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1975年的西班牙
2017-11-07 20:07 作者:陈夏红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西班牙1987年发行的纪念1812年宪法颁布175周年纪念邮票。 资料图

 

陈夏红

加泰罗尼亚独立看来没戏了。11月3日,西班牙国家法院发出针对加泰罗尼亚地区前主席卡莱斯·普伊格德蒙特的逮捕令并全球通缉,加泰罗尼亚的议会选举即将举行,持续一月余的加泰独立风波,暂时告一段落。这一刻,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或许正是我们重温西班牙在1975年从独裁走到民主那段历程的美好时光。

1975年11月20日,西班牙独裁者佛朗哥终于走完其一生。1939年,那年他47岁,在西班牙内战中,他走向独裁统治的最高位置,由此开始了其对西班牙长达30多年的统治。在这30多年间,佛朗哥依靠手中的权力维持着统治,但西班牙人民的反抗斗争却一直没有停歇。

事实上,早在1970年代初期,西班牙社会的反抗斗争就越发汹涌,佛朗哥的暴力机器疲于奔命,同时还需要防止政权内部的摇摆分子与公众里应外合。尤其是1974年下半年之后,随着7月9日佛朗哥生病入院,全社会似乎一下子看到了转型的希望:7月19日,多年来的傀儡胡安·卡洛斯王子被临时授权,支持卡洛斯重新成为国家元首的希望与日俱增,全社会充满了乐观的气氛。7月30日,流亡巴黎的圣地亚哥·卡里略组成民主执政团,在境外催动西班牙的民主化,提出临时政府接管权力、实现全面大赦并归还战后被没收的财产、实现地区自决、政教分离等主张。

与此同时,沉寂多年的西班牙社会工人党亦在境内外死灰复燃,提出与独裁者佛朗哥谈判并寻求和解;这一年秋季,中间偏左的西班牙社会民主联盟亦成立;而西班牙共产党更是跃跃欲试,号召西班牙民主执政团发起全国总罢工,推翻佛朗哥政权并建立临时政府。可以说,佛朗哥的后半生,都是在对内与民众为敌、对外与国际社会为敌的对抗中度过的。

就在这时候,西班牙发生了罗兰多爆炸事件。这起事件,不仅极大地伤害了佛朗哥的声誉,也在政权内部引发辞职潮,时任首相阿里亚斯·纳瓦罗政府的财政部长率先辞职,接下来国家工业研究院总裁亦挂冠、西班牙国家广播电视台总干事也宣布离去……而政府之外,著名实业家、金融大亨和温和的反对派成员们已开始试图展开对话。佛朗哥的统治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这种民心思变的氛围,甚至影响到军队内部,军队高层亦不得不拿出大量精力防止内部年轻军官的地下组织。

独裁统治的链条已经松动,但毕竟还能运转。1975年4月底,包括比利卡亚省和吉布斯夸省在内,不得不宣布进入为期3个月的非常状态。但非常状态的持续,也将西班牙大地架在了火药桶上。佛朗哥发动全面镇压,最终也将其统治送往了不归路。

在这种背景下,11月20日佛朗哥的寿终正寝,没有让西班牙社会陷入混乱,反而让西班牙社会看到转型的契机。佛朗哥逝世的消息传开,巴斯克等分立倾向浓重的地区,人们上街载歌载舞欢庆佛朗哥的死亡,而马德里、巴塞罗那等大城市,则“在香槟酒的芬芳中静悄悄地沉醉”。

胡安·卡洛斯的加冕礼,成为西班牙与国际社会外交正常化的第一件大事。时任法国总统温德斯坦、英国女王的丈夫费利佩亲王、美国副总统、德国总统等都出席了卡洛斯的加冕礼;而佛朗哥的葬礼上,则只有智利总统皮诺切特一位外国元首。

但摆在卡洛斯面前的路,较之佛朗哥在世时更为难走。佛朗哥在世时,依靠其个人权威,操纵国家机器的运转;而佛朗哥逝去后,军政界尚在佛朗哥的支持者手中,而且群龙无首,卡洛斯显然不是继承佛朗哥全面独裁的实权派君主。

1975年11月22日,卡洛斯国王驾临议会。此时的议会里,议员们都还是佛朗哥时代的议员,议会本身亦有浓重的佛朗哥色彩。卡洛斯应该深知自己的境地,他如履薄冰,在议会里的演讲,基调十分温和。当然他也没有全面表态献媚于佛朗哥的嫡系,尤其没有对西班牙内战做过多的渲染,这让他在议会里受到了冷遇。他在议会所受的欢迎,远不如议员们献给佛朗哥女儿的掌声。

卡洛斯不得不小心翼翼、战战兢兢。他深知反对者的力量多么强大,稍有不慎便会有人搞军事政变上台,但他也深知他的人民多么希望让西班牙尽快甚至一夜之间就走上正轨。而且从宪政的角度,他是通过佛朗哥宪法,才得以名正言顺地成为西班牙国王;反过来,他在名义上也受佛朗哥宪法的制约。这也正是独裁余孽们所乐观的:他们认为,卡洛斯不可能背叛自己的继承权和曾经受过的训练。而公众则求变心切,甚至反佛朗哥到了连卡洛斯国王也不想要的地步。这阵势,让卡洛斯不得不十分谨慎。

作为第一步,卡洛斯决定尽量改善与军方的关系。佛朗哥逝世前的11月2日,卡洛斯前往摩洛哥,造访西班牙兵营,加深军方对他的好感与支持。佛朗哥逝世后的11月22日,卡洛斯再次向军方示好,重申自己将忠于国旗,明确军队作为佛朗哥法律体系保卫者的地位;稍晚几天后,卡洛斯颁发谕旨,追封佛朗哥为海陆空三军永远的最高军官。

卡洛斯在对军方大幅度让步的同时,也在努力增强公众对他的信任感。他发布了特赦令,赦免了部分普通犯罪。但出于稳妥起见,并未赦免政治犯,甚至一些已经释放的政治犯,又被再次逮捕。据说在巴斯克地区750名政治犯中,受到卡洛斯国王加冕日特赦的不到十分之一。卡洛斯此举,显然距离西班牙公众对重建民主和法治的预期甚远,公众立即发动了大规模的争取特赦的运动。卡洛斯似乎正走向民众的反面。

1976年元旦钟声响起的时刻,西班牙正处在民主前夜的十字路口。卡洛斯往前一步是民主,往后一步是独裁。卡洛斯进亦忧,退亦忧,他是进还是退?    (待续)


责任编辑:孟 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