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写作 >
难产的美国法庭摄像报道
2017-10-24 22:29 作者:康黎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资料图。

编者按:

2017年10月14日至15日,第三届中国传媒法治建设高峰论坛在西安举办。在为期两天的论坛期间,来自西北政法大学等多所高校及华商网等多家新闻单位的50余位专家学者,围绕“转型与重构:新传播生态中的中国传媒法治建设”的论坛主题,分享了传媒法治建设最新研究成果和前沿思想观点。

与会专家对当下新的传播生态现状、法治精神的弘扬、法律意识的传播和媒体的使命等问题展开交流,并针对多个主题进行了发言与讨论。本报选取部分专家的发言以飨读者,限于版面,本报对发言做了编辑删减。

 

康黎

在美国,法庭摄像报道曾遭遇了长期禁令。但历史上,从各州到联邦,不少组织和机构不断对该禁令政策提出挑战,致使美国法庭摄像报道传统禁令在实践中渐趋松动。美国各州陆续颁布《法庭摄像指南》,对法庭摄像报道予以不同程度的认可和规制。

美国联邦也分别于1991年至1994年和2011年至2015年期间先后开展了两次法庭摄像试验项目,虽然最终到期叫停,但关于法庭摄像报道的利弊之争却从未停息。理解这些美国经验,对于完善我国法庭摄像报道规则具有镜鉴意义。

 

美国法庭报道的历史

 

司法参与是美国人的一项政治生活传统。如同赴教堂做礼拜一样,案件庭审对美国民众而言常被视为公共情感事件,人们以治安官、陪审员、证人或旁听者等不同身份参与其中,通过法庭审判,让违法者承担责任,重建当地秩序,实现社区自治。

于此背景下,一小部分人开始担负观摩庭审并传递审判信息之责。随着传播技术的变迁和发展,庭审信息从原始的口口相传逐步发展为印刷品传播,法庭审判资讯开始登上各类杂志报刊。

“一战”后,法庭图片成为了新闻报纸尤其是街头小报的日常特色。当然,在摄像成为法庭报道可行方式之前的较长时间里,新闻报头上的法庭图片乃清一色的法庭素描画。这些法庭素描往往由出席庭审的法庭画师凭记忆在庭后绘制而成,然后转卖与报社。例如,1889年,一张审判前纽约市议员托马斯·克里瑞的法庭素描在《纽约时报》上刊登,引发了当地民众的围观和热议。法庭影像报道的大幕从此开启,庭审直播和摄像尔后也陆续兴起。

1925年发生在田纳西州的臭名昭著的“斯科普斯案件”审判是美国法庭新闻摄像报道的一则典型案例,它是美国第一例无线电直播庭审案件。在该案庭审中,电报线牵进了法庭,传声器安装在法庭外的回廊里,新闻摄像机连同诸多摄像记者也现身法庭,庭审不时被影视导演般的请求声打断,“法官大人,请把您的脸再朝这个方向挪点儿”,“达娄先生,再往前走点儿”,摄像机成为了法庭的重要道具。

对于法庭摄像问题,一位州法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回应称,“法庭属于人民,但事实上只有少数人能够进入法庭,《联邦宪法》要求我们的审判应向所有人开放……而法庭摄像不失为开放法庭的一种有效方式”。

美国历史上首次法庭电视摄像发生于1953年12月13日俄克拉荷马城的“曼利案件”审判。当时,来自WKY电视台的摄像工作人员在搭建于法庭室内的专用摄影棚里录制了这一案件,置于法庭前台的隐形麦克风则记录下了法庭声音,而添设的灯光附着于法庭既有的枝形吊灯之上。法官在庭审中可以随时操控附着于审判台的小型按钮中止摄像。

最终以WKY电视新闻方式播放的该案审判镜头包括剪辑过的陪审团宣誓就职、证人作证和对被告人量刑等画面。1956年2月27日,科罗拉多成为美国第一个永久性允许法庭摄像的州。

1991年,Court TV在美国开播。作为一档有线法制频道,Court TV将摄像机带入了法庭,时时对案件庭审进行现场转播,成为迄今为止全美法庭报道的主流媒体和播报平台。

 

美国法庭摄像报道的三重禁令

 

在美国,关于法庭摄像报道的规制历经了一个复杂的演变过程。

随着摄像机日益频繁地现身法庭,其引发的问题也开始凸现,尤其是1935年“豪特曼案件”审判更是催生了美国法庭摄像报道的禁令传统。“豪特曼案件”是美国司法新闻史上的一桩标志性案件。

1935年,被告人布鲁诺·豪特曼因涉嫌绑架谋杀一名男婴在新泽西州的福勒明顿受审。这场庭审因被告人恶劣的作案手段引发世人关注,约有包括120名摄像记者在内的700余名新闻记者参与报道此案,这次审判也由此成为史上最为广泛公开的一次审判。在整个庭审中,为媒体所雇的信童跑上跑下,摄像记者为了实现更好拍摄甚至攀上了律师桌,不断闪烁的镁光灯闪坏了证人们的眼睛,法庭审判因此受到较大干扰。

有鉴于此,美国律师协会在事后任命了一个特别委员会,对“豪特曼案件”庭审中的摄像滥用问题予以调查评估。该委员会最终的报告结论是“摄像分散了庭审参与者的注意力”,故而提出“禁止法庭摄像”的报告建议。受此影响,“禁止法庭摄像”条款被正式写入美国律师协会1937年《司法伦理准则》第35号准则。

随后,美国联邦当局在1946年颁布的《联邦刑事诉讼规则》第53条中也作了类似规定——除非成文法和本规则另有规定,法院不得允许在法庭上就审判过程予以摄像或者广播,从而确立起联邦法院摄像广播的禁止性规则。1952年,美国律师协会又将法庭摄像禁令的适用范围延伸至电视报道层面。

20世纪60年代中期,联邦最高法院通过1965年“艾斯特丝诉德克萨斯州”案件和1966年“谢帕德诉马克斯韦尔”案件判决确立了禁止法庭摄像新闻报道的判例。

至此,在美国法庭摄像报道规制方面,形成了美国律师协会规则、各级成文立法和联邦最高法院判例相互影响、彼此呼应的三重禁令传统。

 

摄像报道禁令在实践中渐趋松动

 

法庭摄像报道尽管在美国遭遇了长期禁令,但历史上其也并非得到了统一严格的实行。从各州到联邦,不少组织和机构通过自身力量,不断对该禁令政策提出挑战,使美国法庭摄像报道传统禁令在实践中渐趋松动。

各州走在了美国法庭摄像试验和改革的前列。从1976年开始,华盛顿、阿拉巴马和佛罗里达等州启动了需征得所有审判参与者同意的法庭摄像或电视转播试验。1982年8月11日,美国律师协会代表大会以162:112票通过了关于允许各州最高法院监督和自由裁量下的法庭摄像报道的第107号决议。这意味着美国律师协会长期奉行的法庭摄像报道禁令由此开始解除。

截至目前,全美50个州均认可某种形式的法庭摄像报道,无论基于试验抑或永久性根据。值得一提的是,各州还都制订了《法庭摄像指南》,对庭审摄像予以规范。

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判例及其洞见对联邦和各州的立法和司法具有深刻影响,其在20世纪80年代作出了两个经典判例,表明联邦最高法院在法庭摄像报道问题上的立场和态度已然发生转变。

虽然美国长期以来在联邦法院庭审摄像报道方面奉行严格的禁令政策,但伴随联邦最高法院对摄像机进入州法庭的逐渐认可和各州对法庭摄像报道的立法确认,联邦法院系统对法庭摄像报道的态度也渐趋改变。1988年10月,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龙奎斯特任命成立了“法庭摄像临时委员会”,开始考虑联邦法院法庭摄像报道的可行性,法庭摄像试验也随后在联邦法院试点。

关于摄像机能否进入美国联邦法庭的问题历经了多年辩争,联邦当局就此始终保持一种高度审慎的态度,因为在其看来有两个问题需要密切关注:一是摄像机的使用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法庭参与人的行为从而对法庭定案造成影响;二是法庭审判录像是否会改变上诉法院的审查功能。因而,联邦采用法院试点的方式,分别于1991年至1994年和2011年至2015年期间先后开展了两次法庭摄像试验项目。

2015年的试验项目结束后,在对联邦司法中心研究人员调查报告审读的基础上,联邦司法会议于2016年3月15日作出最终决议,宣布不再扩展联邦法庭摄像试验项目。这意味着法庭摄像在联邦法院系统再次难产。

前后两次试验,历经数年,法庭摄像无论在联邦的制度还是试验层面最终均未能打破禁令宿命,以致于作为该问题决议机构的联邦司法会议被置于“风口浪尖”,被指责为“长期以来联邦法院系统实现更大程度透明性的一个障碍”。甚至不无悲观者表示,“这是一个耻辱”。可见,美国联邦在法庭摄像报道的问题上采取的是一种更加保守和审慎的态度。

(作者系西南交通大学公共管理与政法学院法学系副教授)


责任编辑:孟 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