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走过那片银杏林
2017-11-07 20:13 作者:雨田 来源:法治周末


雨田

从家到单位的路上,经过一片银杏林,长在道路两侧,枝繁叶茂。每次路过,都忍不住看一看,或拍下几张照片,不知不觉便记录下这片银杏林的春夏秋冬,也记录下自己人生和成长的轨迹。

夏天的时候,晚上回家路过这片银杏林,常常看到有恋人在暮色中牵着手走过,便会想他们肯定是在银杏树下相识、相恋,银杏林是他们恋情的见证,就像见证七仙女和董永的那棵槐荫树。秋天的时候,银杏果落得满地都是,银杏叶也一天天变得金黄,成为古都秋天最美的一道风景,我常常觉得这片银杏林更像是古都金秋的缩影。冬天下雪的时候,牵着孩子的手从树下走过,心里静静的,好像银杏睡着了,不忍心打扰她。春天的时候,银杏绽放新芽,每天都不一样,让你的心也格外欣喜起来。银杏林的四季,也像人生的四季,都有各自的美好。“走过四季愁不染”,这句话说的多好啊!

由于走的多了,便常常觉得自己和这片银杏林有缘,像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作家史铁生去世的时候,我重新翻开他的名篇《我与地坛》,这篇作品伴我走过青少年时光,中年再读竟不由自主想起这片银杏林。地坛对于史铁生,正像银杏林对于我,格外有意义、有感触。但实际上,地坛只是地坛,银杏林也只是银杏林,并没有特殊的意义。每次从树下走过,有风从树梢吹过,有鸟从枝头掠过,但时光并没有为任何人停留。

银杏在北京很常见,京城有好几片银杏林都很有名,可是在我小时候生活的太行山深处,银杏并不多见,而是很稀有且主要长在庙宇和道观之中,它们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常常带有一些神秘和神圣的色彩。离我老家不远有一处名胜叫天桂山,前山的道观正殿旁有一株巨大的银杏树,我们老家叫“白果树”,树下有一汪泉眼,名为“明珠井”,泉水清冽,常年不涸。在老家乡民眼里,这棵“白果树”和这眼“明珠井”都是神树、神泉,每年农历三月十五天桂山庙会,附近乡民都来树下祭拜。我那时年幼,但也常来抱一抱这棵“神树”,望一望这眼“神泉”,对大自然充满好奇和敬畏。

离老家稍远的地方,还有一座觉山寺。据说这是一座古刹,与五台山颇有渊源,而今已然破败,唯有大雄宝殿前站立着一棵银杏树非常繁盛,仿佛诉说着历史的变迁。我上大学的时候,母亲身体不好,听人说银杏叶泡茶喝可以降血脂,父亲便亲自去觉山寺采回很多银杏叶,熬水给母亲喝,我们都希望这神奇的银杏树叶能尽快让母亲康复。但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母亲去世已经十多年了。

去年国庆长假,我带着妻子、孩子返乡探亲,驱车路过觉山寺,便下车拜望这棵久违的银杏树。这棵树依然繁盛,枝叶亭亭如盖,我驻足观瞧,忽然心有所感,想到这棵古树阅尽人世变迁,想起项脊轩主人归有光手植的那棵枇杷树,也想起父亲为母亲熬制银杏叶茶的往事,不禁挥笔写下一篇《浪淘沙》:“驱车返故乡,秋风送爽。仍是儿时旧模样。青山绿水看不尽,巍巍太行。古寺山中藏,银杏泛黄。沉思往事更忧伤。犹记母亲病中时,摘叶亲尝。”当时,太阳已经西斜,有山风从古寺吹过,暮云四合,古木参天,银杏叶哗哗作响,心中泛起说不出的忧伤。

我们总是习惯于以树喻人,但是在银杏面前,我们人类其实格外渺小。从课本上知道银杏被称为“世界第一活化石”,是世界上最古老、最顽强的树种。每想及此,看到路边普通的银杏树,我心中总会多出一份敬畏。古人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古老的树种虽然不言不语,但却是我们人类历史甚至地球历史的见证。

古老的银杏常常观照我们的心灵。禅宗有云:“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不使惹尘埃。”我常常觉得,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棵树,而属于我自己的那棵树一定是一棵银杏树。她是我们人生的写照,是我们心灵的观照。

又是一年银杏泛黄,人生进入最美的季节,让我们时时观照心里的那棵银杏树。


责任编辑:孟 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