体验,但并不是真实存在的。

这是什么样的未来呢?就是电影《黑客帝国》里所呈现的,人误以为自己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实际上他们只是大脑活着,活在大脑皮质生成的幻觉里,他们的身体早已经沦为生物发电的工具——因为身体的确没有什么用了,一切人想获得的,都可以通过直接刺激大脑皮层来实现。

自古以来,人就有长生不老、获得永生的渴望。肉体的脆弱不堪、磕磕绊绊似乎总是在束缚着我们的精神。死亡焦虑伴随我们一生,我们时刻需要为这具肉体战战兢兢。要照顾和满足它的需求,要提防它可能遭遇的劫难,要承受由它的患疾和衰退而带来的痛苦,以及忍受它对我们灵魂的囚禁。现在,我们好像到了一个可以与这一切挥手作别的时刻。或者,在不远的未来,我们的后代可以迎来这样的纪元。这是一个看上去可以弃绝一切因肉身而生的烦恼并获得精神永生的纪元。但是,我真实的感受却是:庆幸我不必活到那个时代。

所以,如果情形真像马斯克担忧的那样,如果不升级人类的大脑而单纯地发展人工智能,人类会完败,我还是会支持他这么做,至少人类还有一半胜算——虽然那时候的人需要重新定义。除了暗自庆幸这样的未来不会突然降临,还想起了佛家的话,烦恼即菩提。原来眼前的所有苦痛哀乐,其实也是活着的福祉。

责任编辑:孟 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