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金融 >
村镇银行何去何从
2017-10-31 22:38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蒋起东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资料图

 

今年上半年公开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在银监会开出的1334张罚单中,村镇银行共计领到罚单131张,占罚单总数比例接近一成,其中共涉及到76家村镇银行被处罚,罚没金额超过2500万元

 

法治周末记者 蒋起东

1025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银监会)黔西南监管分局发布一则行政处罚信息,龙里国丰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因“同业业务不规范,存放同业款项严重超比例”被罚款人民币20万元。

这并非村镇银行首次被罚。据法治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银监会今年上半年公开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在银监会开出的1334张罚单中,村镇银行共计领到罚单131张,占罚单总数比例接近一成。

20073月第一家村镇银行在四川成立,至今已过十载。

为有效填补农村地区金融服务空白,增加农村地区金融支持力度,2006年年底,银监会推出村镇银行试点,村镇银行由此迎来数年的高速增长期。

银监会数据显示,2007年,全国新设村镇银行19家,截止到2016年年末,这一数字已达到1519家,覆盖31个省份,资产规模达到1.2万亿元,各项贷款余额7021亿元。

然而,近年来,村镇银行在自身发展中却面临着业绩分化严重、资产质量下行、违规经营频发等诸多问题,这些问题存在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另一方面,互联网金融的蓬勃发展正在给村镇银行带来不小的挑战,在普惠金融的“战场”,村镇银行又该如何应对?

 

发展隐忧

 

村镇银行这块蛋糕,有人希望能分食一口,也有人急于拱手让出。

1027日,重庆银监局连发2份涉及村镇银行股权收购的批复,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收购2家村镇银行部分股权正式获得批准。

在继年初国家开发银行宣布一次性转让15家村镇银行的股权后,今年7月,澳洲联邦银行也打算将手中的15家村镇银行清出,据齐鲁银行披露的定增预案显示,澳洲联邦银行拟以其持有的15家村镇银行股权作价6.59亿元参与增资,如果方案顺利完成,齐鲁银行将获得15家村镇银行的控股权。

不过,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上述澳洲联邦银行旗下15家村镇银行中有13家处于亏损状态,共计亏损3542.94万元,15家银行合计亏损3123.61万元;国家开发银行拟转让股权的15家村镇银行中也有8家在2016年出现亏损,总亏损额将近3亿元。

这似乎是目前国内村镇银行业绩分化的一个缩影。有业内人士直言,三分之一盈利、三分之一保本、三分之一亏损,这就是村镇银行整体的业绩状况。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66月,国内有323家村镇银行资产规模在10亿元以上,共计6257亿元,占全国村镇银行资产规模总额的58%;余下占总数77%1089家村镇银行,总资产规模则仅占总额的42%。此外,2015年,全国有254家村镇银行经营亏损,亏损面接近20%

与此同时,村镇银行因各种违规经营而被监管机构处罚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今年928日,常州钟楼长江村镇银行因“贷款‘三查’不到位”,被常州银监分局罚款30万元;818日,安徽黟县新淮河村镇银行因提供虚假报表,被黄山银监分局罚款30万元;731日,莱芜珠江村镇银行因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被莱芜银监分局罚款20万元……

法治周末记者统计银监会今年上半年公开的行政处罚信息发现,在银监会对村镇银行开出的131张罚单中,涉及到76家村镇银行,罚没金额超过2500万元。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信贷业务违规、同业违规及票据违规是村镇银行被监管机构处罚的多个常见案由。

 

自身定位不明确

 

在业内人士看来,市场定位不够准,是一些村镇银行经营问题多发的重要原因之一。

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农村金融研究室主任孙同全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村镇银行是中国银行体系中规模最小的一类银行主体,是微型社区银行。小银行规模小,承受风险能力弱,其目标客户就应该是小微的,如小微企业和农户等,其贷款相应也应是小微的。有的村镇银行的管理团队来自大银行,习惯于做大贷款,服务大企业,这样极易导致信贷风险过度集中,一旦有违约发生,就成为难以承受之重。”

“立足县域、支农支小”一向是监管层对村镇银行的政策要求。

2012年,银监会在《关于加强村镇银行票据业务监管的通知》中规定,“村镇银行作为社区银行,服务范围限于所在县域,不得跨区域经营;服务对象主要是‘三农’和小微企业,不得偏离市场定位;吸收资金只能用于当地,不得投放异地贷款,不得以存放同业、转贴现等方式流出”。

一位熟悉村镇银行的业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一些村镇银行面临盈利的压力,希望把规模做大,向商业银行看齐,然而不同于其他类型银行,村镇银行吸储难度高,放贷能力也偏弱。

“有的村镇银行,主发起行不了解农村业务,私人股东只想着怎样挣钱,而地方政府则希望能支农支小。村镇银行的众多利益相关方如果发生分歧,就容易造成市场定位不明,经营状况不佳。”上述业内人士坦言。

“如果偏离微型社区银行的定位,不但可能业务发展出现风险,影响资产质量,同时,也可能偏离主业,从而受到处罚。”孙同全对法治周末记者指出,而一些坚持正确定位,致力于开拓县域及农村市场,服务小微实体经济发展的村镇银行,则经营稳健,持续走好。

如其所言,经营状况良好的村镇银行大多都是坚持“支农支小”定位,与大银行形成差异化竞争。例如,国内最大的村镇银行集团中银富登系,截至去年年末,其82家村镇银行的涉农及小微贷款占全部贷款的91.7%,涉农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的45.8%,“三农”贷款户均贷款金额约10万元。

 

互联网金融vs村镇银行

 

转眼间,村镇银行即将迎来又一个十年。值得注意的是,未来,互联网金融或将给村镇银行带来不小的竞争压力。

伴随国内对普惠金融政策扶持力度的不断加大,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都在加码布局农村金融。去年年末,蚂蚁金服宣布全面开启农村金融战略,推出三大业务模式服务“三农”用户全面需求。京东则是推出了京农贷等产品,在全国1500个县、30万个行政村开展起了各类农村金融业务。

去年5月,苏宁金融也专门成立了农村金融事业部,并与国内第三方农业服务平台农分期合作,推出农村信贷品牌“惠农贷”,客户可随时随地登陆网站线上完成贷款申请。

互联网金融究竟带来了多大的挑战?显而易见的是,线上智能化的服务使客户获得了更加便捷的体验。有村镇银行负责人直言,村镇银行发放贷款所需的程序,互联网金融根本就不需要。

中国村镇银行发展论坛秘书长蒋勇认为,互联网金融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二维码支付向农村地区的渗透正在削弱村镇银行的存款基础;二,互金公司的消费金融业务正在蚕食村镇银行的潜在市场;三,互金公司强大的系统性金融服务,获客成本将低于村镇银行,且黏性更高。

不过,比起互联网金融,村镇银行也有其自身的发展优势。

孙同全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村镇银行有线下团队,有与客户面对面互动的机会,能够了解到客户的‘软信息’,能根据客户的特点,从客户的角度,设计符合客户需要的产品,这就是差异化、特色化、个性化和多样化的产品设计,从而可能与客户建立起长期的伙伴关系。这是其他金融机构难以相比的优势。”

在孙同全看来,不仅是村镇银行,传统的银行业都面临着互联网金融的压力,但互联网是技术,谁都可以使用。所以,村镇银行应利用自身微型社区银行的优势,再加上利用互联网技术,建成智慧型社区微银行,增强自身的竞争力。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