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终身的罪痕:给性罪犯的那点教训
2017-11-07 20:10 作者:林海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1996年5月17日,克林顿总统签署了“梅根法案”(Mega‘s Law)。 资料图


林海

位于首尔的韩国法务部位置追踪中央管制中心,是通过电子脚环监控一切潜在性罪犯的中枢机构。管制中心内,“安全国家,幸福社会”几个大字挂在中央屏幕上方,非常醒目。中央屏幕显示着全球卫星定位地图画面。

电子脚环是一套“位置追踪电子装置”的终端设备。当性犯罪佩戴者进入禁入区域,电子脚环就会强烈震动,监控中心屏幕会弹出提示,观察员会迅速作出判断,并通过专用手机通知当事人。如果受监督者对电子脚环进行破坏,不接听专用手机,都会接到警报。在韩国,观察员每人要负责监控150名至170名电子脚环佩戴者。

有研究开明,性犯罪是一种“改不了”的恶习。即使蹲了十年监狱,出狱后仍有很大可能性“重蹈覆辄”。在近邻韩国,除了电子脚环,还采取“化学阉割”的方法,抑制性犯罪者的荷尔蒙,确保他们出狱后不再犯。在美国,虽然不是采取这种“简单粗暴”的预防方法,却也采取了另一种预防策略,给性罪犯打上另一种终身烙痕。

 

性侵犯是种“毒瘾”

 

2011年6月29日,韩国议会通过了《预防和治疗性侵儿童者法案》(又称为“化学阉割法案”)。根据该法案,对“以未满16岁儿重为对象进行性犯罪”的人,可以以执法机构对其定期注射药物,以抑制睾丸激素的分泌,从而抑制性冲动。虽然现代的药物研究已经相当发达,但被注射这种药物,仍然会产生某些副作用,如肥胖、乳房发育、结石、冠心病、抑郁症等。

尽管一度被国际人道组织批评为“酷刑”,韩国朝野上下却一致拥护该法律的通过。这一方面是因为,最近十余年来,韩国性侵13岁以下儿童的案件频发;另一方面则是,性侵者往往都有前科。对他们来说,对女性、甚至幼女进行性侵犯,是一种戒不掉的“毒瘾”。对13岁以下幼女的侵犯严重到了什么程度呢?在韩国这个犯罪率日渐降低的国家,这类犯罪的频率高至平均每天在两起以上,令韩国《东亚日报》提出疑问,“社会对性侵儿童犯罪毫无防备,该如何是好”?

这些犯罪中,触目惊心的案例时有发生。其中,一位名为A某的女童在睡梦中被人用被子卷走并受到性侵;当天下午,人们在离女童家130米处的河边道路上发现了她,当时她赤裸身体,只盖着被子。经检查,她的大肠破裂,身体主要部位有5厘米的撕裂伤。性侵这名7岁女童的犯罪嫌疑人,最终以涉嫌杀人未遂的罪名被逮捕。他供述曾试图掐死受害儿童,“以为她死了,就跑了”。因为这起案件,第二天上午,时任总统李明博前往首尔西大门区警察厅,听取警察长的汇报之后,并对韩国国民道歉。

另一起事件也同样令人出离愤怒。这就是在2008年12月发生在韩国安山市檀园区的赵斗淳事件。这一事件后来被改编为了电影《素媛》。名为素媛的小女孩年仅8岁,有着天使般的眼睛和甜美可人的笑容。一个下雨的清晨,她独自撑伞上学。路上一个酒气冲天的中年男子将其强暴。女孩下体血肉模糊,肠道受到重创,多发性创伤与撕裂,大小肠部分坏死不得不截去。医生只好给她重做了人工肛门。从此,她一生都要在腰间挂一个便袋。这个便袋和她的经历,使她的一生都生活在阴霾之中。

令人愤怒的是,虽然证据确凿,法庭却仅判了赵斗淳12年有期徒刑——因其辩称当时处于醉酒状态,失去了正常的判断力。引发公众不满的,除了法院的轻判,还有检察院在起诉时适用法律的失误以及一审后放弃抗诉的态度。许多家庭、特别是有女儿的家庭自发组织起来,举行游行,要求修改法律,对法官和检察官的枉法行为进行追责。为此,韩国政府法务部也积极地行动起来,决定修改相关法律。

于是,便有了2011年6月的法律修改。经过修法,对于儿童、青少年实施性暴力的罪犯,最高将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这意味着,性侵未成年人所受惩罚将重于杀人罪。另一方面,对于性犯罪的罪犯,除了佩戴电子脚环之外,还需要实施药物治疗等措施。

然而,实施这一刑罚并不容易。尽管立法初衷是“所有对未成年人实行犯罪的性犯罪者,必须无一例外地严格接受药物治疗”。但目前仅有一人被下达了接受性冲动药物治疗的命令。此人名为朴某,被实施“化学阉割”时,年届45岁,却已服刑近20年。

精神鉴定显示,朴某是一名少儿性嗜好症患者。他自1984年至2002年间,在首尔、仁川等地共4次对4名未满13岁的女孩实施性暴力或性侵犯——每次都是在出狱后两三个月内再犯。为此他已服刑近20年,并最终被判为化学阉割的适用对象。

2012年5月23日,他第一次接受了药物治疗,之后在8月出狱。在为期3年的保护监护期间里,他必须每3个月接受一次药物注射,每6个月接受一次定期检查。每年,朴某的治疗费是500万韩元,若他私自使用任何抵抗化学阉割效果的药物,就会被判处7年以上徒刑,或2000万韩元以下的罚款。

 

一辈子都戴着电子脚环

 

除了化学阉割外,对于性罪犯,韩国采取的主要方法是“电子脚环”。有过前科的性罪犯,出狱后也被强制要求佩戴脚环,以确保其行踪完全在政府的监督之下。在一些地区,他们甚至会被限制行动,甚至被禁止踏入。如果胆敢拆除作为监视器的脚环,就要面临严厉的责罚。

这看似悲惨的处境,却不能引起人们的同情,相反,从电子脚环实施的2008年以来,韩国政府对这群人的处罚还在加重。根据韩国立法,凡是有两次以上性暴力史,或是有对未成年人性侵史的罪犯,刑满释放后,都要佩戴这个电子脚环,从此终身处在被监视行踪的状态。一旦踏入学校、幼儿园等禁止进入的区域,便会收到警告。

据韩国刑事政策研究院2014年2月统计,72%的佩戴者表示“强化了再次犯罪会遭逮捕的意识”,91.7%的佩戴者表示“佩戴电子脚环后对不法行动进行自制”。当然,最为突出的效果是减少犯罪复发率,特别是85.4%佩戴人员为性暴力犯罪者。2004年至2008年,韩国性暴力犯罪复发率为14.1%,而在该制度正式实施7年后,骤降至1.7%,复发率减少至原来数据的1/8。

电子监督制度自2008年在韩国正式实施以来,在遏制惯性犯罪方面收效显著。2004年至2008年,韩国性暴力犯罪复发率为14.1%,而在该制度正式实施7年后,则骤降至1.7%。因此,韩国法务部计划进一步加大借助科技手段预防惯性犯罪的力度。

2017年,新一代智能型电子脚环陆续投入使用,以弥补目前只能监控其位置的缺点。即对佩戴者实施生命体征信息的监控,系统能够收集佩戴者体液分泌、呼吸、心脏搏动以及酒精浓度、运动速度、周边环境超强刺激声音等信息。据此,管制中心将能够更及时掌控佩戴者的异常变化,防止其暴力犯罪的再次发生。

 

梅根案:推动建立性犯罪公开制度

 

而在美国,给性罪犯打上终身烙印的做法由来已久。无论他们迁往何处,都必须在当地社区登记报备自己的行踪、住址、驾照号码、体貌特征,警方还会将上述信息向社区公布,并放在互联网上,提醒大家警觉提防。

这一切都与一个生活在新泽西州汉密尔顿镇的小女孩的命运有关。这是一个平静祥和的小镇。1994年7月29日,7岁的梅根在家门口玩耍时,邻居杰西过来说家里有一只小狗,要给梅根看。杰西刚刚搬到此地,周围的人对他知之甚少。好奇的梅根便跟着杰西到了他家里。谁知这一去便不复返。原来杰西是个性惯犯,曾两度因猥亵儿童罪被判刑。在搬到汉密尔顿镇前,杰西刚刑满释放,但当地执法机关对此完全不知。

杰西将梅根诱拐到家中后,残暴地强奸并杀害了她。梅根失踪后,她的父母心急如焚。当真相大白时,小梅根事件震惊了整个新泽西州,人们为现有法律的漏洞抱恨不已。尤其是梅根的父母。他们忍住失去爱女的巨大悲痛,在新泽西州发起了一场修改现有法律的运动,要求政府制定法律,强制性罪犯在出狱后向居住地执法部门登记,并将记录公诸于众。

梅根失踪89天后,新泽西州长签署了美国第一个“梅根法”,强制居住在新泽西州内刑满释放的性罪犯向州警察登记。对于那些对公众危害不大的罪犯,执法机关将通知学校和各社区组织;而对于那些危害较大的罪犯,执法机关不但要通知学校和社区组织,还要通知街道居民。另外,州政府将建立统一的资料库,将这些罪犯的姓名和住址等资料公诸于众,民众可随时通过电话和互联网查询。

1996年5月17日,克林顿总统签署了联邦“梅根法”,要求刑满释放的性罪犯向所住各州执法机关登记,并将其资料公诸于众。但是,由于宪法对联邦政府权力的限制,联邦政府无权强制各州执行联邦“梅根法”。不过,如果州政府没有达到联邦“梅根法”的要求,联邦政府将停止向各州发放打击犯罪的联邦拨款。

联邦层级的“梅根法”规定:将正式建档的性犯罪案件资料放到网上以供读取;且此等罪犯被释放后必给予备案存档。如今,美国50个州都有自己的“梅根法”,但执行的严格程度略有差别。在华盛顿州,刑满释放的性罪犯一旦迁入,警察会挨家挨户电话通知邻居,告知此人的姓名和住址。在俄勒冈州,有性犯罪记录者必须在窗户张贴醒目标记,提醒街坊邻里注意。

事隔近10年,《梅根法案》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各州可以在因特网上张贴性侵犯者的照片和其他个人信息,以便保护住在其周围的邻居免受他们的侵犯。此法规被认为是美国政法机关有效追踪那些人面兽心的犯罪分子的一个胜利。目前,美国大约有35个州设立了性罪犯互联网名单,而且多数带有照片。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州设立互联网名单。

更为极端的地方,例如美国阿拉斯加州,不仅把此类罪犯的照片和个人信息公布在网页上,还公布他们的住址、工作单位及他们开什么车。重复犯罪者必须每90天去警察局报到一次,如果他们留了胡须或外貌上有任何改变一定要通知警察局。

迄今为止,美国50个州均已拥有自己的“梅根法”,对性犯罪形成了天罗地网。尽管社会上部分公众抨击其有防范过当之嫌,但是在现代社会,这一举措并非没有意义。在较少人口流动的传统社会,若有人做了不体面或可耻的事情,则左邻右舍、乡里乡亲,皆避之唯恐不及。但在人口庞大、流动性强的现代都市,情况就不同了。根据一些著名性侵案犯的资料,长相斯文、大方体面的性犯罪者比比皆是,甚至不乏高学历、有才华的人。

因此,美国接连出台包括《梅根法案》《亚当·沃尔什儿童保护与安全法》等系列有关性犯罪者登记和信息公开的法案,要求有性犯罪前科的罪犯假释或出狱后,必须向警方登记住所并及时更新个人资料,未依法登记者将被处以重罪。通过这些办法,各个居民社区便可以将性侵罪犯的活动范围严格排除在儿童出现场所之外,让犯罪者一朝犯罪,永远无处遁形,打上“过街老鼠”的烙印罪痕,终其一生不去。


责任编辑:孟 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