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审判川岛芳子
2017-10-31 21:26 作者:冯新 来源:法治周末

QQ截图20171031212614.png

《朝日新闻》上刊登的川岛芳子身穿军服、马裤,头戴军帽的全身照片。这张照片成为其在某一时期的象征。资料图

 

冯新

距离川岛芳子被判处死刑已经70年了,这70年中,留在川岛芳子身上的很多谜团仍然没有解开,所以有关她的传说也一再被搬上银幕、写进书里。

19471022日,川岛芳子被河北省高等法院判处死刑,罪名是汉奸罪。川岛芳子实乃中国人,原名叫金碧辉。1945815日日本投降后,她于1011日被捕,关押于北平第一监狱。此后,有关于她的案子,河北省高等法院受命审理的是“金璧辉汉奸案”。

 

她的故事包含了复杂的内忧外患

 

川岛芳子的人生太富有传奇色彩,在她的生前死后,有关她的各种或写实的或虚构的作品层出不穷。1933年的《纽约时报》上说川岛芳子是“奇特的电影式戏剧化人物,半是假小子,半是女英雄”。在西方人看来,川岛芳子就像东方的玛塔·哈丽(荷兰美女间谍)

但正如美国作家菲利斯·伯恩鲍姆写的川岛芳子传《满洲公主 日本间谍》中所说,川岛芳子的故事包含着人性的贪婪以及20世纪上半叶中国复杂的内忧外患。

194673日,南京《中央日报》刊载了对川岛芳子的起诉书,其内容主要为:金璧辉为亡清肃亲王之女,成长于日本,取名川岛芳子;“九·一八事变”后返国,往来于平、津及敌国、满洲之间,从事间谍工作;曾任伪满皇宫女官长及伪满留日学生总裁,于溥仪游东京时,领导欢迎;在满收编国军陈国瑞部,组织伪定国军,图挟溥仪入热河省寇边;“七·七事变”后,向敌建议利用汪精卫置于关中,并担任联络工作,诱惑汪组织伪南京政府,反抗祖国,延长战祸;在日以文字及广播,发表我党政军内情,俾敌周知;图复兴满族,统一中国,唆使伪帝溥仪迁都北平;日人村松所编《男装丽人》小说,为其具体说明。被告均直认不讳,爰依惩治汉奸条例及特种刑事案件诉讼条例移送审判,财产全部查封,列册附送。

起诉书大体勾勒了川岛芳子的一生,她复杂的身世和传奇的经历吸引了人们的目光。那么金璧辉是怎么变成川岛芳子的呢?这里面有一段川岛芳子父辈们交往的故事。

在金璧辉之前,川岛芳子最早的名字是爱新觉罗·显玗。1906年,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登基,年号宣统。同年,在肃亲王府邸,第十代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的第十四个女儿爱新觉罗·显玗出生了。善耆为她起字“东珍”,意为东方的珍宝。

很快,在显玗6岁的时候,清朝灭亡了,中国进入了民国。此时,日本已在这个衰落的帝国身边崛起,受日俄战争胜利和泛亚主义、日本扩张思想的影响,日本右翼激进分子想把满洲作为进入中国的据点,同时利用已经失去统治地位的清朝皇室作为其傀儡统治者。肃亲王善耆就是其中一个被心甘情愿利用的人,这主要是因为他和日本浪人川岛浪速的交往和友情。

肃亲王善耆是一个崇尚日本明治维新、试图借助日本力量恢复清室荣光的亲王。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善耆和川岛相识,当时川岛是日占区的代表,他极力劝说各国保住了紫禁城,使其免遭破坏,这让从逃亡的慈禧身边赶回来处理外交事务的善耆大为感动,从此两人交往密切。

川岛浪速早年受日本“兴亚会”思想的影响来到中国,他坚信“亚洲的局势已受到白种人的威胁,中国、朝鲜和日本只能勉强维持其独立而已”,为了挽回这种局面,“必须首先防止中国之灭亡”。这样的政治观点和抱负更是让善耆心中感佩。

川岛也因善耆的举荐而被摇摇欲坠的清王室重用。19014月,庆亲王奕劻与川岛浪速联系,筹划中国警察教育。814日,清政府与川岛签订合同,聘川岛为监督(相当于校长),合同规定,“大清国政府拟日后办理警务事宜,是以在北京设立警务学堂,并选派学生十名赴日本学习警务。聘请大日本川岛为监督办理学堂一切事宜,并日后带领学生赴日本学习。约定每月薪俸四百元。以三年为期,期满后留用与否,彼时再议”。

京师警务学堂随即开办,次年制定的《警务学堂章程》把71日作为学堂的“成立纪念日”。1904年,清政府与川岛办理警务学堂合同期满时,清政府经各方考察,对川岛承办的3年警务工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与川岛续约。1906年,清政府接管了京师警务学堂,改名为高等警务学堂,与川岛的合同到期后没有再续订。作为近代中国警察教育起源的京师警务学堂终结了,但它的办学模式、所培养的最早的警务人才,对中国近代警察制度建设有一定的影响。

与此同时,1906年,川岛与善耆结拜为义兄义弟,从二人并排坐在配有藤花的日本屏风前面所照的照片来看,他们的关系达到了非同一般的亲密程度。清朝灭亡后,在川岛的支持下,显玗和父亲于1912年一起流亡到了旅顺。之后,川岛支持善耆成立宗社党以复辟清王室,并积极寻求日本军部的支持,以旅顺为基地搞“满蒙独立运动”。但因局势有变,川岛的事业遭遇挫折。

善耆见川岛没有亲属,又陷入苦闷中,于是决定将自己的女儿显玗送给川岛收养,希望与之建立密不可分的亲属关系,从此显玗就改名川岛芳子。川岛浪速在他1936年发行的个人传记《川岛浪速翁》中提到,亲王让女儿带来一封信:“将小玩具献君,望君珍爱。”善耆如此信件也是造成川岛芳子在日本遭受人生黑暗的原因之一。

 

名噪一时的川岛芳子

 

1915年,川岛芳子跟随川岛浪速去日本生活。她成了生父和养父根据日中两国不同的企图而进行的交易。在日本,川岛浪速想把她培养成一个“注重纪律和吃苦耐劳”的人。川岛芳子也因被灌输“满蒙独立”、日中提携一类的理想,越来越“憧憬满人能有个自己的祖国”。

川岛芳子的整个少女时期都是在日本生活,她外向、泼辣、我行我素、放荡不羁,学校很难约束她。在川岛芳子18岁那一年,她被59岁的川岛浪速奸污,川岛芳子写到:“于大正13106日,我永远清算了女性。”次日,她随即剪了一个男式分头,宣布自己“毅以为己是男子”,她从此越发变得桀骜不驯。

不久之后,川岛芳子拒绝回到养父身边,并返回中国,改名金璧辉。1931年,川岛芳子受日本军方雇佣,开始了她的间谍人生。

被雇佣后,川岛芳子的“工作内容并不明确”。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和1932年上海的“一·二八事变”可能都有川岛芳子作为日本间谍在暗中活动的影子,但真正让川岛芳子广为人知的还是她偷运末代皇后婉容出津。川岛芳子成功地将婉容偷运到满洲,此举让川岛芳子在关东军中名声大噪。

1932年,溥仪建立了伪满洲国,作为有皇室血脉的川岛芳子也被重用,她成为满洲国定国军总司令。随着间谍活动的成功,川岛芳子开始陶醉于取得的成功和名声。1933年,川岛芳子身穿特制的军服,以定国军司令的身份参加热河作战。在当年2月的《朝日新闻》上,登了川岛芳子身穿军服、马裤,头戴军帽的司令姿态的全身照片。这张照片成为川岛芳子在某一时期的象征。

但日本军方只是想利用她,根本不会给她实权,因与军方难以协调的关系,川岛芳子被送回了日本。川岛芳子回到日本后接受了一个名叫村松梢风的作家的采访。很快,村松以川岛芳子为原型,写了一本她从事若干秘密任务的传记小说《男装丽人》。此书一举大卖,并被改编成了歌剧,川岛芳子这个名字在日本名噪一时。

在战后对她的起诉书中,这本书成为案件审理的证据之一:“日人村松所编《男装丽人》小说,为其具体说明。”

1945年,日军战败投降,满洲国随之覆灭,清朝宗室的复辟梦彻底粉碎。同年10月,川岛芳子在北平被军统逮捕,等待她的将是严厉的审判。

 

金璧辉汉奸案的审判

 

1947年,“金璧辉汉奸案”成为轰动一时的大新闻,引发了社会各方面的高度关注。

河北省高等法院受理“金璧辉汉奸案”后,南京政府对此案的审判亦颇为重视,由中央电影三厂派员前往拍摄,以期作为教育民众的新闻片全国放映。

时任河北省高等法院院长邓哲熙迅速组成审判庭以期尽快审理案件,担任此次审判的审判长是吴盛涵,推事(即审判员)是刘楚雄、陈子携,检察官则是贾东权。邓哲熙是朝阳大学教授,而参加庭审、为川岛芳子辩护的李宜深、李朋皆为朝阳大学的老师,可见当时“北朝阳”在司法界中的地位。

审判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因庭审要拍摄录像,所以河北省高等法院亦格外重视,但无奈参与审判的法官都很穷酸,均没有标准的制服。对于这件事,当时北平的《新民报》曾发表了一篇报道文章——《为掩寒怆像,法官借制服》。文章中说:“冀高法院此次公审金璧辉,各法官、陪审官、书记官、检察官等,为求整齐划一,并避免一副清寒相被摄人中电三厂之开麦拉镜头计,故已于昨日各走门路,皆得青色中山服一套,以备出庭一显雍容大方而资映演全国。”

1947108日,“金璧辉汉奸案”在北平地方法院大法庭第一次开庭。但没想到的是,此案吸引了大量来观看的市民,法院因疏于先期准备而不得不取消。

第二天的北平《新民报》发表了对此事的报道文章——《听审奸人山人海,大法庭摇摇欲坠》,报道详细描述了当时的情况:“轰动全城之国际女间谍金逆璧辉即川岛芳子汉奸案,冀高法院原定昨日下午二时在地院大法庭公审公开审判……开庭前一小时,院内外即有数千人等待观审……楼上大法庭内,一部分门窗座椅被挤坏,中电三场厂拍摄电影之水银灯亦被挤碎一个,警察站在楼梯口亦难阻止。楼下适为吴院庭长办公室,灰尘下坠,楼顶颤动。据云该楼已逾保险期,如不及时停止,恐有倒塌之虞。院方为慎重计,临时张贴通告‘金璧辉案,改期审理。’被告金逆还押一监,而旁听者仍不欲离去。迄晚四时,经法警再三讲明改期开庭审理,始怅然而去……”

第二次开庭公开审理的时间是19471015日,法庭内设审判席和记者席。法庭虽限制了旁听人数,原定以2000人为限,但观众人数却多出一倍。据当时正在朝阳大学读书、参与旁听的熊先觉回忆:“被告金璧辉在几千双眼睛注视下,由两位精干威武的法警押解她到露天法庭的被告席上。被告身穿银灰色短袖线衣、咖啡色西服裤,短发,略施脂粉,中等身材,体态丰盈,宛如一中年男子。法官、检察官、书记官庄严地南面端坐,公开审理这个闻名世界的女间谍川岛芳子。”

次日,在第一监狱设立临时法庭继续审理此案。辩护律师亦作出了辩护。李宜深律师的辩护要旨是“汉奸头衔有疑问,程序罪证两不足。”李宜深在做辩护时,提到了被告为日本国籍,不适用于惩奸条例。对于证据方面,辩护律师指出证据甚少,“所谓《黎明之晓》影片及《男装丽人》小说,均在‘九·一八’以前出版,容或影射某人,但不能预言事实。大将服装像片,尤不足作为证据,伶人程砚秋亦曾有穿军装之照像”。

李朋律师的辩护则称:依据司法行政部81日训令,审奸原则为“只问奸不奸,不问伪不伪”。故其即使曾任司令,亦与本案无关。起诉书所谓“意图恢复满清”,这是思想问题、内乱问题,亦与汉奸罪无关。辩护律师希望法庭能对川岛芳子从轻判处。

对川岛芳子审判的一个关键点是,她是不是有日本国籍。为了不以汉奸罪被处死,川岛芳子不断给养父川岛浪速和秘书小方八郎写信,要求他们尽快为自己搞到日本国籍的有效证明,但他们也的确没能拿出证明其日本国籍的有效证明。在最后一次审判时,川岛浪速的证明文件寄来了,上面写到:川岛芳子,即华裔金璧辉,乃肃亲王善耆的第十四王女。只因鄙人无子,从芳子六岁起,由王室进至我家,于大正二年十月二十五日正式成为鄙人之养女……

19471022日上午11时,在第一监狱设临时法庭,审判长吴盛涵宣判:“根据以上事实,罪行确凿,亦属明显,按照惩治汉奸条例,处以极刑。”川岛芳子返回监室时神情落寞,一言未发。

川岛芳子的审判终于完结,枪决川岛芳子的时间是1948325日。川岛芳子在写完遗书后,于清晨在北平第一监狱被执行枪决。但此后关于川岛芳子被“替身”以及她仍旧活着的说法一直流传,并不断有人出来求证。这当然属于另一个话题了,对于川岛芳子传奇的人生来说,这是她又一个难解的谜团。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