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历史 >
好莱坞性侵丑闻几时休
2017-10-24 20:59 作者:俞飞 来源:法治周末

 QQ截图20171024205853.png

好莱坞女星们站出来控诉韦恩斯坦性侵。资料图

 

俞飞

日前,《纽约时报》惊爆电影大亨、好莱坞金牌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多宗性侵指控。丑闻一路延烧,美国举国震惊,星光璀璨的好莱坞黯然失色。百余年来积重难返的电影圈性骚扰问题,再度回到舆论场中。

 

好莱坞还是“好来污”

 

洛杉矶郊外的好莱坞,依山傍水、景色优美,是多少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圣地。这里是全球电影业的“麦加”,拥有梦工厂、迪士尼、哥伦比亚影业、环球影片、华纳兄弟、派拉蒙……引领全球娱乐业。

太阳也有黑子。好莱坞金钱至上,理想被湮没或同化,性骚扰已制度化。有着40年工作经验的洛杉矶检察官约翰感叹:“在好莱坞,经常是罪恶战胜美德,权力战胜公正。”

百年弹指一挥间,一个又一个银幕上的大明星、小角色,沦为制片人、导演、经纪人、前辈的玩物,在好莱坞,性骚扰司空见惯,且高度纵容,堪称美国电影界公开的秘密。

1921年,绰号“肥仔”的罗斯科在聚会中强暴女演员致其死亡,成为第一起轰动全美的性侵丑闻。1977年,迷奸13岁试镜少女的导演波兰斯基被判有罪后潜逃到欧洲;性侵英国女演员夏洛特后,波兰斯基不忘炫耀:“我一定要同每个合作的女星睡过,这样才可以了解和塑造她们。”老牌喜剧巨星科斯比迷奸数十名女性,由于超过诉讼时效和证据不足,至今未被判刑。

《波士顿环球报》记者彼得形容在好莱坞“每个人都在为了名利出卖身体和灵魂,所有人都被视为商品,尤其是女性”。

《扎努克的好莱坞:美国王朝的黑暗遗产》一书透露,传奇制片人扎努克办公室的沙发上躺过的女演员比他银行卡里的钱还要多。每天下午4点他的工作室都会准时关闭,扎努克会领着一个年轻女子通过地下通道到办公室。“演播室的任何人都知道下午的幽会,他不打算和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展开约会。对他来说,她们只是白日里的午间休息,就像马球、午餐和随口开的玩笑一样。”1937年,他获得奥斯卡首座伯格奖。

秀兰·邓波儿回忆录中说,她12岁与米高梅制片人阿瑟初次见面,后者心生邪念,掏出生殖器,少不经事的她咯咯笑起来,老羞成怒的阿瑟命令她滚出办公室。琼·柯林斯称试镜《埃及艳后》时,片场老板要挟说:“想得到角色,就要对我好点。”《绿野仙踪》主角朱迪遭米高梅创始人迈耶骚扰,“他在会议上当众让我坐在他的腿上,抚摸我的身体,甚至会让同事效仿他的兽行”!

梦露曾被好莱坞巨头强奸,从片场回家她就直奔浴室,一连冲上几个小时。好友知道,她一定在片场与导演或老板发生了关系。她为自己违心地与那些皮肤褶皱的老家伙逢场作戏感到恶心。“那些电影巨头都想占有她的肉体,梦露却不能主宰自己的人生。”

自传《我的故事》中,梦露描述,好莱坞就是“一家拥挤的妓院,一个为种马备了床的名利场”,自己遇到了无数的骗子和野狼。日记中她写到:“对,我跟制片上床,大家都那样,你不照做,门外就有另一个女孩等着,而且我不记得多少次蹲下拉开他们的拉链。”

大牌演员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一位年轻的女演员回忆说:“那时我扮演一位飞机驾驶员,只工作了7天,导演就开始向我调情。每次拍片的间歇,他就要带我出去过夜。就这样我和他的关系维持了7年,这中间他不许我和其他任何男人在一起。当我有礼貌地向他提出断绝我俩的关系时,他大发雷霆。第二天我就倒了霉,他在众人面前公开羞辱我。想到这些我就恶心。”

在好莱坞,她们初来乍到,人地生疏,事业刚刚开始,经济上又拮据,为免遭解雇,受性骚扰而忍气吞声也就不足为怪了。电影演员工会前任主席爱德华说:“我认识一个女孩,她去见一位经纪人。当她走进他的办公室时,他按了一个电钮,门就自动锁上了。按第二个电钮时,床从墙壁弹了出来。需要从他那儿得到什么的女演员都需付出代价。”

不仅是女演员牺牲色相,男演员也难逃魔掌。在好莱坞呼风唤雨的制片人、导演中,男同志和双性恋人数不少。“二战”后红极一时的男星詹姆斯·迪恩对朋友讲:“好莱坞有5个大人物给我口交。我想这十分滑稽,因为我更想得到某个小角色,找点事儿干,他们热情邀请我共进高档晚餐。”两名男童星哈伊姆和费德门可没那么幸运,小小年纪被制片人和导演玩弄。哈伊姆38岁时自杀,费德门告诉记者:“他比我承受了更多的虐待。我的确有一些性骚扰,但他是在11岁被强奸。”

 

“沙发试镜”阴魂难散

 

奥斯卡奖颁奖礼举办地——洛杉矶好莱坞高地中心,有一张著名的床。起点于星光大道的“通往好莱坞之路”,弯曲延伸至床脚。不知有多少前来参观的人,由此浮想联翩。因为,好莱坞“潜规则”——想当明星,一路睡上去,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臭名昭著的“沙发试镜”,谋求工作机遇的演员接到试镜通知,前往面试地点,没想到被制片人、导演要求以提供性服务来换取工作机会。有人选择屈从,有人拒绝而失去机遇,甚至是受到胁迫和侵犯。如果你认为“试镜沙发”,只针对那些初到好莱坞、没什么门路又一心想成名的无知少女的话,那你就太天真了。格温妮丝·帕特罗生于洛杉矶演艺世家家庭,大名鼎鼎的斯皮尔伯格是她的教父。

记者问及是否有过“沙发试镜”经历,她回答:“我刚出道那会,就有人提出要跟我到房间里去开会,我当时非常震惊,并且立刻离开了。但我可以想象某些新人面对这种情况将会如何不知所措。”以《变形金刚》走红的梅根·福克斯向英国《GQ》杂志透露,自己成名后,经历了很多次的沙发甄选,对方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谈话时她发现对方另有所图,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心碎。

影星史丝蒂说:“凡是要想成为明星的人,必须通过‘沙发’走向顶峰,或者做好从床上起步的准备。这一点对男演员来说也不例外。为了爬到事业的顶峰,你得让尽量多的人尽情欢乐,尤其是那些手握角色分配权的制片人。在这座电影城里,成功的关键就是与你所联系的每个人搞好关系。”一本美国杂志发表做明星梦的指南文章,第一条是:无论你是男是女,性取向如何,你必须时刻准备着跟让能为你事业开道的任何人提供性服务。

凡事都有例外,不是所有明星都是靠出卖肉体成名的,也不是说所有人都愿意这样做。不过好莱坞圈内流行的话,耐人寻味。每当一个“绣花枕头”得到重要角色,人们私下里会问:“他/她跟谁睡觉,才得到这个角色?”

好莱坞潜规则如此严重,却没有人为此提起诉讼,甚至连报怨也很少听到。因为好莱坞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谁要捣蛋,就滚蛋。

1975年,《新闻周刊》引用了上世纪50年代一个好莱坞制片人办公室里牌匾上面的句子:“别忘了,亲爱的,明天你就会成为明星。”报道结尾乐观写到:“当代女明星们已经不需要像过去那样以睡觉换试镜的机会了。”真的吗?

 

大亨性侵 激起千层浪

 

从最新性侵事件来看,显然不是这样。好莱坞从未改变。

韦恩斯坦——好莱坞最有权势的猎艳者,他一手打造了《性、谎言和录像带》《低俗小说》《英国病人》《国王的演讲》《芝加哥》等著名影片。此外,他的政坛人脉也非常的广,奥巴马、希拉里是他的座上宾,奥巴马的女儿在他的公司实习过。

游弋在导演、演员、影评家与商人政客间,好莱坞这个声光交错的名利场仿佛天然就是他的舞台。韦恩斯坦呼风唤雨,左右女明星的命运,是无数电影从业者们都想攀结的高枝。站在好莱坞权力金字塔顶端的他,太懂得如何行使利用这些权力了。“女演员的命运控制在他手里,肉体作为命运的附属物,当然也控制在他手里。”

韦恩斯坦建立了自己的王国,那些正面报道摞起来恐怕可以触到天上的月亮。2011年,媒体上的一篇人物特写指出:“作为造星机器的拥有者,他重塑了媒体的流程,如此一来他便能远离负面新闻。”

2015年,女演员巴蒂拉娜指控他:在其位于翠贝卡的办公场所对自己上下其手。纽约市警察局特别受害者司调查此事,韦恩斯坦出钱与她达成秘密和解,案件不了了之。

韦恩斯坦经由律师之手达成和解的性侵案件足足有8桩,可见他的肆无忌惮。大部分女性在骚扰或侵犯行为发生后都选择三缄其口,为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或许还畏惧流言蜚语。

本月《纽约时报》和《纽约客》联手推出两篇调查性报道,让这位叱咤风云的商界大佬跌下神坛。

时代正在发生变化,过去两周,超过30位女性勇敢地站出来,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原来30年来韦恩斯坦以试镜、剧本讨论、工作会议、商业交流等为借口,将女性骗到他家里或者酒店,大肆骚扰、猥亵甚至是侵犯。

朱莉透露拍摄《随心所欲》期间,在酒店里遭受到他的骚扰。格温妮丝谈到拍摄《艾玛》期间,他以工作会议为由将她带至自己的豪宅进行肢体骚扰,哄骗她去卧室按摩。出演《悲惨世界》的意大利女星艾莎21岁时,被他直接叫到酒店要求为他口交。曾被迫给他口交的露西亚痛斥:“最恐怖的事情是,他之所以能性侵这么多女性,是因为被侵犯的女性都放弃了反抗。”

如今,性侵指控令人作呕,在美国引发巨大负面反响。韦恩斯坦名声扫地,妻子离开了他,朋友抛弃了他,自己开创的公司开除了他,奥斯卡组委会投票驱逐了他。法国总统说:“我想剥夺他的法国荣誉军团奖。”

麻烦终于找上门的原因,可能在于他的事业正在走下坡路,不再是那个昔日说一不二的好莱坞“金手指”。运交华盖的他,不得不低头承认:“自己有过一些不当的行为,我是一个正在学习新规矩的守旧落伍之人。”他发表声明:正在接受性瘾治疗。

一片喊打声中,大导演伍迪·艾伦站出来声援好友。他对这个“连环强奸犯”表示同情,指责长期以来保持沉默、如今站出来声称自己遭受性侵的女人。伍迪·艾伦说,她们制造了一种“猎巫迫害的气氛”,他替韦恩斯坦感到“难过”。

“艾伦与养女结婚,早就名声扫地。”女权人士纷纷痛批伍迪·艾伦,“正是令艾伦可以自在地发表这种声明的文化缺陷,造就了他和韦恩斯坦:那种令人窒息、充满妄想、拥有极大特权的强大男人。这才是多年以来好莱坞和美国的悲哀现实与诡异沉默。”

女作家韦斯特在《纽约时报》发文:“猎巫行动来了,但不是猎取你的生命。我们的目标是你们留下的传奇。身为韦恩斯坦要付出的代价,是他将不再是韦恩斯坦。司法制度对我们不利;我们没有体制内的权力;我们没有大量的金钱或总统职位;但我们有我们的故事,我们将会不断讲述这些故事。”

令人齿冷的是,韦恩斯坦在五星级酒店房间里骚扰女性之际,其公司却在发行电影《猎场》——这部纪录片讲的是大学校园里的性骚扰。今年1月,韦恩斯坦还参加了女性大游行,他还是希拉里的大金主。

好莱坞还有多少个韦恩斯坦,会有更大的丑闻爆出吗?“就性骚扰而言,没有谁比韦恩斯坦的名字更为人所知,我敢保证会有更多盖子被掀开。”记者米恩说,“当你在房间见到一只蟑螂的时候,其实整个房间里已经潜藏了一百只蟑螂。好莱坞好几个大腕正在暗中给律师打电话。”

最新性侵丑闻,不过是好莱坞浮华幕布下潜藏罪恶的冰山一角罢了。“从很多方面来看,电影圈根本还活在上世纪50年代!”学者卡洛琳如是说。

舆论压力下,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委员会理事会发表声明:“在工作场所凭借权力进行性侵犯,假装无辜和建立可耻的联盟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