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央企海外代表感受智利
2017-10-31 21:30 作者: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马阳 来源:法治周末

111.png
街头的市政单车。 资料图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马阳

发自智利圣地亚哥

现在算起来,来智利履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对这个国度从陌生到相对熟悉,对这种相对国内而言“日夜颠倒”的生活也是适应了不少。不一样的人文环境,从最初的新鲜到现在的习以为常,确实经历了不少难忘的故事。

笔者供职于中国中铁旗下隧道局集团,隧道局是中国中铁旗下地下工程建设的专业化局,也是中国最大的隧道施工企业。作为央企在海外的代表,笔者带着企业的“使命”飞过高山跨过大海来到智利,参与到祖国“一带一路”的建设当中来,深感一种荣幸,也深感其中的不易。

 

离中国最远的大城市

 

据说,智利首都圣地亚哥是这个地球上离中国最远的大城市了。有人说如果从圣地亚哥在地球上凿个洞,从这头儿到那头儿就是古都西安了。智利的圣地亚哥(Santiago)这个名字和美国的圣地亚哥(San Diego)是一定要区分开的,笔者是有教训的。

从国内出发来智利的时候,给当地的律师写信请求安排会议。结果写周二到Siago,却写成了周二到San Diego,请求在San Diego举行会议。搞得律师先生赶紧回个信,说他周二没时间到San Diego,因为他在Siago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处理。

后来与这位善良的律师先生交往甚繁,但每次提到这个小插曲,都会开玩笑的说“我们好像错过了在San Diego开会的好机会啊,毕竟那也是一个漂亮的城市”。

2014年,智利全国人口数量为1781万人,在圣地亚哥市有约600万人口居住。全国的工业、科技和金融基本上都集中在这一个城市,所以,由于工作的原因,笔者主要的活动范围目前也就集中在圣地亚哥及其附近。也由于如此,圣地亚哥成了智利最为典型的一个缩影。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设定的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形象,但在今天的智利很难看到第三世界国家的影子。整齐干净的街道、高素质的人群、欧式风情掩映下的印加帝国文化痕迹、人来不惊的鸽子和肥胖的流浪狗,绿荫覆盖着城市,城市在高山雪山下的绿荫中缓缓生长,阳光下的长椅上有抱狗的老人和看书的姑娘。

圣地亚哥的时间仿佛是缓慢而安静的,只有偶尔抬头看看就在城市边缘的雪山,才忽然想起来时间好快,你看雪山上的雪消融了,然后不由自主的想“哦,春天要来了”。

这里离祖国是如此的遥远,遥远到用天涯海角来描述都毫不为过。熟悉智利的人说,智利(Chile)的名字就是“世界尽头”的意思,再联想起中国的意思是“世界之中”想来还真是天涯海角了。

在没来到这里之前,智利在笔者的心目中除了沿太平洋东岸狭长的国土形状比较著名,其他的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了。就像聊天中当地人对中国的印象除了熊猫和人口众多这些印象外,别的印象就算绞尽脑汁也就想起来长城这样一个具体的物象了。但其实正如中国拥有别样多彩的人文历史和风土人情一样,智利这个遥远的国度也有着自己别样的精彩。

一日之间而气候多变

朋友互相问候的时候总是喜欢首先问起这边的环境和国内相比如何。

智利是一个领土狭长的国家(南北约4300KM),有着世界上较为广泛的气候带,同时由于地形起伏剧烈,智利也拥有世界上较为丰富的垂直气候生态。

按照柯本气候分类法,在智利国境内至少包括了七种主要的气候亚类型,包括有北部的沙漠到东部和东南部的高山苔原和冰川,复活节岛上的湿润亚热带性气候,智利南部的海洋性气候以及智利中部的地中海气候。

这样多样化的气候分布,通过大自然塑造了丰富多彩的地理景观。关键是在这个国土狭窄的国度里(东西平均宽度不到200K),只需要在节假日驱车从圣地亚哥一路向南,就能领略大自然从沙漠到冰川的鬼斧神工。

圣地亚哥北边是阿塔卡玛沙漠(Desierto de Atacama),东边是高高的雪山,西面是一望无垠的大西洋,南面是连绵群山。在这样的环境里,圣地亚哥的一天之内的气候变化都非常明显,早上气温十几度,中午二十多度的变化在这儿是司空见惯的。在地铁口经常能够见到有人出地铁就开始脱掉厚厚的毛衣塞进背包,也经常见有姑娘在晚上从包里抽出厚厚的披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去地铁站。

相对于秘鲁利马这样的“无雨城”而言,圣地亚哥的雨来的还算是比较勤快。早上出门看着天空灰蒙蒙的有点风起云涌,似乎随时都有雨要下来,一路上紧张兮兮,生怕落一个雨淋头,一身西装革履恐怕免不了要落得与“泥水共色”。谁知道到晚上回来,天空还是灰蒙蒙的有点风起云涌。就这样风起云涌了一两天,在不知不觉中雨已经过去了。

听园丁说,圣地亚哥的雨下的经常是神出鬼没,就算是夏天,也是不知不觉的就已经结束了。有时候看着艳阳高照,但是出门的时候会被善良而尽责的门卫拉住Lluvia(下雨)”,然后塞上一把又长又重的黑伞。

傍晚的时候,落日余辉把雪山照的像一幅悬在半空的沙画。有时候笔者会找一个长椅,就盯着那幅“沙画”在空中被一点点勾画出来,然后着色,然后能看到巨大的山脉影子就像橡皮一样慢慢地从空中擦去太阳的色泽。

这时候忽然就冷了起来。这种温度上的变化是非常明显的,仿佛前后也就一分钟的时间,温度一下子就降了下来。于是,参加聚会的姑娘们就会从包里拿出备好的五颜六色的披肩把自己裹起来,而那些脱掉毛衣的人这时候又开始套上毛衣了。

 

喜欢中国酒却不知道怎么喝

 

智利以盛产红酒而久负盛名。16世纪,殖民者把Vitis vinifera(酿酒葡萄)带到了印加大陆,从此借助得天独厚的地理气候优势,葡萄酒便成了智利在世界上的一张名片。走在智利的大街上,随便进出一个超市,都能看到琳琅满目的红酒专柜。在智利几个月的时间里,虽然喝了不少据说很有特点的红酒,但因为天赋问题,笔者居然从来没有品出来好红酒的好处,这算是暴殄天物了。

从智利回国的人也总喜欢带一些红酒回去。据那些对红酒行情比较了解的人说,这些红酒在智利的价格往往只有国内的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而且品质有较高的保证,所以,如果来智利游玩带上一箱红酒回去,也算是一点小收获。

尽管当地有着各种各样的红酒和威士忌,但是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智利和中国的经济贸易关系不断加强,中国的白酒也逐渐在智利流行起来。洋酒虽好,但那些侨居海外多年的侨胞也还是很愿意在亲朋聚会的时候来上几盏白酒,举杯投箸间才算是有了宴席的感觉。也因此,智利人也逐渐的开始品尝中国酒。连续多次与外国合作方的聚会上,他们都很主动地要求来上一瓶“Chino Pisco(中国酒)

SvenQuiston就是中国酒的爱好者。Sven是欧洲裔智利人,而Quiston是秘鲁传统的秘鲁人。上次我们共同合作的项目顺利提交,大家决定吃饭庆祝一下。“见多识广”的Sven提出要去市中心区(圣地亚哥老城区)吃“火锅”。

于是,一个由中国人、智利人和秘鲁人组成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开启了吃“火锅”之行。结果火锅还没开始,SvenQuiston两位先生就自斟自酌、推杯换盏地喝起了“Chino Pisco”。酒不知过了几巡,但菜肯定还没过五味两位先生就已经醉态频现了。

店家小徐告诉笔者说,喜欢中国白酒的人在圣地亚哥挺多的,只是现在白酒在当地还没有打开市场,能找到的也属二锅头比较常见了。他们喜欢喝中国酒但却并不知道喝中国酒的门道。一口一杯地喝,几杯见底后就非要登桌子献唱了。

火锅什么味道也不怎么记得了,但SvenQuiston合唱的歌曲虽听不懂内容,但在中国酒催化下的南美风情演绎却是淋漓尽致令人印象深刻。多日后Sven居然还记得我教给他的一个词——先干为敬。我想如果以后他再遇到中国朋友,一定会因此加分不少。

 

手指忍不住跟着节奏敲桌子

 

智利人更像他们的红酒,看上去总轻雅(léger)、柔和(tendres),但特有的南美风情也是他们的性格标签。圣地亚哥街头从来都是井然有序,路边的长椅和草地上永远有人安静的读书。即便是鲜见有人穿着随意的在大街上走着,即便是停车场的管理人员,也一定是一身正装,彬彬有礼。

在世界最大的铜矿公司(智利国家铜矿)CODECOL门口我亲眼见到过一个老人跌倒,路人是如何一起搀扶的。老人对周围的人一一致以谢意,有年轻人更是主动要开车送老人到要去的地方。安静和互相尊重似乎是一种默契,即便在偏远的Pudahuel区,也从未看见过汽车和行人抢行,更没有见过汽车闯红绿灯,即便在大多数的路口没有监控装置和交警。

南美奔放的热情最典型的是在夜晚。白天人们喜欢在午后三三两两地在街边的小店坐下来交谈什么,但并没有太多的喧哗。同样的场景,到了晚上华灯初上就变得沸腾起来。

尤其是在圣母山(从该山能看到圣地亚哥全景)下的那条酒吧之街,一到晚上就到处洋溢着欢声笑语。充满南美韵味的音乐节奏感极强,再低落的情绪,只要坐在那里有十分钟,手指都会忍不住跟着节奏敲桌子。

如果你点的菜多了,你的邻桌女孩儿会大大咧咧地问你,不吃的沙拉是否可以送给他们。大家聊得开心了,干脆把桌子搬到一起,然后再要上一瓶啤酒,于是他们就给你讲一大堆关于他们大学生活中的故事和笑话。

如果说那些生活太过于遥远,智利地铁的所见所闻或许更能嗅到生活的气息。这里的地铁相对于国内而言是十分落后的。圣地亚哥地铁系统当前只有6条线路,而且在下班时间,最拥挤的1号线已经不堪负重。地铁到站完全靠广播提示,如果不熟悉的乘客稍微一走神就从智利大学站坐到了总统府。

相对于国内而言,这里的票价不便宜,闲时的单程票价660智利比索(CLP),折合人民币约6.6元。而到了忙时,这个票价就要贵上一两元钱。虽然条件很差,绝大多数车辆都没有安装空调,所以有时候地铁里的温度令人不悦,但好在地铁中必有卖艺的人吹一曲横笛或者萨克斯,如果喜欢音乐可以停下来听上一两曲,给艺人一二百个比索略表赞赏就可以了。

 

两道独特的市内人文风景

 

如果地铁的所见所闻算是圣地亚哥的一道独特的“风景”,那么,如果到圣地亚哥来总统府和武器广场就是不可错过的另外两道独特的市内人文风景。

听孔子学院孙院长介绍,总统府所处的位置叫La Moneda(钱币),那里曾经是西班牙统治时期的造钱厂,所以总统府还叫做“拉莫达宫”。19世纪初,智利独立后这个地方才成为了总统府。

如果不知道总统府的历史,单纯地看总统府的建筑会觉得除了算是一个欧式的古建筑外,并没什么看点。总统府的故事几乎可以勾勒出智利这个国家的历史简图。从最初的西班牙统治到社会党变革,从那场著名的军事政变到现在政治体制的确立,总统府可算得上亲历其中的“见证人”。

如果再细致地了解发生在1973911日那场推翻当时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的军事政变,最终阿连德总统府遣散卫队,一个人持枪困守在总统府内,一边面对坦克包围,一遍守着一个电台向全国发布誓死抵抗捍卫政治理念的宣言,你会觉得这个古老的建筑真的是一个“有故事的”建筑。

西班牙人在南美很多国家都留下了标志性的“武器广场”。圣地亚哥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s)是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心脏。这里是该市方格网初始布局的核心。环绕广场周围是一些历史建筑,包括圣地亚哥主教座堂、中央邮局大楼、王宫等特色建筑。按照旅游达人的话来说,武器广场是圣地亚哥的“灵魂生长地”,在这里才能领略到历史与现实交融,南美与西欧文化的互映。

如果有时间,市内大大小小的天主教教堂也是值得一去的地方。也就是在一个傍晚时分的大教堂里,笔者参观了一对新人的西式婚礼,唱诗班的音乐和严肃的宗教仪式,让笔者在心理上确实受到了不小的“洗礼”和冲击。

至少在圣地亚哥,西式婚礼显得朴素简洁,没有花和气球铺垫,没有大红毯一路铺陈,也没有大音响播放感人的乐曲,牧师可能就是司仪。大大的教堂里亲朋好友都安静地等待双方交换戒指后互相亲吻的那一刻,他们才起立鼓掌。新郎和新娘会和大家拥抱,然后一场婚礼就这么结束了。但是留下的印象却是简单而神圣的,以至于笔者相信教堂穹顶上的天使都在某一刻真的在飞翔。

 

深切感受“海外人”的不易

 

时间飞快,小半年时间也就是一闪即逝。过了最初的那种新鲜感,对笔者这样孤身在外的人而言,剩下的便是深深地孤单。

语言上的障碍导致生活在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里,却感受不到这些精彩背后的温度。工作和生活上的障碍更是重重增加了心里的压力。近两万公里之遥的距离,十一个小时的时差,成了想念家乡最天然的空间和时间障碍。也只有亲身来到这个离家乡最远的地方,才深切地感受到每一个“海外人”的不易。以至于在路上偶遇一个来旅游的中国人,都立马有种“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的亲近感。

适逢918日智利国庆节,看着热闹狂欢的人群,对祖国和家人的思念尤为强烈。祖国的强大似乎在国外看得更为清楚,这种感受更为强烈。祖国国庆和十九大的召开,让笔者清晰地认识到有一个稳定昌盛的祖国是怎样一种骄傲。在交往过的智利人当中,他们对中国的认识正在快速地发生转变。

智利虽然遥远,也是一带一路重要的国别市场,笔者也期待能够早日有所收获,为企业的建设和祖国“一带一路”战略的事实贡献一份绵薄之力,也希望将来有一天在遥远的南美大陆,在安迪斯山下,再次创下属于中国企业、中铁人的骄傲业绩。


责任编辑:高恒涛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